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暗影豹王
冰龙吟2018-10-29 07:163,818

  就在陈浩以为要灭团的时候,男魔法师突然不见了。原来男魔法师已经瞬移到暗影豹王背后。冰锥-寒冰箭-冰霜新星,陈浩立刻将仇恨拉了回来。

  男魔法师跑远了点,牧师已经将血补满。一个冰锥术,暗影豹王的速度又开始减缓,这下就是打死落水狗了,连牧师也用圣光术进行攻击了,各种魔法打在暗影豹王身上,烧灼了豹王的皮毛,冰霜了他的外壳。可暗影豹王也没有办法,他的速度提不起来,根本无法接近这两个狡猾的魔法师。

  就在这时,暗影豹王把目光集中到了那个牧师的身上。牧师的距离离着豹王最近,这个时候她也参与了攻击,暗影豹王立刻朝牧师MM扑去。

  “啊,老妹小心。”

  男魔法师顿时惊呼一声,这个牧师MM虽然有高端的操作,可这种场面似乎并不是常见,立刻有点手足无措,眼看着暗影豹王向自己扑来,张着它那锋利的爪子。

  一道光芒闪过,牧师MM已经绝望的闭上眼睛,可手上还在凝聚圣光术。不过她心里还是蛮高兴的,毕竟暗影豹王只剩下少许的血量,以这两个高端法师的操作,收拾它不是难事,她的死也算值得。

  一个圣光术丢过去,暗影豹王的攻击也几乎同时到达。

  只听咔嚓一声,牧师听到了类似玻璃碎裂的声音,匆忙睁开眼睛,发觉是陈浩丢给了他一个寒冰护盾。豹王第一个攻击失败,第二次发动攻击的似乎,各种魔法再一次疯狂的砸向它。

  “轰。”

  一声爆炸过后,暗影豹王晃晃悠悠的倒在了地上。金币,装备暴出一堆,虽然暗影豹王只是一个三十级的BOSS,可掉出的东西还真是不少。

  “耶!我们做到了,我们三个竟然能够杀死BOSS。”看着地上的一堆战利品,陈浩三个人如释负重。

  “这位帅锅,谢谢你。”男法说着,将暗影豹王掉落的一件法袍送了过来。

  暗影之袍,智力+15耐力+10魔法致命一击+2(百分号)的蓝色装备。

  前面两个属性算一般,但是后面的那个暴击百分之二确实让陈浩心动。不过,对比起来,陈浩更愿意交男法这个朋友。他笑了笑道:“哥们你留着吧,我的级别不够,要穿三十级的衣服还需要一段时间,你是火系法师,暴击正适合你。”

  男法师差异的看了陈浩一眼,刚要推辞,陈浩已经再一次谢绝了男法师。

  两个男人这边客套,牧师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帅锅,谢谢你救了我们。”

  “哪里,举手之劳而已。”陈浩突然不好意思起来,想起来当时自己就这样冲出去居然没有考虑到过后果的,估计除了被他们的精神感动之外,还想着向人家打听地图,这小MM这么一客气,到让陈浩有点不好意思。

  “倾国,29级的法师,很高兴认识帅锅。”倾国笑着对陈浩说了一句。

  “倾城,27级的牧师,很高兴认识你。”牧师MM笑道:“他是我哥,我们两个人觉得这个名字比较好玩,就分开来叫。”倾城吐了吐舌头解释道。

  “水龙吟,29级法师。”陈浩也伸出手和两人握了握手说道。

  “29?”他们都愣住了。“29的冰系法师只有这么一点攻击力?”

  “说来话长。”陈浩无从解释七彩神石的原因,只好尴尬的笑道:“当初不是太会玩,以为拳头硬就是真理,所以把属性加到了力量上。”

  “额”倾国和倾城相视一眼,两人眼中写满了局促,真没想到一个高端玩家是这么练来的。“没想到,真的没想到,看来游戏真的是靠人玩出来的!”倾国感叹道:“一个全力量的法师硬是练出来高端的操作水平。”

  “不过”倾国顿了顿道:“做为一个法师,魔力值和攻击不够,始终无法达到正常输出,这样不仅A怪要慢很多,甚至想加入一个公会都有点难度。水龙吟你要不要考虑删号重练,我们可以带你升级。”

  “嘿嘿,这个之后再说吧,现在也不错,多一错体验,多一种感受。”陈浩已经挣了一笔可观的费用,足够工作室一段时间的开销,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说不定对于自己来说,是福也说不定。

  “兄弟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在这练级吧。”倾国说道。

  “好啊!”陈浩欣喜若狂,正求之不得,真是瞌睡了有人给送枕头。

  “对了,这把法杖给你吧,我看你好像还在用20级左右的法杖?”倾国拿出一把绿色属性的法杖递给陈浩。

  “谢了,”陈浩连忙换上,善于接受别人的帮助也是一种美德。

  冰蓝之杖。25级可装备,攻击力:20-35命中+100智力+15耐力,致命一击1(百分号),攻击速度增加10(百分号)

  真是不错的装备,虽然只是一件绿色低级装备,可这种属性确实难得。

  三人客套了一番,彼此了解了一番,接着三个人开始刷暗影豹,陈浩引怪,倾国烧怪,倾城MM补血补盾。高端玩家的组合的效率就是比两个人高,几人捡到储物带再也放不下东西,并且陈浩也快30级的时候,倾国的通讯器响了起来,从倾国的神色中看的出来事情有点急,只是倾国没有说,陈浩自然也没有问,于是三人互相加了好友,告别。

