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相貌端正2018-10-29 10:192,948

  虽然时若雨没有开口问赵泽新主编,但她心里是明白的很,睡了一上午的大觉,无缘无故的午餐,而且知道她喜欢的口味——豆腐花,香酥薄饼,再加一碟小咸菜,平淡又不失家的感觉。

  时若雨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她看了一眼那件男士西装,心里更多了些疑问。

  “嗡……嗡……”

  “喂,你好?”看着这陌生的电话,时若雨隐隐能感觉到些什么。

  “请问是时若雨,时小姐吗?”听声音有些急促。

  “对,我是。”淡淡的一句,时若雨并没有问什么。

  “我是李副助理的秘书,她现在出车祸了,我想你可不可以见见她,她很想见你一面。”对方的声音明显带着哭腔。

  “告诉我地址。”即使只见过一次,时若雨却莫名地担忧起来。

  赵泽新手里端着一杯茉莉花香茶,看着急匆匆走掉的时若雨,眉头不禁皱了一下,看来还是应该多了解下她。十三年的时间了,自己竟有些忘记了,除了她喜欢吃豆腐花和薄饼外,他还记得她喜欢餐后喝点这种清茶。赵泽新看了看手中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原来这种茉莉花茶香味这么浓郁,那种清香随着舌尖慢慢散开来,看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适应了这种味道,一如她清淡高雅。

  时若雨急匆匆的赶到市医院,到了病房门口,她放慢脚步,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她轻轻推开门,呵,竟然一男一女有说有笑,谈天说地的模样,到底谁有病?

  “若雨你来了啊?”李副助理眼挺尖的一下子就看见了在门口发愣的时若雨,热情的向她打着招呼。

  “我……”时若雨看着李副助理和旁边男性笑的那表情,心里的小火苗不禁蔓延开来。

  “时小姐,你还认识我吗?那天在墨氏财团顶楼……”男性似乎试着在引起她的回忆。

  那天?墨云进?不长这个模样的……至少脸上的线条比面前这个男人要硬气。

  “阿多,你不要再说了,你长得又不出众,人家怎么会记得你?”说话的又是李副助理。

  今天她似乎有些不一样了,记得那天在公园她穿得是工作套装,而今天她穿着很随意,原来绾在一起的头发,今天却成了大卷。淡淡的裸妆更显得她脸型精致,橘色的围巾,米白色的T—恤,一条貌似像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再搭上一双黑色裸跟凉鞋,那感觉是说不出来的激情。

  时若雨在心底不禁赞叹起来。

  “不好意思,李副助理不是出车祸了?为什么又是现在的模样?”时若雨平静的语气,似乎刚才被骗的不是她。

  “哦?呵呵……这……”李副助理脸上露出些许窘色,她侧着脑袋向赵文多表示求救。

  时若雨把他们两个的表情看在眼里,确实无误,自己是被骗了。

  “我想,你们应该解释一下。”时若雨依旧不在意的表情,让他们两个倍感轻松,至少不要有太大的负罪感。

  “时小姐事情是这样的,请你先不生气,听我解释。”赵文多走上前去,挡在了李副助理的身前。

  “我,没有生气。”时若雨冷淡的表情,让赵文多不觉心惊,这种表情实在和墨云进那家伙出奇的像,如果同是两个如此冷情的人生活在一起,那他们的生活……呼,不可想象。

  “请你先进来,我们好好谈谈。”时若雨一直都站在门口,她不喜欢随意进出陌生的地方。

  “若雨,我们……”李副助理想说什么,但一看到时若雨毫无表情的脸色,她又把话咽了回去,确实,本来应该生气的人,却表现出一副淡然,这让人真的很不适应。

  时若雨坐在边,看着面前的这两个有些紧张的人,她不禁觉得好笑,这两个人真的很配,连搓手的动作都一样。

  “有什么话,就说吧。”时若雨说这话时,脸上竟带了些淡淡的笑。看来这两个人在想骗子时,应该做过心理斗争吧,否则不会像现在这样窘迫。

  “其实……我们……我们……”赵文多堂堂一个大男人,公然说出让她嫁人的话,再怎么想想也是难为情的。

  时若雨直视着对在她对面的人,一句话哆哆嗦嗦的竟然没有说完整。

  “时小姐。”

