第3章 爱治不治
呆小萌2018-12-28 11:282,400

  赵璃大窘,伸出五掌挡住他的眼睛,“瞎看什么,不信就算了,我还省了一株好药。”

  男人闭上了眼睛,洞里突然安静下来,只听到雨滴的声音,安静得赵璃以为他要杀人灭口时,他却突然松开了手。

  听到这一句,男人的手松了些,却还是牢牢的握着赵璃的手腕,掌中粗厚的茧子磨得细嫩的手腕有些难受。

  “罢了,你试试吧!”男人靠着洞壁,挥挥手淡淡的说道,那样子好像指挥他的小厮一样自然。

  什么态度!搞得好像本姑娘求你治伤一样!

  爱治不治,血尽而亡的又不是我。有心想说,本姑娘不治了,不过一想到也许这是脱身的唯一办法,赵璃只好忍了。

  赵璃站到洞口揉了揉酸疼的手腕,深吸一口气,一股脑的就冲了出去,直奔那株乌龙草。

  楚行舟在她冲入雨帘时微微一怔,随即又合上了眼睛,昨晚他伤得极重,不然也不会躲在这山中不敢出去,他知道,此刻这玉芒山上恐怕早就布满了对方的人。

  幸好下了这场雨,抹去了他的形迹,对方要找到他就不那么容易了,如今只需等他的人来即可。

  只是,刚刚鬼使神差的竟然答应让那丫头诊治。

  “算你运气好!”赵璃小心的捧着乌龙草进来,甩了甩满头的雨水,有几滴溅到了男人脸上,见他睫毛一颤,赵璃恶作剧得逞似的笑了起来。

  见他并未发怒,赵璃这才大着胆子又来到了他身边,蹲下身细细察看。

  还好,这一次还蛮配合的。

  “也是你碰到我,姑奶奶我日行一善……”赵璃一边嘀咕一边检查男人的伤势。

  “嘶,什么仇什么怨……”饶是早有心里准备,在看到男人左胸那一道长达八寸的刀伤时,赵璃还是暗吸了口凉气,这么深,再偏一点点,就是华佗他老人家来了都没救,这人运气还不错。

  赵璃神色凝重起来,又搭上那人的手腕,几番确认后才说道,“你失血过多,我得先行针止血。”

  “随你。”那人却眼都不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赵璃咬牙从怀中掏出一个装着银针的布包,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牛什么牛,你小子不就是吃准我为了活命不敢乱来。要是姑奶奶那些吃饭的家伙都跟着穿过来就好了,看你还牛气。

  再说,惹恼了本姑娘,手一偏,马上就办了你。

  话虽如此,真要下针时却是又稳又准。

  楚行舟抬眼,就见这满头雨水的丫头,神情专注的在他伤口周围布针,睫毛上挂着的水珠要落不落,不知怎的,楚行舟很想伸手替她抹去。

  刚刚他以为是对方的人找过来了才会出手,没想到是个小姑娘,看这穿着打扮,估计是附近的农户,只是,还会行针,这就有点让人猜不透了。

  等了片刻,取了针,赵璃起身在周围找了两块石头,一块扁平,一块尖利,将乌龙草放在扁石头上,噼里啪啦一通乱锤,等到墨紫的汁叶浸出才停手。

  也不用什么工具,赵璃将那人的衣服扯开,抓起捣碎的乌龙草,“啪”的一声拍在了伤口上。

  楚行舟疼得一颤,却是咬牙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只是感叹,这丫头下手也忒重了,是报复他吗?

  “这么好的东西,便宜你啦……”赵璃一边将草药摸匀一边碎碎念,“本来还想着卖了这东西,可以买点好吃的给阿璟补补……”

  楚行舟的眉头又皱起了几分,没想到除了胆大,这丫头还是个财迷,可惜出来没带银子,不然扔几块给她,估计得乐疯。

  想到这里,一向不苟言笑的楚行舟,竟然扯了扯嘴角。

  “行了。”赵璃扯了把野草搽干净手上的药汁,又看了一眼楚行舟,“我也算仁至义尽了,就看你的造化吧!”说完又站到了洞口。

  “你走吧!”男人突然说道。

  见赵璃愣在那里没反应,又没好气的说道:“想留下陪我?”

  陪你妹!我疯了才会想留下。

  突然,赵璃几步蹦过来,蹲下身紧紧抓着楚行舟的手臂,一脸惊喜的笑道:“真的吗?太谢谢你啦!你可真是个大好人!”

  楚行舟刚想答话,就见她顾不得还在下雨,抓起背篓就往山下跑去。

  看着飞奔到雨中的身影,楚行舟好笑的摇了摇头,忽然,他的笑容一僵。

  痒……两条手臂像是爬满了千万条小虫子……痒得他想立刻砍了这手臂。

  为了不牵扯伤口,楚行舟只得小心的抓挠,对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林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好,很好…你给我等着…”

  快要到庄子时,雨已经停了,明晃晃的太阳烤着刚被雨水浇透的泥地,窜起一股股热气,让人浑身不舒服。

  赵璃停下脚步,整理一下头发衣着,这才慢悠悠的朝着庄子大门走去。

  赵家祖籍通州,在当地也算大族,赵通不过是族里旁枝,父亲早亡,跟着寡母长大,吃了不少苦,好容易学成去京城应试,半路上却病倒在并州,被王氏所救,成就了一段姻缘,可惜是段孽缘。

  王氏家中做着药材生意,很是有钱,一开始,王家还看不上赵通,觉得他一股子酸腐气,奈何王氏非他不嫁,只得点头答应。

  赵通考中后夫妻二人倒也过了一段时间的和美日子,可是渐渐的赵通开始嫌弃妻子家世普通,不能给予他帮助,不知怎的,竟然和吏部尚书守寡的女儿看对了眼,死活要讨了做平妻,王氏无法,只得同意,没想到那柳氏进门后,王氏身体就越来越差,到生下璟儿后就彻底起不了身,拖到璟儿两岁就撒手人寰。

  想到这些,赵璃心中一凉,原主母亲为何会突然身体不好,恐怕跟那柳氏脱不了干系。

  一路上静悄悄的,只偶尔从外面传来几声狗吠,赵璃轻轻推开虚掩的角门,往里探了探头,见后院空无一人,这才放心的往里走。

  说起来,这个庄子还是王氏出钱置办的,当年赵通做官后,便将母亲接到了京城,他母亲却说吃不惯京中的米,眼见着都瘦了。媳妇王氏嫁妆丰厚,听了婆婆的心事,立刻拿钱出来置办了这个庄子,不算大,也就五十几亩田地,种着特意回通州老家买来的稻种,供应着京城赵家的米和一些当地的时蔬,倒也有些有些收益。

  但赵通心里却知道,母亲是最不挑嘴的人,母子二人最穷的时候,甚至以野菜为食,又怎会吃不惯京城香喷喷的白米饭呢,只不过是这么多年她在老家吃了不少白眼和冷落,如今儿子出息了,若只叫她静悄悄的在京城享福,不叫老家的人看看,她是如何都受不了的,所以才有了这一说。

继续阅读:第4章 很难治好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嫡女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