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卤萧筱12018-10-26 10:406,922

  先宣传萧好姐妹墨殊的新书《皇妃不争宠》,放下精彩片段如下。

  回去的时候走的是圆桥的另一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一个错落有致的小花园里,满目的花色纷杂。一树木槿临水而立,朵朵好似锦葵。花枝横斜,迎风微颤,枝头叶底,深深浅浅的娇艳粉色。偶有花瓣坠落,自是落得一壁芬芳。另一端则是一池春水,碧绿的荷叶中芙蕖花开得正值娇艳。

  “这倒是个好地方。”见着周遭的美景,许淼淼方才的阴郁清减了些。茗瑶素来也是最喜欢木槿花的,此时见到了,颇有雀跃之势,道,“不管是宫里宫外,花都还是一样的美,一样的香。”

  “自然。”许淼淼有些笑她的痴。然细下一想,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是有些禅意的。

  今日的茗瑶穿着桃红色的软绸罗衣,用乳白色绸子配做领口,一色桃红裙子,头上也是点蓝点翠的银饰珠花,恰到好处地衬出黑亮的柔发和俊俏的脸。清秀之外倍添娇艳。配着她天真热烈的笑靥,夺人眼球。又见到一阵轻风拂面,花枝摇曳间绯红花瓣好似雨点落下,茗瑶高兴地伸出手去接花瓣,说不出的天真烂漫。

  本是这样娇嫩如花的女子,却要同她一起深束在这深宫中等到红颜老去,许淼淼的神色再一次暗了下来。

  欢快的茗瑶却是不知,掬着一捧花瓣跑到许淼淼面前,措不及防地往天上一洒,拉着许淼淼转了起来。

  许淼淼因是觐见太后,身着了件浅雾紫的轻罗衣裙,莲云蓬莱花纹有种轻软繁漪的柔美,衬得整个人仿若一朵轻盈的紫色的云。臂间挽了一条玉色烟纱绞碎珠银线流苏,此时被茗瑶拉着,好似一朵在空中展开的蝴蝶荚,配着她有些内敛又有些兴奋得如花面庞,让看的人痴了醉了。

  又见到她黑发如墨,此时在日光下散出一缕缕柔和的光泽,木槿花绯红的花瓣落在发间,说不出的温婉动人。

  “好了茗瑶,别转了,我的头都快晕了。”夹带着她细细的言语,此时的茗瑶正是欢快,银铃般的笑声洒了出来,应着,“小姐越来越没用了,以前的胡旋舞都能连着转十几圈的。”

  还好,在花瓣纷纷坠地的时候茗瑶总算是停了下来,见到她对面的许淼淼鬓发微乱,脸上红晕点缀,是自从说要进宫以来少见的凌乱美感,笑得更加欢畅起来。

  许淼淼一边整理后,一边用手捂住她的嘴小心地四处看了看,低声斥道,“在宫里怎么这样没规没炬的,若是有别的宫人看到了定会说我们有失宫仪。”此时她却将刚才的种种顾忌都抛在脑后了。

  茗瑶今日的胆子大了起来,拉下她的柔荑嬉笑,“小姐不要着急,这里不是没有别的人吗?茗瑶见到小姐这么久都没有实实在在地笑过了,又见到木槿花才拉着小姐转的。”

  许淼淼笑得无奈,伸出修长的手指弹在她的额上,没好气地说道,“一株木槿就让你这么高兴了,若是有男子以十亩木槿为聘,你不就立马应了?”

