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冤家路窄
洛诚2019-01-11 19:163,755

  王志豪目光紧紧盯着他,吓得黄毛直缩脖子,眼见黄毛都快吓哭了,这才开口说道:“我现在和你讲道理呢!什么叫我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你当我是什么人呢?恶霸吗?“

  “不敢不敢,您说,我听着。”这回黄毛心里连怨言都不敢有了。

  王志豪满意的点了点头,指着自己的车说,“我这车后备箱和后脸都被你撞坏了,我也不讹你,像这些东西修理好最起码也得三千块,这还是少说着,我也不和你多要,你拿五千块出来,我自己去修车。如果你不同意,我现在就打110,让交警来处理这事。不过……”

  盯了黄毛一眼,“你们这些人好像都喝了不少吧,嘿嘿,酒驾追尾,还聚众滋事,绝对够你们喝一壶的,吊销执照都是轻的!”

  “别别别!咱有话好好说,用不着报警。五千块是吧,我这就给你。”

  黄毛一听顿时慌了,要是被吊销了驾照,以后还怎么潇洒?连忙摸了摸身上,发现没多少现金了,苦着脸道:“现金不够,能不能扫码支付?”

  “当然可以。”

  王志豪笑着,不慌不忙的打开了微信收款码……

  第二天,吃完早饭后,王志豪就将车开到了4S店。

  由于车后背厢走形,后保险杠被撞碎,需要进行钣金修复,还需要换个新的保险后杠包括整个后脸,这些工作不是一天能完成的,4S店最终和他约定,三天后再过来提车。

  一时间突然闲了下来,王志豪还有点不适应,干脆就跑到了二手车市场淘车。

  江南一共有三个大型二手车市场,其中龙门二手车市场最为有名。

  因为市场大,来这里市场淘车的人有很多,王志豪刚到龙门,就亲眼看到十几波人走了进去。

  市场里车店多,二手车也多,一排排,整齐的摆放在露天车场里,保守估计不下几千辆,这还没算大楼里的那些。

  车的成色有好有差,有的车甚至只剩下了一半车身还摆在那里,拆配件卖。

  因为心里早已经想好了买什么车,王志豪没有闲逛,直奔宝驹品牌所在的位置,结果刚刚走到,就看到一辆前脸被撞坏的宝驹320I停在最边上。

  “咦!这辆车……”

  他感觉有点眼熟,走上前打量了两眼,发现这辆车正是昨天追他尾的那辆。

  “先生,您是打算买车吗?”

  有销售人员看到他打量车,就凑了过来,是个相貌还行的女销售人员,估计能有二十五六岁,牛仔裤,白色修身衬衫,身条看起来不错,就是胸太平,典型的飞机场。

  “是啊。”

  王志豪指着这辆事故宝驹问道:“这辆车是自动挡的还是手动挡的?”

  “手动挡的。”

  “能打开门看看里面的状况吗?”

  虽然这辆宝驹前脸损坏的挺严重,但刚才他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并没有损伤到大梁,并不会影响到驾驶。

  “可以。”

  看事故车的顾客女孩见多了,多半是想检漏,或者想拿一个便宜的价格买辆豪华车装逼,并没有感到诧异。

  “我这就去拿车钥匙,不过提前和您说一声,这类事故车的质量没法保证,保不齐后面出什么问题,所以,这辆车我们店就没打算修,准备拆配件卖的。如果您想要,后面要是出了啥问题,我们店可不管,都得您自己担着……”

  “我懂。”王志豪点头。

  很快,销售人员将车钥匙取了过来,将车门打来,“车门给您打开了,您看吧。”

  王志豪道:“你们店还有没有其他这个型号的手动版?有的话,你一并打开吧,我都看看。我打算买几辆公司用,如果你们这边有合适的,我就全都提了。”

  那销售人员一听,这还是个大客户啊,说话的语气顿时更加热情了些,“我这就去给您查查,您先看。”

  经过检查,车内饰不错,成色很新,就像昨晚那黄毛说的,刚买来还没多久呢,车内明显还有一股新车的味道,不过黄毛明显不咋爱护车,车内卫生情况不咋好,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使得车内的空气有点臭。

  然后王志豪发动车,听了下发动机的声音,发现声音很好,运行很正常。

  看到这里,他确定,这辆车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只需要换个新的前脸,新的水箱,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配件,然后把车盖钣金修复一下,翼子板修复一下就行了。

  这时,销售人员去而复返,手里多了一个文件夹,“先生,必须是手动版本的吗?我刚才给您查了一下,发现这个型号的手动版本国内并没有生产,只有进口车版本才有手动挡。”

  “我知道。没有其他的了吗?”王志豪问。

  那美女销售摇了摇头,“没有,恐怕其他车店也不会有,这个型号的手动版本在整个二手车市场上流通都很少。”

  “那太可惜了……谈谈这辆车的价钱吧,如果价钱合适我就提了。”

  “如果您诚心要,我可以给您一个优惠价,15万……“

  听到这个价格,王志豪心中顿时一喜,虽然这辆车是事故车,但车龄还不到一年,可以算的上准新车,放在4S店那边修好顶多也就花三四万,这个价格买下来绝对合适,但他脸上不动声色,故作纠结道:“15万?这个价格有点高啊。”

