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修仙堂对峙
一骑红尘2019-01-10 22:102,764

  杨逍乘黑衣人吐血重伤、力有不逮之时,将灵力运于手指封住黑衣人的神阙、阴交、气海等多个穴位。封住了贼人丹田这几处要穴,他灵气难以运转,即便插翅也难飞!

  杨逍心中暗喜,本以为于雪中那厮故意刁难他,但万一贼人真藏匿于杨府,若真让于雪中从杨家将贼人擒获,他杨逍今后还如何在修仙堂混?对方日后也一定会拿这事来打击他。他还不如严密守住杨家每一处,给人制造守卫疏漏的错觉,如若贼人真在杨家,一定会寻找疏漏处逃走。

  哪知那贼人还真在他杨府,幸好是被他擒住了。这下好了,待他将贼人上交修仙堂,再加上从杨轩房中拿到的那半幅徐相真迹,城主那边,对自己应该会有些印象吧?

  于雪中,到时候你还拿什么跟我斗?

  不过,这盗贼说宝物在杨轩那儿,这件事的确不能大意,万一当真在那儿呢?毕竟连徐相的真迹都能从他那座破烂宅子里搜出来,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看来把盗贼扭送修仙堂后,他应该来来好好盘问杨轩了。

  如果杨轩真有问题……他必亲自绑了杨轩到修仙堂。就算杨轩是二叔的儿子又如何?他杨轩在杨府还不是废人一个,没有人可以阻挡他飞黄腾达,影响他的仕途!

  杨逍立马吩咐护卫:“走,去修仙堂。”

  杨家一群人走出杨府,于雪中的手下自然看到了被杨家押住的黑衣人,顿时便撤离了几人,赶去城主府将此时报知了于雪中。

  不一会,修仙堂内聚集了两拨人。

  于雪中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皱着眉头站在一旁,不知在想些什么。

  杨逍反倒满脸快意,时不时瞥一眼于雪中,眼神之中多有挑衅之意。

  “说说吧,怎么回事?”

  堂上坐着的是一名年约六十的老者,此刻他正眯眼打量着两人。有些奇怪,今日他不是授权于雪中去往杨家府上查看了吗?为何白天没查到,反而在晚上被杨逍给捉住了盗贼?

  于雪中似乎明白主簿的意思,对方话音刚落,他便抱拳说道:“主簿大人,虽说杨逍今晚将贼人擒住,但杨家早有不臣之心,他们与那贼人难说早就暗中勾结,蛇鼠一窝。”

  杨逍冷哼一声,说道:“禀主簿,我杨家一门怎会与那偷盗贼人勾结?我杨家在青州城上百年的贡献,不是你于雪中随随便便就能污蔑的!”

  于雪中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急不缓的从袖中取出几日前搜到的书法,上前呈到主簿那儿道:“主簿请看,这幅墨宝便是《沧澜篇》,此乃徐相年轻时所书的言志篇,不想却被我在杨家杨逍的二弟屋中搜到。而且书法左下角还盖着杨轩二字。”

  于雪中递上字画,便转头看向杨逍盘问道:“杨执事,你说我污蔑杨家,那这徐相真迹你怎么解释?如若不是与盗贼有所勾结,徐相真迹怎么会在你杨府?如若不是蛇鼠一窝,贼人盗走城主府的宝物,怎么会躲藏在杨家?怕城主府丢失的宝物恐怕已经在你杨家库房了吧!还有杨家这多年的积蓄恐怕也是偷盗所得吧!”

  “你休要胡言!”杨逍大怒。

  “哼!胡言?那不妨听听主簿大人怎么说吧!”于雪中冷笑一声,转过头去。

  主簿拿到字迹,越看越惊,这分明正是徐相手笔,正是那幅据说早已遗失许久的《沧澜篇》!

  连忙稳住心神,拍了拍桌子上的惊堂木,看着杨逍道:“杨逍,先不说那贼人为何藏匿于杨府,你是不是应当先将盗贼盗走的宝物呈上来?还有,这徐相真迹,为何会在你杨府?莫非是杨家私下收藏的?可也不对,我记得这幅字,当年传言是被盗贼盗窃,以至下落不明,如今这……你如何解释?”

