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共赴岐山料琐事
谁家小希2019-03-28 18:153,267

  李言昭本是随口一问,倒是没有想到她当真是红娘,他眼眸间的光芒更加强盛,立刻便追问:“苏姑娘可是岐山人氏?”

  苏水凝点头,“是啊,我家世代都住在岐山,我是土生土长的岐山人。”

  是红娘,又是岐山人氏……

  李言昭与福伯对视一眼,眼下这个姑娘,依然是满足他所找之人第一个要求了。

  至于第二个要求,他要找寻之人外表有翩然若仙人之姿。

  这个苏水凝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的蓝色襦裙,头发也是简简单单的用木簪挽起,虽然她衣着普通,却是双眸晶亮,浑身自带轻灵之态。

  就她这样的容貌便也算是符合这第二条要求了,眼下就看这最后一条了。

  李言昭再次询问道:“请问经由苏姑娘之手的姻缘,可曾有过错漏之处?”

  “错漏之处,当然没有了。”

  苏水凝否认完,脸上带着显现出一丝自得的傲意,她自我夸赞道:“公子,在这岐山中,但凡经由我苏水凝所说的姻缘向来是百发百中,从无错率的。我的红娘生涯迄今为止,从未失败。”

  听着苏水凝这般言语,李言昭当下激动不已,苏水凝完全能对得上自己所找之人的三条要求,她必定就是自己要找的岐山红娘!

  他当即便出言请求道:“苏姑娘,我想劳烦你一件事,因着我家有一桩姻缘急需红娘从中协助。能不能请姑娘随我去京城一趟,帮助我说成这桩婚事?”

  苏水凝闻言,立刻便点了点头,正预备应承下来之际,心里又想到什么,她当即面色有所踯躅,为难开口。

  “其实公子方才对我对我有救命之恩,提出的如此要求也是我力所能及之事,我本是该义不容辞的。只是我在岐山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不如公子容我一两天处理好事情,再随你前去京城可好?”

  既然李言昭已经认定苏水凝是自己所找之人,便是耽误个一两天的功夫也无妨,何况去一趟岐山四处探寻查证一番,或许还更能确认苏水凝岐山红娘的身份。

  他当即便答应苏水凝的要求,并且主动的提出要护送苏水凝回到岐山。

  眼下距离岐山还有半日的路程,李言昭原本是想让苏水凝骑马代步的,不过她并不会骑马,李言昭当即便将自己的白马唤过来,说是要与苏水凝共骑一匹。

  苏水凝从未骑过马,瞧着面前浑身雪白的高头大马便心生好感,她走上前先是抚摸了一下那白马的额头,不料那马嫌弃她浑身蒙尘,竟然将头撇到一边去不让她碰。

  苏水凝自觉被它嫌弃,心里也不生气,只是面上‘嘿嘿’一笑,当即便手脚并用的就要爬上马背上,可惜她的脚半晌都未曾踏进马蹬上,只是胡乱的用手抱住白马的背脊,整个人就像是挂在白马身上似的,那模样着实是难看。

  不过若只是样子不好看便也是罢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苏水凝抱住白马用力道太重,惹得拿白马痛苦的长嘶一声,当下便剧烈的抖动着身体,似是要将苏水凝给丢下来。

  苏水凝吓得大叫一声,当即抓住白马鬃毛的手越发的不放松,惹得白马更是焦躁不已,它猛的便一下高扬起双蹄拱起身子,看样子是要将苏水凝给甩下身去。

  “踏雪!”

  李言昭见此状况当下呵斥出声,他三两步的走上前去,先是一把拉住白马身前的缰绳,先迫使白马身体放平之后,这才将另一只手搂住苏水凝的腰身,沉声开口道:“苏姑娘,你放手,别拽着踏雪的毛发。”

  “恩。”

  苏水凝当即便松开手来,与此同时,她自觉身上一轻,李言昭已经是半抱着将她置于马上了。

  随即李言昭踏上马蹬,翻身坐在苏水凝的身后,手持缰绳,双腿夹紧马腹,示意身下的白马前行。

  苏水凝感觉到身下马匹走动,她坐在马背上,左右环顾张望,自觉新奇不已。

  不过当她的目光对上李言昭身侧的几个护卫时,那些人脸上憋笑,显然是好笑于她方才的上马模样过于狼狈,当即又不好意思出声大笑,便只是兀自憋着偷乐。

  这要是旁人发觉自己如此被人取笑,必然是会尴尬困窘的。

  不过苏水凝倒对于脸面什么的并不太重视,甚至于她想着刚刚的状况,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玩,便也随着他们一同笑起来。

  察觉到身前之人跟护卫们的互动,李言昭自觉好笑,当即便张口问道:“苏姑娘,你从没骑过马吗?”

