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前奏
李堡帅帅2018-11-06 14:473,235

  晚上睡觉前打开qq,收到韩叔的留言:“确定明天半岛咖啡吗?我回复:“没错是明晚8点。”然后闷头大睡。

  早上出奇的起的很早。打开qq没看见韩叔在线却意外的看见影儿在线。我看了看表才5点。她在线干嘛呢?心生疑惑,于是发了条信息:“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影儿:“失眠,一夜睡不着。”

  “为什么!!!!”

  影儿:“我想他,我忘不了他。”

  “谁啊?”我明知故问,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影儿:“俊”。

  “那你不睡觉,泡网上干嘛啊?”

  影儿:“我想守着电脑,哪怕看到他的QQ闪一下。那怕让我知道他还活着。”

  我无语了,双手捏不出半个字来,我使劲的咳嗽一下,不忍看到影儿闪动的图标,愈看愈揪心,不想看她这么折磨自己:“他会出现的,相信我,你会见到她的。”

  影儿:“谢谢你的安慰,谢谢你的陪伴,谢谢”。

  还想安慰影儿的,韩叔上线了:“王其,把今天交易的时间地点人物下午5点前交代清楚。”

  “知道了。”我退出了聊天界面。

  来到小报亭买了包烟,刚好看见卖烟的“帽子老头”抱怨着上夜班的“眼镜老头”上班没责任心,营业额少,不是俩人还爆出几句粗话,心里不禁好笑,心想这太少街帝豪区不愧是是非之地,连卖烟的小老头都沾了些匪气。掏出烟刚点着电话响了,我一看是阿力打来,说说昨晚尽和酒了,肚子空的慌,让我带上早点送到他们的地方,最后还加了一句说是新来的得先要学会做人。

  阿扁阿力住的地方是一个半旧的居民区,因为是混混里的骨干,一品给他俩租了间俩室一厅的房子,别的混混基本上都是在夜总会等客人走了自己找个地将就着。没想到现在房价高,连黑社会都要收此牵连,真不知道该做啥职业好了。

  房间的门半敞着,我推门进去,迎面便刮来一阵熏人的怪味,好像是臭脚味。酒的混合物,真他妈的污染了这套两室一厅。走进去和阿扁阿力打了声招呼:“扁哥力哥。”

  “哈哈来了其子,来坐坐坐,做这看电视。”阿扁招呼道,我瞟了阿扁一样发现阿扁的表情有些不自在,心想应该和我没多大关系吧。

  好家伙俩人一大早喝着啤酒就着一带花生,桌子边也不知晾着谁的半只袜子,正在饶有兴致的看着A片。阿力更是威猛,一手拿着我买的包子,一手兴致勃勃的点评电视上的某某动作不规范。估计那动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我找了个被烟嘴烫的满身是洞的沙发垫做了下来,装作对电视很有兴趣的跟阿扁阿力胡扯着,从奥运会扯到舒淇,从陈冠希扯到伊拉克战争,再从金融危机扯到宫保鸡丁,然后自然而然的扯到了午饭问题。一看表11点半,“走!出去吃饭去!”随着阿扁的一声招呼,我们连门没关扯着膀子出去了。

  我们找了个叫如意小吃的饭店做了下来,点了三菜一汤悠闲的吃了起来。阿扁叮嘱着:“阿力,其子啊你们晚上就不要去夜总会看场子了。晚上一品哥有任务。”

  我装闲问道:“什么任务啊,扁哥。”

  “你他妈的哪这么多废话啊,一品哥放个屁要不要向你回报啊。叫你去你就去呗!废话顶多!”阿力有点不耐烦。

  “先吃吧,晚上再说。阿力什么话都别说太早啊!其子你别管他。”阿扁附和道,说的我一头雾水。

  三人正吃的尽兴,门口忽然拥簇着一群人进来,打头的一个人黄头发显的刺眼。“不好!他妈的是黄毛!”阿力惊的放下筷子。”

  我刚准备往回看,被阿扁按住手:“不要看!”

  坐在对面的阿力立刻拿着碗装作去盛饭闪进了厨房。借着饭店的镜子我粗略数了数,黄毛这次大概有十多个人,其中还闪过一张熟悉的面孔——包子!一群人扯着嗓子点着菜,颇有大干一场之意。

  我和阿扁坐在他们对面倒是吃意全无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这次遇到黄毛会有什么贵宾待遇。刚好这时黄毛就扯开了:“包子哥,前些日子受苦啦,今天多吃点。”

