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确认
刘小哐2019-11-14 17:133,421

  风吹过了树林,远处花忘言的尖叫声又传了过来,伴随着厮打,一声接着一声,渐渐的近了。

  那个拿着斧子的大个子已经抓住了她,正拖着她的头发往这边过来,花忘言一边挣扎一边怒骂,手里还拿着一块石头往这个大个子的胳膊上猛砸。

  花忘言虽然瘦小,但力气却不小,石头在大个子的胳膊上砸出了“砰砰”之声,但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脸上戴着的人皮面具在月光下青白而舒展,似乎根本感觉不到花忘言的动作。

  大个子拖着花忘言过来,看都没有看跪着的明月一眼。

  站在师父面前,一言不发,只是把花忘言摔在地上,就像是在摔什么东西一样。

  花忘言闷哼一声,疼的蜷缩起来,嘴上到是一点都不停下,还是在破口大骂。

  师父看了看她,对大个子发了话。

  “带下去吧,大晚上的听着怪瘆人的。”

  大个子依然一言不发,抓着花忘言的头发把她往房间里脱去,路过那对破烂时随手捡了块布就塞进了她的嘴里。

  花忘言被拖进了黑暗里,很快就没有了声音。

  师父又说道。

  “你是不是想为她求情?她可不是个好东西,她和我们的仇人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那个死去的云云,就是派来的奸细。”

  明月心里一惊。

  “师父怎么知道云云已经死了?”

  师父轻笑了一下。

  “我不但知道她死了,我还知道她在哪死的,现在在哪。祭门能够守住几万座山,这座山里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

  明月犹豫了一下,问道。

  “几天前,有几个山贼死了……”

  师父没有说话,明月等了一下,大着胆子问道。

  “可是师父的人杀的?”

  “你在怪我?”

  明月沉默了,她本不擅长说谎。

  “我杀他们,自然有杀他们的理由。”

  “哪些被囚禁的人呢?”

  “他们不是人。”

  明月听不懂这句话,师父又说道。

  “他们只是畜生而已,就算是人,也不归我们祭门管。”

  他摸了摸腿。

  “这世上除了我们祭门,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门派,世人容不了他们,只能到这深山远林里待着。我下山之后就遭到了伏击,如果不是这个大个子,我根本就不可能活下来,他们原来是我的朋友,现在也是我的恩人。”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冷酷。

  “祭门出山,必定要染血整个江湖。明月,你要是不能认同这个,我放你走。”

  明月赶紧回答。

  “我听师父的。”

  坐在轮椅上的师父看着明月既惊惶又不敢反驳的神情,无声的笑了出来。

  他的心情很好,对自己很满意,因为他就是祭山,明月的仇人。

  真没有想到,十九年前那个女婴居然活了下来,虽然瞎了,还在江湖上搅出了一番风雨。

  师兄是个好人,但也是个傻子。

  教出来的徒弟也是个傻子,一点都不会撒谎。

  对付这样的人很容易,因为这个屋子里的人有很多种奇怪的东西来让人说真话。

  祭山抬头看了看风中的树叶,当年师父的眼光真的很好,知道师兄是祭门最可靠的人,但师父的眼光也很不好,居然让师兄教自己。

  师兄的运气也不太好,因为自己从长相到身高都很像年轻几岁的他,才会无比的信任自己。

  祭山看着跪在地上的明月,心情很好。

  “你起来吧,跪在地上也怪冷的。”

  他伸出手,像是要把明月扶起来,但指尖刚刚接触到明月就要收回去。

  明月却已经向前抓住了他的手,让他愣了一下,这个瞎子还是有些不相信他。

  不过他也算到了这一步,为了伪装成师兄他早已练就一种“锁息功”,能够让人身上任何一处肌肉消失。

  小偷喜欢练“缩骨功”,便于行走在狭小的地方,但其实“锁息功”才更管用,当然,付出的代价也很大。

  这双手为了能变成和师兄的一模一样,那个大汉费了很多功夫,他也受了很多痛苦;幸好明月看不见,否则他这张脸也要好好的变一变了。

  但一想到《山海经》,一想到自己的孩子会因此得到整个江湖,什么代价都值得。

  果然,明月握住这双手之后,整个人就在微微的颤抖。

  师父的手干枯、细瘦,就像是一双骷髅的手,手掌上的茧,细微的伤疤。

  曾牵着她在《山海经》里学会辨认各种草药,教会她如何使用腕间机关里的银丝,最后还把守住群山的责任传给了她。

  还有那件斗篷,夹杂了九尾狐的毛,小时候天冷,师父害怕她会着凉,给她当成被子来盖。

  “你现在相信我了吧?”

