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没什么说的了,就是想叫叫你
木子玲2019-01-25 19:323,353

  到了客厅,李想在酸奶中又放了一些糖,一边考虑把李梦少吃糖的计划提上日程。李广涛发来的邮件里,并没有提到她爱吃糖这个习惯,看来他也是不知情的。

  哎……李想轻轻一叹。他以为爸妈对李梦足够了解,只要按着爸妈养李梦的办法就好,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样。

  这个看似乖巧恬静的小妹,心里其实有很多主意。爸妈那一套他只能当成参考,不能完全照搬。

  李想端着加了糖的酸奶过去,这一次李梦表现的特别满意,喜滋滋的端着碗吃的欢快。

  等着收碗,李想一时没事可做,随意打量着她的写字桌,看到她的作业本,就问:“我能看看么?”

  李梦忙着吃酸奶,根本没空跟他说话,只点了点头,嗯了一下。

  李想拿起作业本随手翻了翻,全部都是对勾。看来爸妈说她学习好倒没有夸大其词,李想把作业本放下,就问:“放学以后,除了写作业,你平时还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看漫画,追剧,听歌,打游戏啊!不过这些能跟李想说么?肯定不能啊!

  “追剧跟听歌我已经知道了,其他的呢?”李想问。

  李梦指了指身后的书柜:“看课外书。”

  李想走到书柜前看了看,《骆驼祥子》、《水浒传》、《红楼梦》、《童年》、《朝花夕拾》……后面的书他就没有看下去了,有好些书他也只是听过名字,知道大概内容。那还是他在工作之余用来丰富自己的精神食粮,放在从前上学那会儿,他根本没有机会接触。

  “累么?”李想问。

  “累啊,但是没办法,老师推荐的。”李梦想到这个就郁闷:“《水浒传》就还好,里面各路英雄好汉,看起来很过瘾。《红楼梦》就不行了,林黛玉哭哭啼啼的,几十章就哭了十几次,我看着好累。”

  李想问:“你还数了?”

  李梦点点头:“实在看不下去,就数着玩儿了。”

  李想忍不住笑了:“现在看不懂,以后总会懂的。”

  “问题是现在就得看啊,咱爸有时候还提问呢。”想到这个,李梦就好无语:“老师不放过我,咱爸也不放过我。”

  “以后我跟他说说,让他不要再抽问了。”李想说:“课外书只是丰富课外生活,不是增加压力的。”

  “哥!你真开明!”李梦本来只是一说,没想到李想真的当回事了,她接着往下说:“你能不能跟学校提提意见,别让我们看那么多书了,本来作业就多,还得做各种各样的卷子,这几年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开始让我们背古诗词,读名著。真的好累,我学习跟得上,作业写的也快,所以看课外书的时间还有一点,其他同学就惨了。”

  国内的教育李想从来没有机会了解,既然两人已经把话说开,李想也不遮掩,直接问:“爸妈说你参加过跨校比赛,你有没有问过其他学校的学生,他们是不是也像你这样?”

  李梦垂头丧气:“有的学校比我们更恐怖。”

  李想摸了摸她的头,柔声说:“大环境都是这样,我也无能为力。”

  “哎……”李梦叹了一声。

  李想微微想了片刻:“哪些课外书是你没看、学校又要检查的,你告诉我,我帮你做归纳总结。”

  “哥!”李梦激动万分,紧紧抱住他的腰:“你怎么这么好。”

  “谁让你学业重,要看的书又多呢?”正说着话,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胸前有点凉飕飕的,就低声说:“ 你是不是把酸奶弄我身上了。”

  李梦一看,还真是。她抬起头朝他讨好地笑:“怎么办?”

  “只能洗了。”李想知道自己有洁癖,平时身缠稍有污点,他就会立刻脱下来洗掉。然而酸奶现在蹭到黑色衬衫上,那么明显的印记,他心里竟然没有任何不适。只是想到衬衫早晚要戏,忽然想到这两天没见李梦洗衣服。他环顾卧室一圈,也没看见她换下来的脏衣服在哪儿,就轻声询问:“你脏衣服呢?”

  李梦的头微微低下去几分,小声说:“在衣柜里。”

  “那不是跟干净的放在一起了?”李想说。

  “嗯……”她声音更小了,很快又解释:“我平时才不这样,只是……只是你才回来,以前衣服都是咱妈洗的……”

  她吞吞吐吐的,李想却是明白了大半,他又问:“在哪个衣柜?”

  李梦伸手指了指。

  “有贴身衣物么?”李想说。

  李梦点点头。

  “贴身衣物也是咱妈洗的?”

