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迷案
空瓶子2020-02-06 11:033,253

  王啸林扛着大木箱走下了火车,大哥的尸体已经在宽城子火化了,日本人管的严,不让尸体上火车。不像俄国人,只要给钱什么都能运。大哥的骨灰装在一个罐子里,用包袱皮包着挂在胸前。

  王啸林站在月台上,向着铁路的西南方看了一眼,又多了几根大烟囱,不知道日本人又搞了什么工厂。出了火车站,王啸林叫了一辆马车,放好大木箱,自己也坐好。奉天火车站离奉天城还是挺远的,车老板赶着马车直奔大西边门而去。

  穿过满铁附属地时,王啸林发现临街门市后面又多了很多日式建筑,还有一些高墙大院,也不知道里面都是干什么的地方。出了满铁附属地马路拐了个弯,道路偏向东北方向,正对着大西边门。这里的房子很密集,都是中式的四合院,但是都很小,三进的院子都很少见。

  马车穿过大西边门进了城,道路两边的四合院就开始有大院落了,三进的很常见,还经常能看到五进的大院子,房子也稀疏了很多。

  马车一路来到大西门前,向南转向,绕过西南角楼,直奔大南门而去。顺城大街两侧的门市越来越多,道路已经显得很拥挤了。城墙根也搭了很多棚子贩卖各种货物,街面上的行人已经很少见到老式的服装了。

  王啸林一路感慨着,马车在大南门向南转,沿着大南关大街一路来到大井沿胡同。这里已经很靠近大南边们了,房子很稀疏,胡同也很宽敞。马车一进胡同,王啸林就看到了几个面熟的邻居,可是人们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他,没人和他打招呼。王啸林心里一咯噔,难道是家里出事了吗?

  果然自家门口围着几个人在议论着什么,马车停下,人们迅速的散开。王啸林抱着胸前的骨灰罐子,大步冲进院子。堂屋的大门敞开着,地中间摆着一口硕大的双人棺材。王啸林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胸口一热,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半蹲在地上不住的咳嗽起来。

  一个穿警服的中年人跑出来,一把扶住王啸林。

  “老疙瘩,你可回来了。”

  王啸林努力的直起腰,眯着眼睛盯着棺材。

  “啥时候的事?”

  “两天了!”

  王啸林站起身,甩开扶着他的人,冲进堂屋,扑在棺材上嚎啕大哭。

  就在王啸林哭的喘不上气的时候,一只大手拍在他后背上,轻轻的拍打着。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王啸林回身看到一个胖子,惊讶的叫了起来。

  “涛哥,这是怎么回事?”

  胖子是永安镇郭家堡的大少爷郭云涛,是王啸林的拜把子兄弟。

  “我是昨天晚上得到的信,连夜赶过来的,你先喘口气,我慢慢和你说。”

  王啸林一只手重重的拍在棺材上,扫视了一圈。

  “老张呢?老张人呢?”

  穿着警服的中年人走过来,示意王啸林不要喊。

  “邻居说,三天前就回老家接老婆孩子去了。五叔答应他可以带老婆孩子一起回来。”

  王啸林叫陆哥的警察,也是他的老邻居。王啸林的父亲年轻时在江湖上也是混出了名声的,人称王五爆,后来简称王老五了,所以晚辈都叫他五叔。

  “陆大哥,老爷子是怎么没的?”

  郭云涛阻止了正要说话的老陆。

  “老疙瘩,啸天呢?”

  王啸林捧起胸前的罐子,张张嘴却没有说出话,两只通红的眼睛喷着怒火。

  郭云涛帮着他摘下罐子,打开包袱皮,恭敬的把罐子放在棺材前的地上。拉起王啸林走向东屋后面的炉火间。郭云涛指了指天棚,王啸林看到天棚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郭云涛又指了指地炉子上的铁盖,王啸林看到铁盖上有明显的水印。

  王啸林回头看向跟进来的老陆。

  “前天,邻居早上看你家没生火,院门虚掩着,就进来看看,发现屋门从里面反锁着,叫了半天也没人答应,就报了警。我们来之后,踹开房门,发现房门从里面上了锁。二老就躺在炕上,和睡着了一样,身上没有伤,应该是没遭罪。”

  听了老陆的话,王啸林疑惑的看向郭云涛。

  “你跟我来。”

  郭云涛带着王啸林来到西屋外面的窗户下,指了指窗户框上糊的窗纸。

  “这窗纸是最近重新糊的,有被揭开过的痕迹。可是我没发现屋里有被盗的痕迹,你自己检查一下吧。”

