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日防夜防终成空
老山头之汗2018-10-25 17:352,840

  客厅里,经过一番磨牙打屁,尤俊达也明白了程咬金就是个花花枕头,一开始见面的几句话估计是谁教的,这才过了三句话,就露出了本色。虽然说话粗鄙,但是十分豪爽正和他的脾气。就这么又磨蹭了一会,尤通思前想后放不下三千两白花花的银子。再一想如今不试着招揽一下,肯定和白花花的银子无缘。假如能够招揽成功,那么白花花的银子就成了囊中之物。于是心一横,牙一咬对着程咬金慎重地说:“今有一桩大生意……”,忽然间听到一声大喊“尤员外!”一下子就打断了他的话。尤俊达那个恨啊,好不容易提起话头,就被哪个冒失鬼给打断。不过也没敢发作,尤俊达也是经过事的人,知道能在程宅大呼小叫的肯定也是一个人物。不是他兄弟就是其他至亲的人,要不然怎么能这么嚣张。伸长脖子向门口一看,进来一个单薄却精神的年近弱冠的年轻人。一进门对着他就拱手行礼:“尤员外,久仰大名,小弟未曾远迎,还望海涵。”

  尤俊达看着程咬金心说,这时谁啊?自来熟。程咬金心说你看我干什么?我兄弟给你说话呢,要看你看他啊,真是没素质没礼貌还是员外呢。程咬金记得沈厚给他讲过说话要看人,不然显得没素质没礼貌。他把尤俊达给鄙视了。其实人家等着他给介绍呢。

  “哦,自我介绍一下,沈厚,程大哥的二弟。”沈厚明白尤员外的意思,看程咬金没想到要介绍只好自我介绍。

  “原来是沈厚兄弟,久仰久仰。”尤俊达见过沈厚。大家重新坐下叙话。听说程咬金他俩是结拜的异性兄弟,于是又有了计较:“今日和两位相识,只觉得相逢恨晚,仰慕程兄的大名和沈兄弟才干,尤其是肉包子的生意更是远近闻名。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二位能够答应。”

  “既然是不情之请,还是不要说了,我们只不过是卖包子的也帮不了尤大员外什么事。喝茶、喝茶。”沈厚一听他的话音,就知道他也想结拜异性兄弟。从刘备开始,想要别人为自己死心塌地卖命,就玩结拜的游戏,简直就是屡试不爽的收买人心利器。他忘了他一见程咬金就拉着人家结拜的事,反而开始鄙视别人。

  “哦,抱歉问一下,你们包子的生意怎么样?”尤俊达没想到沈厚竟然那么说,我辈听到通道中人这么说,不都痛快的让对方说出来吗,这个家伙怎么是个异类,看来不是凡人。一开始他把沈厚当作添头,主要想和程咬金结拜的,沈厚谁认识。现在不由地欣赏和留意到他,想他们绿林中豪杰大多都是匹夫之勇,反而没有几个运筹帷幄的人。因此他虽然被沈厚将了一军,反而见猎心喜,想他在江湖打滚多年,能够混的风生水起,也是有几把刷子的。脑筋一转决定转一个方向进攻,越是豪杰越不会自甘平庸,卖包子尤其是猪肉包子能满足他们?这些话说起来多,其实就是念头一转。

  “只够吃喝,没有什么结余。”程咬金抢先回答。他对沈厚刚才的回答有点不满意,于是这次提前抢答。其实包子还救了沈厚一命,只是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以后就会明白卖包子是最明智的选择。

  “你们想不想发财?”尤俊达徐徐引诱。

  “不想!”“想!”沈厚说不想,程咬金说想。说完后互相瞅着对方挤眼睛。程咬金不太明白沈厚的意思,但是绝不能放过发财的机会,人家这么问自然想一起发财。那么多人不去找,找到咱们头上肯定也是欣赏咱们的能力。再说他以前不找咱们,现在才找过来,必然是要借助咱们,事成之后还能少了咱们钱财。而沈厚却希望程咬金不要多说话,因为他知道尤俊达想干什么。

  看到他俩的反应,尤俊达暗暗偷笑,看来今天自己来对了。年龄小的沈厚故意抻着想必是想多分一点好处,其实绿林中对分赃都有例行的规矩。如果是三个人一起结把子行事,自然是三人均分。于是说道:“天下财富何其多,咱们强强联合才能赚更多的钱。到时候咱们兄弟自然是共享富贵。”

