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黑板上血字
紫纱轻舞2018-10-25 16:413,573

  后来有胆大的从旁边经过看到那门上一米二高的玻璃窗户上有着鲜红的血手印啊!很吓人有木有啊!

  还有人晚上从走廊路过时看见那门的下缝隙处溢出鲜血啊,尼玛,那就是血流成河啊,结果再一看就没有了!

  吓不吓人,吓不吓人!

  仅上两件事自然而然的导致210门前走廊成了无人区。然后这个见鬼教室的传说便飘了出来……

  “你们说,这吓人吗?”

  “嗯啊,为什么咱们学校能出变态啊!那变态抓到了吗?”原本平静安定的生活就这样被一个神经病的变态大乱,而原本淡定像小淑女一样的庄莹抑或是莫小红宁海心,谈此变色。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

  “门卫和警卫们是干什么的啊!”

  “对啊,谁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啊!”

  “这学校是随便的人都能进来的吗?不知道干啥吃的。气死人了!”

  “对啊,诶凌邯,我们在那间教室里上课呢?”

  凌邯从手机上抬起头看了一眼眼前的教室,210,嗯“就是这间教室。”

  然后四个小姑娘头也不抬的走进了这间教室,这都7点10分了,教室里竟然没有一个学生,也就是说他们想被记上名字,集体不上自习么!

  “他们怎么都没来呢?”

  “对啊,凌邯,一会儿把他们的名字都记上哟!我们来得最早了!”

  “哈哈——”

  四个人很习惯的走到靠墙的一边桌子上将书包放下,很自觉的两两分开坐着。不知道为什么四人之间很自然的形成了两两组合,凌邯和庄莹,宁海心和莫小红在一起。当然,一年以后他们就会变成凌邯和莫小红,宁海心和庄莹。趁着还没有人来,然后大家开始继续之前没有说完的唠嗑。

  比如说在qq上和谁聊了什么啊,然后遇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啊,或者在空间上看到各种笑话。小女生在一块儿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凌邯一边玩着手机,时不时抬头起来插一两句话,只有她知道现在她在和一个比自己小个两岁的男孩子聊,而且聊得很欢。无非是从某个人那里受了冷落然后在另一个陌生的男人那里寻求安慰。仅仅是一句话,一个表情,然后被感动。

  那是曾时那个凌邯,聊天qq什么其实根本就没什么意思对不对嘛,人家是要努力挣钱的人,有那聊天的几十分钟几个小时不如多画两三张桃符拿去卖钱。嗯,就是这样。相比于无聊尴尬十分低头玩手机不亦乐乎,其实现在这个凌邯更愿意睁着一双大眼睛各种乱瞟啊!细致的观察我们生活的周边世界。

  “庄莹,你从你同学那里听说的那件闹鬼教室是哪一间呢?”

  “怎么突然问这个啊!你等我一下,我翻翻聊天记录啊!”庄莹拿出手机一阵乱按,“A座210!”

  “210啊。咱们这教室是209来着吧!”

  “210。”凌邯淡定的看着从手机上猛抬头的莫小红四处乱瞟的眼睛。原本还嘻嘻哈哈传来笑声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了。原本还在读笑话的宁海心长着一张嘴,差不多能飞进去一个拳头大小的屎壳郎!

  “啊——”

  “快跑啊!”

  “我说他们怎么没来上早自习!”

  “啊——庄莹,你怎么不早说啊!”

  然后除了凌邯以外,庄莹,莫小红,宁海心三人一溜风的消失在她们的座位上,站到了门外三丈远地方,然后仔细一看才发现对面那条走廊上满是学生,而这边的走廊上是一个人也没有,除了她们三个!

  “凌邯呢?”

  “好像在里面还没有出来呢!”

  “凌邯——”

  “你没事吧!出来啊!”

  “凌邯!”

  “凌邯!!”

  “这怎么没声音了?人呢?”

  “凌邯,你说说话啊!”

  “怎么办?”三个女生早就被刚才踏入见鬼教室里吓得一脸苍白,而现在凌邯是咋叫咋没声音,“怎么办?怎么办?她是不是没反应过来呢?”

  “要不我们去看看吧!”

  “我害怕!”

  “这世界上不会有鬼吧!”

  “咱们班的学生呢?”庄莹一边望着210教室,一边四处瞟向外面的走廊,学校不知道安排吗,这闹鬼教室还让我们上课?

  “怎么一个都没来呢?”海心焦急的看看四周没有看到一个认识的人,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她们,为什么觉得这么无助呢?

  “我没事,你们在那边站着吧!”凌邯淡定的从门里伸出半个脑袋来,对着急得快要哭了得三个女生微微一笑,这一笑直直让小红想上前掐死她!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常人应该有的反应啊!凌邯是疯了吗?神经错乱?早上出门没有吃药?

  面对小红等人的疑问,根本不及回答人家就把脑袋缩了回去。

  因为三个女生的离去,教室里一下子陷入了安静,有些动静似乎能听得更清楚。哭声反正没听见,桌椅挪动的声音也没听见。根本就没声,谁这么有病传的闹鬼啊!闹你妹呢!或者说,我太强势了吓到鬼了?那我是不是应该表现得弱一点呢,然后让他们来袭击我——

  其实我本来就很弱好不好!

