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黑衣人
八弦浮翼2018-10-25 16:345,266

  又休整了几日,温珂的身体已渐渐恢复,为了和大家多亲近,温珂几乎干什么都跟着智神侯,智神侯也不拒绝,毕竟一个小姑娘独自一个人是很危险的。而侍卫们也很乐意,温珂是个不错的话夹子,时不时的冒出的小心思和小想法总是能让大家开怀一笑,并暗暗惊叹着这个小姑娘脑袋里怎么装了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这日正午,智神侯一行人在客栈一楼吃饭,温珂在给大家讲冷笑话,几个侍卫正津津有味的听着,这时门外进来几个头戴斗笠的黑衣人,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角落坐下,温珂好奇的朝这些黑衣人望去,只见这些黑衣人笠帽周边都用黑纱围了起来,看不清几个人的样子,而更奇怪的是几个人的全身上下都被他们的黑衣服包裹的看不到任何皮肤,就连手掌也用黑色的布条裹得严严实实。腰间各自都别了一根黑色的类似萧的器物,可是比萧又要小巧很多,只有一个半巴掌那么长,颜色乌黑,刚好和衣服配搭起来。

  温珂正看得起劲时耳边传来了智神侯压低的声音:“珂儿,专心吃饭。”温珂收回视线,低头往嘴里送饭,耳朵却还竖起听着黑衣人那桌的动静。

  “小二,二十个馒头,一些小菜快些上来!”其中一个黑衣人叫道。

  温珂听到这个叫声更加好奇了,原以为这样一种奇怪装扮的人应该有着浑厚的声音,没有想到,这声叫喊居然有几分动听,不看说话人光听声音几乎会误以为是出自一个年轻才俊之口。

  温珂太专注的偷听,没有发现旁边的智神侯看着她,皱起了眉头。

  智神侯突然对几个侍卫吩咐道:“刘成你们等会去雇辆马车,再准备几套男孩的衣物,我们今天就上路。”

  “是。”几个侍卫应声而去。

  听到智神侯吩咐众人,温珂暗想:原来刘侍卫叫刘成,神侯把这称呼一改恐怕是为了不暴露身份,看来神侯是个极为谨慎之人。

  温珂此时也不再理会那些黑衣人,抬头看向智神侯问道:“伯伯,衣服是给我准备的?”

  智神侯笑着点了点头,低声说道:“珂儿,你作为一个小男孩跟着我们这群男人才方便。好了,多吃点,吃饱我们好上路。”

  温珂知趣的应了一声,就不再多问。几个侍卫不到一刻钟就回来了。

  “大人,一切安排妥当,随时可以启程。”刘成回禀道。

  “好,那我们就启程吧。”智神侯拉起温珂的小手,径直朝门外走去。温珂一边走一边偷眼看那些黑衣人,突然对上黑纱后的一双眸子,吓得她立即低头快步跟着走了出去。

  智神侯和温珂坐在马车里,刘成驾车,其他侍卫骑马分在马车前后。

  温珂掀起遮帘望了望,又转回身坐好,看智神侯闭目养神也不好打扰,一时却不知道要做什么。

  “珂儿,你有话要问?”智神侯还是闭着眼睛。

  “伯伯,我们这是去哪里?”

  “去见我的一个故友,到了你就知道了。”

  “哦……”

  停顿片刻,温珂实在忍不住又开口问道:“伯伯,刚刚在客栈,那些黑衣人是什么来头?”

  智神侯慢慢睁开眼睛,定定的看着温珂,表情严肃:“珂儿,那些人是夭族的人,他们身上有蔓藤形状的纹身,这些人很危险,日后你遇到千万不要招惹,可记住了?”

  “记住了。伯伯,虽然纹身很引人注意,可是把身体裹成那样包括手掌也不例外,那不是同样惹人注意?他们这么做不是多此一举么?”

  “珂儿很聪明啊,也许他们是不想别人看到他们的纹身吧。”智神侯的眼神变的温柔起来。

  是了,定是那些纹身有什么意义,让他们不得不隐藏起来。这个世界果然有很多秘密,而且处处都有危险,今后可要小心行事,不要夭折在这里那才悲哀。温珂突然觉得自己很无助,就像一条离开了水的金鱼,随时会成为猫的口粮。

  想着想着精神也开始有点萎靡,力气像是被抽空了,慢慢地睡了过去。

  突然,一声马鸣,马车猛地停住了,温珂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情就一头撞上了车厢的木梁上,这一撞,顿时清醒了。

  “珂儿呆在这里别出来”智神候话音才落,人已掠出了马车。温珂被这突来的变故也吓得呆了一下连忙应了一声,声音才到喉咙就消失了。

  智神候和几个侍卫分散在马车周围,四周的气息中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温珂轻轻掀起车帘露出一条缝,车外侍卫们警惕着,智神候脸上却还保持着微笑,双手轻轻的搓着。几个黑色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马车这里攻了过来,侍卫们迎上去,双方缠斗了起来。温珂哪里经历过这样的打斗,一时却忘记了害怕,津津有味的欣赏起来。虽然温珂不是很懂武功,但从双方打斗的气势上来看智神候带的这几个侍卫身手不错,应付得很从容。再看黑衣人,怎么有眼眼熟?再看,不就是在客栈里的那几个夭族人么?认出来犯者,温珂倒吸一口冷气。

