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的女儿
七个糖子2018-10-30 11:353,148

  帝后甩袖子:“好了!”大祭司立刻噤声,帝后看都不看白帝一眼,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大祭司:“本宫的女儿,凭什么要让你们一群妖界的老家伙指指点点约束着来,既然老祖宗曾经点名兮儿,点的便不光光是她的身份和天分。本宫的兮儿,并未为了妖界而生,凭什么要为你妖界而活!”

  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客气,台下的三个人却不敢说话,白帝有些尴尬,咳嗽一声,却还没说话,就被帝后瞪了一眼,直接一句话不说了。帝后冷哼一声,又看向大祭司:“从今日起,本宫的兮儿,怎么想,便怎么做,偌大一个妖界!不能成为本宫女儿的后盾,反而要一个才百岁多的小女娃站在你们妖界前面吗?丢不丢人?给本宫滚出去!”

  大祭司没有半句反驳,低头行礼:“臣领教。”转头就直接出去了。

  沈兮抬头看着自家母后,眼眸中流露出崇拜,不愧是她家母后,依旧这么霸气非凡,白帝在一旁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咳嗽一声,试探性的看向帝后:“爱妃。”“陛下,您对臣妾的话有异议吗?”“没有。爱妃说的及对。”

  帝后满意的点头,看向自家女儿,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兮儿,同母后说说,你那师兄和你那师父,对我的兮儿可好?”

  沈兮抬头,一听到这话就弯了眸子,泪珠直接止在了眼里:“母后,我师兄和师父对我都特别好,你看。”说着,现宝似得将自家随身带着的袋子拿了起来,帝后回头与白帝对视一眼,笑:“哦?”伸手接过袋子,尝试着打开,却发现开口越来越紧,眼眸中流转出一丝兴趣,捏了法决,却依旧没有打开。

  沈兮得意的抬头笑,伸出自己的手,袋口就像没有绳子一样轻易的打开了,里面立刻散出一股浓郁的丹药香味。帝后了然:“我在天界的时候,就听说乾修派奇珍异宝无数,也听说过有一个袋子,能识其主的气味,若非主人,只有强行破坏才能打开,但若是强行破坏,里边的东西也会损坏。便是这个袋子吧。”

  沈兮甚是得意:“这个袋子不光可以识味,还是可以放好多好多东西进去的,只除了不能放活物。”说完这话,忽然想起什么一样,回头看着下面依旧跪着却探头看过来的两个人,挑了挑眉:“你们也过来看啊。”

  安继与沈兮的目光撞在一起,还不等反应过来,就听到了那句话,回过头与应凡对视一下,就又听到白帝的声音:“帝姬既然都这么说了,你们还跪在那里干嘛。”

  二人立即行礼:“谢帝姬。”站起来便凑了过去,两个人都是妖界的翘楚,白帝和帝后也常常召见他们,因此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帝后也只是扫了二人一眼,便细细的闻了一下袋子中的气味,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这些都是丹药,里边还有储气丸和聚元丹。”

  白帝看着自家夫人,眼神转动,想起什么一样:“一直传言的那个自小将丹药当糖丸一样吃的,就是兮儿吧。”沈兮眸子中闪啊闪的,语气甚是得意:“对啊。师兄待我可好了。”

  “的确不错。”帝后眼眸中尽是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应凡认同一般的点头:“对啊对啊。”发觉几个人都在看着他,又嘿嘿的笑了一声。帝后与白帝收回目光,沈兮却一直盯着他,直到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让他瞬间毛都立了起来。

  在确定沈兮平安无事甚至过的很好之后,白帝和帝后才是真的送了一口气,再往后看到自己闺女扭扭捏捏的想说话的时候,帝后就笑了,却先叹了口气,看向白帝,白帝也正看着她,双方的默契自然不用说,帝后拍拍沈兮的小脑袋:“想去就去吧。”

  沈兮一愣,下一刻就立马抬头,怔怔的看着帝后,又转过头看向白帝,脸上的笑容都溢了出来:“真的吗。父皇?”白帝看着自己女儿发自内心的笑,也暗暗叹了口气, 却笑着点头:“当然是真的。只是,你要保证,不论发生什么事,你必须以自己安危为主,否则,不论你说什么,父皇都会把你带回妖界。” 沈兮重重的点头,答应了下来,帝后温柔的看着她,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母后体内流的是仙界的血,你体内自然也有仙界的血,兮儿,不论如何,你都是母后唯一的女儿。”

  沈兮认真的点头,眼眸中尽显认真:“但是父皇,母后,兮儿可不可以请你们,不要说出兮儿的身份。”几个人都不解“为何?”白帝低头问她。沈兮咬了咬下唇,一脸坚定:“兮儿不能说,但是,父皇,您相信兮儿吗?”白帝就好像第一次见自己女儿一样,两个对视了几秒,旁边几个人都没有打扰这一对父女的对视,白帝先点了头:“好,父皇答应你。”这个场景看的帝后又是笑了起来:“既然知道我的兮儿没事,我与你父皇也就放心了,兮儿需要什么东西吗?”

