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出门撞“大运”
月栖迟2019-04-26 10:202,127

  蓝羽从殿内走出后,细细思忖方才皇上之所言,一直百思不得其解,隐隐觉得皇上话中有话,暗有所指。他低头沉思。

  锦衣卫正使沈棣比他先行一步,故而走在他前头,蓦然间,他转过身去,步伐不动。

  蓝羽便也停顿步子,抬头不解的望他,旋即一声极速又快的带着冷漠的“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无情利落的落下,落在他的脸上,蓝羽怔了怔,脸色渐渐难堪。

  他不知其缘故,因怒气拳头紧紧的攥起。盯着那至始至终不开笑颜,冷如冰霜,狠如蛇蝎般的沈棣。

  “皇上出宫当日,你在哪。”沈棣那布满老茧的手,细细的摩挲着腰间充满锋芒的绣春刀,他在蓝羽的身旁缓步走了一遭,冷眼看着他。

  蓝羽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调整着自己的怒气,酝酿半晌道:“我带着兄弟们在前门大街,追踪蹊跷鬼祟的西洋人。隆七带着其余锦衣卫,时刻保护皇上的安危。”

  “追踪?我看不必再追踪了!”

  沈棣一声呵斥重重落下,那一双如豹般的眼眸泛着精锐的光,紧接着他又嘲道:“区区几个西洋人,能掀起什么大的波澜?皇上例行每年中元出宫祭祀故人,此番却突遭行刺!你等未能保护好皇上,此为失职!皇上祭祀未成,必再会出宫。介时你只需带人随我一同护在皇上左右!其他不相关之事,你无需关心!”

  蓝羽心有不甘,他这不也是换一种方式保护皇上么!若那几个西洋人同人里应外合,密谋陷害,不盯紧着些,必会生出什么祸端来!说他自己没保护好皇上,他身为正使,不应当有更大的责任么?

  “怎么,你好似对我很不满?”沈棣嘲讽一笑,瞥见他愈加愈紧握的拳头,凑近他说道:“只要你还在这北镇抚司,当这锦衣卫副使,就得听命于我!彻查内鬼这差事有我,你也不必操心了!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将功补过吧!”

  一声冷哼,只留一坚硬冷傲的背影,渐渐远去。

  蓝羽有时候想想,他这当的什么玩意儿的副使,还不如滚回去当个千百户!一副天王老子的样子,看着真叫人不爽!不光是他反感,就连其余的锦衣卫弟兄们也是敢怒不敢言!

  隆七忽在他身后喊了他一声,紧跟着三步做两步走上前去,方才的情形他也都瞧见了,他叹了口气,宽慰道:“副使,别往心里去。弟兄们都习惯了,你也再就忍忍吧。”

  “滚滚滚!我才没跟娘们儿似的矫情呢,少整这些安慰的话!”

  消了气后,他又蛮横的一把揽过隆七的肩头,皱着眉,手随意的搭在他的肩头,边走边说道:“我只是在想,皇上出宫之事唯有高公公与我们锦衣卫知晓!这消息又是如何放出去的?内鬼究竟是谁?正使不让我再查那几个西洋人,也不让我插手内鬼一案,他还真想把所有的功劳都揽在自己的头上!”

  隆七不敢怀疑高公公,锦衣卫就更不可能了。他们为皇家尽职尽忠,从没出现过内鬼之事,这其中必当还有什么隐情,是他们所未知的。

  “副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西洋人还要再继续查下去么?内鬼一事,正使一人包办……我们还能做些什么?”他偏头望他,见蓝羽的眉头紧锁,想来事情很是棘手。

  “昨日祭祀未成,皇上必定还会再去。这一次,一定要保护好皇上的安危。我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兴风作浪,正好,来个守株待兔!”蓝羽的嘴角缓缓翘起,双手环胸,隆七附和性的点了点头。

  **

  叶景一带了从街上买来的梨花糕,凝重的呈在墓碑前,对着那碑深深的叩了三个头。

  “娘,我来看你了。我爹那个死没良心的,彻底把你给忘了,当然我也差点忘了……不过我这不想起来了么,就买了你最爱吃的梨花糕给你。”

  “虽然你不是我亲娘,但你却待我像亲儿子一样好。你在那边一定要好好过,缺啥的就告诉我跟我爹,我给你烧过去。对了,你在那边儿可提防些坏老头,我爹这人气性大,他怕他以后走了去找你,看见你跟别的糟老头儿好上了,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说完了话,叶景一又深深的一磕头,抬起头来的时候无意间看见墓碑旁一株干药材,哑然一笑,原来那个死老头儿早就来看过了啊!

  他拍拍双膝的灰尘,却机敏的听到一阵脚步声,踩着干干的落叶的声音,他反应后迅速的往上跑,不知跑到了哪儿去,在一个墓碑的后头躲着,想:这荒郊野岭的,谁会来这儿,难不成也是来祭祀的?

  “对不住对不住,借您的窝避一避。”他双手合十,十分诚心的对墓碑道。

  不远处,渐渐走来一些人。为首之人面目凝重严肃,虽着一身普通的衣裳,可隐隐觉得那人的气质与一般人不同,叶景一不知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而他身旁站着的一左一右之人,那身打扮好生眼熟,就好像是……锦衣卫!是那令人闻风丧胆,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的锦衣卫!他们的身后还有零零散散八余人同样打扮之人。

  那他们簇拥着的为首之人必定是……皇帝!叶景一险些吓得没滑下去,他整日同老头儿调侃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怎么怎么之类的话,这回可不是玩笑,是真的!

  他使劲儿的揉揉眼睛,得,还真是皇帝老儿。他出门撞“大运”了!

  见那些人直往他这方向去,他心中打鼓,心口狂跳:莫不是他们要祭祀的人就是他所躲着的这墓碑的主人吧?

  他迅速的扶着树枝,一路遮掩着往上走,寻着一个好遮掩的地方躲好。

  果不其然,一行人缓缓来到了此墓碑前。锦衣卫们立时摆出随时迎接危险的阵仗来,刀已然出了刀鞘几分预备着,皇帝却很是坦然,后头的一名锦衣卫上前几步,将祭祀品呈了过去。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来势汹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