  明月的手慢慢的放开,低头回答。

  “师父……你……我找了你很久,以为你已经遭遇不测了……”

  祭山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胳膊。

  “明月,我之所以不让你下山,就是因为你太过单纯,从没有接触过外边的世界,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坏,人有多坏;你不听我的话擅自下山,本来是件该罚的事,但你居然也长了点心思,我也就不怪你了。”

  明月低头不语,似乎正在为自己刚才的猜疑感到羞愧。

  他看着明月。

  “我知道你一下还无法接受,毕竟在《山海经》的日子里,我对你是太放松了,几乎把你已经给教坏了。‘祭门不杀人’这句话,你最好现在就把它忘了。你是祭门掌门,妖刀是你的,秘密也是你的,江湖也迟早都是你的。”

  明月轻轻的点了下头,忽然伸手把帷帽上的纱揭开了,露出了她的眼睛。

  她抬起头,眼前还是一如既往的黑暗。

  月光洒在她的眼睛里,闪着点点光芒,让人感觉她的眼睛看得见。

  “师父……你能不能告诉我,祭山死了吗?是你亲手杀死的吗?”

  祭山没有说话,眼神在她的脸上转了几圈。

  明月的眼睛因为刚才哭过而发红,脸上还带着因为过于震惊而仓皇失措的神情,浑身还在微微颤抖。

  这种突然的变故,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也很难接受,更何况她还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

  她是个单纯的人,根本还没有学会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

  祭山叹了口气,心里却很开心。

  伪装师兄并不只是想要骗妖刀秘密,更多的是一种乐趣,如果师兄知道明月认贼作父,九泉之下一定会更加痛苦。

  “不错,是我杀的,我亲手杀了他。”

  “他死的痛苦吗?像十九年前的人那样痛苦吗?”

  这个问题非常的奇怪,祭山也忍不住又看了看明月的眼睛。

  师兄死的很痛苦,因为这个屋子里的人很会折磨人。

  而且,祭山就在他面前,看着他死去。

  “明月,我知道这对你来说非常的艰难,我说不杀人,现在却要血染江湖;我只想让你守住群山,现在却要让你当我的帮手……我很对不住你……”

  “师父……”

  明月颤抖着开口。

  “我在师父下山之前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我只是……只是一时间难以转换,但师父相信我,我是祭门的人,祭门就是我的家,家在我才在,我只想听听师父的事,让我知道如果我遇到这种人应该怎么做。”

  明月说这些话的时候,停顿了好几次,似乎每张一次口都要用尽所有的力气。

  “而且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杀了他。”

  祭山看着明月,终于松了口气。

  伪装成明月的师父并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他也想过要是被明月看穿了怎么办,但现在他觉得可以不用担心了。

  笛子、腹语、手、斗篷、还有各种只有师徒才知道的话,足以让这个深山里的瞎眼黄毛丫头确定自己就是她师父。

  如果祭门当年听了自己的建议,好好利用《山海经》里的各种资源同外部经常来往,怎么会让最后一个掌门变成这个傻乎乎的样子?

  又怎么会被灭门呢?

  “说起来,还要感谢这里的两位兄弟,如果不是他们提前做好了准备,我也是没有办法杀了祭山;他中了毒,又被我的暗器伤了十六处,每一处都有剧毒,让他内功尽散、五脏俱裂;他是活活疼死的,但死的时候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除了我没有人知道他会有多痛苦。”

  明月低声问道。

  “他的尸体呢?会不会被人发现?”

  师父再也忍不住,发出了“呵呵”的笑声。

  “如果你能看的见,就会发现我这里有一棵树已经死了两个月,就是因为他的尸体埋在下面,他身体里的毒实在是太多了,把我这块地都给糟蹋了;但是他的皮却还有点用,屋子里有用他的皮做成的东西。刚才的那个汉子对死人很有一手,他家世代都是做人皮生意,能落在他的手里,也算是一种福气。”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很淡然,就像在说今晚的月亮很亮、明天会是个晴天一样。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明月的反应。

  “你是不是觉得师父很残忍?”

  明月没有说话,只是面朝向黑洞洞的房门,里面闪烁着一点点昏暗的光,那是个人皮灯。

  “他害我满门,无论怎么对他都是对的。”

  她的手紧紧的握着藏在袖子里,心中悲怮几乎要大哭出声,但又很快的把悲伤吞咽下去。

  现在已经能确定了,师父死了。

  这个人,是祭山。

继续阅读:第四十章 仇人见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一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