  王啸林深吸了几口气,转身进了西屋,这是他和大哥的房间。王啸林直奔一口大木箱子走过去,推开木箱,掀起一块地砖,地砖下面是一个空空的小坑。王啸林愤怒的一拳砸在地上,拳面上顿时渗出一丝鲜血。

  郭云涛和老陆跟了进来,老陆上去拉起王啸林。

  “目标这么明确,还没有顺手牵羊,看来肯定不是路过的飞贼了。”

  郭云涛疑惑的看着王啸林,四下打量了一圈房间。

  “这么大的房间,炉火间还在后面,就算在炉盖子上面放了冰块,也不一定能产生足够多的煤气啊!何况棚顶能结霜,说明炉子很快就灭了,房间快速冷却了,才能结霜啊!”

  王啸林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快步走出西屋,进了西下屋的厨房。郭云涛和老陆快步跟上。王啸林走到灶台旁边,拎出一个钢制的大罐子。

  “我靠!你们家已经用上嘎斯啦!难怪!”

  郭云涛推了老陆一把,示意他说话有点过分了。王啸林把嘎斯罐重重的墩在地上。

  “我一定会抓住他的!”

  郭云涛拍拍王啸林的肩膀低声说到。

  “既然是目标明确就好办,从你家丢的东西上找线索,就一定能抓住他。”

  一旁的老陆识趣的说到。

  “好了,你们自己研究,我回去汇报了,就说丢了两根金条不过分吧?”

  “陆哥,谢谢你啊!棺材钱是谁出的?”

  “街坊邻居一起凑的,五叔人缘好,应该的。”

  王啸林送走了老陆,几个相熟的邻居又过来慰问了一番。

  王啸林张罗着要去买东西,置办灵堂,被郭云涛拦住了。

  “我已经安排人去了,一会也该回来了。”

  “涛哥,这老张可是我爹从死人堆了救回来的啊!在我们家这么多年,怎么会这样?”

  “人心叵测啊!就看出价够不够高了,不过估计老张的命也是保不住了。”

  “就一块很普通的玉牌而已,虽然有些年头,可是玉石质地很普通,拿出去顶多值个百八十块大洋。”

  两人一边说,一边把王啸林带回来的木箱子抬进西屋。

  “五叔,没和你说玉牌有什么用吗?”

  “就说是祖上传下来的,让我们兄弟继续传下去,也没说有什么用啊!”

  “一会儿,你找找看,说不准,老爷子会留下笔记什么的。哎,啸天是怎么回事?”

  王啸林一时语噎,仰天长叹一声。讲起了在贝加尔湖上的遭遇。

  郭云涛听罢,也是连连叹息。手扶着木箱,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话分两头,老陆一路紧赶着回到警察局,向林局长汇报案情。

  林局长对破案似乎没什么兴趣。

  “老陆啊!这王老五可是个混江湖的,他这一死,没准会有几个胡子混进城来祭拜,万一抓住一个两个的,咱们也可以去大帅面前邀功了。”

  老陆听完顿时一脸黑线。

  “这不好吧!街坊邻居的,以后还怎么处啊?”

  “傻啊你!不会调其他人去啊!你在暗中帮着认人就行了。”

  林局长满脸兴奋的样子,就好像已经立功了似的。老陆犹豫的又问到。

  “大帅满世界的剿匪,哪里的胡子还敢混进奉天城来啊?”

  “灯下黑,你懂不懂?胆子不大怎么当土匪!”

  老陆露出一脸佩服的表情,恭敬的退出了林局长的办公室。一转身出了门口,就换成了一脸厌恶的表情,心里把林局长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此时的奉军正在全省范围内大肆剿匪。其实这个剿匪,也不是真的剿匪,招抚的成分居多。毕竟张作霖也是土匪出身,在江湖上也是朋友一堆。

  说起这关东胡子,也是一个奇怪的存在,他们和其他地方的响马、马贼都不一样。多数胡子和地方的民团其实就是一伙人,表面上是地方自保的武装,背地里却也干些打家劫舍的勾当。

  其实,关东胡子最早是从甲午战争之后开始快速发展起来的,大量的溃兵携带着武器,尤其是新式枪支弹药,溃散到民间形成了很多地方武装。随着闯关东的人越来越多,东北地方上基本处于无政府状态,各地的民间也都需要武装力量自保,于是就形成了特殊的胡子现象。

  十几年前的日俄战争再次促进了胡子武装的壮大,日本人和俄国人也都各自利用这些胡子武装,甚至白送一些武器给他们。张作霖当年就是利用这个机会不断壮大队伍,最终彻底控制了奉天全省。

  真的会有胡子来祭拜王啸林的父亲吗?王啸林的父亲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