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陈年旧事
极道2018-11-01 07:153,848

  一连几天,陶心都很郁闷!

  她从来没有想过,为了维修自尊,坚守自己的爱情,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这对于身背的债务的她,感觉尤其深刻。半小时之间,奶奶单位的主任笑眯眯地来告诉她,再过五天,他们就要收回房子了。因为奶奶已经过世,单位的廉租房要用来照顾其它有需要的人。

  如果有了每年200多万的收入……光是想一想就心动。她摇了摇头不敢再想。

  这几天她一直都有忙着找房子,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不是租金太高,就是离上班的地方太远。下班时间都花在找房子上,本身就让她觉得累,一想到要搬家,她头痛得快要裂了。

  一方面,这个家自己已经住了近二十年,几乎每一处都很有感情,它蕴藏着太多太多她与奶奶生活的回忆,这是极宝贵,不可再得的。另一方面,离开了这个住了二十多年的家,她有一种无家可归的痛心感受,一想起来,她就用双手紧抱着自己,蹲坐下去,缩成一团。

  工作方面,由于秦小姐的案子一直都没有进展,阿豆已经十分不满,将她叫到办公室里谈话几次话。

  如果现在她接受程家的遗产,一切困难都不再是困难。

  但是……唉,人生真是风云变化,唯有她的心,怎么也改变不了。她真的没有办法和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共同生活。因为金钱而嫁人,既对不起自己,也是不尊重对方。因为父亲的一份遗嘱,将两个陌生人绑在一起,会真正幸福吗?

  这天,陶心坐在上次见到那位黑衣好心人的地方一边呆呆地想,一边守株待兔。她也知道这种做法,真是很白痴。可是她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她站在大楼对面的路旁,用力地回想那个好心人长的是什么样子。不知为什么,她脑海中总是浮现出昨天吻她的那个人的脸。因为是逆着光,所以看不真切,可是,相似的黑衣,相似的长发,只是那天那个人把头发扎了起来。还有相似的眼神,让她一再地把两个人联想在一起。

  “怎么可能!我已经是脑残了!想什么会认为他们是同一个人呢?明明一个是救人之危的好心人,另一个是乘人之危的好色之徒。两个人的心地完全不同!”她敲着脑袋,咬着牙齿喃喃道:“你真是疯了!”

  一声“咳”,打断了她的思路,陶心抬眼一看,一个相貌清癯,满脸络腮白胡子的老人站在她的面前。她指着他,觉得很熟悉,可是一时又想不出他是谁。

  “还记得我吗?那天,在你奶奶的灵堂上,我们见过一面。”老人站在她的面前,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陶心猜想老人年轻时一定相貌出众,即使老了以后,还是一派睿智从容,散发前成熟的男人的气势,好象砺久弥新的古玉一样。“我们那天也见过面,对不对?”

  老人点了点头,说道:“我能不能占用你一点时间,谈一谈!”

  看着他的眼中的真诚,陶心实在无法拒绝。

  两个人坐到了露天咖啡厅,为了保证陶心的工作顺利进行,从这里还是可以看到那座大厦的整体。

  老人沉默了很久,好象在理清思绪。

  陶心不好意思打扰他,只好在一旁静静地等,既然他约自己来聊,就一定会说,她不着急。

  老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知道的也不多。”他的开场白用低沉的声音说出来,就好象要讲很长的故事一样。

  陶心一脸疑问。

  “程家,哦,我的名字叫程远之。我们程家和蒋家的纠葛已经传到第四代了。你奶奶有没有跟你讲过之前的事?”

  “四代?”陶心真的无法想象四代之前的是什么人了,她摇了摇头。

  程远之说:“那时,她还很小,记得的事情本来就不多。我们本来要等她长大之后才告诉她的,没有想到那天一别,一辈子都不能相见了。”

  奶奶……她与程爷爷?陶心睁大了眼睛,等他说下去。

  “其实,我的父亲程晏海与你奶奶的父亲蒋乐勤是结义的兄弟。那个时候,两个人一起做生意,当抗日战争爆发的时候,两个人产生的分歧,我的父亲坚持以实业救国,而蒋先生却选择了投笔从戎。”他眼睛有点迷蒙,好象回到了小时候的事情。

  陶心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一段家族史。

  “当时,他们两个人约好,程家负责为蒋先生打理生意,同时,照顾他的后人。而蒋先生怕他唯一的女儿无人照顾,就与程家结了娃娃亲。名正言顺的让你的奶奶成为程家人,这不但有利两家共同管理生意,另一方面也让蒋先生没有后顾之忧。”

  陶心说道:“这么说来,当时,我们家不是因为没有钱,而卖女儿是吗?”她以前一听说童养媳,就想着家里太穷,养不起女儿,所以从小把她嫁了。

  程远之说道:“当然不是。当时虽然我们两家都不是大富之家,但还不至于穷到卖女儿。”

  陶心眼睛一亮:“那当时奶奶许给了你们家的谁?”

  程远之笑意更深:“是我!”

  “啊?”陶心真的有点意外。虽然作为陶家的子孙,不该对自己的爷爷有所置疑,但是她实有很有兴趣知道自己的爷爷当初是怎么打败,眼前这位风度翩翩的老人的呢?

