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郎
月栖迟2019-09-26 12:572,117

  大封朝,溟阳城。

  春寒料峭,日光灿灿。

  一袭交领灰袍,年约六旬的长须老者,正屈膝盘腿专注的坐在老树之下,风吹得老树枝叶“沙沙”作响,他本阖上的老眼缓缓眯起,成一条缝隙,皱纹密布,抬起那枯竹般的手若有所思的抚着花白的胡须,略一顿停道:“第三卦,水雷屯,下下挂,屯卦。”

  老者的身旁半蹲着一名垂髻少女,古灵精怪的低首问询,道:“师父,此卦何解?”

  只见那少女身着素白衣衫,宛若青烟般随风曳起,小小的脸蛋秀丽脱俗,眉黛如画,那弯弯的唇角微微翘起,笑眼如月牙儿一般,带有几分的娇俏。

  “此卦乃是异卦(下震上坎)相叠,震为雷,喻动;坎为雨,喻险。雷雨交加,险象丛生,环境恶劣。“屯”原指植物萌生大地。万物始生,充满艰难险阻,然而顺时应运,必欣欣向荣。”老者的喉咙沙哑,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少女却“唔”的发出一声,一对柳叶秀眉轻轻蹙起,兀自沉吟了半晌,见老者欲要起身,便忙不迭的搭过白皙的小手,极其缓慢的一点一点将他搀扶起,老者瘦骨嶙峋,脊背是驼着的,似那边土的骆驼一般,淡淡的眉头下带着沧桑,幽幽开口道:“不利外出,回家,回家……”

  “嘭!”忽而一声沉重的物体落地之声,惊得行于街上的百姓们纷纷奇惑转头看向,继而迎来的便是一阵“噼里啪啦”,锅碗瓢盆碰撞之声,怎一个凌乱二字了得!

  “站住!别跑!黄毛小贼,敢偷你爷爷的银两,活得不耐烦了!”

  只见一蓄着络腮胡,约莫三十的男人,圆眼怒瞪,狠狠一锤桌子,手持着刀刃杀了出去。

  而前头有一约莫十八,意气风发的少年郎,身着褐色布衣,斜飞入鬓的眉毛不浓不淡的掩在刘海之下,他的行动十分迅捷,溜得飞快,几缕乌发随意落在额前,一张俊气清秀的脸之下带着丝邪痞的笑容,正四处逃窜着。

  被窃银子的粗汉咆喝一声,边喘气边在他身后追着嚎道:“给老子站住——!!!”

  少年郎勾了勾唇,眉头轻挑,得意忘形的回头,十足挑衅的看了看距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之人,白皙的骨节分明的手懒懒的掂量着手头的钱袋,银两发出清脆的碰响之声。

  “让一让啊!快让一让!”

  一头裹素白四方巾的年轻推车夫,扯着嘶哑的嗓子高声叫嚷着,推车上头堆着的满满都是各种各样的新鲜蔬果,正迎面的而来,由于堆积如山的瓜果阻挡,推车夫瞧不见前头,恍恍惚惚,听得一声急促的紧张的声音落下,道:“小心!”

  “嘭——轰——!”

  连连两声!推车上的瓜果似“排山倒海”一般,气势汹汹的滚落在地,推车夫惊叫一声,道:“啊!我的蔬果!我的蔬果啊!”

  “哎哟,我的头……”

  少年郎“嘶”得一声倒吸一口凉气,从满地的蔬果内探出脑袋来,眉头皱在一起,抬手摸了摸,幸好没流血,他迅速转头过去,发现小姑娘没有受伤,吁了口气,道:“没事吧?”

  小姑娘乖巧的点点头,对着他咧嘴笑道:“没事,谢谢你,哥哥!”

  他拂了拂沾着点尘土的刘海,甩了下,大手一摆道:“小事一桩!”

  “哥,哥……”

  小姑娘的笑容骤歇,小脸发白,声音颤抖的伸出手指,指着他的身后,仿佛看到了恶鬼一般,她后退了好几步。

  “哪儿来的臭小子,赔钱!快点儿赔钱!不然我就带你去官府!快点!”

  推车夫嚎完愤怒的一把揪住少年郎的沾着湿漉漉汗意的衣襟,可下一瞬,却有另一道冰凉带着森寒之物,抵在了少年郎的脖颈上!

  推车夫抓着他衣襟的手渐渐的松了,下意识双股战战的回头,便对上了粗汉如鹰般泛着精光的黝黑深眸,凌厉凶恶的喝道:“滚!”

  “可可可……我的蔬果……”

  推车夫的舌头打结,浑身抖如筛子,胆战心惊的看着那锋利的刀刃。

  粗汉粗暴的撕开少年郎的衣裳,从中摸出光滑的钱袋子,从里头拿出几两银子扔去,推车夫见好便收,少年郎额间的一滴冷汗掉下,那横在颈上的利刃已经划下一口,鲜血渗出!

  小姑娘害怕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躲得远远的。

  叶景一内心狠狠的啐了一口,心道:本想做个好事,为老婆婆把她被劫的银两给拿回来,竟没想险些把自己的命给搭出去!眼下这个情况,好汉不吃眼前亏,干脆……

  他忽而极速的转头,在粗汉膛目结舌,惊愕的眼光之下,“噗通!”一声跪下,假意死命挤着眼泪,道:“好汉饶命!小的也是逼不得已,小的家中有一老娘病榻,若是没有银两抓药,怕是活不过今晚呐!”

  粗汉不由得努力的咽了口唾沫,瞪大个黑溜溜的眼珠子,低头看着他,这手里握着的刀不知何时竟渐渐松懈了,趁此!叶景一抓住机会,迅速伸出“无影手”,动作神速的将钱袋子拿了便逃!

  “贼狗攮的秫秫小厮!我去你娘!!!——”

  粗汉仰天张手狂喝,咬牙切齿,似要将牙齿嚼碎了一般,凌厉虎瞪。

  叶景一对着地上就是啐了一口,得意的掂着银两跑远,在一处安全之地停下,喘气道:“……爷没娘!”

  他气喘吁吁,浑身瘫软,寻着一处墙边半屈膝靠下,咽了口唾沫,发出“咕噜”的一声,拍拍扁平扁平的肚皮,举起手头的钱袋儿,在日头下晃眼的很,微眯着眼道:“论小爷这三脚猫的功夫,恐是无人能及,生得再结实壮大有甚用?”

  许是日头照晒的缘故,竟有些瞌睡起来,叶景一将钱袋子压在屁股底下,双手枕在脑后,惬意的靠着稻草睡下,殊不知,危险已经渐渐降临,几双黑靴正无声的缓缓逼近……

继续阅读:第二章 不自量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