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奇怪的祭坛
紫纱轻舞2018-10-25 17:022,785

  所以呢,他需要他的钱。再者流墨那单亲的母亲也需要一笔钱去照顾,虽然他也有钱,但始终没有他那么宽裕。所以,龌龊男在此就相当于一个移动的提款机!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话。关于流墨的死,本来龙晓宇是不会出现在这里,龙家之人也是断然不允许其出现在这里,偏偏是龌龊男发痔疮了……

  老大呢,秘密。老三呢,也是秘密。

  “龙老师——”

  “怎么了?”

  “那些手指不见了!!”

  刚坐下抱怨不已的龌龊男听到话语后,也意识到事态严重,立马从椅子上起来跟着龙晓宇过去查看,诚然如其所说,原本那些包在餐盘饭团中的手指消失了,这前后也就六七分钟的事情,等校领导那边赶过来时是啥也没有了。事情并没有像手指消失了那么简单,等校领导们赶到时,最高潮才开始上演。

  那些餐盘里的饭全部变成了米白色小蛆,然后在那不锈钢盘子里拥挤在一团的顾雍顾雍,本来还有几个胆大的在现场帮忙的学生会成员也开始嗷嗷的叫了起来。还有人忍不住眼前这恶心场景,开始哇哇一阵狂吐。

  蛆们慢慢的在餐盘里长大,慢慢的长得小手指那么粗细——

  “啊——”

  龙晓宇背着手在身后悄悄的结了一个印,然后弹出去,食堂里的灯光似乎亮了一下,然后那些在盘子里顾雍顾雍的蛆虫变成了一滩脓水。因为饭变成了脓水,整个食堂里四处弥漫起一股腐尸臭味。

  而在SM学校校园网上,关于吃到手指成最新潮流的话题,在微博上一炮打红,直接将泼水门事件掩盖,然后——

  几乎所有看到了这个消息学生估计都不会再上食堂吃饭了。

  “怎么会这样?”

  龙晓宇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是障眼法。”

  “障眼法?谁有这么厉害能够施加这么一大片的障眼法?”

  “也许不是一个人。”

  “哦。”龌龊男拍了拍趴在桌上因为害怕嗷嗷哭泣的小女生,“别怕啊,快回宿舍休息去吧!”

  “关于流墨的事你可有头绪?”

  龙晓宇再次摇头,“你也先回去休息,我留在这边还有点事情!”

  “嗯,好!你晚上自己小心一点!”

  “这个给你,带在身上。”龙晓宇从脖子上取下已经开过光的佛玉递给龌龊男,“今天晚上自己好好呆家里休息!”

  “人家要去夜店!”龌龊男一手将龙晓宇的佛玉给推回,然后扯出自己脖子上的蓝水晶,“我有这个,那个你自己留着吧!不用担心我拉,自己照顾好自己!本帅哥去夜店咯!”

  “……”

  经历过手指事件以后,凌邯从食堂里出去后也没什么心情吃饭,学校里有些安静得见鬼,往常总是三三两两在一起,或抱着或相互依偎在大食堂门前的花台上谈情说爱的男女一个也没有,难得这些熊孩子能乖乖的待在宿舍里啊。

  也难得这个学校有这么安静的时候。凌邯看了一眼黑黢黢的教学区,当下决定应该去走走,散步什么的。虽然只有我一个,也应该好好的活着不是吗?

  大部分学校本就是在坟场上建立起来的,这没有人走动的校园只是安静的亮着一盏又一盏的灯,走在这安静得吓人的校园里像是在坟茔间穿梭一般。

  原本就一身的黑的凌邯正以极快的速度在这孤寂的坟茔间穿梭,如果有人敢在监控器终端前观看录像的话,绝对能让凌邯这样诡异的身法给吓尿。然后打电话报警,可怜的凌邯就会被五花大绑的抓了给人拿去做研究!

  她要去哪里?

