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不如偶遇
李堡帅帅2018-10-25 16:383,186

  自从半岛咖啡的交易风波过后。光头阿力很自然的退居到二线,因为阿扁的苦苦劝情,也介于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一品最终还是没有对阿力动家法。但是做这行的最忌讳这样的人在自己身边,今天出卖小弟来求生,明天就可能出卖老大来求荣。一品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样的人不能留在身边。

  结果阿力下场就是从一品的左右手彻头彻尾的变成混混中的老油条。而我也因为那次的交易风波实现了在帝豪的华丽蜕变。没有人敢再喊我“其子”了,转而亲切的称呼着“其哥”。表面上我是个在一品手下打杂的,实际上我已经悄然取代了阿力的位置,阿扁后来跟我说一品就是看中了我在关键时候的那股劲儿,那股愣劲,说我实在、够兄弟!

  虽说地位变了,可我的日子却没那么轻松。因为我的身份特殊,每天都好像被人盯着我一般,每天的一言一行都必须掌握住火候,生怕说露嘴暴露自己的身份或者说错话惹了一品。人紧绷的像一根弦似的。

  不过也有我比较宽慰的事情,这几天陪影儿的聊天中,我发现她不在像以前那么消极了,我用我的新qq跟影儿聊的很好。我鼓励影儿走出没有我的阴影,多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虽然没有立刻奏效,欣慰的是这几天影儿明显好多了。不出多久我相信影儿就会把我渐渐忘掉,假使有一天影儿真的把我忘了,我又说不上是高兴还是难过了,哈哈人活着可真够讽刺的……

  最近听说陆天虎要回来了,陆天虎要重掌船舵了。就在今晚一品要为陆天虎办个接风舞会。听到这个消息,心中顿时激起万重浪。他要出山了,就不怕抓不到他现行了!这个韩叔惦记的黑道教父,这个让我背上沉重使命的新街一霸。这个对于帝豪混混来说一直是个谜的人,没错,今晚我将与你邂逅……

  因为晚上的舞会,一早一品便打电话让我自己到街上买套新衣服,说是在舞会上要给我跟陆天虎好好推荐推荐。

  接了一品的电话我便出门打了个的士去离这不远的百货公司。刚和的士司机说了去百货公司买衣服,司机就哈哈笑了起来:“小伙子,是外乡人吧。”

  我默默一笑:“哦?师傅怎么看出来的啊?”

  “哈哈,本地人从来就不去你说的那地儿买衣服,那地方价格忒虚了。本地人就不去那儿转的!本地人一般都去xxx路xx店。”司机摸着方向盘胸有成竹。

  我敷衍着司机不想把时间浪费在的士兜圈子的时间上便没再搭理他,司机见我没接受他的好意,便觉无趣。于是打开收音机听起新闻……

  我也正听着广播里的新闻,忽然里面插播一条消息:“现在播报一条紧急消息:“新街市人民医院一位心脏病患者手术过程中输入大量Rh阴性B型血液,致使我市血库改型血液库存量急剧减少为零,由于病人病情尚未稳定,急需大量的Rh阴性B型血液,如果收音机前的你正是Rh阴性B型请速与本台联系或者联系人民医院。医院和新街市希望大家能在短时间通过广播等一切途径将这个消息发布出去,以寻求更大范围帮助!万分感谢大家!您一份爱心与贡献,可能拯救一个生命!”

  “哎!也不知道新街有没有这种熊猫血!”司机叹了口气:“这人可真倒霉的,摊上了熊猫血!”

  “我们再次插播这条紧急消息……”没过一分钟广播里又一次想起了那天消息。

  “妈的!就可惜我是o型血。”司机也着急道。

  “师傅,去人民医院吧,我是。”我淡定道。

  司机一下没反应过来,抓了把耳朵:“什么?你是!我。。我。。今天中奖了啊!啊?哈哈哈。走着!咱们现在就去!”

  医院也没想到广播的效率这么快,自然是欣喜若狂。而我对医院的要求就是:“低调抽血,不要声张。”毕竟我还要考虑自己身份。

  医院很快按照程序很快抽完了400毫升血。算是解了这会的燃眉之急,医院的李院长紧紧握住了我的手:“真是感谢啊!你可是救了我们医院的急,也救了病人啊!”

