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惊魂
李堡帅帅2018-10-25 16:383,374

  5月18号。一品选的好日子,是陆天虎重回帝豪的日子。舞会办的很不错,也成功的吊起了兄弟们的积极性。看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就欠老四的后备支援。

  让他眼前一亮的是一品后面的那个叫“其子”的混混了,看到他,眼前突现刚出道时的自己,那小子的愣头劲、那小子的牛犊样,仿佛是陆天虎的影子。过几天的虹*易就能验证它他的能力了。如果这小子能顺利的交易,得想方法把他挪到自己身边来,日后必定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

  晚上喝了不少的酒,摇摇欲坠脑子里一片混乱。大概到11点半,舞会才宣布结束。跟大伙告别,走出帝豪夜总会,外面的空气清新了很多。龙宝一如往常的唠叨着脏话载着他的宝马敞篷车一溜烟的顺走了,这小子现在是目中无人了啊,没大没小的。从自己身边走过都没听他招呼一声。老二也不知道怎么教育者儿子的,以后帝豪交给这些后辈,将是个什么样啊?自己怎么能够安心啊?陆天虎心头顿时涌上一丝惆怅。

  司机老李依旧外门口候着,王律师还在数落着龙宝的不是,陆天虎反过来劝了劝他:“算了,算了老王,走一步算一步吧,我尽力吧尽力不让帝豪砸在我手上就行,行,不多说了,现在回别墅吧,你也回去早点休息,明天你去老四那里把货提回来,试试一品后面那个叫其子的小子,顺便让他帮我们开个好头,老王啊你可别说,我还真看好那小子!”

  王律师一边搀扶着醉酒的我进车一边打趣道:“陆总,这时候你还惦记着那小子啊?来来来,先上车。”一把把我扶了进去:“行行行,陆总啊你放心,明天我就去提货。”

  司机老李,见陆天虎上车了便启动车子,身旁的王律师关心到:“陆总,你没事吧?要不要找个地方,给你醒醒酒?”

  “不用了啊老王,这点我还是招架得住的,想当年我……哈哈,不说了,不说了。老李啊过了前面转弯口,替。。替我停一下,我方便。。方便一下。”陆天虎一开口满口的酒气熏满车厢。

  “好的,陆总。”

  没多会,车子在停在了路边的一个略显空旷的地方,这一片的路灯都少的可怜。晚春的风吹在身上还有点冷。借着微弱的灯光,在王律师的搀扶下,陆天虎下车准备方便。一下车脚下就踏了个空,差点跌了一跤。

  “啪啦,啪啦。”前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而且拖着重重的金属刺耳声。陆天虎停下顿了顿。“陆总,没事,就是一个收废品的老头。”王律师提醒道。

  老头正准备过马路,也不注意两边偶尔穿梭的车辆。微黄的路灯下,老头的脸上布满了皱纹,身躯蹉跎显的苍老疲惫。三轮车行至马路中央的时候,老头的三轮车上”啪”一声掉下一串易拉罐下来。老头缓缓的回头看了看,眼神有些痴迷呆痴。老头两双破旧的解放鞋一下子刹在了地上,三轮车应声停了下来。然后缓慢的下车准备去捡丢掉的易拉罐。全然不顾两边急速驶来的一辆货车和一辆违章过道面包车。面包车司机还算眼尖不停的摁着喇叭提醒老头,但没有减速的意思,正常人的反应应该是及时躲开。但是那老头好像个木头,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依旧捡着他那要命的易拉罐,面包车眼看就要撞上了!

  陆天虎脑子忽然意识到什么,甩开王律师的手。冲上去一拉了老头一把,粗着嗓子吼道:“小心!危险!”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以至于王律师和司机老李还没有反应过来,老头就被陆天虎一把拉到在路边的花圃中,惊恐的坐在地上,三轮车的前轮被疾驰的大货车刮跑了,司机没敢停车,关掉前后大灯,头都没透出,开着车扬长而去……

  “大爷,你没事吧?”陆天虎蹲在地上关切的询问坐在花圃中的老头。

  王律师和司机老李立即赶了过来:“陆总!你没事吧?陆总。。陆总这很危险的啊,万一车子把你撞了该怎么办啊?”王律师惊恐的看着陆天虎。

  “哈哈,我没事,我没事,哈哈拿我的命换他的命都值都值!来来来,老李过来看看,看看老头有没有事。”陆天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招呼司机老李过来。

  老头的目光依旧呆痴,眼睛无神的看着马路中央被撞的七零八落的三轮车,没有表情也不说一句话。路灯的映照下,老头的皱纹显得很是扎眼,透过路灯老头脸上的无奈一览无余。

  陆天虎正琢磨着补偿老头点钱,让老头心宽点。“碰!碰!”漆黑的夜空中忽然传来闷声。特别是在这个午夜无人的夜晚显的格外刺耳。陆天虎、王律师、陆天虎老李只要玩过枪的人都非常的清楚,这俩声就是枪响!