  茗瑶听到更加欢欣鼓舞,琉璃般的眼眸里都出现另类的神采,道,“若是真有男子以十亩木槿为聘,我倒真是要应了他。以花意作聘,比那些俗物不知道要好到哪里。”

  见到她眉宇间的认真,许淼淼心里更是惜她的性情纯良娇憨。可惜了她如今已经随着她进宫,大好的年华只有埋葬在这里。许淼淼只是希冀着等到她到了出宫的年纪,再为她寻一个好儿郎。

  就在主仆俩闹着的时候,园中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后面一道身影闪出来,好听的男音响起,“你这话可是作数?我若是交十亩木槿与你,你就嫁与我为妻。”

  许淼淼和茗瑶都是一愣,万没料到这里还真的有人在,竟然还听了她们的戏言。扭过头看去,见到一名少年身着华贵,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出他的头发的黑亮顺滑,如同绸缎。他的面上却满是戏谑之意。

  然而许淼淼的目光却是落在他身边的那人身上,那人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

  他的打扮好似寻常富家公子,然而他白色的一角袍脚,用玄色的丝线密密的绣着夔纹,连绵不绝的纹样却是显露出他尊崇的身份。

  察觉到许淼淼的目光,鹰隼般锐利的光芒扫了过来。许淼淼慌忙拉着茗瑶俯身拜道,“臣妾见过皇上,十三王爷。”

  茗瑶先是一惊,又联想着那两人打扮,神色不由得有些惊慌,口中唤道,“奴婢见过皇上,十三王爷。”

  她的神色却染上一层灰白,想着刚才的画面也落进了皇上的眼里,不知道会对自家主子造成什么影响。若是皇上对许淼淼印象不佳,千错万错都是她的不对。

  “怎么现在就好像是吓着了一样?小丫头我问你,如果我以十亩木槿为聘,你可当真要嫁与我为妻?”却见到十三王爷面上满是顽色,走近几步到还是福着身的主仆两人面前。

  茗瑶虽然有些恼羞成怒,却碍着身份不好发作,喃喃道,“王爷名知道是戏言……”这一语,竟然带着女儿家的娇嗔。

  看着她清秀却灵气逼人的脸庞,十三王爷心里高兴,存了心要逗弄她,唰地一声扇开折扇说道,“小丫头你别忘了,你可是亲口说的,皇上也在一边听着呢。要是你不愿意,那可是欺君大罪,可是要诛九族的。”

  这下茗瑶可是有口难言,转着眼珠子偷偷往许淼淼那里看。那黑白分明的眼睛此时滴溜溜地转着,看得十三王爷又是一阵好笑。

  “都起来吧。”站在一边一直默不作声的轩辕泽开了口,恰好解了茗瑶的困窘。

  许淼淼起了身,抬头看着他,正好对上他墨如点漆的双目,那双目沉如最深最暗的夜,不带彼澜地吞噬万物,一旦卷入便是尸骨无存万劫不复,却又带着无比的睿智,看得她心神一荡。

  天家好儿郎。

  轩辕奕的注意力这时才落到许淼淼身上,上上下下打量着她,许淼淼也因为他放肆的目光有些不悦,却不好作声。又念想着十三王爷现在不过十一岁,小儿心性,也就不再计较。轩辕奕是先帝与一名舞姬所生,也是在轩辕泽登基后才被接回宫里的。他性子散漫,虽然带着些纨绔子弟的气性,但是本性纯良。加上嘴巴也甜,很得太后的喜欢。

  “皇兄,这位莫不是我的新皇嫂?”看了圈许淼淼,轩辕奕偏过头对身后的轩辕泽笑眯眯地问道。许淼淼微微一怔,不知道轩辕泽会怎么回答。

  “是新进的许修容。”轩辕泽的目光随着轩辕奕的问话落在许淼淼的面庞上,又无意间落到她的黑发上,见到她乌亮的发间一片粉嫩的花瓣,也不知怎么的,就伸出手,轻轻地将那片花瓣拈了下来。

  突然靠近的轩辕泽身上散发着一股好闻浓厚的龙涎香,因为他突来的亲密举动,许淼淼当下身体都已经僵硬了,一双剪水秋瞳只是定定地看着他,他白玉般的面上浓密的睫毛投下一方阴影。也许是因为政务繁忙,眼睑下有些许肿胀,可是丝毫不损他的俊美。

