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死过很多人
紫纱轻舞2018-10-25 17:033,467

  横着看像正在咬人的狼,竖着看——嗯,像怪兽!不过怎么看怎么像废话,不论是饿狼还是怪兽出现在当下这个社会都是妖怪啊!

  根据历史来看,在很久以前,沈阳被称为盛京,是历史上著明的流放之地,有书记载,南国佳人多塞北,中原名士半辽阳。忤逆皇家王权,除了死,就是流亡。完全可以不排除,在这些流亡里,有修炼异能之士,也有心怀叵测者。

  如果说,这里曾经是一片坟墓区域,而且巧合的是这些石头一直就存在这里,在东北地带,日本侵华最先开始的地方,要积久而成怨灵之气,完全不是不可能!在很多人集体死亡的地方很容易出现这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他们连生物都不是,但却可以作怪,事实就是这样。

  凌邯捏诀开启混沌眼,认真地看着在花园里的每一处石头。当然,在这个宁谧的夜色里,那些石头和这岁月一般,静静的存在着,无声无息。这个夜晚也如同他们看到的一般,宁谧祥和,没有任何异样。不是化石,也不是什么妖异之物在其中形成,仅仅是一些形状怪异的岩石罢了。

  连飘荡的鬼魂都没有。

  龙家的人出现在这里,不论他们有什么目的,都暗指向了SM里绝对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论之前做的那个梦是第六感预警还是仅仅是脑细胞神经质的反应,这些事情好像她也脱不了干系。因为知道了,就不能坐视不管,害怕将来会后悔。

  至于墨玉八卦鉴,也就是夏舒说的那个怪异现象,耗子变成了一块玉,他们已经从小希那边拿走,而且还伤了小希。还有什么东西值得这个隐世大家族关心?

  他们是来除魔卫道的,你觉得可能吗?

  这都死了这么多人了,也就不见得有什么行动。除了为了什么最终的东西,凌邯实在想不出如何来解释他们如此的动向。龌龊男借故和庄莹靠近,绝对不会是因为什么狗屁爱情。小公子一样的他什么样的女子没有见过,就算真的爱了,他们的家族也断然不可能接受一个毫无背景身份的女子——

  而且他们的命运就是龙璇儿的男宠,就算他有机会出离这种悲剧命,却也不能像他们这般有着平凡人的生活。

  他们想干什么?

  我他妈怎么跟国际刑警似的,什么都要管啊!!

  Shit!

  看着地毯式铺成开来的校门,凌邯对那个高高凸起的旗台有些膈应。梦里地震了,这个旗台四边的圆球掉地上伤了很多无辜的人性命!

  如果成了真,这是一个祭台还是一个封印之结?

  如果是封印之结,那么下面封印着的是什么?

  如果封印被打开了,那些成为石头的生物会再次活过来吗?梦里,因为地震的原因导致旗台裂开了,然后在旗台下面是一大堆一大堆的森然白骨。凌邯觉得脑袋一阵涨疼,特么的要想的事情怎么这么多呢?话说回来,关我毛事啊!特么的爱死谁死谁呗,只要不招惹老子!回家睡觉!

  精神不好!

  裤兜里手机一阵震动,凌邯看了来电显示一眼,便将手机挂掉。顾西凛。想要谈情说爱吗?

  五分钟不到,电话再一次打了过来。彼时凌邯正走到图书馆东侧花园路,没有路灯,一片黑暗,想到在这里上一次差点被龌龊男的车撞,还被某人的眼神给蛊惑了,心里就是一阵不爽。

  敢对老子催眠啊,胆儿挺肥的呢!

  “喂。”

  “没事,散步。”

  “不想接。”

  “有事吗?”

  “唱歌?你让我唱歌?”凌邯重复了一边顾西凛在那边的话,时下谈恋爱,电话煲粥男孩或女孩总是喜欢要求对象为自己唱歌,然后开个外放出来分享,秀恩爱。什么叫秀恩爱死得快,反正大部分爱得热火朝天的男女在出离学校以后,都各自告吹。

  当然,六年前的凌邯也那么天真的希望顾西凛能给她唱歌,不时还撒个娇卖个萌什么的!

  结果最后成了她唱歌,那边还说是猴叫。

  我特么是犯贱呢还是精神不好呢?

  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的歌喉不错,小学到初中蝉联了九年的音乐委员,一般的流行乐曲或者喜欢的歌,听上两遍就能唱出来。没想到被人家当成猴叫——那个时候她会告诉他,上课好无聊,好累。她好想能努力的加学分,成为全院最厉害的学生——

  “自己听音乐,没事我挂了。”

  “嗯。忙。”

  “不冷。”

  ……

  一般的流行乐曲或者喜欢的歌,只要认认真真的听上两遍就能唱出来。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凌邯的天赋,结果没想到却被人家当成猴叫——那个时候她会告诉他,上课好无聊,好累。我们聊天好不好。虽然不会聊出一些什么实质意义上有助于社会主义进步的东西,虽然只是胡吹乱侃,虽然到最后都不可能视线,但是在那些无聊的日子里是不是感觉很温馨,多年以后记起来会不会笑呢!