  杨逍看着于雪中暗恨,心想早晚有一天要将这厮踩在脚下!

  杨逍将袖中的另一半书法也呈给主簿道:“主簿,书法可能与我二叔杨无期有关联。我二叔修炼天赋顶级,莫说在青州城,便在整个大魏,也是数一数二的!二叔二十岁时为了专心修行,在外四处游历,可惜天妒英才,早早便去世了。这墨宝应是二叔在外游历时寻到的,又被我那不成器的二弟盖上了自己的私印。还请主簿原谅我那二弟,他不通俗物,所以父亲才不许他出门。城主宝物确实不在贼人身上,杨家绝不会与贼人勾结,再说如果杨家当真拿了城主府的宝物,如何在青州城立足?杨家断不会做这断绝后路之事,还请主簿明察。”

  “杨执事,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主簿大人,我今晚立马去将杨家搜个清清楚楚,杨逍二弟也需审问一番。”于雪中说道,心想就算今日不能将你杨家拉倒,我也要让你杨逍在修仙堂无颜待下去,比如让主簿传杨逍二弟连徐相真迹都敢恬不知耻的盖上私印……这件事一出,修仙堂上下以徐相为毕生所敬仰之人的那些弟子们,会怎么想?

  “主簿,我杨家忠烈之心不改,如若城主府宝物真在杨家搜到,也是有人陷害杨家。我杨家若是真觊觎宝物,怎会将盗宝贼人押送修仙堂?若是有夺宝之心,应早早杀人灭口,这样就无人知晓贼人在我杨家了,何必还要多此一举?”杨逍冷冷的看着于雪中道。

  主簿看了杨逍和于雪中一眼:“你们和我去趟城主府,徐相真迹再现,以及城主府宝物失窃一事关系重大,我需立刻禀明城主,再做决议。”

  主簿命人将黑衣人收监,将书法收好,三人便立刻赶往城主府。

  城主府便在主簿堂不远处。

  一座红漆大门,一个不大却精致的花园,再走几步路,便可来到城主平日休息的地方。

  城主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

  三人来到府中的时候,他正用一个葫芦做的瓢,舀起水来一瓢一瓢往那些青植上浇去。

  如果不是身在这座整个青州城最豪华的一座府邸里,恐怕不少人都会将他当做一位老农。

  主簿上前行了一礼,恭敬道:“城主,盗宝贼人已在杨家擒住,如今收押在监。但宝物至今仍未找到,想必是被贼人藏匿在某处,我等会好好审问一番,争取早日将宝物交还城主。另外还有一事,我们在杨家发现了徐相遗失的真迹。”

  “哦?徐相真迹?”城主似乎对未寻到的宝物漠不关心,听到徐相真迹的时候,浇花的动作反而顿住,接着便擦干手脚,一边卷着裤脚一边指了指大堂方向道:“走,去大堂说。”

  进到大堂里,主簿立马将真迹展开在桌面上。

  城主痴迷的看着真迹,说道:“没错,是徐相真迹,你看这字体欹侧多姿,错落有致,千变万化,曲尽其态。所书十六字用笔以中锋立骨,侧笔取妍,有时藏蕴含蓄,有时锋芒毕露。尤其章法,从头至尾,笔意顾盼,朝向偃仰,疏朗通透,形断意连,气韵生动……”

  嗯?不对。

  这应当不是真迹……

  他这一生醉心于书法,徐相书法又是他最为喜爱的,徐相修为天赋高深,又将修行心得藏于字体中,真迹当有仙气飘然之感,可这幅字却平实了许多……若不是所书之人修为较低,他还不一定能识别。

  这字迹差点就骗过了他的眼睛啊。

  是谁写的?城主一眼看向落款之处,看着静候在旁的三人道:“我看这书法盖有杨轩二字,这杨轩为何人?”

  杨逍听后,立马禀报:“不瞒城主,杨轩乃小人二弟,因贪玩,不知徐相真迹的珍贵,盖上了他私印,小人回去后,定会重重责罚二弟。”

  城主顿觉好笑,心里对此人不由生出了一丝兴趣来:“不必,明日你们派人将杨轩唤来城主府便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仙皇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仙皇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