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滕达2019-01-31 20:564,233

  敲响家门,见香云的笑颜顷刻出现在面前,我与她轻轻一笑,遂踏入家门,在席上躺下。

  只见香云小步而来,笑道:“相公所往何处,怎累成此副模样?”

  我却自顾自道:“终究因我驽钝,方才如此么?”

  话音刚落,香云吃了一惊,忙上前道:“相公怎了?”忽又惊道,“此行不见严贤弟与妹妹归来,难道?”

  我一声苦笑,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探蒲松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