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见真情
空瓶子2020-02-06 11:093,423

  此时的幽冥洞里,就在众人紧张莫名的时候,杨玄明忽然拔出手枪,朝着远处的黑猫抬手就是一枪,黑猫一闪不见了,岩石上发出一阵耀眼的火花。紧随而来的是巨大异常的枪声,在岩洞里不断回响放大,所有人都痛苦的捂上耳朵。

  当所有人的耳膜都被震的发胀时,身后传来一阵低沉的轰鸣声,一根巨大的钟乳石被声浪震断,从天而降轰然的堵住了来时的洞口。众人手里的火把都被巨大的冲击波带来的烟尘吹灭了,岩洞里顿时漆黑一片,除了钟乳石滚落的声音,就是几个人不住的咳嗽声。

  当张坦之第一个点亮手里的火把后,忍不住骂出了声,“老三,你是不是疯了?这种地方你也敢开枪!”

  东珍紧紧的抱着陈君秀,紧张的颤抖着。陈君秀一边安抚她一边也骂到,“臭三胖子,万一找不到出路,我第一个就把你炖了吃肉。”

  王啸林举着火把,朝着堵住的洞口走过去,仔细查看了一会,回头说到,“这块石头足有好几吨重,我们不吃不喝的挖,至少也要挖个七八天。”

  郭云涛举着火把朝下面走了一段,四下看了看,“这边还有出口,不知道该走哪一边?”

  杨玄明没有反击任何人,拉着张坦之也朝下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

  “老道,刚才那个声音明显是人的声音,下面一定还有人,也就一定还有出路。”

  张坦之也无奈的说,“知道有人是一回事,找得到出口是另一回事!”

  王啸林走回来,拉着陈君秀和东珍,也一起向下面走去。

  陈君秀忽然喊到,“安静,仔细听,下面似乎有人在呼救!”

  六个人都安静下来,站在原地仔细听了一会。

  果然,在左侧的洞口里隐约有人声传出来,声音很低沉,似乎已经喊累了,快要没力气了。陈君秀率先拉着东珍,朝着左侧的洞口钻了进去。

  王啸林拉住杨玄明问到,“三哥,你说这里会不会是其他胡子的秘密藏宝洞啊?”

  杨玄明吃惊的看着王啸林,“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哪有那么多宝藏,胡子自己能吃饱饭就不错了,哪里有什么宝贝要藏!”

  张坦之也说到,“胡子多数都是有家有业的人,没有几个是四处流窜的强盗,真干了大案子,早就钻到深山里面去了,怎么敢在这种地方躲藏。”

  王啸林又追问,“你是说杨大哥他们一定会进大山里面,不会留在这里了吗?”

  杨玄明不满的说,“我大哥他们干的是大案,可是不会引起其他胡子的反感,所以只要躲开官军就好,不过这里确实离军队太近了。”

  郭云涛回头说到,“我看未必,杨大哥很可能把肉票留在这里,带着进山反倒不安全。”

  一行人钻过两个比较狭窄的通道,来到一个相对宽敞的空间,一个人被绑在一根钟乳石上,人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只是还在那里不断的哼哼着。

  当陈君秀用火把照亮那个人时,东珍忽然扑过去,大喊起来,“韩大哥!韩绍约!你醒醒啊!快醒醒!”

  张坦之推了一把郭云涛,“你比我算的准啊!”

  郭云涛笑了笑,“蒙的!”

  王啸林好奇的问,“杨大哥不是说绑的是一个蒙古人吗?”

  郭云涛坏笑着说,“满人的格格都叫金东珍,蒙古人叫个汉人的名字不也很正常嘛!”

  杨玄明撇着嘴说到,“那个韩绍约的老子就是蒙匪巴扎布,其实他本人只是有蒙族血统,他们家就是姓韩的汉人,就是为了扩大势力,借着蒙古人闹独立,巴扎布四处跟着瞎搅和。前几年被张作霖的军队给剿灭了,为这事日本人还跟着参合了一阵子。”

  东珍解开绑在韩绍约身上的绳子,抱着这个胖胖的蒙古人呜呜的哭着。在陈君秀的追问下,大家才明白。原来两人是在东京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因为都是中国人,彼此互相关照。他们两家都是宗社党的成员,这个宗社党是中本一郎纠集满族和蒙古贵族成立的一个组织,打着恢复满清统治的旗号四处活动,日本关东军对他们也多有照顾。

  张坦之拉着三个兄弟,远远的退到一边。

  “我们是不是救了不该救的人啊?”

  郭云涛也低声说,“这两个孩子现在到也没啥,就是不知道以后会咋样?”

  杨玄明挠着头说,“我大哥把这小子留下,估计也是有些为难,那只黑猫的出现,可能是有人故意引我们过来的,这下我们算是惹上了一个大麻烦了。”

  王啸林在日本留学多年,对日本人也没有明显的恨意。“他们毕竟还是孩子,我们也不能因为日本人要利用他们,就把他们杀了吧!”