  目光掠过整个空间,完全没有半分异样。凌邯只得翘着一个二郎腿,双脚搭在桌上无聊闲晃荡。一遍,两遍,三遍……什么意思也没有对不对嘛,人家又不是搞侦探的,等等——黑板上有些地方不对劲。我可以说我是眼花了吗?

  凌邯走到黑板前的讲台前面,定定的看着黑板,血留在黑色的东西上很容易看不清,因为血中带着铁,氧化后能变黑,所以黑加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而且从案发以后这间教室里已经上了很多节课了,黑板上留下了无数粉笔灰以及黑板刷的痕迹,那些黑色的影子只是一个

  影子——

  尼玛,这是学我画桃符呢?

  因为血中带着铁,氧化后就会变黑,所以黑加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而且从案发以后已经有无数个班级在这间教室里上了很多节课了,黑板上留下了无数粉笔灰以及黑板刷的痕迹,那些黑色的影子只是一个影子——

  尼玛,这是画的桃符呢?

  就算老子开始学画符也没画的这么丑啊,凌邯掏出手机照了两张照片,然后开了混沌眼扫视了整个教室一圈,没有什么异动,这闹鬼绝对是某个精神不好的人传出来的!虽然没有怨气或者说游魂,但是空气中那股压抑的阴郁还是没有散开,这是要出事的节奏啊!

  话说现在都7:30了还没有人来上课吗?

  空旷的教室里只有四十多张桌子陪着凌邯,她像所有电视里陷入沉思的侦探家一般将所有的信息理了起来:

  杀害女孩的凶手,变态的男人,是学生?还是外来者?自习,教室,这不是安了360度的全方位监控摄像头吗,为什么到了23:00还在上自习的女生没有人发现,在宿舍里失踪了一夜的女生没有人发现,到了第二天早上过来上自习的学生才看见?差点没有给人家上自习的吓出病来!

  站在监控摄像头前凌邯鄙视的对着摄像头做了一个cao的手势。

  可以肯定在女孩遇害前,这个监控摄像头绝对没有开!

  得了,老子又不是侦探,精神不好啊,爱死谁死谁呗。

  然后凌邯又开始翻白眼的鄙视自己,多管闲事啊!转身离开教室,在走廊里庄莹海心等人孤零零的站在里这边教室老远的楼梯间前,别的教室里差不多都坐着学生开始上课了,唯独他们这边是等着上课没有人来啊!凌邯走了过去,看着三人都低头玩着手机,凑了上去,“看什么呢?”

  “你出来了啊。刚才一个人在里面你不害怕吗?”

  “害怕,怕什么啊?”

  “那教室里闹鬼啊!你有没有听到别的声音,我刚才进去坐了一会儿我觉得现在我还在冒冷汗呢!”看着庄莹那一脸的惊恐,凌邯拿肩挤了挤她,“要不咱们逃课吧!”

  “啊!”

  “啊什么啊,不逃课咱们就得进去上课!再害怕也得进去!”凌邯瞟了一眼这些边上上课的教室,而那边却空空如也没有半个人的教室,有些邪气的歪了歪嘴角。害怕就只有离开,不离开就只有忍受害怕!

  “可是——”

  不敢逃课啊,辅导员逮到了就要扣我们学分,不给学位证啊!

  凌邯耸了耸肩,那就没办法了。海心凑了过来,“你真的不害怕?”

  “不害怕。冤有头债有主,有什么好怕的啊!”

  “你可真淡定啊!”

  凌邯微微一笑,不淡定那干嘛啊,两手一摊显然很是无奈,好了那咱们说点别的吧,“知道吗,其实很多学校是在坟场上建立起来的,尤其是现在城市化进程的加速,以前城市的郊区,在现在就是我们脚下的学校哦!你看那些孤魂野鬼——在这走廊上走得好挤哟!”凌邯故意做了一个极目远眺的动作,直接给三个女生吓叫唤起来!

  “凌邯,你要死啊,别神神叨叨的吓人了好不好!”

  “就是啊!”

  “讨厌啦!”然后很自然的三个受到惊吓的女生对着凌邯就是一顿胖揍!谁让你吓人,这就是代价!

  “诶,咱们班的学生咋还没来呢?难道我们走错了教室?”

  “不可能!”凌邯将课表拿出来再次对了一次,时间地点都没有错,也没有什么通知说今天早上有啥会议,这个人呢?

  人哪儿去了?

  “诶,还是那个问题,咱们逃课吧!”

  “——”看着三人欲言又止的表情,“那再等等要是还没有人咱们就撤呗!”

  “轰隆隆——”

  突然间一个晴天霹雳炸了下来,给四人都是吓了一蹦,海心这边抓着小红就是一阵尖叫啊,窗外原本还艳阳高照的天空顿时变得阴暗起来,那种厚重的阴郁一瞬间便压了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