  她感应到了冷夜的气息。脚下速度再次加快,等凌邯到了她感应到最强烈气息的地方时,所有气息又突然间消失了。在她面前是SM升旗仪式的升旗台上。不知道为什么在旗台的四边都燃着无数团幽蓝的火焰——

  那种人体内的磷泄露到空气中燃烧形成的火焰,虽说这种自然现象很是常见,但是这么规整的立成一排一排的火焰,是不是很巧合呢!四方形的旗台,旗台四边燃烧着幽蓝的火焰——

  这个东西像什么?

  祭台。

  如果这是一个祭台——

  她感应到了冷夜的气息。脚下速度再次加快,等凌邯到了她感应到最强烈气息的地方时,所有气息又突然间消失了。在她面前是SM升旗仪式的升旗台上。不知道为什么在旗台的四边都燃着无数团幽蓝的火焰——

  如果这是一个祭台——

  谁的祭台?

  开坛做法还是——

  为什么冷夜的气息时而存在时而不存在?而且到这里还消失了?这只死狐狸死哪里去了?

  看着祭台,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旗台,在其四个方位上均燃着一排一排的一跳一跳的蓝色火焰,凌邯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这不是祭台,而是一个封印阵法怎么样?如果说这是一个封印,那里面应该封印的是什么东西?

  在曾时她为这个学校的每一个石头拍照,然后因为一时兴趣,联想了一下,这些石头会不会是什么封印阵法所封印后留下的妖兽尸体呢?

  最终如《舍长的裸奔时代》一样,又是一本本难产而死的奇幻小说《神鬼封印》终因为市场销售不对门路,然后扑了个街,太监了……

  因为开了混沌眼所以能清楚看见在旗台边上燃了一圈的鬼火,凌邯甚至考虑这丫的会不会像某个综艺频道上的一个音乐火焰,给你来个青藏高原,你要不要跳一跳啊!虽然能清楚看见旗台边上的鬼火,但是完全看不见之前的孤魂野鬼。在食堂里还有大批云集的,这儿没有半个,难道都赶到食堂那边聚会去啦!啊!

  凌邯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这两天他妈的这些事太扯了,曾经的那个凌邯活的挺简单的啊,难道说这就是老子穿回来了的代价?

  我现在只想说一个字——

  Cao!

  回家睡觉。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凌邯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顾西凛,掂了掂还是接了。

  “凌儿,你在干嘛呢?”

  “溜达。”谁允许你叫凌儿的!

  “今天没有晚自习吗?”

  “你看看今天是星期几啊!”

  “哦,你们周五不用上自习啊?”

  “有事吗?”

  “没事。”

  “那就这样吧。”

  “嗯,你溜达吧!”

  这就是情侣之间的对话,凌邯勾着嘴角笑了笑,合上手机,自习室里总有一些灯是亮着的,虽然发生了死亡事件,不过总有那么一些孩子是热爱学习的。就像渔夫的父亲是死在海里的,渔夫还是会去海里抓鱼,挖矿会死人,但是还是有人去挖矿。

  凌邯这边刚走出教学区,那边一辆黑车便从夜色中杀了出来,似乎因为近来发生的杀人事件,连路灯都觉得自己存在是个危险,这边过了教学区到生活区那一道的路,所有的路灯约好的全部罢工,然后熄的熄,暗的暗,有跟无没区别,所以这有钱人开个车出来就像从黑夜里奔出来一条牲口!尤其是在转弯的路口!

  尼玛,很吓人的说!

  你丫的不会打转弯灯啊,脑子被驴踢了?这被吓了一大跳的凌邯掐着腰站在道边,她在想一个问题,以她现在的能耐,如果横着一脚给骑自行车踹去,大概能连人带车踹飞吧!这可是她多年以来的梦想呢!不过你说这踹小车,腿力得多少呢?

  这边正在盘算以多少脚力踹车,那边黑车便停了下来,然后龌龊男笑着从车上下来,依旧一身不修边幅的邋里邋遢——

  “嗨,美女,晚上好啊,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还没走近,就是一嗓子尖叫,“cao,凌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