  时若雨又看着开口的李副助理,看她公事公办的模样,应该要说正题了吧……

  “我们这次这么做也是出于无奈,给你打了那么电话也不接……所以我们没办法只能这样了。”李副助理说这话时,微微表示歉意的低着头。

  原来那十三个电话都是他们两个打的?原来促使他们说假话骗自己也有是有原因的。

  时若雨没有开口,而是继续听。

  “我们的目的是希望你能答应嫁给墨云进墨总裁。”李副助理单刀直入,一句话便把整个事情挑明了。

  时若雨微愣,她本以为他们只会说什么辅佐而已,但没想到今日的谈话却已经到了要嫁人的地步!

  “我不喜欢开玩笑。”时若雨这下是直接变成了冷脸,她一向不喜欢陌生人,尤其是说一些不合理的事情。

  “时小姐,希望你能明白,我们没有在开玩笑,你应该记得在此之前我们就已经谈过。”李副助理语气中明显有些急迫。

  “不好意思,报社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我要先走了。”时若雨说着,便站起身,作势要走,看这情况自己多待也无益。

  “时小姐!”赵文多一下子张开双臂挡在了时若雨的面前,“拜托你,请听我们说完。”

  时若雨看着面前有些失态的优雅男人,她心中也感觉到了些不好,看来今天的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你跟墨氏财团的前掌门人,关系匪浅,他的遗嘱里有关于你的,云进作为新一代墨氏财团的领军人物,他必须对你负责。”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时若雨轻皱着眉头,问题似乎严重了,她和墨爷爷,即使他说过他俩是忘年交,但他们的交情只不过就是吃吃小餐点,品品茶,谈谈琐碎的事情而已,为什么他的遗嘱里会有自己?什么叫负责?

  “时小姐,就是墨云进必须娶你的意思。”赵文多嘴拙实在是无法解释了,目前的情况他掌握不了。

  “时小姐……”

  “好了,不要说了……”时若雨打断李副助理的话,“我想直接见他。”与其他听两个外人的话,不如当面谈话来得快。

  “好,我马上帮你约他。”赵文多二话不说,便拿出手机。

  时若雨立在原地,心中五味杂尘,目前是个什么情况,她似乎一点都不懂,十十五六的人了,第一次谈到嫁人,心里还是会有一些害怕。而且要嫁的那个人竟然是他,那个高傲自大,目中无人的家伙。

  多好笑,自己恐怕应付不来。

  婚姻这个话题,对时若雨来说似乎太陌生,太不现实,古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她举目无双亲,她应该听谁的呢?而且像她这种情况,又有哪个男人能接受呢?

  想到这,时若雨不禁露出些苦笑,原来,她的婚姻大事还很渺茫。

  “时小姐,一个小时后云进就会赶过来,请你等等好吗?”赵文多挂断电话,一脸乞求的模样看着她。

  呵呵,多好的情况,在医院这个生离死别的地方谈论人生大事,很有创意。

  时若雨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她又安静的坐回原处,等着那个即将要娶她的男人。

  赵文多和李副助理互视了一眼,两个人都笑得很轻松,似乎事情就要搞定了。

  赵泽新站在落地窗前,他手中仍拿着那杯已经凉掉的茉莉花茶,茶凉了,人却未回,他一直在等待着她回来,十三年前,他就见过她一面,在豆腐花坊前,两个小孩子为了一碗豆腐花而争得不可开交,最后只能一人拿着一个勺子,全分了这一碗,两上孩子才算满意。

  似乎她已经忘了当年的那个小男孩,可是他却记住了她,野蛮不讲理的馋丫头。这一次见面,似乎她的性情有些变化,少了些儿时的活泼,多了些成熟女人的魅力,但她这个年龄似乎不应该出现这个状况的……

  赵泽新端着茶杯,深思着看着远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贵公子的冷情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贵公子的冷情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