  “好!尤兄弟痛快!”程咬金站起来拍了尤俊达肩膀一下说。

  “既然是同道中人,那就一起做大生意!”沈厚看咬金已经同意了,也不再坚持。他记得尤俊达最后也投了唐军,只是武艺不算一流战将,慢慢消失在大家的视野里。他一开始能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主要是占了程咬金的光。前几天沈厚一直发愁自己人太少,现在和尤俊达联合在一起立马变的人强马壮。

  最后尤俊达邀请他们去尤家庄商议,其实就是去商议劫皇银的事。期间又提议结为异性兄弟,尤俊达比程咬金年长五岁为大哥,程咬金为二哥,沈厚只好做三弟。结拜后又重整酒席,一边吃喝一边讲一些绿林轶事。喝多后,听说他俩不会什么武艺,于是尤俊达带着他们来到练武场,要教授他们。又耍闹一会,才让庄客服侍睡下。

  第二天,尤俊达又准备好酒席要和他们共饮。

  “大哥,咱们既然决定要做一番事业,怎么能日日饮酒。左右无事,不如你教授我们一些武艺。”沈厚看着劝酒的尤俊达说。一边按住程咬金的酒碗。

  “好!”程咬金随声附和,趁着沈厚一松手,抬手就把一碗酒水给干了。

  “既然三弟这么说,大哥总不能还不如三弟的见识吧。”说着就让庄客把酒拿下去。

  “喝两碗酒怕什么?三弟的话怎么能听。”程咬金又抢了一碗酒。

  隋朝的酒没劲,酒精度很低。即使到了宋朝,酒精度还是很低,不然武松怎么能喝十八碗。沈厚认为那些酒就是加了酒的饮料,喝两碗还能活血化瘀,强身健体,所以古人大多都身强力壮。其实是和饮食结构有关,前面就说过,他们多牛肉而不吃猪肉,就像现在的欧美人,虽然饭菜的味道不怎么样,但是牛肉吃的多,所以个个身高体壮,力大无穷。尤其是一些有名的猛将,大多数都是2米左右(身高九尺、一丈)的身高,如关羽、吕布、典韦、宇文成都和罗士信等人。

  练武场有两列兵器架,沈厚挑了一杆长枪。程咬金果然还是看中了斧头,不过兵器架上的斧头不合手。尤俊达说:“我倒收藏有一柄斧头,重六十斤,二弟可用得动?”咬金喜道:“才五六十斤,也不算多重,先凑合着用。”尤员外回后院去,取出那柄斧头来,却是用浑铁打成的,两边各铸着八卦图案,名为八卦宣化斧。又估量咬金和沈厚的身躯,取两副青铜盔甲。程咬金穿挂停当,沈厚却不穿。

  “三弟,先凑合用,等过些日子再给你们打造好一点的。”尤俊达以为他看不上这副盔甲。其实沈厚嫌太重,四五十斤穿到身上太累。

  “好啊,可以打造几副锁子甲,不仅重量轻而且防护更好。”沈厚看着厚重的盔甲想到了锁子甲,这绝对是一个黑科技。

  “锁子甲?很厉害吗?”俊达好奇的问:“你师傅创造的吗?”他也知道了沈厚有一个厉害的师傅。

  “对,以后我给大家讲解,现在咱们先去练武。”这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的事。

  又去后槽挑了两匹马,程咬金不出意料的找到了大肚子蝈蝈红。沈厚不会骑马,就随便找了一匹温顺的老马先练习。出了庄园到了打谷场,尤俊达和程咬金骑马比试了几个回合,一众庄客在旁边呐喊助威。程咬金力大,尤俊达武艺精熟,两个人倒也打的旗鼓相当。又斗了几个回合,沈厚招呼他们下马。

  “大哥,想来你也看出来了,二哥天赋异禀,苦于没人教授武艺,不如你教他一教。”沈厚不想再受折磨,正好把包袱原物归还,还是回归本来的历史轨迹。只是后面一定不要和历史一样,只学会三斧子半,看来还要继续防尤俊达。

  不知道他能防守成功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