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连夜苦战
三十男生2020-03-24 11:164,814

  珍儿又问三妹准备情况。三妹说,没问题,连场地都找好了。

  “今晚要先忙机床的事,做不成你那事,明天一早就到你那里上工。”

  珍儿为了尽快打开局面还真是拚了,来到东海之后,就一环紧扣一环马不停蹄地干。

  “好的,到时我来当现场总指挥,一切听你调度。”三妹是个说一不二干劲十足的人。

  “我的要求既简单又严格,第一环境必须非常整洁;第二要多准备计量器具,因为对各种原料都有非常严格、精确的量度要求,不差分毫;第三要找认真负责、严格按要求操作的工人上手,这点你要在现场给我盯紧了,不然生产出来的东西非常有可能不合格。到时光找原因就会浪费很长时间,甚至找不着原因,这个项目就有可能因此被彻底废掉。”

  “是啊,如果哪个工人操作时,把某种原料多加一点,少放一点,甚至忘记放原料,生产出来的东西肯定不合格,你要查到原因,却要费非常大的功夫,甚至根本就没有办法查到原因。”吴有财说。

  “哎呀,爸,让你这么一说,我心里虚虚的,一点把握都没有了。不行,我不吃饭了,现在就去布置。”吴三妹说着就要走,被刘江拉住。

  “我让公司里最可靠的几个哥们亲自上手做这件事,保准没问题!”

  “谢谢老公。”三妹说着亲了刘江一口。把大家都逗乐了。

  “我这里有个意见,早就想提,现在已经到了非提不可的时候了,因为后面会有一系列动作,如果语言不通,工作协同协调肯定会受影响。我的意见是:有我们在场时,大家都说普通话。你们说方言,我和我爸一句都听不懂,这样会严重影响工作的。昨天在吴家工厂我就想抗议,心里说,不行了咱们大家都别说汉语,改用英语或德语交流算了。”

  “哎哟,珍儿女士还懂德语呀,难怪我们从德国进口机器的说明书,你一看就明白。回头还得给我们那些技师们翻译翻译,说明说明。”

  “珍儿说得对,以后大家都说普通话。”刘董事长说。

  “我研究过的。”珍儿越说越来劲。“咱们汉民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有统一文字没有统一语言的民族。历史上为什么经常会有偏于一隅的少数民族不仅占了中原坐天下,甚至远征欧亚大陆,打下很大地盘?原因就是他们文化文字不行,但语言相通,就好像两个英国人上到月亮上互相说话也完全能够听得懂,不存在语言沟通障碍,不像咱这里,隔座山喊救命人家都以为你在讲外语。”

  大家被逗笑了。

  “没想到,王珍还真有研究呐……”

  “新中国成立后,推行普通话,并将其纳入宪法,这对于语言文字统一起到了巨大作用,但方言现象依然非常严重,同样的文字,被日本人念成日语,被韩国人念成韩语,被上海人说成阿拉,被闽南人说成闽南话,被广东人说成粤语,被四川人说成川话,被东海人说成东海话……而且一个县就有几十种方言,一个县不同地方的人有时互相说话都不懂,一个市就有几十种方言,一个省就有上百上千种方言,全国恐怕得有几万几十万种方言,如果大家都不说普通话,互相说话都不懂,那还不……所以呀,过去打胜仗的全部都是采用送鸡毛信、手写命令、直接发电报之类文字联络方式的军队,凡是用直接通话方式打仗的军队肯定会吃败仗,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互相说话不懂,军情不通,指挥不灵,本来说是冲,别人听成撤,瞎子搞乱仗打混仗,能取胜吗?!”

  “王珍此言有理,此言在理!商场如战场,一样道理呀!如果你说买,对方听成卖,连方向都是相反的呀!”

  “哎呀,爸,你用咱方言说这两个字,我就分不清楚哪个是哪个,几乎一模一样嘛!”

  吃完饭回家休息,珍儿跑进卫生间把她的“胃”掏出来好一阵清洗。从卫生间出来走路都打晃。

  我赶紧上前扶她。“你没事吧……”

  “没事,爸,就是有些头晕。”

  “哎呀,是不是喝酒喝的?”

  “那倒不是。还是原先安装的东西太一般。这下好了,再过几天就一切都好了。我就能生产我需要的东西了。爸,我昨晚抽空查过……”

  “查过什么?”

