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某渣男惊呆了
紫纱轻舞2018-10-25 16:413,127

  这龌龊男怎么连海心都认识了。只见某个渣男从包里掏出一根手绢,勾着腰一脸温柔的给人家小姑娘擦头发上的薛渣。

  付无双好像已经回到教学楼里了。宁海心被某个渣男拉着擦雪渣,一脸红得像苹果,也不知道是冻得还是羞得……

  因为之前龙家到家里闹过一次就让某人怀恨在心,这是又闹了一次还砸东西,气坏了外公,这怀恨可不是什么在心的问题了。这是明目张胆的恨意,与势不两立的决绝。

  “好了,擦干净了。”龌龊男对着宁海心有些湿dada的头发轻轻吹了一口气,当下便让某人低着的脸埋得更低,差点就埋到雪地里,种起来,来年会长出很多渣儿。

  “作为赔礼,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我过来接你哦!”

  “我们要上自习——我——”

  “没事,我等你,就我们两个人哦!”龌龊男对着宁海心眨了眨眼,在别人看来完全就是放电,比如说庄莹和莫小红。其实这挨了一雪球还能和帅哥共进晚餐,好幸福啊!

  放完电的某渣男一转身,便是一铲子雪铺面而来。宁海心惊呆了,莫小红惊呆了,庄莹也惊呆了,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凌邯像战神一般站在寒风里,一手撑着铁锹站着——

  某渣男也惊呆了!

  在教学楼上某处窗户里看到这一幕的两双眼睛也惊呆了。不过是瞬间就回神了。

  “你是说龙璇儿上一次带回家的墨玉八卦鉴是假的!”

  “嗯。于是前些天便又带着人到那个乡下的小姑娘家一阵闹,砸了东西还伤人了!”

  “她一个人去的!”

  “对啊。等我们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龙晓白的眼睛一直盯着凌邯的身影与龙晓宇低低的说着。“那一家人被龙璇儿伤了的小女孩也姓凌。”

  “凌。”

  “大哥也是在接璇儿回家的时候在那边被袭击的!”

  龙晓宇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这种伤人什么的,砸东西什么的事情龙璇儿经常干,而他们这些做哥哥的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最后去赔个钱就算了。龙晓白这来了还特意提起,“和她有关?”

  “她的妹妹。”

  有木有一种在作死的感觉?

  “凌邯,你惹火我了,知道吗!”龌龊男甩了甩盖了自己一头一脸的雪渣儿有些愠怒道。

  凌邯站在原地也不接话,就那么看着你!惹火你是吗,老子正愁一肚子气没处撒呢!就是要惹火你!你打我啊!问题就是人家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走人,搞得好像是她凌邯多事似的,成了笑话——呃,我会告诉你这是老子自己的国仇家恨吗?

  笑话?

  铲雪铲到中途凌邯便离开自己回宿舍。一开门,死猫妖便扑了上来,想见到奶妈的小崽子似的,那个蹭啊蹭。凌邯有些怄火,没想到龌龊男就那么当她是个屁一般的给放了,有种莫名的失落感。不过想回来,她要报仇还需要什么理由!反正他是龙家的人,打了他一个,后面自然还有千千万万个龙家人前仆后继的来,然后往死打!

  不过要毁掉整个龙家,她就必须去天机庄园,然后在天机庄园里释放孽龙!如果不通过龌龊男等人,她怎么可以找到天机庄园呢?这是个问题!

  下午的课,果断翘。

  幸好平时凌邯呢就是以精神不好而出名,灭绝师太都亲口承认了,别管她,她就是个渣儿。自然也没有人来查她,再会谈个什么的。下午放学后,龌龊男如约而至带走了宁海心出去吃饭。因为天冷了,在外面闲逛秀恩爱的男女大都选择了咖啡厅啊,食堂啊,什么地方。

  时隔十来天,凌邯决定再访解剖楼。

  猫妖告诉她,龙家人在解剖楼里并没有找到什么东西。

  “害怕就在外面等我,情况不对你就跑,明白?”

  猫妖点点头。话说你再怎么也是个男的吧,这胆小到这地步,当然凌邯完全已经忽略了他还是个雄的。

  今晚月色清冷,四处被未化开的积雪掩盖,映着月色一片银白。因为自身修习异能,对寒冷并不是十分敏感,亦不需要穿着厚厚的大棉袄,笨重得像个冬瓜。和二十六岁的时骚包的她一样,习惯穿着高跟靴,长风衣,短皮裙,一头长发绾起来。你说这要打架了,你这还披着,万一被人家扯住了,是不是影像发挥呢!

