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发泄(新)
青蛇2018-10-25 16:353,384

  根据华美研所说,江城桓周三下午会有空,而他自己也并没有反对什么,罗曼想赶紧办完离婚,彻底离开S市这个伤心地。在蒋诺诺家里过了一夜,两个人聊天到很晚。因为要照顾孩子,蒋诺诺很早就起了,罗曼在床上赖到赵子然去上班后,也起床了。蒋诺诺给罗曼盛了一碗香菇瘦肉粥,把一份千层饼放到她面前,就去给孩子喂饭了。

  罗曼看着蒋诺诺为了对付小家伙吃饭,又是哄又是威胁,什么招都出了,心里羡慕不已。吃过早饭的罗曼正式和蒋诺诺告了别,赶回了S市,并在第一时间找了几家房屋中介。

  回到家里,罗曼把东西放好后仔细端详起自己的这个家。那是她从一对年轻夫妇手中转手买回来的,两个人急于出国,家具和设备基本都是齐全的,卖给她的时候价格也不是很高。

  在自己最悲伤,最想做出一些改变的时候,这个房子收容了她,给了她一个栖身之所,要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罗曼在国外的时候很是想念这里的小阳台和放在小阳台上的躺椅,想念整间屋子就她一个人的宁静安逸。罗曼走进厨房,拂过自从自己搬进来都没有怎么使用的灶具,想到要卖了它,心里很是不忍。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罗曼仔细地查看每一个角落,每一样东西,想要把它们都深深刻进脑力。擦掉躺椅上落的一层灰,罗曼在躺椅上坐下来,闭上眼睛就想起了自己在最难过的时候,就躺在这里什么都不干,一躺就是大半天。

  起身后,罗曼简单地收拾了应该带的东西,给江城桓打了电话。这个号码在手机里早就被删了,却删不掉心里的号码。

  “喂,城桓,你在哪?”

  “我在家。”罗曼有些奇怪,即使是不忙,上班时间他也很少出现在家里。罗曼走到窗边,看向对面。

  “你带上该带的东西,二十分钟后我们在民政局见面吧。”罗曼尽量使自己表现得很平静。

  “你回家一趟吧,爸妈在家,我妈也在!”罗曼突然看到江城桓出现在窗前,吓得立刻躲到窗帘后面。

  “为什么我爸妈会在你家?”罗曼知道,这个离婚过程应该不会那么容易了。

  “昨天我去接了爸妈过来,我想让他们劝劝你。”

  罗曼挂了电话,狠狠地摔在床上。在床边坐了足有一个小时,罗曼知道见父母是拖不过去的,只得起身。

  再次站在那个“家”门前,罗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推开了并没有锁的门。进门的罗曼发现父母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神色凝重地说着什么,江母背对着他坐在他们对面。坐在罗父罗母旁的江城桓一看见罗曼进门,立刻起身。“曼曼,你来了!”

  屋里所有的人都看着罗曼,让她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无奈地走进客厅,江母起身把罗曼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孩子,你瘦多了!”

  “还好。”罗曼扯了扯嘴角,低下了头不吭声。

  “我们听城桓说你一回来就要离婚,到底怎么回事?这么大个事情怎么不跟爸爸妈妈商量一下?”罗妈妈在罗曼坐下后,迫不及待地抛出问题。

  罗曼叹了口气,抬起头说:“妈,不是什么大事,我是打算办完手续再跟你和爸爸说的。”

  罗妈妈急的往前坐了些,“离婚这么大的事还叫不是大事,你觉得什么是大事啊,居然还想先斩后奏。这不幸亏城桓告诉我们,不然我们还蒙在鼓里呢!”

  江母轻拍了罗曼的腿,“亲家母你也别太急,让孩子坐下来休息一下再说。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不要急着责备孩子。”

  罗曼看了眼身边的江母,又看了眼坐在对面的江城桓和自己的父母,沉默了半晌后说:“我的确是要离婚。”顿时,屋子里一片沉默,几双眼睛都在罗曼身上。江城桓的心一沉,面对双方父母,罗曼居然还是坚持要离婚。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江母。“曼曼,是不是城桓做了什么错事啊?”

