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不要了
兔子小姐2020-02-08 14:282,044

  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凤忆容抬头直视乐医的眼睛,轻勾嘴角:“乐医神君的品味真不错!”丝毫没有任何害羞的表情。

  乐医这下明白了,他面前的这个女孩,不是一般的女孩,这可是读过数不清的人间话本子的奇女子!

  咳咳,乐医尴尬的退了一步:“算了,我不和你这小孩子一般计较,只要把我和君乐宸的误会解开就行,我还有事,先走了。”

  刚踏出去两步,默默回头:“以后少看些没用的东西,圣神那老头也不知道看着点!”

  哎呦,这知道话本子上的话的人,肯定也没少看过啊!

  不过,听乐医神君这话,这两人不是一对啊,凤忆容勾起嘴角,那就好,取向正常就好。

  不得不说,乐医的话提醒了君乐宸,就算是发生再大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七天的时间,天君那里无论如何也要给个回复。

  “安策,更衣,我去天君那里一趟。”君乐宸抚了抚额,这几天因为那个凤忆容的事情可没少头疼。

  许是因为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君乐宸在天君的寝宫里足足等了一刻钟才成功的见到了天君。

  “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前些时日我就听说了你受伤的事情,这次的事情不好处理吗?”天君一挥手,示意君乐宸坐下。

  君乐宸起身作揖:“劳烦天君挂心,这次的事情是乐宸做的不对,应该一早就来回了天君的令,还请天君责罚。”

  “这有什么!你一向谨慎稳重,办事得我心意,说不上什么责不责罚的,说说这次的事情吧!”天君摆了摆手,他一向信任君乐宸。

  君乐宸抬头,看了一眼天君的脸色:“天君,这次在人界的魔兽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单独作战的高级魔兽,以您的意思来看,这次的事情会不会有些蹊跷?”

  他当然知道魔界有问题,这种事情不是能从他一个晚辈口中说出的。

  “蹊跷?”天君嘲讽地勾了勾嘴角,“魔界的事情就没有蹊跷这两个字,高级魔兽往外面乱跑,不是魔界出了什么事情就是他魔君监管不力。”

  这两项随便一个由头就能把魔君直接从魔界叫过来问罪,天界和魔界就没有共存的道理。

  天君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君乐宸:“对了,你受伤,有没有叫乐医过去看看,看你俩往日里的交情还算不错。”

  听天君提起乐医,君乐宸皱了皱眉头:“乐医神君早几天就过来看了,如今伤势好了也是因为他,天君,这件事和乐医没有关系。”

  “我当然知道,这孩子就是喜欢研究古医药没那个心思,我就是问问,乐宸,这个孩子的身份你还记得吧?”

  乐医明面上是天界的神君,实际上的身份却是魔界皇族多年前投降之时送过来的人质,说是和解的忠心,其实就是魔界的牺牲品。

  君乐宸深吸一口气,抬头直视天君:“若有一天,乐医背叛天界,乐宸必以天君号令,亲手奉上乐医。”

  天君笑笑:“回去提点一下乐医,让他给他父亲写封家书,两人许是长久未见,不甚想念了吧!”

  本以为只是一句表忠心的话,君乐宸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这句话将会是压垮两人的最后一棵稻草。

  “唉,他这个师父做的不怎么靠谱啊,这一大清早的这怎么又不见了,还把不把我当徒弟看啊!”

  东行阁内,凤忆容无聊的摸着小久的头,乖乖地坐在师父的寝宫前等他回来,一抹光亮在她的腰间透出来,小久拱了拱嘴,提醒着凤忆容。

  拱的凤忆容有些不耐烦了,这才低下头,发现光亮,便把腰间的物件取了出来。

  “小久,你说这是什么意思啊,这个东西老是发亮,长的这般好看应该也是什么神物吧?”说着,凤忆容轻轻抚着物件身上细细的纹路。

  刚踏进东行阁的君乐宸,莫名的觉得脖子上有种轻轻的触感,一摸脖颈,不知何时,原来遗失的那片龙鳞已经长好了。

  恍惚间,一抹光亮眩晕了他的眼,这是自己的龙鳞!

  “这东西你是哪来的?”君乐宸大步上前,直接夺下了凤忆容手中的龙鳞。

  他拿的突然,凤忆容没来的及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龙鳞到了他手里。

  “喂,你干什么啊,那是我的,你怎么能随便动别人的东西呢!你是我师父也不能这样啊!”凤忆容有些着急,赶紧起身。

  这东西跟了她好长时间了,怎么说也是有感情的!

  凤忆容二话不说直接伸手就是抢,不想和她纠缠,君乐宸后退两步拉开距离,反手附住她的手,抓着手一个转身随即将凤忆容从寝殿门口甩向另一边。

  “君乐宸,我打不过你,你把东西还给我!”凤忆容的心里有些窝火,就这一个斗法明显能感觉得出来差距啊!

  “这是我的东西,现在是物归原主,那东西可是龙鳞,不能随便给人。”君乐宸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回寝宫。

  “唉,就算你是龙,可那龙鳞见了我都会发光的,这一块是我的,反正你还有那么多呢!”凤忆容有些不服气,她还挺喜欢那片龙鳞的。

  会发光?君乐宸的心里一沉。

  转过头来:“你可是和它滴过血?”君乐宸的脸色不太好。

  凤忆容眨眨眼,她不记得了,但是似乎有要回来的希望:“对,就是,怎么了?它已经是我的了!”

  话音刚落,君乐宸猛地一甩手,又把龙鳞重新摔在了地上。

  他的动作看在凤忆容眼里颇有些,我的东西摔了也不给你的意味。

  凤忆容嘴角一抽:“师父,你什么意思?”

  “我不要了!”这么明显,看不出来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在上,小仙求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在上,小仙求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