  “妈的!这次如果让我遇到一品的那几个混混,我不剥他们几层皮,我就不叫包子。”包子提到哪壶哪壶开。

  “白吞了猴哥的5斤货,咱们猴哥也不是好惹的。”底下的混混嚷开了。

  我和阿扁狠吸了口气,心跳适时的加快了。各自头上甚至益出了汗滴。哪还有心思吃饭,阿扁的筷子放嘴里都差点被咬断。“滴滴”阿扁的手机收到短信,拿上来一看是阿力发来的。说去厨房加饭可以从厨房的后门溜走。

  “我们走吧,扁哥。”我低声示意阿扁。

  “其子,想不想看出戏。”阿扁突然诡异的笑着。

  “看。。看。看戏?”我满头疑惑。

  “看着吧!我正好也想教训黄毛呢!这家伙太嚣张了!你先走。”阿扁示意。

  “扁哥!你要干嘛?”我压着嗓子。

  “你先走!”

  我看了看阿扁,见他不像是开玩笑。“扁哥,要不要我帮你啊。”

  “其子啊不用了,看不出你小子还挺够意思啊,不用了你先撤,到外面等我!”

  “那好吧。扁哥你悠着点。”我拿着碗闪进了厨房。

  阿力早在外面等我,问我阿扁哪去了,我指着阿扁的所在的位置:“你看呢。”

  只见阿扁顺手提了支啤酒瓶,直接转身,“乓”的一声直接摔在了黄毛的头上,随之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阿扁以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迅速保险上厨房间的那道门,然后挥手向我和阿力吼道“走……”

  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躲过了一劫。阿力仿若劫后余生,滔滔不绝的高侃着自己功劳,而我却暗自佩服阿扁的胆量,难怪阿扁会混到如此地步。又暗暗担心自己的身份在阿扁的眼下是否能够藏的住……

  下午阿力不知从哪弄了辆重型机动摩托,和手下的混混在某某公路上飚了一个下午,而我这种新来的只有在一旁帮忙拿着毛巾饮料的份。也是照样忙乎了一个下午。暗自感叹:“黑社会真不是好混的。”

  最后阿扁在接了个电话后停下了车子。阿扁看了看我,招呼阿力:“走啊阿力,一品哥找。”并招呼我坐上他的后座,一溜烟驶向了太少方向。我看了看表7点10分。

  车子在太少街的一条路上停下了,我抬头看去——半岛咖啡!阿力打了个电话,大概就是让小弟过来把车子开走。

  “扁哥,来喝咖啡吗?”我小心的问道。

  “嘿嘿做梦呢!我们来交货。我们是来交易的!”阿力扯着嗓门生怕别人听不见。

  “交货?”

  “不错,一品哥今天在这有笔交易。“阿扁应道。

  一品在楼上订了个包间,当我们进去时,迎面就看见一品和一个胖子正围着桌子品着咖啡。一品看我们来了连忙招呼:“来了,还愣着干嘛?快叫马哥!”

  “马哥!”我们连忙低声招呼。

  那个叫马哥的胖子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皱了皱眉毛:“这里的咖啡还真的挺苦的!一品哥啊,咱们别的不多说了,你先说说情况吧。

  一品扣子鼻子没说话,一会又把扣出的鼻屎放鼻子间闻了闻然后用手指弹掉,做完这一整套连贯动作才开了口:“5斤的货,老价格300块一克,总共75万,这是货都是一级的你给检查检查。”一品拎上一只密码箱,并让阿力把它打开。

  已经确定了,这是一笔可以抓现行的毒品交易,我心中一阵窃喜,如果这次如果能够抓到现行,我估计足以将一品先弄下马了。哼哼!初战告捷啊。我将手插入口袋,透过口袋的缝隙确定手机QQ挂着线,摸索着给韩叔发出了信息:“太少街,半岛咖啡,387包间,十分钟赶到。”然后迅速关掉了QQ的聊天界面。斜眼看了看一品他们,正专注的看着马胖子检查着货的纯色,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小动作。

  “其子啊!”一品哥忽然招呼我:“去,到楼下的餐厅给马哥叫几个点心过来。”

  我先是一愣,然后遵命退出了房间,心想早知道他让我下去叫点心,刚才就不必偷偷摸摸的给韩叔发信息了,搞的自己担惊受怕的。

  当我走到楼下时。经过厨房的门口,便见两个厨房的帮工正兴致勃勃的聊着天,我的经过丝毫没有消弱他们俩的聊天热情,彷若无人境界。

  “哎,你说今天奇怪不奇怪啊?”

  “怎么了啊,什么事啊大惊小怪的?”

  “你知道吗?今天啊那个387包间的那个扫把头啊!”

  “怎么了?怎么了?”

  “他今天下午来的时候,给了我500块问我要了包面粉。”

  “真的吗?有这种事?”

  “他还将面粉统统灌到了随身的密码箱!!!”

  “……”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帮卧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帮卧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