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阴暗大爆发
紫纱轻舞2018-10-25 17:083,212

  看着顾西凛那一脸的阴郁,你还跟我阴郁,我他么没找你报仇就不错了,你现在还跟我阴郁。就这么说吧,就算我的历史改变了,以后也许在我的生命中不会出现你,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应该防范于未然的现在就灭了你可好!省的以后出来添堵!哈哈哈——

  思及此处,心情无由一好。你就郁闷到内伤去吧!

  “诶,我们一会儿去哪里玩呢?”

  那边玩牌的人全是顾西凛的好朋友兼同学,当然也有带着对象的,一回生二回熟,这都上桌子吃饭了,自然也就是朋友了!当然,凌邯不觉得他们会成为朋友,至少到现在她连人家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那边的朋友是玩了一会儿牌也过来跟顾西凛他们凑热闹。凌邯没有什么想跟他们认识的欲望,倒是杜玥齐筠一会儿就跟着几人熟了,胡天海地的一阵狂侃。某人自己在一边沾着水在玻璃桌上画着图案。她这可不是桃符,那可是正儿八经的驱鬼符。

  看来今天是回不了家的了!高凌正中有不干净的东西,恰巧她又在这里,虽然说天下没有免费得午餐,不过呢,积点功德的事情她还是愿意做的!当然她从来就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这句话呢仅仅是对之前活了十八年的凌邯的总结啊!现在的这个她——

  “你们今天都不回家吧!”顾西凛转头看向凌邯,别人回不回家他不关心,只想问凌邯。不过按照历史剧情发展来说,明天顾西凛就要和他母亲以及弟弟踏上去江西省的火车,就算她凌邯不回家他也不可能能与她一起共度良宵。

  就是这样。

  凌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回家。那边的朋友表示回不回家都可以,看情况而定,至于杜玥和齐筠那也是随便,得到这么一个答案相当于没有答案,不过肯定的就是凌邯不回家。

  于是众人又在茶庄里唠了一会嗑,下午5点左右,回家的就该回家,各找各妈了。凌邯没有回家而是到学校附近的旅店要了一间房。不论今天那东西是冲谁来的,而它已经和她打过照面了,还划伤了她的脸,说到脸凌邯的牙又开始发痒了。脸上那个小血疤齐筠还追着问了好半天是怎么回事。虽说划一个疤平添了几分霸气威武,问题是爷又不是混黑社会的!

  看到小姑娘脸上那隐晦的笑意,用脚爪子想也知道是想歪了啊!!该打!不过那个妖物就是该死,竟然敢伤了她的脸!

  “你不回家啊!”

  “不回家啊。”

  “那——”

  “你是要回家的,我知道明天早上的火车。早点回家吧!省的你妈担心。”

  “可是我想在这里陪陪你,不让我上去坐一会儿。”杜玥已经走了,剩下家住在附近的齐筠没事打算留下来陪凌邯说会话。站在旅店门前,凌邯还真没什么打算让他上去坐会儿,坐毛线啊坐。一会儿你回家晚了,一你妈那火爆脾气不掀了天?

  对他妈的鬼脾气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也就是这样一个下午,在去完县一高中后该回家的彼此,在临分手之前顾西凛将自己的手机卡交给了凌邯,说里面有好些钱,可不能便宜了中国移动。

  好吧,傻傻的凌邯像当初接下那朵玫瑰花一样,果断的收下了那张电话卡,可惜天知道为什么当她回到家里将电话卡换上开机后会遇到这样一个状况啊!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了过来,一接通便是一顿大骂,我问你是谁,我儿子呢,你是谁!

  然后凌邯就可不理解了,顾西凛难道没有到家?

  顾西凛呢,我儿子顾西凛呢!

  好吧,你是顾西凛的妈,我知道了。当时愣住的凌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母亲的质问,弱弱的回了一句,他应该回家了。随即便是各方打来的无数电话,什么质问的,还有带着谩骂的,凌邯看着手机眼泪便哗哗的掉了出来。

  其实归根结底的总结来说,那年小小如她,从来没有收到过别人送的生日礼物或者是小礼物,在十七岁以前更没有谈过恋爱,面对男孩子突然而来的示好,虚荣的想要炫耀,然后就是这个结果——自己差点没把自己坑死。所以好多人的最后不幸完全是自己坑的,作死作的。

  顾西凛呢,我儿子顾西凛呢!