  “对呀,今天是我第一次骑马。”

  苏水凝回过头来,双目看起来亮晶晶的,竟还将这话说的颇为自豪似的。

  李言昭看着她满面兴奋的脸,察觉到她脸上所蒙上的灰尘太多,又瞧着前方热浪袭人,黄沙随着热浪迎面而来,他当即便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风披在苏水凝的身上,开口道:“你将头埋进这披风里,避一避这风浪。”

  苏水凝点头,当下便乖巧的依言将头埋在披风中,有着披风作为阻挡,脸上不再受风沙的侵袭,感觉好受很多。

  等到暮色四合、天色渐暗之际,一行人终于是到达了岐山境内。

  依着苏水凝的话语,大家到达了岐山脚下的一间小院外,待走进去一瞧,里面仅有两间茅草屋,所有家当一览无余,这样打眼望下去,当真是家徒四壁。

  待走进茅草屋,里面只有一桌一椅一床一书柜,其余东西什么都没有,简陋的着实令人瞠目结舌。

  即便猜到这苏水凝应当是过的不富裕,但是没有想到竟然穷困至此,李言昭开口问道:“苏姑娘,这是你的家?”

  苏水凝点头,丝毫没有家境落魄的局促感,反而十分热情大方的招呼众人坐下,不过这茅草屋的面积实在太小,整间屋子又只有一把凳子,便是由李言昭坐在椅子上,众人在门外各自席地而坐。

  福伯左右看看,瞧着实在是没有他落脚坐下的地方,他的脊背不好,坐在地上又觉得咯得慌。

  没办法,他只好站在李言昭的身侧,偷偷地拿着手肘压着他的椅背,以此缓解双脚酸楚。

  苏水凝看天色渐晚,估摸着大家赶一天的路也饿了,她开口让大家稍等片刻,随即便钻身至与此茅草屋相连的厨房里,说是弄点儿吃的出来。

  待苏水凝的身影消失在了茅草屋之后,福伯耸拉着肩,附耳对李言昭开口道:”公子,仅凭这苏姑娘的一面之词,你便认定了她就是我们要找到的人,这也太武断了吧?何况……”

  福伯说话间目光朝着这四周打量了下,颇为嫌弃道:“何况哪里有高人会住在这种简陋寒酸的地方里,莫不是我们找错人了?”

  李言昭听出福伯口中浓浓的嫌弃意味,当即启唇一笑道:“福伯,你也不能因着苏姑娘家境清贫,便如此否认她的身份吧?我看苏姑娘气质出尘,颇有高人之姿,我信她是我要找之人。”

  福伯听闻此言撇撇嘴,看李言昭主意已定的模样,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他便只好是伸手锤了锤自己的老寒腰,兀自的继续站在原地。

  苏水凝自厨房里翻翻找找,可是找来找去都未见任何吃食,便只有一个昨日并未吃完的半个烧饼。

  她将烧饼用火烤熟好后拿出去,随即伸手递在李言昭的面前,迎上福伯瞪大的眼珠子,苏水凝憨憨一笑道:“公子,我家眼下也没有什么可以招待你们的,便只剩下这半个烧饼。你若是觉得饿了,便先吃这半个烧饼充充饥,我现在就出去转转,看能不能寻到一只山鸡或者野兔来烤给大家吃。”

  李言昭听着她这话如此可怜,他目光望向她手中皱巴巴的烧饼,怎么也没法子再伸手接过来。

  他推辞的开口道:“苏姑娘,我现在并不饿,这烧饼还是你自己拿来吃吧。至于这抓山鸡跟野兔的事,可以交由我的护卫来做,实在不用姑娘亲自动手。”

  李言昭说完,目光便朝外望过去,护卫们明白他的意思,当即便站起身来外出寻食。

  看着护卫们走后,李言昭这才回过头来,待瞧见苏水凝拿着那个焦黑的烧饼便要塞进嘴中,他想起一事,当即便出言阻止她的动作,主动开口道:“苏姑娘,我外出时带了些许干粮的,若是姑娘不嫌弃,可以先吃一些干粮垫垫肚子,这烧饼晚些时候再吃也可以。”

  其实他想说的是这烧饼丢了也行,不过他顾及苏水凝颜面,话语之间没有说的太过于直白。

  李言昭望向身侧的福伯,吩咐他把干粮拿过来。

  福伯瞥了一眼苏水凝,虽是心中对她不满,却是不好违抗李言昭的命令,便伸手将一侧装着干粮的包裹搁置在桌前,随即缓慢的打开包裹中的一层层的油纸包。

  在油纸包中装着各式各样糕点,苏水凝叫不出那些糕点的名字,只看着它们各自五颜六色的极为好看,在糕点上面还印着各式各样的花鸟虫鱼的花纹,瞧着十分的雅致,一看都是些稀罕的吃食。

  这些东西她平日里见都没有见过,眼下乍然瞧见,她都不知道该拿哪一块入口来吃了。

继续阅读:第3章 体贴照顾食糟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术小红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