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忍无可忍
沫弦2019-03-07 06:291,816

  “你……”冥后被气得上气不接下气,食指指着她认愣是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

  “算了本后不和你一般计较。程云,可是这冥宫中最懂得礼节的人,凉妃你可得跟人家好好学学。”冥后坐下来细品着茶袋,待会有她好受的,她不屑于和她斗嘴。

  收到冥后的暗示程云举止文雅地周到凉悦面前:“这冥宫的规矩可多了,首先见主上必须行大礼,所谓的大礼就是弯腰,低头,屈膝,见到比你妃位大的或是地位比你高的,就行小礼,也就是稍微屈一下膝,放低身子。还,有作为主上的女人,无论是你的站姿,坐姿,还是走路的姿势,都要让人感到有一种由内而外的美……”

  凉悦自认为她的记忆很好,但是程云说了一大堆,她只记得大小礼,之后的那些……程云那一张一合的唇瓣让她很有睡意,而她大概说了什么,她一点也不清。

  程云停下来:“凉妃你都懂了吗?

  “你光说是没用的,你这样教还不如写下来,让我慢慢学。”她说得这么快,而她又特别不想听,哪听得懂?

  程云脸上的神情有些得瑟:“也是,这些东西让你这种人学的确是学不来,我还是一步一步慢慢的教你吧。”手拿起桌上的竹枝。

  凉悦心里默默鄙视着程云,只说一次,换作她她也未必能学会吧?说不定学这些的时候,她都不知道闪了多少次腰,崴了多少次脚,才学会的。

  “来,你试着弯一次腰,看看。”

  凉悦照着她自己的理解做一遍那膝盖,那弯腰的角度,简直是百分百的完美。

  要是换做别人,程云早就让他她过了,但是冥后发了话,不能让她好过,所以她得挑些刺出来。

  “头太低了,脖子缩一缩,腰再高点,是腰部提高,不是让你屁股翘高,还有膝盖弯一点,别跟个木头人一样。”程云的竹枝在她身上打了好几下,那力度绝对的要。

  本来好好的姿势被程云这么一打,哪还能做得好?

  “程尚宫你做的好像有些过了吧?凉妃刚刚就做得挺好的,你分明就是故意为难人。”慕婉凌看那竹枝打下去,就猜到了冥后分明就是有目的的,故意不让凉妃好过。

  程云的竹枝打向慕婉凌:“你个小小的奴婢懂什么?再嚷嚷几句。,小心你那贱命不保。”说着便又想多打慕婉凌几下。

  凉悦将慕婉凌拉到自己身后:“我的婢女还不需要你来教训你,你也没资格教训。”

  看看程云这架势,什么让最好礼官教她规矩都是发放屁!真正想的就是,借公事了了她的私仇。本来她是抱着和她和解的心思来的,没想到她竟然得寸进尺,既然这样,他也没必要拿着好人卡不放了。什么正室斗妾室,小三斗正妻的戏码。她看过不少,再加上她一个现代有知识,有样貌,有才华的时尚女性。对付她一个有公主病的退化人,那是绰绰有余。

  程云刚想反驳几句,就被冥后拦下了。

  “这种不知身高地厚,目中无人的婢女。留着也没什么用处,本后可是最后之主,处死是一个人婢女,凉妃还不够资格阻拦。”

  她抿唇笑了几声:“什么?目中无人,我并没有看出来,她对主子忠心难不成还有错?也是,你身边都是那种一心二主,对你拍几句马屁,背后又扇你几耳光的人。自然是不懂这些中心奴婢的好了。”

  “好真是好生牙尖嘴利,本后今日就是要自己活活打死她,看你怎么救她。”冥后夺过程云的竹枝,强硬把慕婉凌拉出来。

  凉悦想护着慕婉凌,所以和冥后推扯起来。

  “啪啦。”一声好几颗珠子在地上弹跳着,这声音让两个人都停止了动作。

  凉悦盯着冥后手里那串碧绿的珠子,说话的语气异常地冷:“还给我。”那串珠子是木制做的,那种颜色也是本色,没有染过,而且它还带着好闻的木香,是陌哥哥在她十八岁生日时送给她的。

  本来珠子手链是俗物,如今也没几个人会在自己手上戴这些东西,因为太俗气了。但是这串不一样,它做得很精美。戴在她手上恰好般配,最重要的是送的人对她很重,所以她戴上之后就一直没摘下来。

  冥后一点也不忧心她要喷火的双眼,手里晃着那串坏了的碧珠:“这么紧张?不会是你情人送的吧?一串破珠子而已,就算我将它毁了你又能怎样?”把珠子往地上一摔,那完好的珠子四处弹飞,有几颗还摔裂了。

  “顾、念、清。老娘忍你很久。”一把抢过冥后的珠子往她身上抽。

  “凉悦你个疯子,你敢打我?啊!凉悦……咝……”冥后没想到凉悦会动手,来不及防备,只能任由竹枝打在她白皙的皮肤上,留下难看的伤痕。

  “顾念清你个不要脸的白莲花,打s的就是你,只会做作的贱女人,你以为我凉悦好惹?家势大了不起啊?告诉你,就算是你老子来了,老娘照打。”凉悦对顾念清又打又踢的还不解气,还要骂上几句才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世孽缘:嗜血狐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世孽缘:嗜血狐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