  时间仿佛就停止在那一刻,从未尝过儿女情长的许淼淼,脑海只听到了一阵啪啪的声音。在无边无际的空间里,一朵两朵直到无数朵的花朵顷刻绽放。

  许多年后每每许淼淼想起这一幕时,她的眉梢总是挂着温和缱绻的笑意。有了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身后忽然传来几声啧啧声,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轩辕泽已经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仍旧是温柔儒雅的样子,轩辕奕则是一幅看好戏的表情。

  “良辰美景,郎才女貌,皇兄和皇嫂真是登对。”轩辕奕的目光来来回回在许淼淼和轩辕泽身上掉转,因为他的话让许淼淼白皙的脸颊上又添了几分酡红。

  “不是要去母后哪里?走吧。”轩辕泽却是平静地开口说着,没有对他的话做出回应。许淼淼这也才反应过来,想必他们就是要从这里到太后的永寿殿才会碰到她。

  “不急不急。”轩辕奕明显还没有看够热闹,也不敢更加放肆地调侃,于是凑到许淼淼身前问道,“皇嫂不如也和我们一起去。”

  许淼淼浅笑,道,“十三王爷,臣妾已经去过太后那里了。”

  轩辕奕便露出醍醐灌顶的表情,看得茗瑶扑哧一笑,急忙用手掩住。轩辕奕的扇柄一下子敲在了她额头上,笑道,“好丫头,别只顾着笑,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因为轩辕奕亲近的态度茗瑶也没有方才那么紧张了,恢复了些平素的活泼性子回道,“十三王爷哪里的话?王爷身份尊贵,岂是奴婢能够肖想的?万莫再说这些折煞奴婢的话。”

  因为她说话,耳朵上的红翡翠滴珠耳环不止地摇晃,衬着柔美修长的脖颈肤色如雪。看得轩辕奕心里怦然一跳,面上还是那副不恭的样子。

  “十三,走吧。”这已经是轩辕泽第二次开口,虽然他的言语里并没有露出不耐,但自有帝王的威慑力在那里。轩辕奕听了收起自己的不羁,对许淼淼说道,“那皇嫂,我就先走了啊。”

  《堇年之大神冷冰冰》正文由此开始。

  这个月时间排得很紧,安怡一边要准备论文的事一边编辑也在不停地催稿,用侯珊幂那个女人的话来说,她现在连泡男人的心思也没有了。

  其实安怡想说,她好像一直都没有吧。

  万籁俱静的夜晚,墨蓝色的天空上镶嵌着闪烁的繁星,凉意的风抚平了安怡的躁动。从下午一点开始她就在码字,可是现在连一万还不到,想起承诺过的十五万安怡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

  “安怡,你还不把小卓子给我办了!”阴森森的嗓音响起来,安怡别过脸就看到侯珊幂摸着进口海藻面膜面目全非的一张脸。

  小卓子是她新文里的男主,新文是很老套的昔日恋人别后重逢的故事,珊幂喜欢肉文,所以一直想让小卓子扑倒女主。

  无奈地摊手,安怡把笔记本推到侯珊幂面前,“码了一下午,一万还不到,扑什么倒?”

  侯珊幂随意地看了眼她的屏幕,冷哼两声,“你一直都开着游戏,会打出来才怪!安怡我可告诉你,你要再让我家小卓子禁欲,看我以后还给你打水不。”

  安怡一看,这才想起自己一直都开着游戏界面。对于侯珊幂的威胁她没有放下心上,一边打开游戏界面一边随口说道,“早知道你对他那么花痴我就把女主写成你好了,省得你一天在这里意淫。”

  随手打开游戏音乐背景,悠扬的乐曲响起来。

  本来以为按照侯珊幂对男主的喜欢一定很高兴她这么说,谁知道侯珊幂右手扶在胸前,幽幽地开口,“不用了,小卓子和纪美人好不容易相逢,虽然我也很爱小卓子,可是君子成人之美。”

  安怡握着鼠标的手指一颤,重新别过脸看着侯珊幂的眼睛晶亮,“重逢的话,就一定可以在一起吗?”

  话里,竟然有了淡淡的哀伤。不过侯珊幂显然没有注意到,反而是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两个人还相爱着,又解决了之前的所有误会和障碍,为什么不在一起?”

