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恩怨离愁
青蛇2020-01-08 19:563,678

  罗曼离开BM大楼后便径自打的回到了住的宾馆,把包甩在小沙发上,整个人瘫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仅仅是去送个离婚协议,罗曼却觉得特别累,仿佛所有的支撑所有的力量都被通通抽光。

  曾经带给自己欢乐更带来痛苦的那个人,曾经无论是心灵还是肉体都紧紧相偎的那个人,曾经那个让自己笑得开怀却又恨得咬牙切齿的那个人终于要和自己没有任何瓜葛了,罗曼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可能人的身体总是比想要表现出的表象诚实得多,罗曼枕着自己的手臂想要扯出一丝笑来,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流出来,濡湿了一片床单。

  她没有让这种悲伤控制自己太久,罗曼很快坐起来用手背擦了擦泪湿的脸,毅然起身走进卫生间。罗曼不想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连续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让她没能好好休息,时差也让她难受得几乎睁不开眼了,她想洗洗就好好睡一觉了,暂时什么都不想。

  泡了个澡,罗曼觉得身体的各种累都得到了一些纾解。因为她一个人住的单人间,就像在家里一样裹着毛巾就出来了。找出放在抽屉里的吹风机胡乱吹了吹头发,罗曼再也支撑不住,也不管还没有吹干的头发,钻进被窝睡觉了。

  坐在真皮椅子里的江城桓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一会笑出声一会眉头紧皱。在结婚头一年里,江城桓扮演了一个十足的好丈夫角色,下班就按时回家。因为罗曼比较注重个人空间,不喜欢家里有外人,所以既没有请保姆,也没有请钟点工,里里外外所有的事情都是罗曼一个人做。江城桓心疼罗曼一个人太辛苦,回家后一般会帮着拖拖地,帮忙择菜、洗菜,一起吃过饭后,江城桓还会主动洗碗。

  吃过晚饭的洗过碗的江城桓会在书房里看资料,报表和企划,自从结了婚后,江城桓会把加班要做的事情都带回家做,虽然不能随时陪着罗曼,江城桓也想缩小两人的空间距离,陪在罗曼身边不让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孤单。

  罗曼会变着花样给他做宵夜,熬各种花样的粥和汤。江城桓看资料看的很累时,罗曼总会贴心地帮他捏捏脖子和肩膀,江城桓开始觉得无论什么样的按摩椅都没有罗曼贴心。自从结了婚,罗曼每天都会督促江城桓按时吃饭,他长年的胃病就没有再犯过。

  罗曼不时展现在江城桓面前的各种面让他惊叹不已,工作很出色受到领导重视的同时,家里家外也打点得井井有条。而且,不同于她平时在人前展现出来或干练或温柔的模样,在江城桓面前的罗曼时而像孩子一样楚楚可怜,时而想妖精一样勾人心魄,江城桓总觉得罗曼像个小妖精一样变幻莫测,让自己的生活充满了乐趣和温馨,几个哥们说他是妻管严他也笑笑不在乎。

  可是渐渐地,似乎自己不再满足于这样的安乐,随即重新混迹到兄弟之间流连于酒吧夜店。刚开始,罗曼并没有太注意,直到他经常不回来推说有应酬,直到给他洗衣服的时候发现衬衫上的唇印和不属于自己的黄色的发丝。罗曼询问他到底忙什么,为什么之前没有应酬突然一下子就有那么多的应酬,问他唇印和发丝到底是谁的。江城桓开始时有些紧张,支支吾吾地解释最近BM的业务有所扩展,要陪客人去娱乐,被蹭到唇印也很正常。

  江城桓不知道罗曼是不是会相信他,因为罗曼没有继续追问,直到有一天沈华告诉他罗曼向他们打听他的事,江城桓突然觉得婚姻就是裹了糖衣的毒药,毁了自己的一切生活,而罗曼简直就像一根系在脖间越来越近的领带让他无法喘息。于是他也不再愿意编造各种理由去搪塞罗曼,光明正大地游走于各色女人之间。

  罗曼每次气急了总会收拾东西向公司申请出差,可是每次她也都会回来。回来的时候江城桓会让自己的秘书出去帮他挑份礼物送给罗曼,然后乖乖在家里呆几天,之后又会出去鬼混。这样的罗曼离开回来又离开的戏码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次,江城桓也越来越懒得掩饰自己,不再过问罗曼的来去,他知道罗曼爱他,离不开他。见多了寻死觅活非他不嫁,口口声声离不开他的女人,江城桓觉得女人就像他手里的风筝,无论跑多远始终都是要回来。

  可是这次江城桓失算了,即使是风筝,线被放到了头,风筝仍然会会飘远,不再回来。

  罗曼最后一次离开时,他和自己新来的秘书华美研正在床上翻滚着。

  罗曼拖着行李箱刚回到家,看到门口那双不属于自己的高跟鞋,连鞋都没换疑惑地拖着箱子向里面走去。罗曼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

  罗曼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是该冲进去揭发这对狗男女还是自己默默离开?就这样,罗曼站在门口思考了很久很久,渐渐地罗曼冷静下来了,而江城桓永远不知道她在门口站了多久,经历了一个怎样的心理变化。

  罗曼打开房门径直走了进去,拖箱划过实木地板发出滚动的声音,床上的两个人都是愣在当场。罗曼没有看向他们,可是房间就那么大......