  李梦使劲儿摇头:“不是,这个不是,是我自己洗的。”

  李想说:“那我转身面对着墙,你把贴身衣物收拾好。”

  “哦。”她乖乖照做,把内衣内裤藏好之后,她如蚊子哼哼:“好了。”

  李想长腿一迈,几步就走到李梦身旁,将她这两天穿的脏衣服拿出来,又跟她交代:“以后换下来的衣服,直接放在卫生间的脏衣篓就行,我下班回来直接给你洗了。”

  “哥。”

  “嗯?”

  “哥!”

  “嗯。”

  “哥……”这次她拖长了尾音。

  “你说。”李想轻叹,总叫他,又不说要做什么。

  李梦朝他嘿嘿一笑,又紧紧抱住他:“没什么说的了,就是想叫叫你。”

  她声音甜糯可爱,李想忍不住捏捏她的脸:“你继续看书,我去洗衣服。”

  李梦乖巧地嗯了一下,松开了李想,又看着他走出卧室。

  卧室的门一关上,她立刻趴在床上傻笑个不停。本来以为这便宜哥哥回来就是跟她争夺地盘的,但是有他在,她有豪车可以坐,有好吃的可以吃。虽然他跟妈妈一样,都想让她改掉小毛病,可他却很温柔,不会逼着她一下就改掉。

  这么一说,有哥哥的感觉可真妙啊!

  ~~~~~~~~~~~~~~~~~~~~~~~~~~~~

  有了前车之鉴,第二天李敲门重了很多,导致李梦能准时起床。尽管李梦依然半睡半醒的刷牙吃饭,可这次时间充裕,她不用一路小跑的回教室了。下车前,她还朝李想挥了挥手:“哥哥再见。”

  “放学后记得把昨天装罐头的瓶子带回来。”李想提醒她。

  “好。”她应了一声。

  这话不提李梦倒是忘了,昨天把罐头给柏宇吃了,他还没还她瓶子呢,她今天得要回来才行。

  回了教室,李梦一眼看见她课桌上放的罐头瓶子,瓶子已经洗的干干净净了。底下还垫了一张纸条:谢谢你的罐头,很甜,很好吃。

  字写得虽然不好看,但是却很整齐。李梦舔了舔唇,视线在好吃两个字上徘徊,啊……她也想吃罐头了。

  “梦梦,这道题我不会,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柏宇小声问。

  李梦凑过去看看:“这道题应该这样解……”

  ~~~~~~~~~~~~~~~~~~~~~~~~~~~~~~~~~

  四节课上完,柏宇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凉皮,悄悄放到李梦手边:“赵甜说想吃凉皮,我昨天晚上就多买了一份。”

  李梦也好几天没吃凉皮了,闻到味儿的瞬间她就感到饿了,她说:“我中午带饭了,你别买了,咱们一起吃。”

  “这……这不太好吧。”柏宇犹犹豫豫的。

  “为什么不好?”李梦问他。

  “你一直都跟赵甜和安恒一起吃饭,我跟他们也不熟。”柏宇说。

  李梦笑笑:“一起吃不就熟了?”

  他还想拒绝,就听见后排赵甜忽然来了一句:“柏宇,你带凉皮了!”

  被看见了,柏宇只好点点头。

  赵甜说:“哎呀!昨天那份我还没尝出味儿就没了,我们一起吃呗。”

  柏宇还没说话,安恒也开了口:“那正好,算我一个。”

  三个人都想一起吃,柏宇也不好意思再拒绝,只好跟着他们一起到了餐厅。赵甜跟安恒去打饭,李梦把寿司碗拿出来,有了昨天拼饭的经验,这次李梦偷偷从家里拿了几个一次性盘子过来。数了数碗里的寿司,然后分成四份。

  “梦梦,我还是走吧。”柏宇站起来,局促的搓着手:“我还是习惯一个人……”

  “你是没习惯跟我们一起玩。”安恒忽然插了一句嘴。

  柏宇不知道安恒什么时候来的,像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缩了缩肩膀。

  “你越不跟人玩,就越是一个人玩,那多没意思。”安恒大大咧咧坐在柏宇身旁,左手搭在柏宇肩上:“糖醋排骨,小白菜,你喜欢吃哪个?”

  柏宇小声回答:“我不挑食,哪个都行。”

  虽然他是这么说,可安恒还是将两个菜都往他这边推了推:“一起吃吧,我们平常都是一起吃的。”

  “好。”柏宇有些受宠若惊,显得更拘束了。

  直到赵甜回来以后,柏宇才显得自在了两份,安恒看看柏宇,又看看赵甜,突然来了一句:“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柏宇赶紧摆摆手:“我跟赵甜关系也不好,其实班里的同学,就跟梦梦关系好一点。”

  安恒拍拍柏宇的肩膀:“同学,其实你不用这么诚实。”

  “啊?”柏宇不明白了:“诚实不好么?”

  安恒无言以对,他们到底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的梗……柏宇接不住啊!

继续阅读:第19章:关于霸凌,你怎么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哥哥不可能这么英俊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