  “是吗?”安怡有片刻恍惚,真的,可以在一起?

  “不和你说了,我还要出去,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吃的吗?”今天晚上侯珊幂是要去参加和物理系的联谊的,寝室里另外两个都已经出去做头发了,剩下安怡和侯珊幂在这里。不过安怡是不会去的,赶稿只是一个借口。

  “帮我买份套餐就好了。”安怡想了片刻。

  侯珊幂真正离开是在半个小时以后,一条银白色紧身及膝短裙,大三的女孩发育已经很成熟了,举手投足间都有难以抗拒的风情。踢下可笑的粉红拖鞋侯穿上了细跟凉鞋,一边把钥匙装进提包里。

  “安怡,我走了啊。”

  “嗯。”后者简单回答后就听到门锁上的声音。

  本来是星期天其它同学很多都已经出去了,侯珊幂一走平日里不算宽敞的寝室一下安静地可怕。安怡看着屏幕里的游戏人物来来回回走到主城,一时感到无聊起来,点开好友列表一看,只有诸葛恨蝶在线。

  正好,诸葛恨蝶的消息发了过来。

  诸葛恨蝶:在线啊无所

  无所事事:嗯

  诸葛恨蝶:八点有个任务,来么

  安怡想了想,反正自己现在是没有码字的动力的,也不差这么一会儿,就回复了。

  无所事事:好

  诸葛恨蝶发了个笑脸过来,安怡关了好友界面看到现在离八点还有半个多小时,就随意地在主城里逛了起来。

  她现在玩这款游戏叫红尘,是现在国内最大的一家网游公司砸金打造出来的。不仅角色很多,而且还有很多种技能可以学习,更加难能可贵的是画面无一处不优美。

  绿柳垂条,碧蓝色的湖光潋滟,身穿一身红衣的游戏人物走到深褐色的拱桥上就托着下巴发起呆来。

  红尘是她在大儿的时候才开始玩得,也是接触到的第一个游戏。因为父母都是老师,所以从小家教就很严,游戏和恋爱都是一个禁忌。偏偏让人无奈的是,这两样最让父母反感的事情都是在大二来历的。

  就像这款游戏的名字一样,红尘,她想要脱离红尘,可是却还是放不下。

  和煦的春风吹在红衣女子的身上,女子一头海藻般的卷发,卷翘的睫毛就像是两把团扇。手握着一把锋利精巧的弯刀,在游戏湛蓝的天空映照下,在无形间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安怡很快就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这才注意到桥那边两个穿着青色长裙的女孩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

  青色的低胸改良版旗装,垂在乌黑发鬓里的碧蓝色椭圆形发饰,正是新人的打扮。

  游戏里的红衣女子转过脸,略带淡漠的眼神扫在两人身上就收回自己的视线。正打算离开,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已经上前正好堵住她的路,脸上有着一丝紧张,正好一个对话框也弹了出来。

  纯洁的女孩:你,你是无所吗?

  字里行间都可以看出女孩对自己的崇拜。

  安怡秀丽的眉一挑,浑然忘了这是某人最爱的动作了。以前她都禁止了陌生人谈话的,今天看来就是忘记了。

  那边的人见到安怡迟迟没回,又打了一行字过来。

  纯洁的女孩:那个无所,我只是见到你刚才在。对不起,打扰到你了。

  作为唯一一个挤进排行榜前五的女玩家,又担任令牌的发放者同时还是帮派的长老,安怡似乎特别容易被这些刚玩游戏的女玩家崇拜。

  然后,透过简短的几个字安怡似乎也看到了对方的紧张,又有些失落黯然的样子,心里最柔软的一角被触及到了。

  她刚开始玩这款游戏的时候,也和眼前人一样这样惴惴不安吧。鬼使神差安怡就打下了这几个字。

  无所事事:没事

  那边人显然是没想到自己心里的大神会回话给自己,高兴地笑了起来。

  纯洁的女孩:无所,你人真好!