  梳妆台上自己的化妆品瓶瓶罐罐都被打开过了,有些横在桌上,有些盖子都没拧上。柜子里自己的衣服也是被翻得一塌糊涂,一些属于自己的内衣散落在床上,罗曼不禁觉得恶心。

  江城桓不知道说什么,楞过之后立刻拉过被单裹住两人的身体,尽力平复自己的喘息。

  罗曼打开自己的抽屉,拿起一些东西塞进拖箱外层的袋子里,推上抽屉拉起拖箱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罗曼停下来又转身回头,走到桌子前把无名指上的戒指褪下来放在桌上。

  房间里很安静,静得使拖箱划过地板的声音在整间屋子里回荡。

  看着罗曼转身时毅然决然的背影,看着被她放在桌上的婚戒,江城桓心虚起来,他知道自己这次做得过分了,以前至少没有把外面的女人带回家里,也从来没有被罗曼看到过自己在外面乱搞。他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想去伸手挽留她,却只是搂紧怀里的女人没有动。

  听到大门开了又关的声音,江城桓放开怀里的女人,走到桌边拿起戒指来若有所思,打开罗曼的抽屉翻看了一下发现罗曼把身份证、员工证和护照等通通拿走了。江城桓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以前无论罗曼多生气都没有摘下过戒指,这一次不仅摘了戒指连头都没有回。可是他又侥幸起来,以前每次出去也都回来了,这次出差结束罗曼自己也是会回来的。

  他没有想到,她一走就是两年,音讯全无,终于等到她回来了,却是要求离婚。

  骤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把他的思绪从回忆里拉出来,江城桓一看来电显示是沈华,立刻接起来。

  “喂,城桓,我查过了,嫂子住在兰苑宾馆419,兰苑的人说嫂子一个小时前进去自己的房间后再也没有出来过。”

  “好,我知道了。”

  “城桓你俩究竟怎么了,要不要我找嫂子沟通沟通啊?”

  “不用了,有时间再说吧,我自己去找她。”

  挂了电话的江城桓立刻把华美研叫进来,吩咐自己要先走,下午和晚上的会议都取消。华美研看着江城桓走的那么急,心里恨得牙痒痒,自己跟了他两年多,他总是若即若离,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她,现在老婆回来了就迫不及待回到老婆的怀里,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江城桓开着车,一路上都在想着罗曼的一颦一笑,想着她刚刚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因为不是上下班高峰,路上没有堵,很快就到了兰苑。把车停在兰苑停车场的江城桓有些恍惚了,自己只顾着来找她,可是找到她了应该说些什么?万一她坚持要离婚怎么办?这件事情是不是还有转圜的余地?自己应该怎样才能让她回心转意?坐在车里,江城桓半天也没有想出一个头绪,于是想先进去见到她再说。

  走到宾馆前台,出示了身份证和名片后,前台小姐在征得老板的同意后给了他罗曼房间的备用房卡。江城桓拿着备用房卡走进了电梯,出来后很快找到了419。

  不知道是怕惊动了她还是自己有些心虚,江城桓插卡开门的动作都是那么小心翼翼。走进房间之后却发现屋里一片漆黑,窗帘拉的死死的透不进一丝光,灯也没有开。

  江城桓关上身后的门,摸索着打开门口的开关,屋里一下子亮堂了。没有听到说话的声音,也没有听到洗澡冲水的声音,江城桓疑惑地走了进去,发现罗曼躺在床上。

  罗曼以前睡眠就不太好,非常容易醒,可是灯也开了,他人也走到床边了,罗曼还睡着,江城桓猜她可能太累了。即使累,她也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把离婚协议拿给自己吗?

  江城桓看着罗曼背对着自己,蜷成婴儿样在酣睡,被单搭在身上却不能完全掩盖春色,床边是用过的有些凌乱的大毛巾,电吹风连插头都没有拔就扔在床头柜子上。看着灯光下罗曼有些绯红的脸,在被单的半掩盖下曼妙的身子,江城桓顿时觉得呼吸有些紧,空气也热起来,就连衬衫也绷在身上。

  在床边坐下,江城桓把脖子上的领带松开扔到地板上,手已经情不自禁地拂上罗曼的脸,那张小脸给他的感觉还是那么娇嫩,手感还是那么好。罗曼发出了些嘤咛声,挥开江城桓捣乱的手翻了个身继续睡。江城桓看着靠自己更近的罗曼,被单也因为翻身的原因滑下去一些,露出更多的春色,他迫不及待地吻上罗曼的唇。

  罗曼睡得正香,突然受到打扰感觉有人在吻自己,吓得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人,罗曼觉得不可思议,一把推开他拉过被单把自己裹好。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自己是在宾馆里之后,罗曼嚷出声。

  “你干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

  偷了个香的江城桓见到罗曼如此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欢喜她终于变了的脸色,还是该生气她本能地抗拒。江城桓想去拉罗曼的手,罗曼紧紧拽着被单拼命往后缩,只得失望地收回,只得轻声说:“曼曼我来接你回家的,你别耍小孩子脾气好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