  “就是你说的那个病,确实严重,每年害死好多人,可人类至今也没什么好办法……我想过了,爸的愿望就是女儿的理想,我会一步步朝着那个方向努力的……”

  “哎呀,那敢情好,哪怕不挣钱,也非常值得去做呀!”

  “有这么大数量的病人,哪能不挣钱呢?只不过要开办一家那样的医院有很大麻烦,要走很多手续关口,还要找机会……以后但凡有空,女儿就学习掌握这方面最先进的技术知识,保准能成为世界顶级一流专家。”

  “那好,那好……”我激动得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你看你,还哭上了!你以后也别做其他事,就一步步配合我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咱们挣了钱,最后也全都用在这上面。”

  “好的,今后我听你指挥。”

  珍儿捂嘴一阵笑。鬼丫头!

  “你抓紧睡会儿,下午早点吃饭,晚上和我一起去加班,帮我盯着点儿,重点是防止别人干扰、插手、影响我操作。”

  我睡在床上,心想幸好珍儿是机器人,否则这样不停点地连轴转地拚,早累趴下了。又想,珍儿既突出又优秀,暴露是迟早的事儿。那么,一旦暴露是福还是祸?会不会因为她太优秀而让某些人认为是对人类的威胁而不利于她呢?或者认为她有很大利用价值,从而设法控制她,甚至逼迫她去干坏事?……

  给我的总的感觉是一旦暴露绝非好事。一旦出现那种迹象或状况,必须第一时间远远躲避逃走,然后严密藏匿,深度潜伏,择机再出。不过,我估计到了那会儿,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在走之前,一定要叮嘱珍儿,要她处处留意,百般小心,善待自己……

  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少小时,而且多数时候都是半梦半醒,其中梦到莎莎和珍儿姐妹相认一刻,场面还挺动人……不过老伴好像不怎么喜欢珍儿,她一定还在记恨我卖掉房子那件事……

  感觉上是珍儿进来了。“老爸起来,人家吴刘两家都在现场等着了。”

  “吴刘两家?不是说今晚去吴家嘛!”

  “他两家都关心这事儿。等会儿下楼,你先到小区对面餐馆吃碗面,我直接开车出去接你。到公司见了人家你就说我们都吃过了。”

  “行,那我这会儿赶紧走。”跳下床就往外奔。

  “你慢点儿,别摔着,不用那么急……”

  刚吃完面,正拿着餐巾纸抹嘴,珍儿的车已经到了。

  车开到“东海市精密机械制造公司”,被门卫拦住,说是总经理有交代,让你们直接开车去三车间,所有人都在那里等着。

  来到三车间,珍儿把车停稳,绕过来扶我下车。

  “爸,你刚刚吃过饭就上车,我车开得又快,你没事吧?”

  “没事,还好。”

  国梁从车间出来迎接我们。

  “材料备齐,所有人员全部到位。”

  “好的,我们立刻开始。对了,国梁,我要的单独使用的车间有准备吗?”

  “我们在三号车间单独分割出来一块地方,面积足够,就是保洁和隔音方面之后才能施工。”

  “目前先这样,将来还是要单独修建一个车间。面积不需要太大,但配套一定要好。各项指标一定要达标。”

  “行,这个问题不大。”

  进入车间,张总工程师率领的二十名精兵强将列队等候,旁边列坐现场观摩有吴、刘二位董事长等人,大家表情严肃。我却觉着有些好笑,这场面也太正式了,像演电视剧似的。

  珍儿、国梁来到队前。

  “大家辛苦了。”珍儿说。“我手里这几张图纸交给张总,由张总负责安排得力技工上机床按标准要求制作出来。制作出来的部件全部搬到这三台机床近前,由我直接负责后续操作。在我操作时,由张总安排六名工人配合我。你们的任务就是帮我把需要加工的部件搬上机床,并按照我的要求固定好。但请注意,你们只配合,在我制作的过程中,不能乱动部件,也不准上手操作,否则稍有差池,整个部件就会报废。因为我们要制造的是精密机床,如果出现头发丝般大小误差,整个机床就是个废机床。另外,我操作时,大家可以观看,也可以录像、拍照,但请不要使用闪光灯。最后,我加工完毕的部件,请张总负责安排人员全部搬入给我新开辟的车间,由我指挥大家把它安装起来。大家如果听明白了也准备好了,现在就开始行动吧。”珍儿说着,把图纸交到张总工程师手中。