  沈兮眸子转到了应凡和安继身上,眸子中尽现狡黠:“还真是有那么点东西的。”

  应凡苦哈哈的背着一个大袋子,站在沈兮的身后,心里不住的念叨着。这可是位小祖宗,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才几年不见而已,一见面就开始折磨自己。一边想着,还一边心疼的摸了摸身后背着的袋子。

  沈兮坐在凳子上,小人有摸有样的翘着二郎腿,小胳膊小腿的嘚瑟着,一手还不停的从桌子上捡了仙葡萄吃。另一只有规律的敲着桌子,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看的身后的应凡直咽口水。

  屋外很快响起了脚步声,似乎急匆匆的,而着急匆匆的脚步声却立刻让应凡眸子一亮,来人很快出现再他们面前,手中捧了一个小包裹的安继笑嘻嘻的冲着悠闲地坐在那里的人开口:“帝姬,这就是了。”沈兮咽下嘴里的葡萄,鼓着腮帮子用力吸了口气。这才满意的点头,小手将挂在腰间的袋子打开,抬头看了看两个人。

  被看着的两个人眼神均有些闪躲,安继咬了咬牙,将小包裹伸了过去,应凡也只能是一脸不忍的把背袋递了过去,两人眼睁睁的看着那双小手将他们的东西放进袋子里,然后封好,只能自己一口泪水咽到肚子里去了。安继深呼吸一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这位小姑奶奶:“帝姬,还需要什么吗?”

  这话问的沈兮眸子又是一亮,急得应凡狠狠的踩了自家师兄一脚。还要?还要?这种话为什么要问出来。沈兮亮晶晶的眸子在二人身上打了个转,最总撅起来嘴,一副大发慈悲饶了你们的样子:“行了行了,不要了不要了,看你们的小气的样子,换做我师兄,才不会这么小气呢。”

  二人气极,你师兄好,你师兄不小气,那你还给我们和你家师兄要去啊。当然,这话是不敢说出来的,也只有在心里大大的翻上几个白眼。还依然得陪着笑,点着头,应着是:“对对对。您师兄可大方了。”

  沈兮吃饱喝足,拍了拍手,伸出手把采灵珠拿出来,眸子一转,就看向了安继。这个眼神看的安继自动点头:“我送您回去,帝姬?”说完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个狗腿的样子哟。

  沈兮推开房门时,看着立在桌子上低着头一动不动明显蔫了的小红,脑海中就闪现出一个不好,立刻转身趴在门上,当作没看到床上那个一身白衣,闭着眼睛却显然发现她进来的青年。当听到身后传过来的声音:“去哪了?”的时候,整个小脸都皱在了一起,眼珠子转个不停的在想法子。最终还是转过身来,嘿嘿一笑:“师兄~”

  盘膝坐在床上的慕清泽睁开了眼睛,上下打量着沈兮,看着小丫头立刻低头的举动,就皱了皱眉,淡淡开口:“抬头。”

  沈兮低下头咬着自己的嘴唇,还是不能不听师兄的话,缓缓的抬起头来,这边刚抬头,那边慕清泽一个健步就站了过来:“怎么回事?谁惹兮儿哭过了。” 沈兮偏了偏头,小红也一脸紧张的飞到慕清泽肩膀上看。咂了咂嘴,正想着要怎么说,就看见慕清泽的目光沉了下来,自家师妹身上的气息,他自然是熟悉的很,今天师妹身上不光他自己的仙气,还有另外一股似乎感觉过的仙气。沈兮看着师兄目光的变化,心一横,自己从来就没有骗过师兄,也只能开口:“我去妖界驻地那边了。”

  说完就闭着眼睛一副不敢看的样子,却忽然感受到自家师兄的气息一下子凛冽了起来,心中一沉,委屈兮兮的开口:“师兄。”

  “师兄知道了,兮儿不用说了,放心把。”

  “啊?”沈兮一怔,师兄,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但是却看着自家师兄看自己的眼神又重新温柔起来,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他怎么欺负兮儿了。

继续阅读:第八章 被师兄发现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个师妹是妖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