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会努力
兔子小姐2020-02-08 14:282,231

  凤忆容可不傻,天落一离开自己恐怕就面临这两个宫女的逼问了,赶忙捏了个决,随之隐去自己的身形匆匆离开这里。

  夜色渐深,床上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凤忆容。

  “也不知道师父的伤怎么样了,今天看那公主的语气态度伤的不轻啊!话说回来不会是帮我涅槃的时候受的伤吧!”这么一想凤忆容更是睡不着了。

  “但是想来师父的能力应该不弱,一个神君受点伤算什么!只是这个公主心思不单纯,师父会不会应付不来啊?”越来越多的问题逐渐出现在凤忆容的脑海里。

  后半夜里,凤忆容就彻底行动了起来,她向来就不是犹豫不决的人,本着涅槃受的伤和普通的伤不一样的原则,她终于有了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额……”这其实不是她的本意,大晚上的出现在一个男子的寝殿里似乎影响不太好。

  可是耳畔这轻悄的呼吸声是怎么回事?这不是在诱惑她吗,而她自制力薄弱尤其是面对美男。

  “话说回来我好像一直都没有仔细认真看过他这张脸啊,看不出来长的还挺好看的!”凤忆容看着面前不过几寸的俊脸,内心不住咂舌。

  细腻光洁的肌肤,剑眉冷冽鼻梁英挺,似乎睡得有些不太安稳,薄唇紧抿,长而密的睫毛有些微的轻颤,熟睡中的他反而少了许多冷傲,这样看来似乎有做她夫君的潜质。

  不过,竟然有人的眼睛可以像她的一样好看,只是这瞳孔中似乎……似乎,有个自己!

  “啊!”

  凤忆容一个惊呼迅速后退,黑夜中什么也看不清,连番带翻了好几个凳子,一时之间,君乐宸的寝宫内不断的传来“咚”“嘭”的声音。

  另外还有一声让人心碎的“啪”的声音。

  君乐宸立刻出声制止:“停,别动,你再动一下就立刻会南隅之山去!”

  凤忆容连忙静止在原地,呵呵的讪笑了两下:“那个,对不起啊师父我不是故意的。这没必要回南隅之山吧?”

  “没什么?你脚下的琉璃盏也不算什么?那可是天界仅有的一套,是我从魔界征战带回来的!”君乐宸单手一挥,整个房间都亮堂了起来。

  “那个,我父亲说不定有办法,不然我明天真的回去一趟?”凤忆容眨了眨眼,丝毫没有什么愧疚的态度。

  想起圣神那个身份,以及对自己女儿的那个宠爱程度,啧啧,算了,君乐宸无奈的叹了口气。

  “现在你最好想办法给我一个最合理的解释,关于你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师父,我能动了吗?”

  “……不可以!”

  君乐宸白了凤忆容一眼,完全就是在记仇的准备。

  凤忆容完全没把他的脾气放在心上:“师父,弟子今天见到天落公主了,她是过来找你的,听她的宫女说是过来给你送药的,你的伤很重吗?”

  听她这话,君乐宸才从刚刚的伤心中清醒过来,四目相对,这一次竟然是凤忆容先躲开目光。

  说起来,在君乐宸面前,这样的凤忆容不过是个孩子。

  看她这样沉默,君乐宸突然有些不太习惯:“我没事,不过是个涅槃,我成年的时候比这个经历的多,涅槃都是有命数的,你就没有提前感知到吗?”

  凤忆容摇了摇头:“我出生的时候就经历了一次涅槃,而一般的凤凰只会在成年的时候经历第一次涅槃,我父君自然就以为我躲过了这次啊。”

  所以根本没有教她预知凤凰涅的推演术法,准确来说应该是还没有来得及教。

  君乐宸心里一惊,要知道凤凰的涅槃相比于龙族的腾雨对于本体都是有极大的伤害的,如果不是那次自己在她身旁,恐怕这丫头的命数就尽了。

  “从明天开始,你跟着我学习术法,先把自己的推演命格做好,接下来的事情我慢慢教给你。”这样的她,根本就是随时处于危险之中。

  他怎么可能放心的下,似乎冥冥中这些事情就已经注定了。

  凤忆容没那么好骗:“涅槃受的伤恐怕不会这么简单吧,我父君说过,涅槃必须落到本体身上才会结束。”

  她不会预知,但她不是无知,没有人有资格替世间仅有的尊贵血脉进行涅槃,他虽同是尊贵血脉,替她涅槃,便是百倍疼痛。

  君乐宸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的波澜:“对,所以我只能帮你承担第一次,剩下的是教会你如何去承担,如果不想自己成为负担,就好好努力。”

  外人口中命中注定的一对,摊上他这样一个在别人眼里是神话的另一半,她以后要经历的还多着呢!

  “师父,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凤忆容抬起头,紧紧的注视着君乐宸的眼睛,这证明她没有说谎。

  第二天一早,阳光倾洒在整个东行阁的院落之中,君乐宸的门外,恭恭敬敬的跪着一个女孩,一身白衣,抛却复杂的花样,腰间是七寸宽的白玉腰带,一头秀发被发冠束于顶端,干净利落。

  门开之时,凤忆容端端正正的行礼:“弟子凤忆容于东行阁行拜师礼,从此以后尊师敬师,勤于学术,谨于慎行。”

  看着眼前的女孩,君乐宸嘴角轻勾,眼中也带着微微的笑意,上前一步将女孩扶起,身后是一早就吩咐好的安策。

  安策将手中的纸笔交给君乐宸,东行阁的名册下,又多了一位上仙。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东行阁的人,以后说话做事带着的都是东行阁的名头,如果没有任务的话绝不可私自乱跑,人界更不能随意踏入。”

  凤忆容微微俯身,应下这句话。

  “这个师父做的不错,想不到一大早就可以看到这么隆重的画面,起了个大早,本神君的起床气也没有了。”一阵不入流的轻佻语气传了过来。

  一身玄衣在身,散着如墨的秀发,手中紧握一壶好酒,微微轻靠在树身之上,随风而来,一股淡淡的酒气。嘴角上扬,一双桃花眼静静地注视着面前跪着的凤忆容。

  “对了,今天这么大场面不送礼不行,算是见过你徒弟了,这个小狐狸从此以后就是你的了!”说着一挥衣袖,袖口间甩出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在上,小仙求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在上,小仙求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