  “大家一定要严格按照王珍高级技师的要求去做。由张总和王工负责现场监督。我本人作为现场总指挥同样负责现场监督。”国梁一脸严肃,说话的声调很严厉。

  听到他说“高级技师”我有些奇怪,因为没听说有这种职称。或许他认为像珍儿这样的人,叫工程师都有些低了,叫技师更不合适,叫“技术大师”?有些夸张,叫?……你别说,还真不好叫。在一般技师面前叫“高级技师”或许更合适。再说了,工程师一般都是看图绘图,不上手具体操作,技师则属技术人员,像珍儿这样自己亲自上手操作的,还真就以技师称呼较为恰当。

  大家行动起来,整个车间灯火通明,响作一团。那边,吴有财已经让公司办公室的人准备好了摄像器材,估计珍儿上手操作时,他们就会跟踪拍摄。

  不一会儿,分别有部件被工人加工完毕,这个比较简单,就是把一些块头比较大的材料切割得小点儿,把一些不成形的或大张、大卷的材料切割成接近需要的大小形状、尺寸。这些加工过的材料在张总指挥下,被分别搬到珍儿指定的三台机床近前,在珍儿指挥下,一一被搬上机床固定,珍儿开始上手操作,进行“深加工”。

  我在旁边限制围观的人不要靠太近,一是容易伤着围观者,二是有可能干扰操作。

  珍儿的操作手法娴熟,至少比我强多了,何况我还不会使用这些洋机器!从张总等围观者的表情看,也都是赞赏和钦佩。珍儿好像根本没注意这些,“目中无人”地专心操作。做好一个部件,就让张总带人小心搬进新辟车间,用纸板或塑料泡沫垫着小心放好。

  这样忙到半夜两点,在场所有人却个个精神饱满,毫无困意。珍儿这丫头幸好是机器人,上机连续操作几小时,竟然毫无疲态,操作的精准度依然不差分毫。

  我似乎已经知道她这样拚的真正原因了。我之前对她的制作,她一直非常不满意,觉得用料太差,做工粗糙,简直就没把她当人!她这是要尽快完善自己,至少要先做到让自己满意,然后再制造出更多机器人来帮助她实现理想、梦想。想着自己到时能够拥有一群优秀儿女,不免有些小激动,看着珍儿埋头精心操作的眼睛也不禁有些发酸。

  珍儿的“深加工”终于结束,大家移步新辟车间,国梁作了进入人数限制。只让张总带十人进入,在珍儿指挥下开始安装机床。

  我有些紧张,大家期望值非常高,这时最怕的是失败。而我对此一无所知,不知道成功把握究竟有多大。万一失败……不过我也看了,吴老板确实没说错,就是失败,吴家也没多少损失。损失的是希望,是梦想,是浓浓的期待。

  不一会儿,新机床安装完毕。珍儿让张总安排人拿来一块H68黄铜板和一块Q235A钢板,她要试机。

  机器打开,听声音柔和、平稳、正常,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然后开始加工铜板,我听到一片惊叹声,打眼一看,原来是珍儿把铜板切成了几片薄纸,然后是钢板……

  众人欢呼,热烈鼓掌。

  “这个车床还没有完全造好。”珍儿说。

  “这话怎么说?”吴有财问。

  “它现在是机器,还缺乏一个大脑,明晚我去刘家给它造一个大脑过来,到时咱们再看它能耐!”

  “哎呀,我们还得多造几台这样的机器才行啊!”吴有财拉住珍儿的手。

  “先把样机造出来,经过反复测试没问题了,然后咱们再说后话。”

  “对的,对的,王珍说的这个程序是对的,亲家,你太心急啦!”

  “不是啊,你看这机床也太宝贵太神奇啦!你见过能把铜板切得这样薄的机器吗?!”

  步出车间,国梁坚持一定要开车把我们送回去,因为珍儿一直忙,太辛苦太累了,他怕她这样开车回去会不安全。珍儿推辞不掉,只好答应。

  吴有财说国梁也没好好休息,让自己的司机开车和国梁一道把我们送回家。又转过头去命令张总工程师把新机床封存起来,“安排人24小时轮流守护!不准任何人接近、触摸!”

  回到家,我对珍儿说,你无论如何都得休息一下,因为明天一早又得忙。机器人也是人,这样连轴转高强度做功,肯定受不了。

  珍儿答应上床眯会儿。我自己上床倒头便睡,确实太困太累了。年纪大不比年轻时候,这样熬夜真让人受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二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二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