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陌汐漓2018-11-02 07:152,389

  “你好。”陌汐漓放下手里的食物,客气地对着这位身份不明的女子打招呼。

  “你好,”女子拿着酒杯以优雅的姿态坐在陌汐漓的对面,语气高傲,“我是梁乐琪。”

  陌汐漓抽出几张纸巾慢吞吞的擦拭着自己不小心弄脏的手指,心头一转,明白了梁乐琪心里打的小九九:来砸场的。陌汐漓只觉得自己此刻超想哭,大姐,我只是被迟大Boss偷诈拐骗着来的人口,和迟大Boss那关系纯洁得跟那天上的白云一样滴白,我们之间连友情都还没来得及发展,更不用说是jian情。所以,您老不用这么辛苦赶着来示威啦。

  “梁小姐好。”陌汐漓拿出在职场上的气势不动声色的笑道。

  战场上敌不动,我不动,为上策;敌一动,我速动,反被动为主动,方为上上策。此所谓古人所说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怎么称呼?”梁乐琪拿起高脚杯,轻轻地晃动杯中的红酒,在灯光的照耀下,色泽光艳,显得玲珑剔透。作为迟暮洵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带来参加晚会的第一个女人,梁乐琪当然知道陌汐漓的名字,现在随口一问也不过是想踩低陌汐漓的身份罢了。女人的战争,从来都是硝烟弥漫的,更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

  “我姓陌。”陌汐漓挑着眉头看着梁乐琪,知道她大概是存心来找茬的,也不害怕,只是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番迟暮洵,真是个招花引蝶的、勾引良家妇女的、不知廉耻的……省略N个同义词……花花公子、采花贼……再省略N个同义词……

  “迟总的秘书?”梁乐琪露出妩媚的神情,语气中带着蔑视。

  虽然说现在的言情啊都市啊什么之类的小说或者电视剧都喜欢说老板与秘书之间有jian情,但是梁小姐你也不用这么纯情啦,现实中根本就没有这么多jian情好不好?那都是作者写出来骗骗孩子哄哄大人的。所以说啊,现在的作者是多么可恶!!!总是蒙坑带骗的。如果你有个作者什么之类的朋友,那么你的人生绝对就“被催”了。被催眠了。

  “梁小姐好眼光,”陌汐漓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口气遗憾,“可惜我不是迟总的秘书。”

  梁乐琪晃动酒杯的手微微顿了一下,随即面上露出一丝嘲讽的之意,“尽管不是秘书,但也一样还是麻雀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小角色。”

  陌汐漓听着梁乐琪语中带刺的话,心里也不怒,眼波流转,娇媚之情顿生,吃吃一笑,“多谢梁小姐谬赞了,那是我的荣幸,毕竟……不是每只麻雀都能够飞上枝头当凤凰的。”

  “你……”梁乐琪重重地放下酒杯,优雅之态顿失,生气地指着陌汐漓,身子气得微微颤抖。女人最怕别人议论自己什么?一是年龄,再者就是容貌了。这陌汐漓竟然敢当面给她脸上挥巴掌,这口气让她这么咽得下?

  “哎哟,梁小姐不用这么生气啦,我又不是说你,”陌汐漓端起酒杯掩住嘴角的笑意,“那个什么……年纪大了,小心气坏身子。”

  梁乐琪这下被气得简直连单音字都说不出来了,脸色变得跟棺材似的,想也不想拿起酒杯就往陌汐漓的方向泼了过去。

  酒帘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

  尽管陌汐漓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堪堪地闪了过去,但还是不可避免的被红酒弄脏了裙子。虽然看上去不大明显,但这在晚会中是大忌。

  “哎呀,陌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一时手滑没拿好杯子,”梁乐琪假装纯粹不小心的样子,笑得嚣张。反正她们的位置在角落,现场又闹哄哄的,就算这里有人被杀也不会那么快就有人发现,更何况是泼杯酒?让这不显眼的女人赶紧回去,那么她就有机会去接近迟暮洵了。“看来陌小姐是要回去换衣服了。”

  远处尽管被众人围堵,但时刻注意着陌汐漓的情况的迟暮洵看到这一幕,危险的眯起眼眸,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脸色犹如万年寒冰一样,身旁的人都不明所以的搓着自己的肩膀,面面相觑,刚刚明明还是艳阳天,怎么突然就变成下雪天了呢?

  迟暮洵不理会身旁的人的异色,只觉得心里一阵阵恼怒往上翻涌。连自己都捧在手心里,一丝一毫都不舍得动半分的人竟然被别人欺负了。这叫他怎么忍下去!!!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欺负他的人,很好很有勇气很强大。

  迟暮洵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意,声音冷冷的,“不好意思各位,我有点事要先去处理,改天我再请大家吃饭。”

  各个久经战场的老总、经理都是成精的人了,察言观色这种功夫更是练就得出神入化,于是纷纷笑道,“好的好的,迟总你先忙,改日再登门拜访。”

  等到众人纷纷离开,迟暮洵才露出死神般冰冷的笑意,大步地走向角落。

  陌汐漓连忙抽出纸巾擦拭裙子上的酒渍,只是越擦酒越是晕开,裙子上一大片都是酒渍。陌汐漓心里一阵恼怒。虽然她也知道刚才她那样说肯定会惹恼梁乐琪,但也想不到那女人居然会向她泼酒。传闻中的千金大小姐不是都优雅迷人,得体大方的吗?她才不过说了梁乐琪一两句而已,至于吗?果然传闻什么都是浮云。

  “不用擦了,反正都是冒牌货,值不了多少钱,”梁乐琪双手抱胸,用高人一等的姿态的斜视着擦着裙子的陌汐漓,“既然是我不小心弄脏的,我赔你就是了。”

  陌汐漓见实在是擦不掉那些酒渍,也不白费力气了。只是,这是迟大Boss的东西,弄脏了他不会让她赔吧?要是真要赔,就算她卖身也赔不起啊啊啊啊!

  陌汐漓丢开手中的纸巾,站直身子,“原来梁小姐眼光这么好,知道是冒牌货,那如果我不让你赔大概你心里也会不踏实了。”

  梁乐琪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眼中的鄙夷之色明显可见。不过就是贫民阶层的小角色,除了贪恋钱财还能有什么?梁乐琪天拿起随意丢在沙发上,镶满碎钻的手提包。她慢悠悠的打开手提包,涂满红色的指甲的拇指和中指伸进去,无名指、食指和小指微微翘起,神态与动作傲慢无比,“多少钱?5000?8000?10000?抑或是……20000?”

  陌汐漓神色不变,对梁乐琪的蔑视之色也不同理会。毕竟你被狗咬一口,总不能也咬回它一口吧?而且她牙齿不好,这样的老狗她可咬不动。到时候狗没咬着,把自己的牙齿给咬疼了,那多不划算。所以说做人要大方点,不能和狗一般见识。毕竟它是畜生,你是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计中计之首席霸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计中计之首席霸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