  一道白光闪过,陈浩传送回白枫城广场的回城点上。先在商店里清空了身上的垃圾装备,然后到银行把一些稍微材料和用不上的矿石放进去,接着带着必要的材料和矿石准备前往铁匠铺打造一柄合适的法杖。

  心理想着应该打一柄什么法杖,不知不觉走到了一条小巷子里。这条巷子根本没有多少人家,但是却从深处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好像是打铁声。按照陈浩的习惯,每到一个地方总是先要把城内的建筑、NPC认识一遍,初到白枫城的时候陈浩几乎跑遍了白枫城,也找到了不少隐秘的事情,但是这里倒真是没有来过。

  出于好奇,循着声音,陈浩找到了这间小得不能再小的铁匠铺,小到居然连一个名字也没有。

  走近的时候才发现不对,铁匠铺的门牌上还依稀残留着一个奋笔疾书的铁字,那还是陈浩仔细搜索才发现的。

  铁匠铺内有一个赤着上身的健壮中年人,手中舞动的黑色铁锤看上去非常的苍劲有力,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烧得通红的铁块,看似杂乱却又有一种韵律夹杂其内,让人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这还只是明显的动作感官,而内在,中年人的铁锤似乎非常又节奏,每一下都似乎与陈浩的心跳声相随,陈浩的心跳一声,中年人的锤子正好落下。

  一次巧合,两次巧合如此反复N次之后,陈浩终于发现了中年人奇异之处。

  中年人正在专心致志地打铁,似乎没有发觉陈浩的到来。陈浩也不想打断这么异样的宁静,对于一个专心工作的人来说,唯一的善举就是不要打扰他。看了一段时间之内,陈浩开始打量起铺子里面的摆设来。

  中年人的这间铁匠铺很小,大概在三十平米左右,打铁的用具占已经据了铺子大部分空间,只剩下一个角落用于摆放一些打好的铁制品。

  那些铁制品中,玩家所用之类的兵器很少,大多数是关于一些NPC实用的工具,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没有名字也不知道具体功用是什么。陈浩当然不会以此来断定铁匠技术的优劣,在游戏中高人隐于红尘并不是不可能,说不定这位中年铁匠就是一个绝顶匠师。

  毕加索、梵高的画不也是死后才成为世界遗产。所以生活中并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的人罢了。

  陈浩慢慢地等待铁匠的成功,哪知他仿佛精力无穷一般一直敲打着这块模子,如果冷却了就重又放入炉中烧红,再次敲打……好几次,陈浩就想离开这儿A怪去了,但是想到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如果就这么一走了之那不是前功尽弃?更何况,也许这么一走,自己就永远失去了结识这位奇人的机会。

  他是真善美还是朽木,这需要自己来发觉。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整整五个小时过去,中年铁匠手里的铁锤始终没有停下过,只是敲打,加火,冷却。陈浩觉得自己帮不上什么大忙,又看到火炉旁堆着一捆木材,犹豫了片刻,走过去蹲下,帮着铁匠烧起火来。

  铁匠看了他一眼,没有出言反对,只是告诉他火的温度是多少,要加多少木材。

  又是五个小时过去,如果不是现实与游戏的比列是一比十的话,陈浩说不定在被考成乳猪的时候就已经放弃。这时铁匠终于停下了手中的活,将经过千百次锤炼已经成形的扔入一旁的冷水中,发出“嗤嗤”的声响。

  用钳子夹出来一看,一把天蓝色的铁杖展现在陈浩的面前,铁杖闪烁着若隐若现的锋芒。大多数法杖一般由一些加持过的桐木或者其它相对较轻的材质组成,很少有像铁匠这样,以钢铁来铸造法杖。

  “好杖——”陈浩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句。

  就在陈浩喊出声的同时,中年铁匠已经将目光转到陈浩的方向,冷眼盯着他,也不赞美他,也不感谢他,只是淡淡说道:“小子,你很有耐性嘛!”

  看来中年铁匠早就知道自己的到来,也许这是一个考验也说不定。难道是隐藏任务?

  陈浩心中暗暗欢喜,最上却是严肃地道:“不是我的耐性好,而是您每一次敲打都让我有一种新的感触,仿佛在您的动作中存在着一种至理一般。您的每一次落锤,我的心跳声便会随着锤子敲击的声音跳动,后来我也分不清楚到底是锤子敲击的声音跟着我的心跳,还是我的心跳跟着锤子的声音。”

  这话不算说谎,虽然这种感觉很是模糊,但是那种敲打的动作确是含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里面。就好像一个武学高手,平时的一举一动都会蕴含着深刻的武学哲理一般。不过这种高深的学问达不到一定的境界一般人是不会明白的,就像佛祖的一句话可以让罗汉顿悟,同样的一句话在普通人听来,和白开水差不多,不是理解能力不行,而是境界达不到。

  “呵呵,小子不错嘛!居然能够看到这一点。虽然只是嘴上说一说。”铁匠高兴地摸了摸下巴上的因为火炉高温而显得有些发黄的浓密胡须,看着陈浩道:“我知道你所为而来,看在你这么有耐性有帮着我烧火的份上,我可以免费为你打造一件副手。如果你不嫌重的话,刚在那柄法杖也一道送给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至高法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至高法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