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桃薰2020-01-29 16:013,813

  2。

  一旦真正放空大脑,发呆,无所事事的状态下,时间其实是过得很慢的,而当人认真陷入思考屏蔽外界干扰的时候,才会几乎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以至于肚子发出了打鼓的声音才意识到居然已经是这个点了。

  公园里先前的那波人早已散去,夜间广场舞大部队马上就要登场了。

  秋天的夜晚有点冷,罗川觉得是该回去了。她可不想像某次经历那样被一位大妈拽住,东拉西扯地要介绍男朋友。这年头,阿姨叔叔们怎么都这么可怕吗,素不相识的人也敢随便拉郎配了。

  火速撤离。罗川决定直接在外面找个地方吃饭,今天就去吃顿“垃圾食品”,“垃圾食品”让人快乐,偶尔吃一次。

  罗川进了一家快餐店,生意不错。她好像意识到一个问题,现在年轻人自己做饭的也不多了,然而自己的受众又是年轻人居多,这可真是个矛盾的现实问题。看来关于创新的问题还得再好好斟酌下了。

  罗川买了一堆油炸食品,最后决定带回家好好享受一番,一个宣传健康饮食的主播居然在家偷偷吃垃圾食品,又是黑粉的好理由——罗川这样脑补着:“神经病。”

  回到家中,沙发一窝,食物一摊,电脑一开,罗川的心情似乎从没有像今天这般惬意,除了偶尔抽烟也就今天算是对自己“放纵”了一回。

  难道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么?罗川开始啃她的鸡翅膀。

  一个陌生的电话突然响起,“我去,谁呀!”罗川赶紧找餐巾纸把油手擦拭了几下,“陌生来电……”赶紧把嘴也擦一下。

  “喂,您好,是哪位?”

  “罗川!真的是罗川吗,好久不见!”

  ……

  罗川没有第一时间听出声音是谁。

  认识她的人这些年都没怎么联系,包括当年那个被罗川爆头的男生,还有那个被她“打抱不平”的女同学,他们全都从罗川的生活里“消失”了。

  她想不出还有谁能这么兴奋地跟自己打招呼。别是个骗子吧。

  “罗川,是我,徐忆!”

  徐忆?徐忆!罗川差点没一口茶把自己呛住。

  “黏皮糖?你这是……回来了?”

  “……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改不了口。是啊,我终于毕业回国了,以后可以经常见面了。数数我们有多少年没见了。”

  “罗川,我很想你。”

  罗川一时有点语塞,不过她立刻缓回了神,“徐忆同学,欢迎回到祖国的怀抱。”

  “哈哈哈,你真是的。怎么样,明天有空吗,出来吃个饭顺便看个电影怎么样?”

  “明天?”罗川一时有点犹豫,她很期待与徐忆再次见面,但是就这样见面?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连礼物也没有,不太合适吧。

  “那个我明天有点事呢……”

  “那后天怎么样,听说你现在的工作跟美食方面有关,我可以顺便给你介绍一下国外地道美食啊。真的好想快点见到我的罗川呀!”

  “好!”

  “地方我来挑了,明天发你时间,到时候我来接你。”

  “不不,告诉我地方,我自己去就行。唔,给彼此来点惊喜不行么。”

  “哎呀,也好,等你哦,不见不散。对了这是我以后的手机号,记得存好。”

  “好好好。”

  ……

  挂了电话,罗川看着茶几上那一堆还没啃完的鸡翅膀突然没了吃下去的欲望,奇怪,这难道不算是今天的惊喜吗?

  徐忆是徐爷爷唯一的孙子,长罗川3岁,今年27岁。

  在徐家生活的那几年,这位小哥哥对罗川那算是关怀备至了,家里一有好吃的东西都是第一个送到她面前,有新鲜的玩意也是拿过来第一个跟罗川分享,有时候罗川都要怀疑和徐家姐姐比起来到底谁才是徐忆的亲兄妹——彼时的罗川认为他们之间就只是这种关系而已,不是亲兄妹,胜似亲兄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稍微懂点事后,她便尽量保持和徐忆的距离,并不是因为少男少女的懵懂情愫,而是她感觉到来自赵阿姨的目光实在是扎的她难受,赵阿姨虽然表面上和善可亲,可是内心是无法把罗川当成真正的自家人来看待的,在这样一个拥有庞大资产的家族中更有着她自己的顾忌和考量,罗川感受得到。

  即使是现在,她们的关系有了很大的缓和,罗川仍能感受到与赵阿姨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更何况还有了父亲偷盗的这件事。

  这就是天意吧,有人对你心生隔阂,有人对你关怀备至,守恒原理。

  罗川16岁那年就被N大破格录取,可以说是天才级的人物,也是这一年徐忆出国留学。

  罗川少年时曾在各种创新发明大赛上崭露头角,凭借这层优势以及在徐爷爷背后的帮助,她被p市的一所重点私立高中录取,而这所高中跟徐忆就读的正是同一所,拥有优秀的师资和先进的软硬件设备,被喻为为N大输送优质生源的摇篮。

  罗川的年纪在同年级中最小,大部分孩子的家境都很优越,从小接受的良好教育,让他们都不自觉地对罗川这个小妹妹表现出一股大哥哥,大姐姐特有的友善和关怀。

  “快看啊,那个就是跳级上来的,叫罗川。”

