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应元仓库
极道2018-11-01 07:152,519

  几个搬运工停位于在那里,一个工头模样的人走过来说:“怎么回事?”

  陶心大声地说:“这是我家,你未经我同意,就搬我家的东西!你还问我是怎么回事?”

  工头抬了抬眉:“是你们公司叫我来搬的。你等一下!”他打了几个电话,把手机递给她,说:“你自己跟他说吧!”

  陶心说了一声:“喂!”

  手机里就传来了主任的声音:“我说小心呀,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不是说好了,五天之内你搬走吗?怎么我的人来了,你还要捣乱!”

  陶心一时语塞,算了一算说道:“现在才第四天,你怎么就来搬家,太过分了!”

  “四天?”

  陶心说:“没有错,你自己算了一下。从你告诉我之后的一天算起!”

  对方停了一下,冷冷地说:“好吧!我再给你一天的时候,明天的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搬走!”

  陶心松了一口气,把手机还给了工头。

  等到所有工人都走了之后,她颓然坐到了墙角边,有一种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感觉。

  再看一眼夕阳下的家,她心头一酸,鼻子湿湿的。她吸着鼻子,在厨房里给自己做晚餐,看着洗菜盆里一圈一圈涟漪,她才发现自己流下的眼泪。

  坐在餐桌边,看着饭菜,她一点胃口也没有。今天是她最后一天在这个家里吃饭了。自从奶奶过世之后,她在家里,连一个说出自己感受,吐吐苦水的人都没有。如今这个家也将离她而去,她的心就象堵了铅块。

  经过一翻思量,她拿起了程远之给她的那张门票出门了。

  泗水码头的应元仓库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不是简陋,脏乱而繁忙的地方。而是作为创意园的休闲旅游区。原来一个一个仓库,被人改装成一个一个风格各异的房子,有的成为电影院,有的成为酒吧,有的成为休闲办公楼,有的成了博物馆。

  她现在就站在应元仓库12号仿古博物馆的门口。不得不说,这家的设计师真是很有创意,这里有红砖的外墙,配上巨大的墨绿色窗户,黄麻石装饰成的前堂,疏疏朗朗地种着一丛竹子。

  进了门口迎面就是一株盛放的桃花,下面是清可见底的一洼水池,几尾锦锂悠然自得的游嬉着。陶心怦然心动,觉得自己好象走进了一幅活着的中国画中。凡尘的渲嚣已经抛在了脑后。

  一缕檀香,不知从何而来,把她带到了一樽五米高的木雕前。一位盛装的古代女子正在举杯邀明月。可是当陶心走这个雕像后面,不禁会心一笑,一个后现代派的人身钟脸的怪物,也伸出手臂呼唤着人们向前冲。

  陶心不是很懂艺术,可是这里让她很放松,很舒服,兴趣盎然的看完一个又一个艺术品。她也不知道这些艺术品值多少钱,但是,一路看下来,真是觉得每一个东西都是那么特立独行,妙趣横生。她不只一次婉惜,没有带相机来拍照。

  走到最后,她发现一个腊像非常逼真,居然是那个光头铮亮,穿着伽纱的“唐三藏”程谦。

  不过,这个造形有点搞笑。因为这一次“唐三藏”没有盘腿坐在莲花座上,而是坐在轮椅上!

  她越看越近,越觉得象是真的,于是伸出一食指刺了刺那个“唐三藏”的脸颊,啊!,竟然有弹性!咦?好象还有温度……

  这时,那个腊像睁开了眼睛看着她,于是四目相投,双方都把对方看得清清楚。腊像黑洞洞,阴森森的眼睛,把陶心一下子震住了!

  “啊!鬼呀!”陶心反应过来,一下子向后跳了一米,躲在另一个展品的后面偷偷看它。

  “唐三藏”笑得很开心,显然,这一切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看着陶心骂了一句“你才是胆小鬼!”

  陶心马上有被人摆了一道的感觉。她悻悻然从展品后面走出来时,那个“唐三藏”已经推着轮椅走了落地窗边,看着窗外华灯下的江水。

  陶心气呼呼地追了上去说道:“程谦,你骗人!”

  程谦听了,哈哈两声,没有回答他。

  陶心加快步子走到他身边说道:“你为什么要来戏弄我!”

  程谦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没有戏弄你!我好端端地坐着,你是自己跑过来,调戏我的!你怎么恶人先告状?!”

  陶心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调戏你!”她回想一下,好象自己真的去扎他的脸颊了,可是,她不是那个意思!“好吧,可是你先坐在这里装腊像的!”

  程谦哈哈两声,回头看了看她:“真人与腊像你都分不清了,我建议你还是去配一副眼镜!”

  “你敢说你没有故意在装?”陶心很不服气。

  “没有!”程谦淡定地说。

  陶心一咬牙说:“正常人哪有装成你这样子的!”

  程谦看着自己身上的纱丽:“在印度人人都穿成这样!”

  “请问这里是印度吗?”

  “……在中国,僧人也是这样穿的!”他扫了她一眼,言下之意就是:你不知道吗?

  陶心把手一伸:“那你拿了中国僧侣证了吗?”

  “……这里是我家,我要怎么穿就怎么穿!”他又把轮椅转了一下方向。

  陶心顿了顿,沉默了一下,镇定自己的精神,吸了一口,冲到他面前挺起了胸膛,正在开口:“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她还没有说完,程谦看了她一眼,马上制止住她说道:“慢着!你是那个在宣布遗嘱的时候……”

  陶心一扬眉毛说:“没有错!”

  程谦侧了侧头,小心地看着她说道:“那今天来是……”他打量了一下陶心的表情,目光骤寒,恶狠狠地说:“你看中我的房子是不是?”

  陶心由衷地说道:“你家的房子挺好的!”

  程谦爆怒,说道:“滚!滚出去!”

  “对不起!”陶心说。

  程谦一怔,脸色稍缓。

  “我的房子要被收走了,我无家可归了,所以……”

  “啊!”程谦指着她说道:“你这个反复无常的女人,你不要忘了,你当时说要放弃的!”

  陶心点头说:“没有错,当时,我是说过不会和你们程家的人结婚,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夺走你的贞操的!”

  程谦脸色有点铁青!身为一个男人,听了这一句话,真是不知道是伤心,还是开心!好吧,他保住了贞操,不会惨遭这个女人涂毒!可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他一个大男人要贞操来干什么?人家姑娘看不上你,那不是对你最大的侮辱吗?但……他能说“不,请拿走我的贞操吧!”吗?……他反复一想,很是郁闷了。

  陶心显然不知道他复杂的心理,以为他和自己一样考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影响不好,她自动自觉的说:“你放心,我会跟你楚河汉界的,我只想有一个落角的地方,不会打扰你的生活的!我对你的人不感兴趣,你会很安全!”

  程谦的脸繃得紧紧的,眼角带抽:“请问陶心小姐,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囧囧大盗落跑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囧囧大盗落跑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