  瞬身穿墙而入。

  亦不需要穿着厚厚的大棉袄,笨重得像个冬瓜。和二十六岁的时骚包的她一样,习惯穿着高跟靴,长风衣,短裙,咋看咋风骚啊,不过和电视里那些女侠不一样,她喜欢一头长发绾起来。你说这要打架了,你这还披着,万一被人家扯住了,是不是影像发挥呢!

  瞬身穿墙而入。

  虽然说一上来就开大其实挺傻逼的,不过凌邯就这么做了。直接开启神识,毫不商量的双重魔能往上加。四号解剖室是吗?我管你是几号,不找到我就不姓凌!

  和预想的四号解剖室应该在那扇锁着的门后面一样,也确实是在那扇锁着的门后。因为神识的强力打开,整个解剖楼就好像一个玩具模型一样映在凌邯的脑海里。在空气中飘着的灵力波动都能轻而易举的感应到。

  那被锁着的大门后究竟有什么?

  所有的灵力波动在那里便消失了去向,它的存在像一个黑色的漩涡——

  进去?

  自然。

  再次瞬身,直接便出现在封锁的大铁门后,从凌邯他们上课所走的那边所在视角看去,这大铁门和平常的一扇铁门没有任何区别,当她站在这大铁门之后才知道什么叫眼见并不一定是事实。

  四号解剖室五个鲜红大字很工整的刷在大铁门这边。也就是说某人已经进入了四号解剖室的范围呢!按照正常情况来说,四号解剖室这样的提醒人其所在位置刷在门上的大字,应该是在门外,然后打开这扇门才是四号解剖室。

  如果这扇被封锁落满尘埃的大铁门被打开,如果说站在这里这边是门的前面,那推开门应该就是凌邯她们上课的地方是这个四号解剖室的空间。那是一条走廊。怎么可能是一间教室!

  凌邯试着拉了一下大铁门的把手,寒铁就是这么冷,冷到你打寒战。推不开,拉不开,用脚试试,你妹,也踹不开啊!!

  呃——

  人家根本就是一扇锁死了的铁门,仅仅是一扇门,不具有现实中那种一扇门所能锁住一个空间的能力。当然这只是凌邯所想。可是既然有小鬼们说在这里有什么四号实验室,然后他们还死在了这里——里面能有什么啊啊!!

  我再踹,再踹!当然,前提是在她已经把那缩在上面的大铁链子和老式大锁头已经破了。

  结果——

  不开——

  如果说这里存在着什么结界类型的东西?

  捏一个诀开启混沌眼,原本黑漆漆的视野还是黑漆漆的存在,混沌眼里什么也没有!除了门还是门。有那么一刻凌邯希望自己这混沌眼能够达到透视分子的境界啊!!可惜——

  如果说,这是一个结界又应该怎么破呢?

  看着四号解剖室这五个鲜红大字,这漆还漆得比较好啊,岁月这么久了都没有淡去。嗯。

  什么叫狗咬乌龟找不到地方下口,现在的凌邯就是这样的,看着这近在眼前的四号解剖室,感觉自己是离秘密最近的人,马上就要解开秘密了,却一下子忘了她是在找什么东西的秘密。有这么玩人的吗!

  瞬身!然后穿过了大铁门站在了长长的走廊里。在瞬身回来,四号解剖室门前——

  Ca!

  不带这么玩的!

  正要抓狂的凌邯忽然扬手摸到脖子间挂着的链子,是魔石结晶吊坠。话说当年顾西凛能穿越到仓皇全凭这一颗魔石,魔石既然有穿越时空的能力——

  也许这里存在着时空结界,需要穿界能力?

  凌邯觉得自己脑子像是进了一坨狗屎似的,一阵涨疼。像她这种经常把结界拿来甩着玩的都摸不着这结界的门路,看来施这个结界的人绝对是个高手,至少在结界方面比她高。

  这个结界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烦死了!

  本来脑细胞就少,不带这样玩的!

  某人抬手相当郁闷的一把拍在大铁门上——

  尼玛,门居然开了。

  好像那种特别灵活没卡死的那种轮转门似的,就见某人身形一晃,摔了进去,伴随着一声——cao,不带这样的!!

  刚才老子可是又踢又踹这都没开现在这算什么呢?

  凌邯从地上爬起来,按道理来说这破门打开了应该是他们经常走的那个走廊,呃,我怎么看到了一双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