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行容县
李堡帅帅2018-11-01 07:143,159

  五月的天也开始热了,五点的时候天也蒙蒙亮了,人们还大多数沉睡在睡梦中。卖早点的小贩还没开始吆喝。居民楼里的灯也只是才零星般的亮起了几盏……

  韩信其实早就醒了,只是躺在床上想着事情。马俊昨天的任务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完成了,这也让他心里踏实了不少,毕竟马俊进去的这些日子自己总是日日夜夜为他悬着颗心。这次行动成功至少能让他的地位在帝豪巩固,随之的危险系数也应该减少许多。

  韩信俯身看了看睡在身边的老伴,老伴撅着嘴正睡得香。韩信轻手轻脚的下了床生怕碰醒了老伴,披上外套老伴的声音还是应声而至:“老韩啊,这么早起来去哪啊?”

  韩信理了理领口:“出去有点事。”

  “今天不是星期天吗?你不是说今天手上没任务吗?”老伴显然有点失望。

  “是没任务,不过今天我得去趟容县。容县那边好多事情非得我去看看。早饭我待会给你做好,你直接热一下吧。”韩信一。边忙着洗漱一边解释。

  容县虽小可农贸市场也还算繁华。一百多米的街道上,卖菜的人挤在中间,真可谓水泄不通。韩信可能对农贸市场有着特殊的癖好,每次和人相约都喜欢把地点约在农贸市场。当然这次和刘局长也不例外。

  “老韩啊,你可有日子没来容县了啊,也不过来看看我这个老战友啊!”刘局长寒暄道。

  “哈哈哈,怎么会忘呐老刘,我这不是来了吗?我呀,特地从新街起早来的荣县。”韩信打趣道。

  “你呀,肯定是有事才来容县的,要不然啊,开车去接你你都没空啊!”刘局长憋着手一脸的可怜样。

  “哈哈哈,呵呵呵呵。”韩信被说中,只得尴尬的笑了笑。

  “说吧,老战友,我还不知道你啊。啊哈哈哈”刘局长拍了拍韩信。

  “是这样的老刘,还记得上次我们走的时候,让你帮忙照顾的那个孩子吗?”韩信郑重的说。

  “哦,你说的那个马俊的女朋友吗?”刘局长正色道:“为这事我还是自己亲自去学校跟那校长打听的。”

  “哦?”

  “自从马俊跟你们走后,学校那边都说马俊失踪了。学校也向我们这报警了,我们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啦,只好先登记在那儿。”

  “然后呢?”

  “对了,报警的时候就是那个叫章影的女孩,当时是我接待的她,看的出来女孩很是着急。哎!那边你没让马俊联系她吧。”

  “没,我让他跟容县断绝了一切联系。哎——”韩信重叹了口气:“真是苦了这两个孩子啊,惭愧啊,那老刘,这女孩最近怎么样啊?”

  “哦,对了,听校长说,马俊失踪以后这个叫章影的女孩啊,就一蹶不振啊,成绩是直线下降,成天成夜都在找马俊,家里还学校也都劝她,这个章影啊就是不听劝,想尽各种办法找马俊,这不是自己折磨自己吗?”刘局长黯然道。

  不知不觉俩人已经走到一座桥上,韩信停了下来口袋里掏出根烟递给刘局长,自己也点上一支重重的吸了一口:“这孩子怎么这么僵啊,怎么就不让我省心啊,老刘啊!这孩子这样我心里不安啊哎。”

  “这女孩到现在都没死心呢!不过话说回来,都是年轻人嘛!时间长了,她找不到,也就熄火了吧,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嘛!再不行的话我让校长在去做做小姑娘的思想工作,学校的校长是我们的下属单位,说到话!”刘局长安慰道“但愿如此啊。这孩子可别再出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样我心里一辈子都会不安啊!老刘。”韩信哆嗦的吸了口烟。

  “老韩啊,有我呢,我尽量帮你去做做孩子的工作吧。”刘局长扶住韩信。

  “那就麻烦你啦,老刘,你辛苦了,尽量帮帮我啊?”韩信正色道。

  “那是肯定的啊,我们俩谁和谁啊,走走走,过了桥再走几步就到我们所招待所了,这到饭点了啊,走!去喝两杯。”刘局长推着韩信。

  “老刘,下次吧,这会赶到新街都天黑了,明天金局长还要下发任务。下次吧,来日方长,来日方长。”韩信推辞道。

  “这那成啊!老韩,这可不行!好不容易来趟容县就这么着急赶回去,不行!不行啊!实在回去赶不上车,下午我派人开车送你回去!”刘局长的态度斩钉截铁。

  “不了,不了,老刘下次,下次啊?”韩信还在推辞。

  “不行哦!不行!”刘局长拉着韩信就要往招待所方向走去。

  刘局长正拉着,忽然停下了动作,回头看了看韩信。

  “怎么了?老刘,什么情况?”韩信问道。

  “老韩啊,今天可正是巧啊!”刘局长轻声说道。

  “怎么了?”