  我憨憨的笑了笑:“院长,这没什么。真没什么,院长我还有事我就不跟你聊了,我要先走了。”

  “哎哎哎?”院长急道:“你等会儿,医院得给你发个本儿,病人家属还要当面道谢呢!快快你去通知病人家属来一趟。”院长跟身边的护士催到。

  “算了,算了。”我连忙制止道心里真不想把这事闹大:“就不要了吧,真不要了。”

  “这哪行,现在这社会可不兴这么做好事不留名啊!”院长坚持到。

  经不住院长的一番热情,几乎是被院长拖到了病房门口。透过窗户看见一个清秀女孩正背对着我给病人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病床上躺着一个老人,可能手术刚刚完毕老人正昏睡着,浑然不知自己刚刚从阎王爷那边兜了一圈。

  院长走过去拍了拍小姑娘:“来姑娘,看看你们的救命恩人。”

  小姑娘帮老人盖好被子悄然转了过来。我的眼前忽然一亮惊讶的说不出来话,那姑娘也大惊失色一时愣在那儿,又几乎同一时间我们不约而同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其子!”

  “小柔!”

  ……

  就如同小说里的情节一样,总是在一个特殊的情况下遇到你意想不到的人。我们不禁感叹这个世界真是太小,偶遇太多。谁能想到在帝豪夜总会风骚迷人的小柔,会一身清纯的身样出现在医院……

  医院里总是散发着盐药水的味道,即便是在这个医院后面的这个小公园里。公园里到处漫步着各色病人,他们散步或者锻炼或者晒太阳。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我和小柔挑了个石椅做了下来。

  “真没想到啊,我能给你大伯献血,哈哈哈。”

  “是啊,我也挺意外的。”小柔装作镇定道,神色中还是没从刚才的惊讶中恢复过来。

  “哎?怎么也不见你大伯的家人啊。”

  “哦,家里人回去休息了,我也就是今天有空,过来看看。”小柔缓缓道,顺手从包中掏出一支烟悠闲的点了起来:“不过真的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大伯,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

  “哎,这没什么,换了是别人的大伯,我也会这样的。”

  小柔掐掉手中的烟沉默了许久,忽然转过头擦拭把眼睛,转回来时虽然故作镇定,可白嫩的脸上依稀可见泪痕:“我。。我。我以为我大。大伯这次真的要走了,我真的以为他要走的啊!呜呜……”小柔经不住又一次失控。

  我一时措手不及不知道怎么安慰她:“现在,不是度过危险期了吗。”想安慰她双手又不知道该往哪放。

  小柔一手撑着头埋头哭了一会儿,最后从包里掏出一叠钱:“这是给你的,真的谢谢你。”

  我让她的手晾在那许久:“我就值你手中那么多钱啊。”

  小柔擦了把眼泪:“要多少,你说。不够我回去取。”

  “你要有1000万美元我就不嫌少。”我不禁打趣道:“再要不然李嘉诚是你爸我考虑你给我以身相许。”

  小柔白了我一眼收回钱:“算了,算我欠你个人情,不过我见你可不像个混混,混混可没你这样的。”

  听她一说我忽然心里一乱:“是啊,自己是不是太装*了啊,这样的表现与我的现象不符合啊。”于是我又改口:“算了,算了。刚才跟你开玩笑呢,谁不要钱啊,谁嫌钱少啊?我要,我要!”

  小柔又不屑白了我一眼:“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对不起了,本小姐也改变主意了,不给了。算你义务献血了。钱是没了,你不是要买衣服吗?到百货公司给你买套衣服,你干不干?”

  “啊?干干干,再不干就快赶上跌停了。”我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那个下午小柔倒是分外的兴奋,拉着我在商业区逛了一圈,自作主张的给我全身上下全部换了。弄的我倒是特别的忐忑不安,毕竟这可是一品和龙宝争夺的女人啊,那些电影里常常流行一句话:“女人是祸水,特别是老大的女人。”我可不能和她走的太近了,我甚至还四处张望着,别在这看见帝豪的混混或是熟人。

  不过这个女人倒是没心没肺的,完全不顾我的处境和她的身份。大大咧咧四处张扬,说不出,这会的她是个什么状态,上午才见她哭鼻子上脸的,下午又惊喜若狂,兴奋过度。看来女人果真是个迷,是个善变的善变的动物。你永远猜不到下一秒她会怎样。

  后来她跟我说那一天看似平淡无奇,但那一天是她有史以来最快乐的一天。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没有错,小柔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以后的每一秒都让我震撼。这个我永生难忘的女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帮卧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帮卧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