  又过了许久,几个黑衣人渐渐落了下风,这时为首的一个叫了一声温珂听不懂的话,顿时,几个人同时向远处奔去。

  “不要追”智神候大喝,“小心有诈”

  侍卫们纷纷退了回来,依旧围绕在马车周围,严阵以待。

  奇怪的笛音从黑衣人盾去的树林传来,温珂瞬时头晕目眩,翻到在车厢内。车厢外也传来倒下碰地的声响。一个,两个,三个……最后只有智神候一个人还立在原地,可是额头却有丝丝汗水,正当智神候眼色也开始迷离的时候,笛声却消失了。

  温珂顿时觉得溺毙的最后一秒抓住了一根救命绳,意识也渐渐恢复。

  第三章礼物

  此时车厢外传来一声稚嫩的童音“弟子见过师叔。”

  智神候叹了一口气“原来是师兄出手相助”

  “是,师傅和弟子路过,恰好听到这乱人心智的幻音,便将对方击退,师傅急于赴约已先行离开,弟子受命前来救助受袭者,没有想到居然碰到师叔”

  “师侄快看看我那几个侍卫”

  “是”

  在原地休息了一段时间,大家都恢复了神智,那小童就告辞离开了,而智神候一行人也重新上路,温珂一直在车厢内休息也没有机会看看那个神奇的小男孩。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中的温珂耳边传来智神侯的声音“珂儿,醒醒,我们到了”

  温珂揉揉眼睛,起身跟着下了马车。一股凉风钻进领口,温珂打了个寒战,原来天已经黑了,而面前盏灯的地方就是他们要投的客栈。

  顾不得细看这家店,温珂小跑着进了大堂。刘成要了几间房后就把行李送进去了。而温珂和智神侯则坐定在大堂。

  不一会,侍卫们纷纷回来坐定,叫了些饭菜,一行人吃起来。饭后大伙聚到温珂的房间,商量起第二天的行程。

  “现在我们进入了申国境内,可以随意一些了,明日珂儿和我去凌华山拜访故友,刘成,你们几个就在这里等我们回来。”智神侯抬起茶杯慢慢品着。

  “大人,还是带几个人去吧,要是……”不等刘成说完,智神侯已经摇头。

  “申国与这卞国不同,这里皇权稳固,门派间的势力也很均匀,安全是不会有问题的,路上伏击我们的夭族人知道我师兄在此地他们也不敢再贸然出手。而且,我那位老朋友可不喜欢太多的陌生人,所以我和珂儿去就可以了。”

  刘成也不再坚持“是,大人。还是请大人带上信号筒,我们好做后援。”

  “好。没有其他事情你们就回去休息吧,记得安排轮夜”

  “是。”侍卫们退了出去。

  智神侯继续品着茶,热气袅袅的从茶杯里扩散开来,整个房间弥漫着茶香。

  “珂儿,你今后有何打算?”

  “我想学武功,这样才能自保”温珂直了直身子回答道。

  早在醒来之后温珂就想过这个问题,这种落后的时代没有武功很难混得走,还是保命要紧,学点功夫傍身是绝对不会错的。经历了路上伏击之后,温珂更加发现自己是弱小得可怜。

  “恩,想法很好。明日我们去见的人很厉害,她若肯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伯伯不能亲自教我么?”

  智神侯笑了笑“我的武功不好,不然何必带侍卫。而且我呆的地方不适合你。”

  “哦,那一切全凭伯伯做主。”

  算了,有人教总比没有的好,再说,神侯不是说那个人很厉害么。神侯夸奖的人应该还不赖吧?这是温珂入睡前最后想到的。

  第二天一早,刘成就把温珂叫了起来,说是智神侯已经在大堂等她。温珂急急忙忙的洗漱好冲到大堂,看到智神侯已经在用早饭。

  “伯伯早”温珂快步走上去。

  “珂儿,快吃早饭,吃了我们去买东西。”

  “买东西?”温珂奇道“不是一早就去拜访故友么?”

