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宴献艺(二)
八弦浮翼2018-10-25 16:342,195

  全场目光唰的砸向温珂,温珂突然觉得身体有点僵硬,随即调整了一下。

  “温珂谢过各位的夸奖,其实这个舞蹈也是机缘巧合下看别人跳过,实在不敢居功”

  “哦?只是见别人跳过都能编排得那么光彩夺目,想必姑娘一定舞技超群,可是为何没有亲自领舞呢?”池湃的口气有那么一丝耐人寻味的挑衅。

  温珂小小的腹诽了一下,我一向喜欢低调,但是总不能这样说啊,怪就怪自己所掌握的知识和这个时代相差太大,让自己行事无法低调。

  “是啊,她怎么不跳呢?”“恐怕是只会说不会跳吧”“就是,看她那瘦小的样”场上议论纷纷。人一招摇,流言就四起,温珂此时深刻体会到这一点。

  啪!一掌落在桌子上,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了一跳,贺兰一声怪笑,讥讽的看着那些窃窃私语的人“你们懂什么,温姐姐歌舞俱佳!”

  温珂心里暗叫不好,这贺兰还真是沉不住气。

  “哦?那温姑娘是深藏不露咯?”池湃马上顺着贺兰的话“不知我们是否有幸看温姑娘亲自表演?”

  温珂对这个咄咄逼人的池湃实在是很无奈,正在迟疑就听平王说道“温姑娘才情不凡,就为大家献上一段吧!”

  平王都发话了,温珂还有什么退路?

  “好吧”可是要表演什么呢?之前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变故,一时竟拿不定主意。

  “温姑娘机会难得,是否愿意与在下一起合作一曲?”子隐忽的站了起来,温珂马上会意子隐是发现自己为难特意为自己解困,感激的看向子隐“乐意之至!”

  “各位,这位子隐公子音律方面的造诣温珂自叹不如,今晚能够和公子合作一曲是温珂的福气”说完走到了场子中央。

  子隐坐到琴旁,姿势潇洒倜傥,引得全场许多女子低声议论。爰香看着子隐的眼满是爱慕,转向温珂的目光却变得妒忌和怨恨。接收到爰香的敌意温珂暗叹子隐长那么出众也真是麻烦,自己明明没有任何其他想法,却还是变成了众矢之的。

  琴声一起,温珂顾不得多想,立刻拉回思绪专心唱起来:

  谁在悬崖沏一壶茶;

  温热前世的牵挂;

  而我在调整千年的时差;

  爱恨全喝下;

  温珂的音质很空灵,犹如从厚厚的云层上透出的一缕阳光,出声的那一刻就点亮了所有人的听觉神经。几句过后子隐接唱:

  岁月在岩石上敲打;我又留长了头发;耐心等待海岸线的变化;大雨就要下;

  子隐的声音温润中带着磁性,如上等佳酿那样甘醇。

  风狠狠的刮谁在害怕海风一直眷恋着沙你却错过我的年华错过我新长的枝丫和我的白发蝴蝶依旧狂恋着花错过我转世的脸颊你还爱我吗我等你一句话

  温珂深情唱着,眼睛不知不觉看向子隐,而子隐一边抚琴一边温柔的望过来。也许是被那穿越千年的音符所感染,两人情不自禁的表情撼动着每一个人。温珂:一生行走望断天崖最远不过是晚霞而你今生又在哪户人家欲语泪先下

  子隐:沙滩上消失的浪花让我慢慢想起家曾经许下的永远又在哪总是放不下啊轮回的记忆在风化我将它牢牢记下

  在场的所有人都感慨的凝视着中央那一对璧人,天衣无缝的配合,就好像演练了很久很久,大家不只是惊诧着歌曲闻所未闻的曲风,更加被这种独特的合唱形式震撼着。许多妙龄女子却更多的是挑剔的来回打量温珂,妒忌之心真是不言而喻。

  正在赞叹之声频频传来的时候,一双美目残忍的注视场中的温珂,那种暴戾之气让温珂的脊梁一阵发寒,温珂巡视而去试图找寻让自己如此不舒服的目光来自何处,可惜只是徒劳,无意间对上了一片无底的深蓝,温珂心里一慌连忙别开脸,不敢再多看王琛。而王琛却一直盯着她,一刻也不曾离开,那冷峻刚毅的俊颜也生动起来。这是怎样一个女子?那绝美的脸上表情如此多变,虽然年纪还小,可是如此的才情想要不被传诵还真不容易,再过几年成为一段传奇是易如反掌。她,究竟是谁?那么多的不可能存在在她身上,是如此让人想抛开一切去细细探寻。

  看着场中和温珂对唱的子隐,王琛心头居然掠过一丝杀机!

  歌曲终了时,一切的吵杂,喧闹,感叹,赞赏,都离温珂越来越远,温珂在那曲《千年之恋》之中久久不能自己,依旧沉浸其中,一遍遍回忆着当时的美好,就连宴会何时散去也浑然不知。

  也许是勾起了对哪个遥远年代的想念,亦或是自己累了,温珂突然很想一个人静静。和琴棋书画等人分开后温珂向王府花园走去。

  花园里很静,只有昆虫小声的鸣叫,树阴婆娑,月儿高挂,风轻轻的触摸着花草,带出阵阵的清香。

  深深的吸一口气,心,也醉了。

  “在想什么?”子隐温柔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温珂没有动,对于子隐似乎不需要那么多世俗的客气,因为他懂,至少温珂自认为子隐懂自己。

  “我在享受这一刻的宁静,子隐凡尘的喧闹再火热也比不上自然的宁静”温珂有感而发

  子隐走到她的身边,和她并排而立,温珂侧头看了看,子隐闭着眼睛,体会着温珂所说的宁静,看着他,心开始悸动,这样一个男人,一定懂得生命的意义。

  “你们在聊什么?”一个不合适宜的入侵者——贺兰。她跑向两人,好奇的眼睛扑闪扑闪。

  子隐有些尴尬“没什么,温姑娘你们聊,我先回去了”说完就匆匆走了。

  贺兰一把拉起温珂的手,“温姐姐,我家派人来接我了,我明天就得离开,我真舍不得你们。”说着说着已经有点哽咽。

  温珂摸了摸她的头,“傻姑娘,我们还会见面的,这次的分别就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见,不是么?”

  “恩!温姐姐,你如果有机会到泽国一定要来找我好不好?”

  “好!我一定去。”

  再更一章,呵呵,国庆期间每天多更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丰色倾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丰色倾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