  “厉害了,头一次亲眼见到这种天才,活的。”

  “罗川,跟天才成为同学深感荣幸,我们都比你大,有什么……咳,学习以外不懂的可以问我们。”

  罗川觉得他们都很可爱,交流上的顾虑一下都烟消云散了,她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后来罗川也渐渐发现那些常说有钱人家看不起人的情景,多数来自于控诉者自己的自卑,心里不平衡,其实存在的只是极少数罢了。

  当年的徐忆还是个青葱少年,样貌清隽,是个校草级的人物。

  不知道现在的徐哥哥变成什么样了,罗川开始回忆他的容貌。

  徐忆在学校的种种表现罗川都看的清清楚楚,或者说是不用刻意去了解,一有风吹草动,周围的女生就开始交头接耳传递开来。

  徐忆就像是太阳,身边总少不了围绕他旋转的行星,而罗川就是徐忆的银河系。

  上学放学徐忆总要等罗川一起走:

  “哟,徐忆,又在等罗川那,我看到她从侧门走了。”

  “什么,她又溜了?”

  连吃个午饭都要找罗川一起吃:

  “哎哎哎,快看,徐忆又来了。”

  “罗川呢……”

  “罗川,不知道,大概自己躲哪吃饭去了吧。”

  “……下次午饭时间你们给我摁住她,重重有赏!”

  他们是同一个年级不同班级,好在15岁那年罗川搬出了徐家,不然大概要被学校的八卦社念叨整整三年。

  正因为如此,罗川吐槽徐忆是“黏皮糖”,甩也甩不掉,但是——根本粘不上。

  明眼人大概都能看出徐忆对罗川的感情不同一般,也只有罗川自己认为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情如兄妹。这真不是装的,她总能感受到来自“太阳系”—徐忆迷妹团那灼热的目光,她觉得莫名其妙。

  这就是当事人被别人“羡慕嫉妒恨”,而自己却茫然不知的写照了。

  徐忆在高中期间也谈过几个小女朋友,早恋嘛,中学都是明文禁止的。罗川现在想来为什么要有这种扼杀天性的规定呢,懵懂的青春情愫,可能以后就真的不会再有了。

  徐忆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庆幸的是在学校也算成绩上游,对同学,老师都挺有礼貌,未曾有过恃强凌弱之类的劣迹,唯独在处女朋友这事上让人觉得他有点纨绔子弟的样子,总是没多久就换一个。

  “九大行星”都要排不过来了。

  学校对徐忆的事算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影响学习,不影响正常生活,不在公开场合那么明目张胆。好在没有出过什么幺蛾子的事。

  那对待罗川又是什么态度呢:小心翼翼。

  虽然总在想方设法地讨好她,甚至神出鬼没突然出现,却从不逾越底线,过分亲密。大概这才是真正喜欢一个人该有的样子。

  徐忆今年应该是硕士毕业了,听说最开始是想读生物学方面的专业,还不是因为罗川读的也是这方面的。

  就他?难了点,当年的罗川就是这么定义徐忆的。脑子不笨,可干什么都不太用心。

  电话那头的罗川已经无心再继续吃她的垃圾食品了,幸好也吃饱了,迅速划拉两下把茶几收拾了。还是好好想想明天给她久违的黏皮糖准备件什么礼物吧。

  徐家孙辈这代只有徐忆和徐晴一男一女两人,徐氏家族企业有条不成文的规定“传男不传女”,所谓不成文不过是没有明确对外表态,可谁都知道,徐老爷子将来是要把公司交到徐忆手上的。

  徐忆的成绩还不足以申请国外的生物学专业,而且有继承家业的担子在身,并不需要身先士卒在第一线,听从了家了安排就索性选择了眼下最热门也最轻松的商学,将来能管理公司就好了嘛。

  徐忆也就不再执着于通过专业拉近跟罗川的距离,反正公司将来是自己的,路、桥,摩天大厦都已经有了,现在的自己可以有更多的精力追求罗川。

  电话这头的徐忆沉浸于自己的兴奋中。8年了没有见面了,上一次他还是在国外某著名医学期刊上看到了罗川的照片,那篇标题名为c科研项目最年轻的领队,由为醒目。

  罗川已经出落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干练充满自信。他难掩心中的喜悦与激动,最重要的是女大十八变,他的眼光没有错。那阵子徐忆到处跟自己的同学介绍这是他的青梅竹马,他的女神,回国就要娶的人。同学们给了他一个大拇指,纷纷为他送上提前的祝福。

  徐忆也欣然接受,那颗骚动的心早已按捺不住。

  后来听说罗川的C项目领队换人了,他不知道罗川的情况,内心充满了忧虑,也是最近才知道她后来退学了,做起了美食方面的主播,前阵子还被舆论攻击经历了一场网络大战。

  她一个人还挺不容易。

  这8年来他们很少联系,也就是春节报平安的时候能看到来家吃饭的罗川,偶尔视频打个招呼。再后来几乎就等于音讯全无了,也就偶尔从爷爷那打听下,妈妈这是不指望了,每次都是她也不清楚,如果不是爷爷还比较关心罗川,他甚至要怀疑罗川是否尚在人间了。

  罗川的个性他很清楚,如果她不愿意提及退学还有网上那些事,他就绝口不问。

  万事俱备,只等后天,他要给罗川一个大大的惊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