  “先生,二手车的价格很透明,这个价格我真没多要,这辆车虽然事故车,但毕竟还不到一年,等修好了与新车没啥区别,您买了去绝对值。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我们店拆配件卖都能卖到15万……”

  “可它毕竟是事故车,里面具体情况谁也不知道,万一里面有哪些关键配件坏了,光修理费就花上十几万,那岂不是亏死了……”

  经过一番讲价,最终,这辆车被他13万买了下来,然后叫来拖车,将车拉往了战友的修车厂。

  这个战友不是他特种部队的战友,而是他在之前部队的战友,名叫王建国,当初和他一块参军入伍,由于参军之前就是干修车的,结果新兵下连之后就被分到了修理所,然后当了两年就选择退役归来。

  前几天王志豪刚回来的时候,曾找过他喝酒,这才得知他自己开了一个修理厂。

  修理厂的位置有点偏,在解放区那边,距离昨天车祸的地方不算远。

  一个小时后,拖车将事故车拉到了修车厂内。

  看到王志豪从拖车上跳了下来,胖乎乎的王建国立马从屋里面跑了出来,看了眼拖车后面的宝驹320,眼珠子立马直了,“卧槽!这辆车是你的?啥时候买的,我咋不知道?”

  “刚买的,赶紧的,别废话,我最近要折腾一个公司,需要用车,这活儿你得抓紧。”王志豪眼看修理车间没其他正在修的车,直接指挥拖车司机将车往修理车间倒。

  “刚买的?买台事故车?卧槽!你傻逼啊!修不好砸手里你都没处哭去!”王建国无语。

  王志豪解释道:“我已经仔细看过了,重要部位都没损坏,大梁也很正常,只需要换个前脸、水箱以及一些新的零七八糟的配件就成。最麻烦的地方是车盖和翼子板,需要钣金修复,漆面也要重新做。”

  “我看看。”

  拖车司机将宝驹放下来后,王建国立马上前查看,发现果然如王志豪所说,损坏的地方都算不上重要的地方,这样的情况甚至都算不上事故车,不由问道:“多少钱买的?”

  “13万。”

  “这辆车才出产八个月,还算是准新车呢,13万,挺值的。不过你为嘛不直接拉到4S店呢?这车还在保养期呢。”

  “废逼话吗,我要是不差钱还用拉到你这里来?赶紧的,别废话,赶紧叫你的人来一块拆,连里面的座椅都拆下来,上任车主是个二逼,弄的里面都乌七八糟的,需要大清理……”

  王志豪没好气的踹他一脚,王建国一个跄踉,差点摔倒在地,但知道自己打不过他,怒道:“你等着!等战友聚会的时候,我非得组织他们将你裤子扒了,让你在大街上裸奔!”

  “我现在就能让你裸奔你信不信?”王志豪拿眼斜瞥他。

  王建国顿时一溜烟的跑了。

  没多一会儿,他带着几个修理技师走了过来,开始对车进行拆卸。

  王志豪也没闲着,一直在帮忙,检查到需要更换的配件就用手机记录下来。

  两个小时后,该拆的地方都拆了下来,几个技师一个开始对翼子板进行修复,一个开始给车身贴报纸,还有一个开始对车里面进行清扫。

  而王建国则开着车,带着王志豪去了汽配城,购买所有需要更换的零配件。

  结果这一忙就是大半天,太阳都落山了。

  王志豪本想回去,等明天再过来,哪知王建国不让走,非要请客吃饭,争执不过他,只好给家里打了电话,说是晚点回去。

  而后,王建国载着他去了附近的一处露天烤肉广场。

  “我和你说,这家烤串的味道那叫一个绝,每天都人满为患,今儿咱们也就是来的早,要是等到八点后再来,想吃烤串都得用抢的才行。服务员!来二十个筋,二十个肉,十串腰子,一盘毛豆,一盘花生,一沓啤酒!”

  找了一个桌位坐下来后,王建国顿时眉飞色舞的给王志豪介绍了一通,王志豪打眼一看,发现这里的生意确实不错,这才下午六点多,广场上的座位就已经快坐满了。

  “别看了,来,先走一个!”

  啤酒刚上来,王建国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两瓶,递给王志豪一瓶,就要先干一个,可就在这时,附近有刺耳的声音响起。

  “卧槽!熊子你快看,那小子是不是昨天揍咱们的那小子?”

  “咦!还真是啊,走!弄他!”

  然后便见黄毛,熊子那帮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黄毛呲着牙冷笑:“小逼崽子,想不到在这又碰到你了,还真特么冤家路窄啊!”

  大块头熊子捏着拳头也是冷笑不已,“昨儿我们哥几个都喝大了,让你小子沾了便宜,今儿我到要看看……”

  啪!

  王志豪一手刀将一瓶啤酒的瓶口部位削断,眼看着啤酒里面喷了出来,喷的到处都是,王志豪却好似没看到,斜眼看向熊子黄毛他们,“我没听清,你们说啥?”

  “沃日!”

  黄毛那帮人眼珠子当时就直了,来前汹汹的气势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不是神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不是神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