  “那也不能空着手去啊?哈哈……”智神侯笑着捋了捋胡须。

  是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神侯带我去见故友,是不能空着手,不然那多难看啊,何况还要把我这个小包袱丢给人家,更不能失礼了,礼多人不怪嘛。亏我还是现代人真不上道!做了一下自我检讨后,温珂快速解决了桌子上的食物,跟着智神侯出门了。

  穿越过来第一次逛街,心里实在是激动的很,眼睛瞟完这里瞟那里,实在是有点看不过来,各种店铺林立,商贩的叫卖声一处高过一处。温珂兴奋得这里停一下又跑到另一个摊子停一下,智神侯倒也不在意,踱步跟着她。

  “伯伯,我们买什么好呢?”温珂一边把玩一个木架摊上的玉佩,一边问道。

  “我们先去给你买衣服,然后再买礼物。”

  “给我买衣服?”温珂看了看自己的穿着,还是从卞国出发时刘成准备的男装。

  “是啊,给你买姑娘的衣服,还你本来面貌去见你未来师傅”

  两人来到了女服店铺,掌柜的给亲自挑选了一套粉红色的罗衫裙,换装后的温珂连掌柜的都看傻了眼,智神侯也满意的点着头。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虽然不是很清楚,却可以分辨出的确是个小美人,温珂一下子心情大好,笑容也挂在了脸上。

  “珂儿,我那故人会喜欢你的,哈哈……”看来被温珂的好心情感染了,智神侯也开心的大笑起来。

  离开服饰店后智神侯带着温珂来到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铺门口,智神侯在店小二耳边说了几句,店小二就匆忙进去通报了。

  等了不久,出来一个胖胖的中年人,样貌普通,却穿着讲究,一双小眼睛很有神。一见智神侯就迎了出来,“原来是神侯大驾光临,哈哈,今年可是晚了点,我前几日就准备好了。”

  “路上有事耽搁了几日,丘掌柜一切安好?”智神侯寒暄着。

  “好好好,托神侯的福,每年定时光顾,单是为神侯效劳小店就已经富足有余了,其他生意也只是打发打发时间而已。神侯请稍等,我这就取东西去。”说完欠了欠身,丘掌柜转身入了内堂,不一会儿就手提一青色布包走了出来。

  “这是您要的东西。”丘掌柜把那布包放在柜台上轻轻的推向智神侯,智神侯伸手打开布包,一组三个垒起来的红木六角盒子呈现在眼前。

  “这……”

  不等智神侯发问,丘掌柜就开口解释:“是这样的,今年采摘雪蓝花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我知道神侯必是不能等的,于是自作主张花重金请了十几个采摘手再入雪山找雪蓝花。之前的雪蓝花丢了可惜,就多做了两盒。这最下面的一盒就是后采摘的雪蓝花所制。”

  “丘掌柜费心了,那价格翻一倍可以么?”

  “多了多了……”丘掌柜喜笑颜开。

  “无妨。今后还要多劳丘掌柜张罗。”说着智神侯就从怀中拿出一叠银票,每张一百两,足足数了四张给丘掌柜。

  站在一边的温珂眼睛瞪得大大的,心里早已尖叫起来:天啊?四百两?我这身服饰店最贵的衣服也才几两银子,这三个木盒子要四百两?!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镶金嵌玉的宝贝了。一定要好好看看,不然这个亏可吃大了。

  “那明年还是这个时候,有劳丘掌柜了”

  “哪里,哪里。”

  智神侯提起盒子,拉着还没有回过神的温珂走出了店铺。刚出镇口智神侯就雇了辆马车,两人分坐马车两侧,车子马不停蹄的向凌华山驶去。

  “伯伯,您的故人是一个怎样的人啊?为何送的礼物都如此贵重?还有啊,那……那盒子里究竟是什么呀?”温珂眼睛落到了盒子上,仿佛要把它看穿。

  “珂儿很好奇是不是?也罢,我这个故人是我同门师妹,人称妙手老君,她精通很多奇术,如果你能得她真传那真是你的福分”

  “是这样啊,原来她那么有名哦”温珂眼睑低垂,神色凝重。

  “那她收徒弟是不是很严格啊?”温珂不禁不住为自己的前途担忧起来。

  智神候看了看温珂,知道她所想,开口安慰“不必担心,一切随缘。”

  “珂儿不是对盒子里的东西好奇么?你打开来看看。”智神候成功的转移了温珂的注意力。

  “可以么?”

  “当然可以”

  温珂小心翼翼的揭开第一层红木盒盖,里面装的居然是点心!六角盒子的每个角都分别对应了一个婴儿拳头那么大的圆形点心,中间是一个花瓣形状的碟子,碟子里装了些暗红色带点透明的粘稠液体,有点像蜂蜜。

  “伯伯,这个点心就是礼物?”温珂有点不敢确定,拿着盒盖的手也忘记要放下来,一直还悬在半空中。

  “是啊,这叫合心酥,是师妹最喜欢的点心,每次来看望她我都会备上一盒,别看它不起眼,制作它的材料可是十分稀罕,单是雪蓝花一种配料都十分精贵,只有在每年入冬后的雪山之地才能采摘到,而且数量极其有限。”

  原来是物以稀为贵,怪不得要四百两才有三小盒了,这个时代也有这个时代的奢华呀。

  “伯伯,你很喜欢你的师妹吧?”智神候被温珂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吓了一跳。清了清喉咙“是啊,我们的感情很好”这个回答也不知是说给温珂听还是说给自己听,智神候竟有些失神了。

  温珂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当一个男人很留心一个女人的喜好的时候,至少可以说这个男人是喜欢这个女人的,这就够了。别人的感情问题还是少掺和的好,谁又知道谁是谁的那杯茶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丰色倾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丰色倾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