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夭折的天使
青蛇2018-10-31 07:142,991

  江城桓敲了几下门,蒋诺诺一直都没有理他,他只好离开了。他翻出带来的资料,看到赵子然是WNK公司的少董,于是又开车去了WNK公司。关于罗曼住院的事情,他没有弄清楚的话,心里一直扎了一根刺,每个人都骂他不了解自己的妻子。

  江城桓到WNK公司的时候,赵子然正在开会,等开完会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的事情了。赵子然看着有过几面之缘的江城桓,不知道他找自己有什么事情。正好到了中午下班的时间,赵子然打了个电话给蒋诺诺,说是陪一个客户吃饭就不回去了。

  赵子然带着江城桓来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厅,点了咖啡和简餐靠窗坐下。

  “不知道江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赵子然开门见山。

  “很抱歉冒昧地跑来找你,早上我去找过诺诺,被诺诺赶出来了,只好来你公司找你。不知道罗曼和我之间的事情你了解多少?”江城桓也不含糊地说出来意。

  “说实话不是很多,女人之间有她们自己的空间,我不太参与。”赵子然端起服务生送来的咖啡抿了一口,又加了点糖搅一搅。“不过罗曼去澳洲刚回来我倒是知道,她常给诺诺寄国际快递,我们家囡囡好多衣服都是罗曼寄过来的。”

  “你记得两年前罗曼来找过诺诺吗?”江城桓急切地问。

  “这个我记得,那时我们家囡囡还小,离不开人,都是我给曼曼办的住院手续。”听到赵子然提到住院,江城桓的心一下子就悬起来了。

  “曼曼因为什么住的院?”

  赵子然的脸上有显而易见的惊讶,他停下搅拌咖啡的动作,眉头微微蹙起。“你不知道?”

  江城桓摇了摇头,随即低下头,搅了搅自己的咖啡。

  “你能查到我在WNK,想必你也查过罗曼住院的事情了。罗曼当初拜托我去医院删了她的就诊记录,我想应该是不想让你知道。如今两年过去了,罗曼还是没有告诉你,我想这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而且既然诺诺都不想让你知道,我更没有理由多说什么。”赵子然虽然没有疾言厉色,但是语气中的责备江城桓感受到了。

  自己在大学追蒋诺诺的时候,罗曼帮了不少忙,才使他在众人中脱颖而出,顺利抱得美人归。因为罗曼和蒋诺诺的死党关系,成了蒋诺诺男朋友的赵子然自然对罗曼也是相当关照。罗曼和江城桓之间的是是非非、恩怨离愁,赵子然多少都从蒋诺诺抱怨和咒骂的语气里听懂一些,把罗曼当成妹妹的赵子然自然也是护着罗曼,江城桓见状更急了。

  “曼曼要和我离婚,我不想就这么放手。我真的爱曼曼,以前是我不好,我不满足于家庭生活,也不够关心曼曼,但是无论怎样我都没有想过要和曼曼真的分开。曼曼现在不理我,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但是我知道曼曼还是在乎我的,你就成全我吧。”

  赵子然看着眼前的男人,半晌不说话。从江城桓的眼睛里,赵子然读到一些真诚,想了一会后开了口。

  “罗曼来我们家的时候,情绪很不好。诺诺要带孩子,我要上班,我们都没有太注意,罗曼也帮着一起带孩子,我们都以为过几天她心情就好了。直到在我家的第四天,罗曼肚子疼得起不来床,诺诺发现不对劲,我开车把曼曼送进了医院。”赵子然停顿了一下,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要递给江城桓,江城桓摆了摆手,赵子然就自己抽起来。

  “事实上曼曼出血出了好几天了,医生说如果早来两天说不定孩子还能保住。罗曼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又突然流了产,她整个人情绪都很不稳定,不愿意吃也不愿意喝,甚至和诺诺都不肯说话。你没有见到曼曼当时的模样,整张脸没有一丝血色,惨白惨白的,真的很让人心疼,也很让人担心。曼曼一点都不哭,这才最让人担心。”赵子然猛吸了几口,把烟头按在桌上的烟灰缸里,此时的江城桓已经是目瞪口呆了。

