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想咬舌自尽
紫纱轻舞2018-10-25 16:413,767

  “我依旧绝望的活着不舍求那一份依靠,那一份绝望的爱,也许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流墨似乎发狂了般,看着蜷缩着身子要死不活的龙晓宇,如果允许,估计她想抓住他的肩膀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摇啊摇,摇啊摇!使劲的摇!!

  可惜——

  “晓宇,你是驱魔龙家的人,对不对!听说得到驱魔龙家人的生魂——哼哈哈——”流墨抬起骨节毕现的双手,相互交叉的捏了捏。棱角分明的脸上释放出一股邪寒的杀意。

  龙晓宇蜷缩在地上被那个噬魂疼得满头冒冷汗,估计是爬不起来了。我要出来收妖吗?凌邯看着眼前的一人一鬼,我要做这种不解风情之事吗?

  “你就是为了这个才现身引我出来的吗?”龙晓宇依靠着天台的围栏站了起来,看着流墨,一脸的疼痛扭曲,此刻的他看起来脱离了那种气质绝好的帅哥形象光环,成了淡淡的少年模样。

  “嗯。”月光下,明眸流转,一袭黑色长裙的她是月光下即将起舞的黑天鹅。

  “拿到你的生魂我就可以拿回我的契约,然后不用再害人。晓宇,对不起了!”

  流墨摊开手,一股黑雾缭绕,一个黑色的大约手指长短的玉瓶便出现在其手心,大概是要念一句玛丽玛丽轰,然后跟《西游记》里面金角大王银角大王整孙悟空似的,就那样——

  收了——

  诶,龙晓宇的灵力好像在流失哦——

  “流墨,我没想到事情会成为这样——”

  “事情会这样!哈哈——你没想到,谁能想到!为什么你要来的那么晚,还要发短信让我等你!”

  “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

  “不过现在好了,哈哈,我不用害怕了!不用害怕了!只要杀了你,拿到你的生魂——”

  嗯,我们就继续呆在一边看戏好啦!

  看戏好啦!!

  一步,两步,三步——打开瓶子,倒出来——

  一股黑气便从那黑色的小玉瓶里流了出来。

  鬼使神差的凌邯竟然窜过去一把将蜷缩在地上眼睁睁等死的某人给捞了出来。这事后想起来果断觉得脑子被门挤了。这边正在倒黑气的流墨被吓了一跳,完全没有想到在这个楼顶上还有别的人存在。更没想到还是个女人!

  仅仅是两三秒的波动,双方站定,流墨转头看清楚站在一边搂着龙晓宇的某人,和她这一身纯黑的长裙比起来,她穿着一身雪白的——雪白的睡衣——披头散发的搂着龙晓宇——

  “你是谁?”戒备森严的寒意一瞬间扑面而来。她应该就是那些个女鬼口中的鬼煞。按道理来说,才死了不到两个月的她就算成了煞,又怎么可能知道以魂魄来练噬魂?

  “把晓宇还给我!”

  “还给我!”

  “如果我说不呢?”

  凌邯面无表情,语气里更是干净得仅仅是这么存在的几个字而已,什么也没有。结果却让流墨气了个够呛。

  劈掌便向凌邯打来,掌风强劲,气势也足,挨上了不死也会半残!一个闪身错过,就见那水泥混凝土直接给削了一个巨坑!估计下雨天都能漏个水什么的!损坏公物诶小姑娘,你是不是应该赔偿什么的?

  第二掌,紧接着甩了过来。

  我再躲!

  第三掌……

  美女,咱们能不得寸进尺吗?你削我了这么多掌,我都让你了啊!龙晓宇,你给我滚起来的,再不起来老子就要打你女人了!你不说话算是默认了呗!

  凌邯是一边要拎着龙晓宇还得替他治疗噬魂之伤,一边还要躲闪流墨劈过来的凌厉掌势,你妹呀你妹呀,老子是苦力吗?怎么竟干一些苦力的活呢?流墨看着凌晨就是抱着龙晓宇不撒手,当下便气不打一处来。

  在她死后之后的两个女生正如龌龊男所说都是和龙晓宇有关系,因为一场表白,而被她盯上,在暗中等着伺机而动,选择合适的时间杀了两个女生。所有接近龙晓宇的女人都让她讨厌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放开晓宇!”

  “你给我放开他!”

  “嗯,好!”已经退到了一边天台边上的凌邯一松手,龙晓宇便被丢了下去——这个位置是七楼,龙晓宇掉下去的高度应该是30米左右,死不了吧!

  “你——”流墨一双眼睛快要瞪出眼眶,让你放下你就给人家丢楼下!当下是想都没想刷的一下飞过去想将龙晓宇捞上来,就见某人手一抬,龙晓宇被结界包围着像装在水晶泡泡里的小猫似的,随着其手抬升的高度从楼下升了上来。而另一边因为担心而扑过来的某人则好死不死的撞在人家的手里!

  就手一握,侧身一个凌空翻起,一脚踩在流墨的肩上,腿力加大,以一种泰山压顶之势给流墨压跪在地上。如海潮般展开的灵力和魔能瞬间将万物淹没,流墨再次感受到那种死亡前的巨大绝望!

  一股白光闪过,身上不在是那松松垮垮的白睡衣,转而是一件米色风衣,里面套着白色短裙,脚下蹬着银白靴子。夜风挟裹着北方特有的寒冷,吹起飘逸的发丝,眼神凌厉如刀!

  流墨跪在地上被那股绝望的气息压的喘不过气来!