  程远之疑问道:“怎么了?”

  陶心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问道:“当时,你和我奶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搞到老死不想往来?”

  程远之马上摆着手说:“不不不,不是老死不相往来。只是一直阴差阳错,没有再遇到,其实,我们程家一直都有责任照顾蒋家的后人的。再怎么说,也不会弃之不顾。”

  “那是你们是为了什么没有在一起?”陶心实在想不通。

  程远之说道:“当时,我也不是很肯定。现在想到,可能是我们性格不合吧。我从十四岁开始就被家里送到法国读书了。与小瞳接触的机会不多。另一方面,她也是上过新式学堂的人。对于自由十分向往。等我从法国回来,决定与她成亲的时候,小瞳她十分不甘受到命运的摆布。所以她成亲那天就离家出走了。”

  逃婚?奶奶她真的好大的胆子!陶心倾身向前说道:“那你没有想到去追回她吗?”

  “当然有!”程远之说:“但小瞳显然已经计划很久,准备周详了。我们发动了全村的人去找都没有找到。一年之后,我们听到在很远县城里有一个女子长得很象她。结果我连夜赶了过来。当时,小瞳已经和你爷爷成亲了,还怀了他的孩子。”

  陶心心想:没有想到奶奶还是这么一个行动派,一下子就锁定了爷爷。

  程远之微皱着眉,说道:“我远远观察了她两天,才敢走上前去找她。一开始她还想躲我,可是,听到我说,我不再逼她回去,她才跟我说,她过得很幸福,叫我不要再去打扰她。”

  可能是回想到当时,让程远之心情有些激动,停了很久才说下去。

  “我当时很难过,离开她之后,全身心投入家族的生意当中。真的听了她的话,没有再去找她。对于别人,我只是说,那个女人不是她。”他按了按太阳穴,垂下了眼帘。

  陶心看着他说道:“那你怎么又想到来找我呢?”

  程远之抬起眼睛,说道:“我们程家对蒋家后人的守护,是写在每一代人的遗嘱当中。其实,柏华的那些股份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如果我去了,你还会得到另一部分的。”

  陶心头脑轰的一声:“可是,还是会附上那个条件对不对?一定要与程家人结婚。”

  程远之笑了:“这也算是两位先人的心愿吧。”

  “你觉不觉得,程家有点狡猾!”陶心白了他一眼。

  程远之哈哈大笑:“可是,你不要忘了,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程家把两家的生意越做越大的。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你觉得牺牲了你的幸福。为什么不想想,程家也会有一个人也做出了牺牲呢?”

  陶心长叹了一口气说:“所以说,这种两家不讨好的事,如不废除了吧!”

  程远之说:“如果不能接受,也无所谓,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可以等。等到有一天,蒋家的后人喜欢上程家的人为止。”

  “你们程家真是坚忍不拔!”陶心抚着额头。

  程远之柔声地说:“你为什么不能去了解一下程家的孩子呢?其实,无论是小谦,还是小恭都是十分优秀的好孩子!”

  陶心回想到宣布遗嘱时,他们说的话,背脊就发凉:“那可能是,我们对好的标准有所不同吧!”她实在无法赞同老人的说法。

  程远之长叹了一声说道:“其实很多时候,你只看到表面。就拿小谦来说吧,他的个性那么古怪,只是因为从小时候,他父母都为了工作经常不在家,到了后来,两个人甚至离了婚,他没有在父母的爱护之下生长。为了保护自己,他才会象个刺猬一样,四处扎人。”说起这个孙子,他也满心遗憾!

  “小恭则因为他母亲是二婚,常常为了维护母亲在家里的地位,变得咄咄逼人。”他长叹了一口气:“其实,这都是我的错!相信我,他们的本质都不坏,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变成你看到的那样。”

  陶心听出他言下之意,还是想拉拢自己和他的孙子。“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没有什么特别。不值得您这么费心。”她不喜欢他们程家,更不想了解那两个怪咖。

  程远之淡淡地弯了弯嘴角:“这样吧!就算是你帮我一个忙,我的小孙子小谦,他行动不方便,可是坚持独自一个住,不愿我们接近,你能不能帮我照顾一下他?”

  陶心皱起了眉头,回想起那个阴暗脸的光头男,觉得他就象一颗粪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她说道:“你为什么要我去照顾他?”

  “一来,按照遗嘱,你不用与他结婚,也可以拥有泗水码头及应元仓库50%的使用权的。二来,据我所知,陶小姐的房子好象要被收回了,而你现在还没有找到房子对吗?”

  陶心心中怦的一跳,心想:老狐狸,这些你都查清楚了。看来你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呀!

  “可是,我也不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吧!”这才是重点,两个人住在一起,跳起大海也洗不清了。

  程远之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看了一看表说道:“可是,那房子本来就是你的财产。”

  陶心:“……”

  程远之从怀里掏出一张入场券,从桌上推到她的面前,说道:“或许,你应该先看一看那个房子你喜欢不喜欢?”

  陶心一看,是一个私家博物馆的门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囧囧大盗落跑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囧囧大盗落跑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