  好吧,你是顾西凛的妈,我知道了。当时愣住的凌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母亲的质问,弱弱的回了一句,他应该回家了。随即便是各方打来的无数电话,什么质问的,还有带着谩骂的,凌邯看着手机眼泪便哗哗的掉了出来。她是一个小心眼的女子,同样也敏感,这些话,是有多伤她的心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那个时候她真的对他有好感,而且很想依赖他——

  可惜……

  接下来的三四天顾西凛在火车上渡过,而凌邯在家里以泪洗面渡过。

  就这样一再的被凌小希和夏舒认为他们的大姐失恋了,被人甩了。直到六天前六年后的凌邯魂穿过来。

  看着顾西凛递过来的电话卡,同样地茬,凌邯微笑着像朵向日葵似的,我不觉得自己喜欢听你妈的嗓音!果断的拒绝不接受。

  老子又不是你的话务员,你不回家也还要为你跟各方面的人解释,cao,想得开花啊!也就是曾经的一张电话卡导致凌邯哭了个三四天,这也才有了现在的她绝对不接受任何人的东西品质,不论是什么。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就是这样。

  不拿并不代表她不偷不动手强抢,当然也得看偷什么抢什么,像顾西凛手上的东西——

  “留着好好的跟你妈联系,省的你不见了,她担心。”

  “你今天怎么老是提我妈?”

  “提你妈怎么了,谁没有妈还是怎么的,这还不让提?”

  “凌邯,我觉得你今天是不是有问题,精神不好啊!”

  “呃,才发现啊!”

  看着凌邯瞪着眼睛就是不要他给的所有东西的样子,这样让他觉得好陌生。别人不是说送给女孩花啊,小东西啊,小礼物啊,她们都接受,然后会很开心吗,这个——难道凌邯不是女人?

  “好了,你该走了,一会儿没车回家了!你妈又得担心了!”

  看着顾西凛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凌邯回身退到百姓超市门前的小椅子上坐着,爱走不走,不走拉倒。齐筠站在一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人家小两口离别她能说什么,只能尴尬的看着。然后顾西凛一咬牙,转过背上车了。临开车前又蹦跶下来将一个包装盒装着的东西交给凌邯。

  “送给你的,不喜欢你就扔了吧!”

  不等凌邯回绝,这边一溜风的便跑回车里。齐筠接过来,掂了掂,“挺沉的啊!打开看看?”

  凌晨点了点头,打开吧!

  两个精装的日记本。

  姑奶奶现在已经不写日记,不写书了!齐筠将笔记本递过来,凌邯接手直接撇远。什么叫不喜欢就扔了,对啊,我就是不喜欢!透过车窗看到这一幕的顾西凛顿时觉得凌邯就是不可理喻的神经病他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神经病的女人,难道脑残了?

  齐筠愣在原地,看着那两本精装笔记本飘零在风中。

  “真不要啊。”

  “走。”

  “凌邯——”

  “走啦!”她决绝的背影成了这一生齐筠对她最后的记忆。

  送走了顾西凛,齐筠在旅馆里陪了凌邯一会儿便离开了,夜色开始降临,白天那些碍于阳光的存在而不敢出来的东西渐渐的浮出水面开始喘气。这个世界将变成他们的舞台!凌邯坐在床上看了一会儿电视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又做了同样地一个梦,很多的人来寻宝,他们都在觊觎天机庄园的封印界石八卦墨玉鉴。然而所有人都没有偷到,唯独那只蛇精偷偷的闯进了天机庄园,然后盗走了八卦墨玉鉴。八卦墨玉鉴被盗走了,世界陷入一片混乱,很多人死于非命。然后突然一个转眼,凌邯便又回到了高凌正中。

  不知道为什么高凌正中像是遭遇了火山爆发一般,到处都是熔浆,沸腾的熔浆将人世阴阳相隔。面对沸腾的熔浆凌邯率先逃了出去——猛的睁开双眼——

  空气中那股影子一下子便散开了,仅仅留下一股淡淡的波动。

  凌邯打了个哈欠,侧过身继续睡,却将右手隐匿在看不见的地方悄悄的捏了一个诀,混沌眼,开!

  关于那个梦,什么天机庄园,凌邯脑子里完全没有半点概念,据她了解,她真没有和什么天机庄园的玩意儿有过交集。再者,这顾西凛从今天走了以后,他们相见的次数完全就是屈指可数,而且绝对没有可能在携手同游高凌正中的可能性,别再说顾西凛跟她生气她还嗷嗷的哭的!

  慢慢的那个消失在黑色里的影子再次显现出来,有些东西并不是通过眼睛才能看清,其实神识也能看见。在凌邯的神识里,那个影子是应该是一个鬼。

  鬼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