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姐姐
橘生淮余2020-01-29 17:281,761

  颜辞所在的剧组,导演还有大部分主创都因为聚众吸毒进了局子,这剧也就凉了九成九,把投资方气得险些跳楼。

  工作半路夭折,颜辞想了想,觉得得在这里浪回了本再回荆市,才不亏她大老远地跑到云市这一趟。

  她以要散心为理由请求留下,又催着她家经纪人赶紧回荆市。

  白此溪因为要回公司和高层沟通这次的事故,再三嘱咐余笑一定要看好颜辞后,才上了飞机。

  没了白此溪这个唯一勉强还能约束她的人,颜辞天天往沈衍琛的酒吧跑。

  可是去了几次,却一直没见到他,向酒保小哥打听也是一问三不知。

  颜辞捂了捂口罩,百无聊赖地坐在旋转凳子上转着圈,眼神扫过酒吧的每个角落,奢求能看到沈衍琛,只可惜这位大老板是真的消失得很彻底。

  她坐正,有些没精打采地趴在吧台上:“小哥哥,你家老板是出差了吗?”

  她语气低落,像是在自言自语,手指胡乱在吧台上画圈圈:“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他都没有什么话留给我的吗?”

  调酒小哥看着颜辞,嘴角微抽,他对这位顾客是服气了。

  每天来酒吧打卡询问老板的去处,却是滴酒不沾,每天只是捂着顶帽子,蒙着张口罩,坐在他面前碎碎念。

  要不是他真不知道沈老板的去处,早被磨得全招了。

  其实这怪不得颜辞,她滴酒不沾实在是因为酒量不好,酒品也一般。

  余笑为了防止节外生枝,一直盯紧她不让她碰酒。

  可颜辞这人,酒量虽不好酒瘾却挺大。

  几日来一直呆在酒吧里却被逼着一滴都没碰,此时心情低落,她的酒虫就上来了。

  正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思,颜辞的手机就响了。

  她长睫微抬,瞄了眼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就立即站起身来往外去了。

  余笑一愣,忙拿过进来时脱下的外套,匆忙跟上。

  颜辞出了酒吧后门,一到没声响的地方就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边一片沉默,颜辞也没说话,许久,才出声:“是小火锅吗?”

  电话那端听到颜辞的声音,才轻轻地“嗯”了一声,末了又磕磕绊绊地加了一句“姐姐”。

  颜辞没应小孩的这声称呼,扯向了其他话题:“爸爸妈妈呢?就小火锅一个人吗?”

  那边一阵窸窸窣窣,颜辞就听到了她妈的声音:“是我。小火锅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似乎想起了什么,颜母没给颜辞回话的机会,又说,“你那前剧组怎么回事?我听说你那天也去参加他们聚餐了?我给你说啊,以后这种聚会我们还是能避就避,虽然不关你的事,但你也知道,你爸最讨厌毒品这类的事了……”

  “好了好了,妈,我知道了。”颜辞担心她妈继续说下去要化身bb机了,连忙打断,“这次我也是突发兴起,谁知道遇到这种事……”

  颜母叹了口气,转眼见旁边的小孩趴在她腿上眼巴巴地看着她,眉眼柔软下来,“小火锅想你了,上次是不是还偷偷给你打电话了?”

  颜辞被自己的口水一噎,低咳了几声。

  她可不敢跟她妈说,上次喝得烂醉,小火锅打电话被沈衍琛接了,还害得这个三岁娃娃担心得直给她经纪人打电话。

  她含糊着应付过去,心里第一次庆幸小火锅的性子不会把这是告状给她妈。

  她嗯嗯了几声,连忙说:“母上大人!我明天就打道回府!马上飞回去见我们亲爱的小火锅!”

  颜母笑呵呵地嗔怪了几句,又叮嘱了注意安全,就准备挂电话。

  临了她又把电话递到小火锅耳边:“要不要再跟姐姐说几句话?”

  颜辞握着手机静静等着,要不是听到话筒里传来轻细的呼吸声,她几乎以为通话已结束了。

  许久,她听到那边小孩细嫩的嗓音响起:“姐姐,再见。”

  颜辞低头缓了一秒呼吸,明知道那边看不到她的表情,她仍然挂起一抹微笑:“再见,等我回来。”

  余笑抱着外套,站在车外等了会儿,确定颜辞挂了电话才开门上车。

  看颜辞这小心翼翼接电话的态度,余笑都能猜到对面是谁。

  肯定是颜辞家里那个她父母老来得子的三岁弟弟,每次她接完小孩的电话,都会莫名情绪低落。

  余笑对其中的恩怨都已经脑补猜测了一本《三年高科五年模拟》的厚度了,但也无意去挖掘其中真正的原因。

  每个人都有秘密,她选择保持距离给予足够的安全感。

  颜辞摆弄着手里的手机,看向窗外。

  酒吧的后门只有些许装饰的小灯,很暗,也很寂静。

  颜辞此时只觉得心底一片寂寥,她收回眼光,摊靠在后座上,开口时语气平静无波:“订好机票,我们明天会荆市。”

  没找到人,这云市也就没了继续浪下去的意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颜二代每天都上热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颜二代每天都上热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