  一阵阴风从洞里吹出来,火把晃动起来,四个兄弟为难的四下看看,心里都开始有些打鼓。

  陈君秀从地上的一个水坑里,捧了一点水淋在韩绍约的脸上,小胖子终于醒了。在看清楚了是金东珍后,两人就抱在一起痛哭起来,陈君秀不耐的也走过去找四个兄弟。

  大家商量了一下,来时的路上一共有四条岔路,兄弟四人分别走一条,试探着看看能不能找到出路,相约半个时辰后,不管有没有结果,都必须回到这里集合,留下陈君秀在这里照看两个大孩子。

  陈君秀举着火把回去看两人,一对小男女已经哭的差不多了。陈君秀安慰了几句,找了个岩石的缝隙,把火把插好,在火把附近找了个干燥的石头,坐了下去。

  东珍搀着韩绍约也走了过来。东珍擦去脸上的泪水。

  “秀姐姐,我们还能出去吗?”

  陈君秀看着这个柔弱的小女孩,“放心吧!这里离洞口不算太远,我们一定能找到出路的。”

  韩绍约的腿似乎受了伤,一瘸一拐的,脸上满是恐惧的表情。

  “陈家姐姐,我没做过什么坏事啊!他们抓我来干嘛啊?”

  陈君秀的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这个乱世里面,很多事情都不是你我自己能决定的,身不由己你懂吗?”

  韩绍约哭泣着点点头,“可是,我什么也不想干啊!我只想好好的活下去,我不在乎什么爵位,什么朝廷,我只想能好好的过日子。我父亲有野心,可是他却早早的就死了,我的母亲和兄弟姐妹也都跟着倒霉了。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算是个头啊?”

  东珍坚毅的劝说到,“这不是我们一家一姓的麻烦,是这个国家出了麻烦,我们成了没有国家的人,必须让自己的国家强大起来,我们才能活的好。”

  陈君秀一脸愕然的看着这个小姑娘,心思转了几转才说到。

  “国家大事那是大人的事,你们只要学好本事,将来能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韩绍约也意识到自己在东珍面前表现的太软弱了,于是也振作起精神来。

  “东珍,我们只要自己能好好活着,将来一定有机会报效国家的。”

  看似柔弱的东珍再次说出了一番让人震惊的话。

  “可是,我们报效的国家认可我们吗?你父亲想要报效的是蒙古国,我父亲想要报效的是大清国,可是现在我们的国是五族共和的国,满洲本来是我们满人的世界,可是现在这里到处是汉人、日本人、朝鲜人、俄国人,甚至还有人自称是渤海人,满洲将来会怎样?真的还是我的国家吗?”

  这样的问题足可以让陈君秀无语,不过对于正带着部队进山剿匪的张履实来说,可能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东北就是他张家的天下,是他父亲张大帅的天下。

  张履实一路进山,胡子没看到一个,却有无数的村寨派人出来劳军。有关胡子的线索没有,关于肉票的线索倒是不少,据说有人看见有胡子带着肉票进了幽冥洞。

  这个消息让郎步摇和葛新衣的心都悬了起来,她们猜测被看到的可能是王啸林他们几个,于是郎步摇积极劝说张履实去幽冥洞看看。张履实对这个传说中的神奇洞穴也挺好奇,于是就带着一队骑兵赶往幽冥洞。

  此时,幽冥洞深处,王啸林孤身一人举着火把,艰难的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每次遇到分岔路口时,他都选择左手边第一条路走,这也是唯一能确保自己找回原路的方法之一。黑暗中,任何一点声响都让人觉得阴森恐怖,王啸林没有任何犹豫的朝前走着,虽然他总感觉有一只黑猫在后面悄悄的跟着他,可是他不敢,也不想回头看。

  郭云涛一只手举着火把,一只手里端着一只罗盘,凭借自己家传的方法,选择着自己的道路,在他眼里黑暗与否不重要,每个岔路都需要他辨别不同的风水格局,这是一种天然溶洞,不是人工修建的,按理说风水格局似乎应该不起作用,可是他的家传方法中就正好有一种研究天然地形的。风水格局中的第一要素就是顺势而为,说明人工的痕迹一定是在自然的基础之上的,所以研究自然形成的格局就是风水的基础,这一点被后世很多人给淡忘了。

  张坦之凭着多年追缴胡子的经验,每一个岔路口,都选择有人走过的路,几条路都有人走过,就选择那个痕迹最多的路,这是一种猎人的本能。发现猎物的痕迹,并能准确判断痕迹的特征,是猎人的基本功,一个能掐会算的道士,在这里却完全化身成一名猎人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三个兄弟先后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溶洞中,那只黑猫竟然也在洞里。

  难道黑猫又要说话了吗?四兄弟能不能顺利走出幽冥洞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