  她好想能努力的加学分,成为全院最厉害的学生——

  “自己听音乐,没事我挂了。”

  “嗯。忙。”

  “不冷。”

  ……

  顾西凛在那边也是一阵冷场,完全找不到话来说一句话重复好几次,终于舍得挂掉。

  晚上宿舍里终于有一点人气,另外三个姑娘都回来了,然后继续开始她们的又一次兴奋讨论,比如说庄莹认识了龙老师的二哥,今天两人去了世博园玩了一天。而在锦州的小红姐也满是快乐,确定了她和对象的关系,两人快乐的度过了一个周末。有第一个周末,就会有第二个周末,第三个周末……

  下周,小红姐的对象就会来这边看她。好幸福,好开心!难怪说少女怀春总是情,他们在最美的年纪完成了最美的诗篇。

  而去了辽阳的海心则拿了新手机回来,对象新买的。当然也是一阵炫耀里面满是两人甜蜜恩爱的照片——

  好像每个人都过着自己的幸福生活,只有凌邯无聊的继续玩着手机,脑子像被门挤了似的,想着一些精神不好的问题。

  那个叫飞扬的小男生继续在qq里和凌邯各种勾搭,无所不聊的消磨着我们认为年轻的时间。同时凌晨加了一个九江的陌生qq,这个曾经伴随她四年大学生活的好朋友,大损友!当然也是好基友。在两人四年的相知相熟里,基情无限。

  如果有幸目睹他俩的聊天记录,你会发现其实他们是无话不聊的两个变态。

  好像能感应到世事的走向,就像预测未来,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却并不怎么开心。

  “凌邯,你怎么了,好像不怎么开心呢!”庄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兴致不高的凌邯问道。

  “没事,就是有点累。”

  “累了,今天去哪里玩了啊?”

  “对啊,凌邯,你好像没对象吧!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啊!”

  “停,咱们打住啊,你们这玩了一天也累了,早点上床躺着,别闹啊,明天还要上课呢!”

  “别转移话题啊,咱们说要给你介绍对象呢!”

  “谢谢你了,我有对象!”

  “怎么一天都没看到你们打个电话啊,联系一下什么的呢?”

  “忙!”

  一个字便将三个小姑娘的好奇直接顶了回去,什么叫言简意赅这就是!什么是天才,她凌邯才是天才!哇咔咔!

  精神不好。睡觉!

  嗯。睡觉。

  闭上眼睛,顺着时针分针转动的年轮,一刻刻老去。午夜12:45凌邯最先从梦里被惊醒,一阵及其刺耳像是战争年代发送电报所制造的电波声一般,吱吱嗷嗷叫唤。好像听到凌邯的叹息,庄莹轻轻的唤了一句——

  “凌邯,你醒了吗?”

  “嗯。”

  “是什么在叫唤啊?好吓人啊!”

  “好像是海心那边传来的!”宁海心和小红俩睡得特别香,完全没有被这突然响起的刺耳声给惊醒。而且海心那悠远绵长的呼噜声依旧响亮的打着。

  “把她叫醒吧!”

  “嗯。”

  “海心——宁海心!”

  “宁海心!”

  这边庄莹怎么叫唤海心和小红都睡得香香的没受半点影像。这个桥段,好像在凌邯的历史上曾经遇到过。那时候是大二,他们换宿舍了,有一天晚上住在她对床的女生床上不知道为何也传出了这么磨人的尖叫声。那中刺啦的,手机或通信设备干扰电子设备的吱吱声,开始他们还以为是对床的那个女生的手机,结果凌邯打电话给对床女生的时候还打错了电话号码,打到了班级里男生的手机上。

  天杀的,你说人家男生要是和对象在一块正在XXOO什么的,凌邯这个电话打扰了人家咋整!!要是人家姑娘跟男生闹,这就罪孽深重了啊!!

  后来,对床女生醒了,她说不是她的手机在响,但是一翻床以后这刺耳的尖叫便消失了!

  这边怎么叫唤宁海心都不见醒来,凌邯暗自捏了一个诀甩了过去,很不幸的直接打在了宁海的脸上,果断醒来。

  “啊啊——怎么了?”

  “你看看,是不是你的手机中在响?”

  “手机?”

  “嗯。”

  “啊,这是什么声音啊!”

  慢慢的四个人都醒了过来,然后宁海心开始满床找手机,翻了一会儿,原本磨人的刺耳声响果然消失了。

  “这是什么声音?”

  “没事,继续睡觉吧!”

  “嗯,好困!”

  到目前为止其实凌邯也没有想明白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在响,当年他们大二的时候不止一次被这声音在午夜给吓醒。绝对可以当为午夜凶铃!!

  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