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风铃渡

  郑贵祥颔首道:“的确,扒衣服这个举动难以理解。”

  宁松蹙眉,望向郑贵祥,问道:“郑刺史,你不是说整栋楼里里外外都搜了个遍,怎么就没发现他被人打晕藏在马厩里?”

  郑贵祥愣然,望向薛成晖。薛成晖亦是神情一凛,又望向身边的月掌柜。

  月掌柜暗吞一口泡沫,解释道:“这个······这个,由于马厩和柴房和大楼不相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魏靖军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