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相貌端正2018-10-29 07:153,142

  原来,时若雨的矜持还是很正确的,她差点被墨云进短暂的温柔感动了,那其实不是属于她的。

  订婚宴正的兴头的时候,他一连出去接了四次电话,她看着他的表情以及赵文多脸上的怜悯之情,她应该想到什么了。

  其实想想,那个一直在外面的女人确实很可怜,听他说,应该是三年,已经独自在外三年了。呵,那可真是个不短的时间。

  时若雨依旧坐在那辆来时的高级轿车,她安静的坐在后车座上,看着外面呼啸而过的风景,她的心也开始在此慢慢掩藏起来。

  过了这一日,她就别人的五年契约老婆了,其他的人,其他的情就再也与她无关了。

  原来主编赵泽新和墨云进也是关系的,整个订婚宴上,她能感觉到总是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等她突然注视到那双眼睛,她竟然看来了一丝绝望,那种感觉她这人生中只有一次,但她不明白为什么他眼中竟会如此。

  忽视,她只能选择忽视,无性无爱,对她来说是注定的了,她已经拿到了五千万,虽然这笔钱相对她的离婚保障金来说少得不能再少,但她却深知,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其他的,就随风去吧……

  “时小姐,时小姐……”赵文多的声音显得有些急迫。

  “呃……怎么了?”时若雨刚从思考中回过味来。

  “哦,没什么,我叫了几次你都没反应,你还好吧?”赵文多的声音里多了一些关怀。

  时若雨看着车镜,从那里她能看出他的表情是发自真心的,“哦……不好意思,我有些累了,没注意到。”

  “没什么,云进说,你随时可以搬过去跟他一起住。”

  “一起住?”时若雨挑起眉毛,脸上多了些不解。

  “对啊,再过一个月你们就正式成为夫妻了,你搬过去别人也不会说什么的。”赵文多以为时若雨有什么顾忌。

  呵,正式夫妻,这个词在时若雨眼里突然变得可爱起来,如果她找的人是个既爱自己,自己也爱的,那成为正式夫妻,想必是天作之合,可惜现在,一切都是谬论。

  “不用了,多一个人就会多一份麻烦,还是结婚之后再说吧。”时若雨淡淡地说出口。

  “好吧!”赵文多不想勉强她,他说罢随后又补了一句,“你今天很漂亮。”说完,他笑得可开心。

  “呃……”时若雨却愣掉了,赵文多从一开始就表现的一副老管家的模样,最后竟说出这么一句话,真让她有些无所适从,所以连谢谢她都忘了回答。

  订婚后的三天了,时若雨终于感觉有些解脱了,前些天听到那“订婚”二字,心里就压迫的很,可是这几天,她已经完全轻松了。

  那个契约结婚其实不就是工作合同,给别人打工也是要合同的,这个只不过就是时间长了点,工资高了点而已,面对的还不都是顾主。

  这么一想,时若雨心里还不是一般的平衡了,想想那些年薪百万的,啧,不过尔尔啊!

  好了,还是干正事吧!

  时若雨看了看手里的稿子,这原来四天前就应该拿给主编看的,没想到拖了这么长时间,真是有些对不起安定村的那些孩子,即使已经给了他们钱。

  时若雨拿着稿子去了主编的办公室,不晓得为什么,她心里竟有些忐忑,搞不清想自己现在是个怎样的想法,她怕见赵泽新!可是,这稿子必须得到主编的首可才可以的……时若雨立在电梯门口,思忖着,她踌躇不定起来……

  “小雨你去做什么?”这时身边突然多出了一个人,若大的报社,她认不过几个人的,但为何她却认得自己?

  时若雨一时尴尬,“我……我去找主编看稿……稿子。”

  “哦,这样哦!”多出来的那位女士一脸的媚笑,“小雨忘了祝你订婚快乐了!”

  原来,她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名人,如果不是某某大财团的领导人订婚,想必人家根本就不晓得她是哪号人物吧!

  时若雨把抱着的稿子往怀里搂了搂,自己现在好歹也是墨氏财团领导人的未婚妻,他一个小小的主编倒让她怕起来,这话要传出去,还不被笑话死吗?

  想到这,时若雨把小胸脯一挺,走,找主编看稿去!

  “主编?”时若雨自己静敲敲的走进赵泽新办公室。可是他竟整个身子靠在转椅上,像是打起了瞌睡。

  “主编?”时若雨又试探性的叫了一声,自己不至于这么倒霉吧,好不容易有了时间,主编倒没空了!