  “你看前面,前面不是那个叫章影的女孩跟她妈?”刘局长顺手指了去。

  韩信仔细一打量,没错还真是,身上一阵紧张:“老刘,咱们走吧,可不能让章影看到我。”韩信亏心的如同做了贼一般。

  “好好好,老韩啊,咱们原路返回吧。”刘局长附和道。

  韩信拉了拉衣领,缩了缩脖子,俩人转头就走。还没走两步后面就出来一声招呼:“韩叔!韩叔!”

  “糟了,认出来了。”韩信暗叫不好。

  “怎么办,老韩认出来了?”刘局长闷声道。

  “装作没听见,继续走!”韩信使了个眼神。

  “韩叔,韩叔你别走啊!”后面急道。

  俩人还想装模作样的走,章影一下冲到前面拦住了俩人的路,眼睛里噙满了泪水:“韩叔。”

  “章影?”韩信还在装模作样。

  章影的妈妈拎了菜篮子从后面追了上来,不停的喘着气:“哎?这不是刘局长吗?”

  刘局长软了下来,尴尬的咳嗽了一下:“额。。是啊,那个那个,老韩啊,姑娘叫你呢!”顺手推了韩信一把。

  韩信这才回过神来:“额。。章影啊。头发长了,扎上马尾辫子拉,刚才我还没认出来,哈哈你韩叔年纪大了,眼睛不行了。”

  站在韩信眼前章影还是那个样子,脸上依旧很干净,蛋圆的脸颊,白兮的皮肤,单纯的眼神,还有她那不变的倔强性格。不饶人的嘴皮子:“韩叔!马俊呢!“我。。我。。我不知道啊。”韩信自知亏心,一时语塞。

  “不!我不信!韩叔你肯定知道马俊去哪儿了,你肯定知道!”章影像是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章影啊,我也知道马俊失踪的消息,我也在找他,我也不见他啊,我也很着急啊!”韩信恢复了往日的冷静,一脸的真诚,一脸的无辜。

  “真的吗?韩叔。,连你也没见到马俊吗,韩叔,你知道我找他找的好辛苦啊,韩叔呜呜呜……”章影憋了一肚子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失望的瘫坐在地上,章妈妈马上扶了上去。

  “我真不知道马俊的消息,不信你问问刘局长。”韩信对刘局长使了个眼神。

  “是啊,是啊,那个章影啊,马俊啊,我们局里也一直在找,等我们有了马俊的消息,第一个就通知你啊,你韩叔他真的不知道,这次他来也是为这事来,我们还在找呢,章影你放心,一定会找到的。“刘局长帮忙圆着韩信的话。

  章妈妈放下菜篮将痛哭的女儿拉进了怀里,自己也失声哭了起来:“孩子啊,咱放手吧,该找的地方我们都找了,局长,韩叔也都没看见马俊啊,咱们放手吧。”

  章影如同泄气的皮球,泄掉了最后一丝希望。无助的抱着妈妈,眼泪水又一次泄洪般涌了出来……

  韩信最后还是坚持把章影母女送回了家。一路上韩信安慰了章影不少,希望她想开点,相信马俊总有一天会回来的。章影也似乎开窍了不少反过来也安慰韩信,也劝他不要过度*心,说她相信马俊肯定不会扔下自己和韩叔的……

  最后那天还是刘局长开车亲自送的韩信,一路上两个人谈了很多,说到动情处韩信忍不住哭了,他说本来看见章影哭的时候自己就忍不住了,他一直在扛,一直在忍,自己欠马俊的太多太多了,自己欠新街也太多太多了,最起码是一个交代。

  如果韩信认为章影或许已经死心了,那韩信就是大错特错了。章影和马俊一样,在学校主修“犯罪心理学”,当时见到韩信,凭着章影的专业知识韩信的第一个表情就已经出卖了他,他的表情告诉章影:“马俊的失踪一定跟他有关系!”

  所以当韩信还坐在回家的车上,安庆这次来容县没白来时。章影已经坐在了电脑前,透过人肉搜索“新街缉毒劳动模范”“韩信”等关键词,章影很快就拿到了韩信所在的公安局缉毒大队的地址:新街市东区太少街人民路28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帮卧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帮卧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