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相貌端正2018-10-25 16:353,290

  霓虹初上,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对于喜欢黑夜的人来说,现在才是真正的开始。

  在道路的角落里,酒吧的招牌散发出软和的黄色灯光,这与城市的绚丽色彩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酒吧的内部构造正如它的名字——幽若心蓝。淡淡的蓝色,为酒吧营造出了一些暧昧的感觉。三三两两的各依一个角落,酒吧的中心既是一个圆舞厅,但只见台上的乐师演奏,并没有人看见有人在舞池里跳舞。

  在吧台前,一个男子酒杯交盏,一杯接着一杯。

  “你这是打算把自己喝惨了是吗?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外冷内热的。再说他最近心也烦,你就让着他好了。”旁边的一个穿着淡紫色露肩小礼服的女性说道。

  “李副助理!”男性的口气中带着明显的酒意,脖子上的领带也已经被他拽得歪歪斜斜。

  “请叫我李朵儿!赵文多我希望不要让我在提醒你!”李副助理稍有些愠怒的说道。

  “好好……”赵文多连声应着,他知道她的脾性,他伸出手轻轻捏着她的脸蛋,“朵儿,我唯一的朵儿。”

  李朵儿轻轻的按住他的手,“你不要这样了,云进也不是故意的。虽然他今天让你去请时小姐的语气不好……”她轻言细语的说道,最近墨云进的脾气是越来越大子,连他们两个老同学也被涉及了。

  赵文多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又拿起酒杯,一口而尽,脸上的怒气不减反增。

  “好了啦。”李朵儿伸出手揉了揉他的眉心,“赵文多先生心胸最宽广了,不要气啦!”李朵儿拿出一副哄小孩子的语气。

  “朵儿,我刚才回去找云进的时候,我看到她在路边哭了。”说到这,赵文多的表情又深了些。

  “时小姐在路边哭?”李朵儿有些不相信的问道,在她眼中时若雨一直都是个落落大方,做事有条理,说话有层次的气质女人,她又怎么会在大街上哭呢,这完全不符合啊!

  “我们这么做……这么搓合他们两个会不会是个错误?”赵文多的声音有些沙哑,时若雨在他的眼中就是一个柔弱女子,她与墨云进比起来实力相差实在太多了,怎么想,他们都是在欺负一个无权无势必的小女子。

  “文多,你要想想,现在墨氏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云进,如果他不能遵守遗嘱,或者没有完成遗嘱中所规定的,你知道结果的。云进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不能这个关口不理他。况且……况且……”李朵儿看着赵文多,继续说道,“况且时小姐她自己是同意的,我们并没有逼她不是吗?”

  赵文多直直看着李朵儿,眼中光华闪动,是啊,当初的条件她也是知道的不是吗?但自己为什么总会过意不去呢?

  “你要知道,时小姐五年会拿到一大笔补偿金的,一个爱财,一个爱自由。我们是阻止不了的,没准在时小姐那方面,她还是乐意的呢!”李朵儿继续安慰着他,看着他自责,她的心里也一扎扎的发痛。

  “她爱钱吗?”赵文多淡淡的说出口,眼神有些迷离了,也许是酒精的关系,他感觉自己的脑袋现在是一片空白,刚才在去墨云进家的路上,他有看到她哭吗?是假象吧,还是自己在乱想。

  “赵文多先生!”李朵儿伸出双手抱住他的头,她轻轻凑在他的耳边,“我最喜欢这样的你,善良又有同情心。”

  赵文多随后也伸出手环住李朵儿的腰,酒是喝多了,乱性!

  经过报社又山区儿童事情的宣传,在短短的半个月内,时若雨接到了不少热心电话以及捐款。

  时若雨看着手中的报表,她的嘴巴好像在发稿后的第二天就是在笑个不停,原来现在有爱心的人简直就是多如牛毛,几乎每分钟都能接到热心电话,大部分都是询问山区孩子生活的,还有一些人也提出要去支教,捐物捐资。时若雨的心再一次被融化了,果然是世间自有真情在。

  “早啊,小雨组长,你笑得好甜哦!”刚进办公室的李小梅对时若雨问侯道。

  “好心人真多!早啊!”

  “我还以为现在人的心都是铁做的,除了吃饭就是挣钱,没想到还有那么一大批分子,良心尚存啊。”时若雨她们组稍有些年长的家族妇女王姐感慨道。

  “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帮助,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时若雨用手撑着下巴,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话不错,只要尽我们的一份努力,就会有更多的山区孩子得到帮助。”福利事业组唯一的一位男性同志也开口了。

  “呵呵,董哥的话,真是不错。”王姐笑着答道。

  “那我们就共同努力,为山区事业做点儿贡献吧。”

  “好!”

