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第027章:赐宴】
秋紫陌2018-10-26 07:152,446

  “本皇子怎么不知自己何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宫亦飞冷笑道,伸手抬起宝儿的下巴,目光如炬,带着迫人的气势。

  下巴被捏的生疼,对方还是自己讨厌的人,宝儿心里本就不痛快,这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刚要发火,一道风轻云淡的声音却传了过来,“宝儿怎么去了这么久,娘担心你,特意让我过来寻你。”萧水寒温和道,等走近了,似乎才看到宫亦飞在此,遂拱手道:“适才没有看到七皇子在此,还望七皇子恕罪。”

  听到萧水寒的声音宝儿已经不折痕迹的挣脱了宫亦飞的钳制,尽量将自己的身子往萧水寒的身后躲去,宫亦飞看的火大却又无可奈何。

  “无妨,看不出来你们‘兄妹’感情倒是不一般。”在兄妹二字上,宫亦飞加重了语气。

  “那是自然,宝儿乖巧伶俐,聪明活泼,这样的女子自然值得好好守护。”萧水寒温柔道,脸上刻意的宠你看的宝儿小心肝一颤一颤的,话里的含义更是让宫亦飞脸色难看起来。

  “萧公子这话让人听了还以为你们是……不过这情谊再好又如何?”看着萧水寒光明正大的握着宝儿的手,宫亦飞看的眼睛都要冒火了,心里闷的难受,说话也尖锐起来。

  “兄长爱护妹妹自是理所当然,七皇子要是时间多无处打发的话不如跟诸位皇子皇女多多培养下感情,到时候自然是比我们兄妹二人感情来的深厚。”不给宝儿开口说话的机会,萧水寒抢着道。

  “看你二人感情如此深厚,看样子本皇子真的跟兄弟姐妹们好好的培养‘感情’了。”

  “咳咳……”看着二人你来我往的,宝儿假意咳嗽了一声。

  “宝儿怎么了?是不是伤寒还没有好,身子又不舒服了?”

  听着萧水寒的话,宝儿差点没笑出来。

  她一直以为萧水寒是个温文儒雅的谦谦公子,没有想到这谎话说起来也是一筐一筐的,还丝毫让人感觉不到他在说谎,就凭这也让人心生佩服一二。

  宝儿换上一副愁闷的表情,捏着嗓音道:“是啊,虽然伤寒已经好了,可一吹风还是有点不舒服。咳咳……大哥,好冷啊!”

  萧水寒一听,急了,立即拉着宝儿对宫亦飞道:“七皇子请恕罪,宝儿她身子弱,就不打扰七皇子您在这里赏月缅怀了。告辞!”

  离去之前,宝儿侧头看了眼宫亦飞,望着他眉目间堆起来的阴云,又似乎带着冷笑,心里一凛。

  “怎么了?可真是冻着了?”走的远了,萧水寒才松开宝儿的手道。

  “没事,只是没有想到大哥说起谎话来也是信手拈来啊!”宝儿抿嘴轻笑。

  “你啊!”点了下宝儿的额头,萧水寒神色中带着些许的担忧,“这个七皇子不是个好惹的人物,方才你离席,我看到他也跟着离开,心知不妙,悄悄尾随,要不是大哥及时出声,你是不是就要对他下手了?”

  宝儿扑哧一笑,“瞧大哥说的,我还能把他一个皇子怎么着,顶多是教训一二罢了。”

  “你这性子啊,跟爹一样,最是受不得人家的气,真不知道将来哪家的公子敢娶了你。”

  “大哥这是在嫌弃宝儿么?就算无人敢娶,大不了让爹娘养一辈子好了。”

  “你啊……”

  两人离开后,一道阴影从暗处闪出。

  望着宝儿脸上毫不掩饰的真心笑容,想到她与自己说话时的淡漠,宫亦飞心里是又气又愤,隐隐的还有一种失落感在心头萦绕。

  萧天若,你等着!

  终有一天,我要你完完全全的诚服于我的脚下。

  “宝儿你可回来了,担心死为娘了。”宝儿刚落座,萧夫人就低声道。

  “宝儿只是出去走走,又不会怎么样,娘您别老当我是小孩子嘛!”

  “做娘的哪有不担心自己的孩子的,你再大在娘的心里还是小宝儿。”萧夫人嗔笑道。“娘倒不是担心什么,刚才柳妃问起你,皇上也顺道要问你话,谁知你人却不在……”

  萧夫人说的隐晦,宝儿却明白了她的意思。

  肯定柳妃看她不在,才故意打着关切的名义关心她的。柳妃是皇上的宠妃,她开口了,皇帝又是帝王,又是长辈,肯定要借着身份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切之意了。她人不在这里,正好给了柳妃一个借口。

  哼,就知道柳家一窝子没有一个好东西!

  好一个柳妃,借刀杀人这一招是不错,可你却用错了地方。

  “宝儿你要做什么?”

  今天的饯别宴请的都是些三品以上的大人以及其家眷,看着宝儿突然站起来走向大殿中央,萧夫人吓了一跳,想要拉她回来却已经晚了。

  宝儿回头给了萧夫人一个放心的眼神,随意的行了个礼,反正她是傻子也不会什么礼仪之类的。

  “皇上舅舅,宝儿在这里感谢您!”

  宫天行正跟柳妃说着什么,被人突然打断心里很不高兴,见说话的是宝儿,也只好将那股不高兴给压了下去。

  “哦?为什么要感谢朕哪?”听到宝儿的话,宫天行倒是来了兴趣。

  “宝儿的心愿有三,一是愿家人身体安康,无病无灾!。二是寻个如意郎君,夫唱妇随。三是进入圣武学院,为爹娘争光。皇帝舅舅替宝儿完成了一个心愿,宝儿自然是要感谢皇帝舅舅了。娘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您是娘的哥哥,是宝儿的皇帝舅舅,长辈关怀晚辈,宝儿想皇帝舅舅肯定是不希望得到宝儿的回报的。可宝儿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只好在这里感谢皇帝舅舅了。”

  一番话说的在坐的大臣连连点头,暗叹小傻子如今可是真的聪明了。

  宫天行听到这话,却是脸一阵青一阵白的。

  当皇帝的本来就多疑,宝儿这话又明显暗含他意。宫天行听了不觉得欢喜,反而觉得这丫头是在讽刺自己。转念又觉得自己是大惊小怪了,这丫头以前可是傻乎乎的,十多年的傻子突然清醒了,也不可能变得有多聪明。

  这样一想,又觉得宝儿是娇憨可爱,即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是毫不做作,敢说出自己心中所想。除却宝儿是萧云狂女儿的身份,一瞬间,对宝儿的喜爱也多了几分。

  “哟,宝儿感情是想要找个婆家了?不知道咱们的宝儿有没有看中的人啊,皇帝舅舅给你赐婚好不好?”

  鬼才要你赐婚,我才不要以后变成怨妇。在心底腹侧一番,宝儿才道:“不好不好,宝儿的夫君要自己找。”

  宝儿的话刚落,大殿内就传出一阵讥笑声。

  “皇上,看来您做月老的心愿要落空了呢!”柳妃掩帕,抿嘴笑道。

  柳妃这话看似无意,实则却暗讽宝儿不懂规矩,连皇上的旨意也敢违抗。在皇帝身边多年,她自是深知宫天行的性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妖帝邪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妖帝邪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