  罗曼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我们不太适合,我不太想继续绑着城桓。”

  “宝贝……”江城桓一开口就被打断。

  “叫我名字!”自从听到江城桓叫华美研“宝贝”后,罗曼蓦然发现他的宝贝不仅仅是她一个而已,开始憎恨这个称呼。

  江城桓愣了一下,“曼曼,你一直说我们不适合,但是婚姻是个磨合的过程不是吗?我们应该更多尝试去包容对方……”罗曼看了江城桓一眼,目光是满是不屑。就这么一眼,让江城桓忘了该说什么。不过显然,今天罗曼是被攻击的目标。

  “你这个孩子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任性了,婚姻岂是儿戏,你想结就结,想离就离吗?”罗妈妈的声音高了不少,罗爸爸立刻扯了她的胳膊一把。

  “曼曼,爸爸知道在婚姻里会遇到不少问题,我跟你妈妈在年轻的时候也闹过离婚,几乎百分之九十的夫妻年轻的时候都闹过离婚。但是你看看,闹离婚的难道都离了吗?你一直都是个懂事的孩子,从小就没让我们操过心,可是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罗爸爸的话音刚落,江母又说起来。

  “曼曼,男人都是粗心的,有时候自己做了错事自己都不知道。你可不可以给城桓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

  面对众人的连番轰炸,罗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罗曼从来不想把自己的问题带给上一辈,让长辈跟着自己操心劳碌。她还是那句话,“我们不适合。”

  罗妈妈站起身来,“啪”的一下,一个巴掌就甩上罗曼的脸。“你到底怎么回事?一个巴掌没打醒你,我可以再打一巴掌,你出国两年脑子坏了吗?城桓多好的男人,你居然不懂得珍惜!”

  罗妈妈的举动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江母抚上罗曼被打的脸,罗爸爸立刻把罗妈妈拉坐下。

  “你怎么可以动手打曼曼?事情还没搞清楚,你激动什么?”罗爸爸有些心疼地看着女儿,起身做到女儿身边。

  “曼曼,你要是受了什么委屈你就说出来,我跟你妈妈都在,你婆婆也在。有什么误会说清楚了不就好了么,何必闹到离婚这么严重?”

  江城桓也在那一巴掌下站起了身,可是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妈,你要打就打我好了,的确是我的错,曼曼才要离婚的。”看着被打的罗曼,江城桓有些心疼,自己母亲和罗父坐在罗曼两旁,他也不知道该怎么上前安慰委屈的罗曼。

  江母忽然站起身,走到江城桓身边,也是“啪!”的一声。

  “亲家母,我知道你心里急,不过不要为难曼曼,你动曼曼一下,我都让城桓还!”

  这下子真的是彻底沉默了,没人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曼曼,回来吧!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江城桓有些低声下气,罗曼还是不吭声。

  “曼曼,是不是你出国遇到了别的男人?”江城桓再度开口成功地吸引了罗曼的注意力。罗曼看向江城桓,一脸的不可思议。

  “曼曼,如果你真有什么我不介意,只要你回来好不好?”但凡听到如此豁达的话,是个人都会感动,除了深深受伤的罗曼。

  罗曼“嚯”的一下站起身,走到卧室里,几个人都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江城桓跟了过去,看到罗曼把柜子里的女人衣服通通都拿出来摔在床上。看到江城桓跟进来,想也不想把连着衣架的衣服摔在江城桓身上。

  “哈哈,江先生您真豁达,哈?你不介意?我介意!你自己说说看这些衣服哪一件是我的?”说着走到了卧室里的卫生间里,把台面上所有的瓶瓶罐罐都扫到地上,“这些化妆品有哪一样是我的,你说啊!”

  罗曼四下环视了一周,又急忙走出卫生间,扯掉了卧室的窗帘,掀了床上的被子,疯狂地在被子上踩着。“这些东西,什么是我买的?”罗曼近乎歇斯底里,客厅里的父母都站起身走到卧室门口,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不要说是江母,就连罗爸爸罗妈妈都没有见过气氛如此的罗曼摔东西。

  看着有些疯狂的罗曼,江城桓上去搂住她,“对不起,对不起,以后不会了,不会了!”门口的父母们似乎有些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罗曼拼命地想要挣脱江城桓的钳制,江城桓却越搂越紧。

  “城桓,你先放开我家曼曼。”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罗爸爸。

  江城桓看了眼门口的父母,不得已放开罗曼。罗曼立刻走出卧室,罗爸爸抱住眼泪狂奔的女儿往屋外走,罗妈妈也为自己打了罗曼一巴掌而愧疚。

  江母看着房间里一地的混乱,看了眼不知所措的儿子,看着离开的委屈的罗曼,跨过重重障碍走进房间,在江城桓的另外半边脸上甩了一个耳刮子!

  “畜生,好的不学,尽学你爸爸!”

  江城桓的父亲年轻时遇到了江母,一见钟情后便是猛烈追击。嫁给江父的江母在结婚的头两年里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直至发觉江父渐渐不回家,甚至后来在外面包了二奶,二奶神气活现地打电话给她骂她是“黄脸婆”。江父死于心脏病发,死也是死在二奶的床上的,整个葬礼,江母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看到自己的儿子重蹈他父亲的覆辙,江母忍不住坐在床边留下了久违的眼泪。

  给读者的话:

  哪位善良的孩子能够给我一块传说中的金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