  “医生说曼曼出血太多,需要住院观察几天。我和诺诺都没空来医院陪护,我就请了一个高护照顾曼曼。每天晚上我和诺诺带着baby去医院看曼曼的时候,那个护士总是说曼曼不肯吃喝,很不对劲,每天都是靠输入营养液。那阵子诺诺很累,囡囡太小,诺诺又不放心曼曼,最后诺诺一咬牙把孩子送到我妈那里,专心陪曼曼。情况稍微稳定之后,我给曼曼办了出院,曼曼就住在我家里,诺诺整天想着法儿给曼曼煲汤,劝曼曼吃点东西。”赵子然想起那时的罗曼,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却几乎没有什么求生意志,让他们夫妻二人很是担心。见江城桓不接话,赵子然继续说下去。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和诺诺都要给你打电话,曼曼却坚持不肯,说只要我们打电话给你她就走。曼曼这个人说到做到,你应该比我了解。后来知道你们之间的问题之后,诺诺天天咬牙切齿说要喝你的血。前一阵子曼曼也来过,看上去还算开朗,我以为你们夫妻和好了,后来听诺诺说罗曼要离婚。好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赵子然吃掉一份商务套餐,江城桓却怎么也吃不下。

  “接下来该怎么做那就是你的事情了,但愿我告诉你这件事不是犯了一个错。”赵子然喝完杯子里的咖啡,起身走了,留下江城桓一个人。江城桓在咖啡厅里坐了很久,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车回去的。

  回到家里,江城桓翻出两人恋爱时拍的生活照和两人的结婚照,每张照片上罗曼的笑靥都是那么灿烂如花。江城桓轻轻地抚摸罗曼的每一个笑脸,他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罗曼当初经历了多大的打击才会流产,失去孩子又对罗曼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江城桓蜷缩在床上,怀里抱着一个相框,是两人结婚时拍的众多结婚照中的一张。照片中的罗曼坐在江城桓的腿上,紧紧地依偎着他,仿佛那是她的全部。江城桓躺在床上,终于忍不住抽泣起来。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罗曼却是谁都不愿意告诉,尤其不愿意让他这个做丈夫的知道,她心里该有多少苦,该有多少泪?

  江城桓走到窗边,紧紧盯着对面没有拉紧的窗帘,偶尔可以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晃过。江城桓拿出手机给罗曼打了个电话,罗曼的声音还是冷冷的。

  “什么事?”

  “曼曼,你可不可以过来一下?”江城桓的声音听着有些痛苦,罗曼有点担心地皱起了眉。

  “江城桓,你没事吧?”江城桓没有说话挂了电话,罗曼放下手机,不知道该不该过去。犹豫了一下,罗曼还是换了鞋子出了门。

  来到江城桓家,大门依然没有锁,罗曼推开门进去,客厅里没有人。罗曼叫了声“江城桓”,没有人应。

  罗曼走进卧室,看到床上散落的都是以前两人的照片,而江城桓像虾米一样弓起身子躺在地上。罗曼赶紧走过去扶起江城桓,“城桓,你没事吧?”

  江城桓努力挤出一个很难看的笑摇了摇头,手捂着腹部,极力地忍耐着什么。

  “你是不是又胃疼了?”江城桓点点头,罗曼把江城桓拽到床上,把床上的照片收起来放到桌上。看到这些曾经美好的瞬间,罗曼恍惚了一下。

  罗曼打开电视机下面的柜子,曾经她把他的胃药都放在那里,不知道还有没有了。药还有一些,罗曼看了下生产日期,发现都还是以前她放在那里的,早就过期了。罗曼起身要出去买药,江城桓努力直起身子,“曼曼,别走。”

  罗曼把江城桓按躺下,“我去买药。”走之前,罗曼顺便检查了一下厨房,发现什么吃的都没有。罗曼买药的时候顺便去超市买了点吃的,回来后去厨房烧了点水,泡了药后端进卧室。

  “起来,把药吃了。”江城桓乖乖地坐起来吃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罗曼。罗曼看江城桓吃完药就要出去,江城桓拽着她的衣角不放,“可不可以不要走?”罗曼拽回衣角,“我去给你煮点粥。”

  江城桓看着罗曼走进厨房的背影,无比惬意于这种温馨和安宁。罗曼还能给他买药,还能给他煮粥,那罗曼的心里到底还有没有他的位置?

  给读者的话:

  谢谢亲们的金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妻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