  “小姑娘,咱们应该来讨论一下咱们的问题了,对不?”一脚踩在人家美女身上,撅着个屁股,伸出手指勾人家下巴的凌邯相当完美的诠释了她到底是怎么一个臭流氓。

  “你刚才提到了契约——你和谁签了契约?”

  “你说吧,长得这么漂亮一张脸要是被我拿刀划几下,嗯,我当然知道你是一个鬼啦!小爷我就是想说,当然有办法将你的鬼脸也划好看一点咯!!”

  “说吧!你到底是和谁签了什么契约!”

  流墨跪在地上低着头,说实话,她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被一个女人这样踩在脚下!那一瞬间什么骄傲,什么尊严都在这个女人的脚下变成了狗屎!!

  “诶,你还想咬舌自尽啊!”

  原本还勾着的手一转,掐人家下巴上了,咬舌仅仅是一个瞬间,这还没咬下去就被某人掐的下巴脱臼,怎么咬啊!!

  “说吧!你到底是和谁签了什么契约!”

  流墨跪在地上低着头,说实话,她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被一个女人这样踩在脚下!那一瞬间什么骄傲,什么尊严都在这个女人的脚下变成了狗屎!!即使做了鬼,她依然觉得自己就像那开在悬崖边上高贵的花,而这个女人——

  毁了她的一切!

  “诶,你还想咬舌自尽啊!”凌邯抬手便掐在流墨的下巴上,手上的那股力量誓要将人家下巴捏碎似的!有必要这么狠心吗?呜呜——

  “话说,这鬼还能咬舌自尽啊!能死吗?”

  “诶,小美女,不要拿你的小眼神来秒杀我好不好啊,你那点催眠术还不够看呢!!”咧着嘴笑得没心没肺的凌邯把流墨给气了个半死!

  在那边结界里的龙晓宇从疼痛中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结果就看见凌邯一脚踩在流墨的肩上一脸痞气,流墨满脸委屈的跪在地上,是个男人都不能允许自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这样被人欺负啊,就算她是个鬼。当下,某人是完全不顾自己肚子上的伤啊,借用凌邯原话就是:都不怕肠子露出来!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把刀,破了结界对着凌邯便砍了过了。

  而下一秒流墨连魂魄也不剩的灰飞烟灭,消失在凌邯脚下——

  “不要——”

  “不要伤害她!”

  “我杀了你!”

  呃——

  一个瞬身,瞬间站在离龙晓宇三丈远之外。看着流墨消失地方,地上只留下一片闪着克拉钻光芒的灰尘,一下子扑过来没有一刀将凌邯毙命的龙晓宇顿时肚子痛发作,好比大姨妈突然来临宫寒血崩,然后倒在地上抓着那把灰尘,垂死挣扎。

  凌邯暗自将神识感知范围再次放大加强,混沌眼完全开启,是谁?流墨的鬼魂怎么会突然就消失了?第二股外来力量?哪里来的?

  和流墨签了什么狗屁契约的东西?

  在扩大无限倍数的神识里,完全没有感应到半点那个什么东西在哪里,甚至是个什么玩意儿,莫非其灵力甚至魔能在我之上?

  回身就见龙晓宇捂着肚子像痛经似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苍白伴着阴冷的怨毒,和消失的流墨竟有如出一辙的表情。不过这动作咋看咋像鬼上身,贞子上身啊!诶,原本干净白皙的粉色衬衫上沾满了黑色的尘垢和鲜血,为什么如此狼狈的他看起来还是像一个翩翩佳人子呢?

  贵族的气息,嗯,不愧是隐世家族调教出来的孩子。

  “她消失了。”

  你又不是没看到。

  “你到底是谁?”龙晓宇站直身子理了理褶皱了沾满鲜血的粉色衬衫,脸上那股淡淡的温情消失了,转而被一种阴冷取代。

  什么叫人以物聚物以类分,就冲这表情他就应该和那个流墨爱个死去活来!嗯,就是死去活来!为毛她第一次在那个小旅馆里看到他是那么的温暖让人觉得着迷呢,为毛他对着流墨就可以温婉怜惜呢?

  呃,我在想什么?猪脑子啊!凌邯对着自己脑门就是一拍。十八岁的她曾经总是沉溺在不断的幻想中,希望能像书本里写的那样有一份温婉爱情,得到一个绝世好男人,可惜——这边刚有一点幻想想法,那边就是一巴掌拍在脑门上,让你夭折!

  看了一眼精神不好的龙晓宇果断转身走人!

  “你到底是谁?”

  说时迟那时快,龙晓宇那只带血的爪子瞬间出手将其胳膊握住,有那么一刻凌邯想卸了不要了!不知道人血很埋汰吗?Shit!谁知道你丫的有没有艾滋病,心脏病,甲肝,乙肝,abcd肝啊!老子跟你不熟,爪子拿开啦!!淡定——

  淡定不了怎么破!

  “爱谁谁!”

  “你的身上有龙氏一族的灵力。”

  “那又怎么样?”

  “还有魔能邪法。”

  邪你妹!

  “放手!”

  “凌邯,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谁?”

  “怎么,你不为你的爱人质问了?讨公道了?”

  很明显龙晓宇那掐在凌邯手臂上的手上力道加大,尼玛,那鲜血啊——

  Shit!被拉住的手蜷缩起手肘,对着身后某人原本就受伤的腹部狠狠一顶,瞬间积聚的攻击力和攻击速度爆发起来真不是盖的!

  然后龙晓宇就被这股爆发力瞬间击飞——

  走人!

  你不爱干净,老子还要爱干净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