  陆天虎的酒意立刻醒了一半,意识过来立即翻了个跟头躲了起来:“老王,老李有危险!”

  刚才的两声枪,打在了旁边的电线杆上,随即印上两颗深深的弹孔。王律师和老李警觉的掏出枪,觅声看去,有个黑影在对面垃圾桶边幌了一下,黑影见两枪没中,又“嗖”的一声消失在身后的一堆灌木丛。

  “追!”王律师和老李提着枪追了上去……

  陆天虎叹了口气,一下瘫坐在路口。从刚才的路口救老头到这会的惊魂两枪。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短短的几分钟却让他从鬼门关溜了两圈。心中的惊恐久久挥散不去,坐在地上不断的喘着气。

  旁边的刚才坐在地上的老头或许还不明白刚才的两声是怎么回事,对陆天虎而言的是致命的,对于他充其量就算是两声无聊的噪声吧。老头见陆天虎不停的喘着气,意外的一口新街土话开口了:“先生啊!你咋啦了啊?你个没的事啊?”

  “没事,大爷,我没事,刚才没吓到你吧?”腿刚才被三轮车给擦了个拳头大的伤口,陆天虎捂着伤口大声回应着老头。

  “你咋滴伤了的啊?偶来标标个?”老头站起来缓缓的走了过来。

  “哎呦!你的都出血啦!”老头低头帮我揉了起来。

  陆天虎心里暖了一下,老头的话虽然不怎么多但听起来让人安心不少,语气纯朴反而让他惊恐的心踏实了不少。

  “幸好偶身边经常带着红花油,偶拿出来给你擦擦。你看看伤口不小哎!”老头不由分说的把手伸到怀里摸索了起来。

  “不。。不要不用,大爷。”陆天虎客气道。

  “没事!没事!掏出来给你擦擦就好了哎。这东西很管用的哎!偶平常哪里受点伤一擦就好,一擦就好!”老头应声从怀里掏出一束耀眼的光!

  什么光!是一把刀!

  陆天虎脑中“翁“的一声:”老头你干嘛啊?你干嘛啊?”

  老头瞬间换了副脸色,眼睛中闪出淡淡幽光:“虎哥,真是命大啊!几道卡都搞不死你,车子撞不死你,枪打不死你!哈哈我就他妈不信邪!”老头拿着刀*了过来。

  “你。。你。。你是谁?”陆天虎惊恐的捂着腿,艰难的往后拖着。

  “我是谁?哈哈哈,你就不必知道了,反正有人想要你的命就是了!有人出10万要了你的命。”老头没说完,照着陆天虎的胸口狠狠的一刀挥了过来。

  陆天虎使尽全身力气往后退了一步,躲过了刺往胸口的致命一刀,不料那一刀又重重的刺到了他的大腿:“啊!”陆天虎撕心裂肺的叫着。

  老头拔出带血的刀,恶狠狠的扑倒了陆天虎。转手又一刀直戳他的眉心。陆天虎情急之下双手猛的一夹。顶住了刺来的刀,虽然顶着了刀。但刀尖距离他的眉心只有3公分的距离!他拼尽全力顶了上去无奈年事已高,刀尖的距离伴着老头狰狞的吼声正一步步缩短:“我靠!老子就不信邪!老子就不信邪!”老头兴奋的不行,不行,陆天虎意识到自己快顶不住了,咬着牙做着最后的挣扎,那把刀的刀尖已经触到自己的眉毛了!快不行了,陆天虎彻底绝望了,闭着眼不忍看到刀尖刺破自己的眼睛。

  “碰!碰!碰!”绝望中耳边又飘过三声枪声。身上的老头应声倒了下来、“陆总你没事吧?陆总。”王律师和老李冲了出来。老李抢上前立即扶起了陆天虎……

  让王律师打电话给老伙计,让他找人过来处理一下。陆天虎裹着西装半坐在车子里:“顺便让老伙计帮我查清楚,那个老头的来龙去脉。老王,刚才你们的情况怎么样?”

  “陆总,刚才我和老李一直追到林子的顶头,都不见那个开枪的家伙,那家伙逃了。都怪我都怪我!晚上的时候都把手下先打发走了,陆总,你惩罚我吧!“王律师满心愧疚到。

  陆天虎擦了擦嘴边的血:“不怪你,下午的时候,是我让你那么做的,不怪你,不怪你。现在首当其冲的是先让老伙计查清楚被你打死的那个老头。今天晚上的事你们俩谁都不要泄露。明天还是照计划做事,你去老四那里提货,记住这件事半点都不能泄漏!”

  “是。陆总”王律师和老李点头答应。

  “陆总,你说现在是谁派那两个家伙来杀你的,现在还有谁想杀你?”王律师不解道:“会不会是西区的猴子啊?上次没给他面子?”

  “是啊,会是谁呢?难道真是猴子吗……”透过车窗我满心疑惑的看着外面的夜景,心理面有多了不少的问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帮卧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帮卧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