  “好!”

  “好!”

  时若雨的一句话,把屋里仅的四个人的热情带动起来了。

  “小雨组长,下面你要做什么?”李小梅抱着一叠新儿童秋装问道。

  “我现在就统计捐款数,一会儿再把物资整理下,我准备下午的时候,钱和物资一并发出去。”时若雨一边看着报表一边回答道。

  “这些东西只捐给安定村吗?”

  “不是啊,我已经让安定村的村长联系了其他几个比较贫穷的村子,都有份的。”

  “对了,小雨你有联系福利基金会吗?”王姐手里拿着物单点数,扭着头问道。

  “前天就联系了,基金会已经同意我们做特访,到时我们再安排时间,安排人手去采访。”

  “哎哟,我感觉我们好伟大哦,看着这些衣服,孩子们在天冷的时候就不会被冻着了。”李小梅整理着衣服,语气带有明显的哽咽。

  时若雨停下手中的笑,她看着远处的李小梅,她的话实在没错,那些孩子一直在等丰她的救助,想想那次她为孩子买的那些教育器材,自己想想都高兴。呵,原来钱真是个好东西,墨云进也是个好人,如果不是他,她又从哪里得到钱呢!

  想到这,时若雨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她自己的能力也只有这么大了,出卖自己,来得到一笔钱。

  “小雨你的婚期也近了吧,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王姐干着手中的活,不免又八卦起来。

  “呃……”时若雨愣住了,她一时想不起怎么回答,这一段时间他都没有找她,应该没什么事儿吧!

  “对哦!小雨组长,你的婚纱婚戒都挑好没啊?姐夫那么有钱,一定会给你买最好的吧!好羡慕你哦……”李小梅瞪着自己那双小眼,一脸的花心状。

  “呵呵,呵呵,还好啦。”只剩下时若雨尴尬的笑。那些东西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也许结婚当天,会都准备好的,她只需像演员一样把行头弄好就行了,除了顶个墨太太的名号,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

  “小雨啊,我都有些好奇了,你和你老公是怎么认识的?”谁说男人不八卦的,早已经听了一会儿的董哥也按奈不住了。

  “这……呵呵,呵呵……”时若雨不是会说谎的人,他的突然问话,让她有些手足无措。平时也不见他们问东问西啊,怎么今天都兴致那么高啊!

  “哦!对了,我今天要去银行看看那个善款的问题,有问题咱们回来再谈哦!”时若雨边说边收拾手底的东西,这些人简直可心与“洪水猛兽”相比,看来以后他们不做编辑了还可以做“娱记”,真有娱乐精神。

  说完,时若雨就拿起自己的破旧包包一溜烟消失不见了。

  剩下众人一片疑惑,李小梅傻呼呼的说道,“小雨姐夫是名人,看来好多事情都得是保密的。”

  “哎,豪门,果然与众不同!”王姐也感慨道。

  “这人,真是好命的!”董哥也禁不住赞扬了一句。

  时若雨逃命似的离开了办公室,一个人在大街上晃悠,俗话说,这谎好撒,可是事儿难办啊!她自己说什么去银行,但那是没影的事儿,可是像她这种不好逛街的人,这工作时间她能做什么?回家睡觉?她白天睡不着的。去喝咖啡?她没那雅兴。回豆腐婶那?……时若雨仔细想了想,还是算了吧,街坊的八卦能力可不比她的那几个同事差!

  现在真为难了,到底要去做什么?时若雨无精打采的站在路中央,她随便扫了下各个店招牌,一个个的都引不起她的兴趣,哎,难熬!

  “听说最近塔尔湾新驻进了一个婚纱店,那里的婚纱都是顶级制作,真的好想看看哦!”

  “那么厉害,我们现在就去吧,我打算明年结婚,我想要好看的婚纱!”

  “好好现在去看!”

  时若雨无意的听着路过的姐妹的对话,婚纱,又是婚纱,那种东西穿在身上会好看吗?结婚真是无聊,随便穿穿就好了啊,还那么浪费做什么?

  可是……可是塔尔街距这里只有十分钟的车程,反正现在自己无聊,去看看也不错啊!虽然现在的结婚实在无意,可是五年后,她可是要再嫁的,现在去看看也不错!

  想到这,时若雨又笑了,看来自己挺疼自己的,连五年后的事情都想到了!时若雨欢喜的叫了辆出租车,目标直指塔尔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贵公子的冷情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贵公子的冷情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