  时若雨不死心的走到办公桌前,她踮起脚,拔着脖,看着赵泽新,得,真睡觉呢!看这情况,时若雨心里还些恼怒,哪有大上午的就睡觉的,还主编呢,一点也不敬业!

  时若雨站在原地,手里死死地搂着自己的稿子,撅着小嘴,心里这个烦啊!自己鼓着勇气来了,这可好,他却在睡大觉,真让人想不通!

  就这样,时若雨站着,赵泽新依旧靠在转椅背上休息,两个人谁也没动,像是在对峙。

  五分钟,十分钟,就这样过去了,情况一点儿也没变!

  时若雨忍不住了,穿着制式的高跟鞋,这么干站着也不是什么好法子,她稍稍跺了跺脚,拿起稿子作势要丢赵泽新,这家伙太不给面子了,竟然睡这么香,都快半小时了,还没见醒得动静。

  细致的皮肤,光滑的脸蛋,稍有些卷曲的睫毛,高挺的鼻子,红润的嘴唇,原来男生睡相也有好看的。时若雨看得有些出神,她还没见过有男生睡得这么有气质的,那种感觉是与生带来的,一点作做也没有,真好看!

  时若雨看他睡得这么香甜,也不好打扰了,看来还是得另找日子。

  正当她转身要走时,“为什么不叫醒我?”赵泽新带着浓厚的鼻音,叫住了她。

  “呃?”这是醒了吗?时若雨转过身,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为什么不叫醒我?”赵泽新语气中竟带有责备,他扯了扯领带,身子坐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时若雨。

  “我……我……”被他这么一看,时若雨心里倒是发毛了,这……这是怎么了这?自己好像没打扰他吧?

  “以后要叫醒我,不要让自己站这么时间。”赵泽新绷着脸,一副教育的面孔。

  这话的意思是,他一直都是清醒的么?那她看了他这么时间他也是知道的了?想到这,时若雨莫名的感觉脸蛋有些发热,也太窘了,竟然出这种丑!

  “把你手里的东西拿给我看下?”赵泽新似乎是未卜先知,他知道她的目的。

  “哦。”时若雨也不想再惹怒他,只好乖乖的把手里的东西给他。

  赵泽新接过稿子认真的看起来,时若雨则在一边干巴巴的站着,说实话,穿高跟鞋站这么时间,她还真是有些熬不住了。

  不经意间,赵泽新抬头时正好看见了时若雨呲牙裂嘴的表情,“你先去坐会儿。”

  就句话简直就是特赦令似的,时若雨很顺从的就坐到了一边,连个拒绝的话都没说。

  时若雨坐在沙发处,看着此时认真的赵泽新,原来那句话果然不假:认真的男人才是最帅的。看他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思考的模样,感觉还真不错。

  “小雨……”

  “呃……”时若雨对他的昵称显然不太习惯,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这题材不错,周一就发首版。”赵泽新一句话就把事情说完。

  而一边的时若雨则仍是一脸的迷茫,他在开玩笑吧,首版,怎么可能,那主要是商业经济所占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把福利摆在上面。

  “没听见我的话?”

  “我不确定你说的话。”

  “不确定?”赵泽新似乎是在想她说的这句话,“想必你是饿了,吃饱饭你就会明白了。”他把稿子放在桌子上,抓起外套,走到时若雨身边。

  “吃完饭,你就全都确定了。”他笑着对她说。

  这什么人这是,陪他吃饭吗?好样的,原来,主编大人竟是如此“无私”,他无非不就是想让自己请他吃顿饭吗?这技巧有些拙劣。

  时若雨打心里有些看不起他了,这家伙太小人了。

  “怎么?你还要考虑?看来真是把你饿傻了!”赵泽新竟然笑出声音,他看着默不作声的时若雨,他笑得很开心,他伸手拉住她,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

  “我们去吃饭。”一句话,说得如此温柔。

  时若雨愣愣的看着他,他的笑真的很好看,而且很妩媚,自己就像受盅一样,随着他走了。

  赵泽新拉着她的手,他很庆幸,她没有甩开他!这时他的心已经在砰砰乱动,似乎没了规律,他竟不知道,只是牵手就会让他如此激动。如果此生不放开,那也无憾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贵公子的冷情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贵公子的冷情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