  安怡手下的动作顿下了,记忆里那人温和的嗓音响了起来。

  “安怡,你人真好!”

  好,哪里好?嘴角扯开一丝冷笑,安怡都不知道该怎么回那个新人的消息了,正好另一条消息弹了出来,诸葛恨蝶让她去落霞山石室的,正好有了个借口。

  无所事事:有事先走了

  也不等新人的回复安怡直接叉了对话框就捏了张行路符,直接离开了。

  片刻后画面重新换了过来,深褐色的嶙峋怪石,两边生长着半人高的野草。幽绿色的几个大字苍遒有力。红衣女子身上微微闪着紫红色的光,衣袍翻飞间已经走了进去。短短几步就看到一个穿着宝蓝色劲装的英气少女站在那里,深蓝色的丝带垂落在地上,增添了几分柔和的美。

  来人正是游戏里的人,诸葛恨蝶。

  说起诸葛恨蝶,和安怡一样也是个怪人。红尘里有四个大的门派,分别是妙音阁,蒹葭楼,巨剑门和天山一派。这四个门派对女玩家的设置不同,妙音阁是飘渺出尘,蒹葭楼是妩媚动人,天山的女玩家则是冰凝貌美,只有巨剑门的全身从新人开始都笼罩着一股紫红色的光,服饰也是暗沉为主,一点也不华美。像今天安怡和诸葛恨蝶穿着的衣服,都是她们自己重新买的。

  对话框闪开,刚才安怡已经重新设置了拒绝陌生人交谈。

  诸葛恨蝶:无所,石室里的boss你应该知道吧

  安怡当然知道,之前几个级数和她差不多的玩家进来了,据说都失败了,还掉了两级。对于他们这种不靠外挂的玩家且已经级别很高的玩家来说,掉两级是个很重惩罚了。安怡想不通,为什么诸葛恨蝶也会打这个石室的主意。

  无所事事:里面有你要的东西

  才想着,手下已经打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

  诸葛恨蝶:我和美如姬打赌来着

  安怡已经很清楚了,美如姬是蒹葭楼的,和诸葛她们大概同时间来游戏。两个人从一开始就互相看不惯,偏偏诸葛恨蝶的性格就是别人激不得,屡次栽在美如姬的手上。

  见到安怡没有说话,诸葛恨蝶以为她不愿意陪自己进去,就发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过来。

  诸葛恨蝶:无所,你不会忍心看到我被蒹葭楼那女人嘲笑吧???

  片刻后见到安怡还没有回应,就急忙又发了条消息过来。

  诸葛恨蝶:无所,爆出的东西我一个也不拿

  安怡这边揉了揉自己的眉头,她倒不是担心这个。现在越发对游戏没有兴趣,就算掉两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无所事事:五五,把boss的资料发给我

  诸葛恨蝶发了个感动的表情,同时还把资料发给安怡了。大致看了眼资料上boss的属性,了不得了,这货竟然还是个全能型的。

  这下她也没多大的把握了。

  不过她还也没有打退堂鼓的打算,检查了自己包裹里的东西,安怡迈出一步。屏幕上轻飘飘打出两个字,“走吧。”

  越往里面越加的狭窄,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过长长的甬道,看到眼前这条长长细细的铁索诸葛恨蝶就傻眼了。约有十米的宽度,下面是深不可测的悬崖,一股寒意袭向两人。安怡也是,诸葛恨蝶本来就不是攻击性玩家,现在这样的铁索对她来说还是很有难度的。

  诸葛恨蝶:怎么办?

  外带一个欲哭无泪的表情,她哪里想得到石室里竟然还变态地设计了一个这么有难度的铁索。别说打boss了,现在她几乎可能连boss的样子都没见到就被打回去了。

  红衣女子上前两步,握着自己弯刀的雪白手指顺着弯刀刀刃上莲花的纹路摸索片刻转过身看着眉头紧皱的诸葛恨蝶。

  无所事事:一会儿给我加体力,我带你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堇年之大神冷冰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堇年之大神冷冰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