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贺兰
八弦浮翼2018-10-25 16:342,495

  温珂的脑袋从纭瑶身侧露了出来,朝两人做了个鬼脸。纭瑶笑了笑“好了,别闹了,让别人见了笑话,我们坐下说说这献艺的事吧”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就直接让琴和珂妹妹两人合作一曲得了”棋满不在乎的说。

  “大家还有其他的想法么?”纭瑶问道

  温珂沉思着,这平王寿宴,演个节目很简单,可是要做到很出彩那可得费一番心思。

  “如果我们演得很好,会不会有更多的报酬?”

  被温珂这么一问大家纷纷看着她“没有先例”纭瑶摇头。

  “那平王家宴还有多久?”

  “听说这次家宴好像是专门为了迎接贵客而设的,所以平王提前就邀请了我们来,说是这次的表演很重要,让我们用心准备,家宴却是一个月后才办”

  “时间充足,那好我们来个奇特一点的。”

  “如何奇特?”

  “呵呵,现在不可说不可说”温珂一脸的神秘。

  看大家疑惑的表情,温珂笑了笑说道“放心,一切有我,今夜我好好想想,明日我们就开始排练吧”

  虽然大家不知道温珂所说的表演究竟是个什么,可是对于温珂的鬼主意多大家是习以为常的,也就没有再多问,总之这次表演肯定会很有趣。

  这一夜只有温珂一个人孤单的挑灯忙碌,天大亮的时候整个节目的详细策划也完成了,只是眼睛周围爬了一圈黑色。熬夜这事还真不能常干,要不然多年轻都会提前跨入色衰的队伍。穿越后温珂觉得自己比以前可用功努力多了,也许是没有了理所应当的依靠(老爸老妈的笑容浮现眼前)都得靠自己的缘故吧。

  用过早餐,温珂召集了大家,开始讲解表演的具体内容,众人都越听越是惊诧,眼神种有喜悦,有兴奋,还有一种崇敬。

  温珂给几个人细细的讲着技巧和要领,几个人也都是聪慧灵巧之辈,不用多久就已经领会神髓了。温珂又把琴拉到一边,给她哼唱了几遍需要用到的歌曲,让她谱曲备用。接着唤来几个丫头把需要用到的服饰,及一些表演用品清单交给她们,让她们尽快按照要求办好。交代好以后温珂的眼睛已经罢工了,于是回到自己房间补起觉来,其他人则在花园中演练起来。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时分,头脑也清醒了不少,肚皮却传来了咕咕的叫声。出了房门看到几个人都还在认真的排练,温珂心中涌过一丝暖意,这种感觉和观看奥运比赛是一样的,当自己国家的运动员站在最高领奖台上时会想哭但是又很骄傲。

  “不累么?吃饭吧”温珂轻呼。

  “珂妹妹你醒啦?呵呵当然饿,不过这次你排的节目真有意思,我们可是按照你说的排练了很多遍了,要不你看看?”书一脸疲惫。

  “好我们先吃饭,吃完我们一起排练”温珂眼中突然有点潮湿。

  晚饭后,温珂特意让丫环们多点了一些灯,把整个院子照的很亮。这才有舞台的感觉嘛,不然怎么投入情绪去演呢?

  几个人开始向温珂展示她们一天的成果,温珂一边看一边修整细节。

  一串响亮的掌声响起,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向响声的方向看去。

  “好!好曲!”不知何时院落中已经站了一个文弱少年,身后跟了两个彪形大汉,一看就是练家子。少年走到琴的身边,看了看众人,暧昧的一笑“好景!”

  “你是谁?”纭瑶问道。

  “我?”少年神秘一顿“秘密”

  “哦?”温珂淡然的看了少年一眼,对其他人说“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大家早点休息吧”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其他人也收拾准备进屋。

  一看大家都不再理会自己少年沉不住气了大叫道“喂!你们不好奇我是谁么?”

  “不好奇”温珂依旧没有停下脚步。

  “站住!”少年一下子窜到温珂前面把她拦了下来,看到温珂的脸少年脸色大变,“你……你……你是谁?!”少年因为吃惊竟有些口吃了。

  “对你来说是一个普通的过客”温珂不温不火。

  看温珂镇定的回答,少年从吃惊变成了疑惑,瞧温珂的双眼更加仔细,看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端倪,低头轻声喃喃“太像了,太像了,怎么回事呢?”

  看着少年失神的模样,温珂轻叹了一声,不再理会朝屋里走去。没走几步又被那个少年拦了下来。

  “那个……不管你是谁,你为什么不好奇?我可是很有来历的哦?”

  “小姐,你刚刚都说了是秘密,我们又何必要探人隐私,我们没有兴趣”

  “你……你你”少年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温珂“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看来我不犯人人要“烦”我啊,温珂轻叹了一口气,懒懒的看着眼前人“因为你浑身上下都告诉我们你是女子,就这么简单”

  “真的么?我怎么没有觉得呢?”少女不解的看着温珂。

  “你的声音,你的语气,你的眼神,还有你的耳朵!”

  “耳朵?”少女忙着摸了摸自己的双耳,顿时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的耳洞出卖了自己。

  她猛的一转身凶狠的看着身后的两个大汉“你们不是说看不出来我是女的么?怎么我府门还没有出就被认出来了,真是一群饭桶!”两个大汉被骂得低着头,也看不清什么表情。

  “真失败,本来还打算出去看热闹,这可好门还没有出就被认出来了,真失败,真失败!”少女气急得跺着脚。

  温珂不想多事转身要走,又被叫住“喂,那个……我叫贺兰,我本来要扮装出去凑热闹,刚刚经过这个别院就被琴声吸引过来了,你们在干什么?”

  温珂看她喜怒于色,看来也不是个有心计的家伙,更何况这平王府也不是没有守卫的,既然她可以随便行走说明她是这府中之人,那么也不用忌讳太多。

  “我们在排练节目,为了一个月后王府的家宴”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们会一直呆在这里拉?”

  “明知故问”棋小声嘀咕,看来棋不太喜欢这个‘入侵者’。

  贺兰好像没有听见也不理睬其他人,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温珂等待回答。

  “是的,一直到王府家宴过后我们才会离开”

  “那我可以天天来看你们排练么?”贺兰放软口气小心的问道

  “不可以!”琴和书齐声应道。琴是不想有外人在打扰大家练习,而书则是纯粹看不惯这个女子的嚣张。

  “可以。”不知怎么的温珂总觉得自己无法拒绝眼前这个有点骄横的女子。

  “太好了,终于不会那么无聊了哈哈……各位明天见!”说完不等大家反应过来就带着两个大汉快速离开了,谁也没有注意在转角处贺兰回头远远看了温珂一眼自言自语着“太像了,回去以后定要问问母后”然后消失在夜幕中。

  喜欢此书的亲亲请把你们的金砖给我吧哈哈……晚些再加一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丰色倾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丰色倾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