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仙术大赛
七个糖子2018-10-30 11:353,919

  声音传来到是引得四里八方都看了过来,乾修派的弟子先是反应过来,纷纷行礼:“师尊。”沈兮眉眼一弯,转身就向后扑去,苍瑾伸手接住自家小徒弟,今日都穿了门派服,小丫头也不例外,一身白衣到显得仙气不凡,沈兮扑到自家师父的怀里就蹭了蹭:“师父,你可算回来了。”慕清泽也回首行礼:“师父。”说起来,苍瑾这个人,对谁都好意思,却独独在自己大徒弟面前,有几分尴尬:“都起来,清泽。”却不等说些什么,阮松便笑了起来:“哼,你这老东西,还记得露面啊,此次的大赛都是清泽自己带人过来,你这掌门仙尊当的可是顺畅啊,凡事一扔,就自己逍遥去了。”

  苍瑾抱着自家小徒弟,也不忌讳什么,得意的四处看着:“嘿,有本事,你们也养个这样的徒弟呀。” 当初与苍瑾一同见白帝的焱翎是浪然斋的掌门师尊,闻言便冷哼了一声:“苍瑾,你这大徒弟是不错,但日日替你管着门中琐事,怕是修炼上就疏忽了吧。你也别太得意了。”

  这话一传出来,慕清泽没有不乐意,沈兮就先不乐意了:“才没有呢,大师兄可厉害了。倒是焱翎仙尊,您得管管您的浪然斋了,上次您的好几个徒弟一起打我呢。”“哦?还有这事!焱翎!你这老东西,自己动不了手,就让小辈一起欺负我小徒弟是不是!”苍瑾立刻立起了眉,也不管是不是在众人的围观中。焱翎一听面上也挂不住了,狠狠的瞪了一眼门中弟子。门中几名弟子觉得委屈,立刻反驳了出来:“明明是你先动了我们的火焰驹!”“喂,明明是你们的火焰驹自己找过来的!你们还讲不讲理了。”小丫头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大眼睛里的泪水眼看着就绷不住了,围观人都愣住了,这小丫头,怎的说哭就哭,修仙之人,甚少见过这样的。却看着这小丫头的可怜样,也不由的多撇了两眼焱翎。

  慕清泽抢先一步从自家师父怀里接过师妹,虽说是知道这小丫头耍计,也得配合着。苍瑾立刻面色不善的瞪着焱翎,看着自己的弟子把人家小丫头弄哭了,甭管谁对谁错,便先是有几分愧疚了,便也没有回瞪苍瑾,只是撇了自己刚刚冒头的几名弟子:“回去自己领罚。”

  便头也不回的向另一边走。也不回头看苍瑾,只留下几名弟子差点憋出内伤,上次虽说是他们几个一起动手,但是谁不知道对方可是乾修派的关门小师妹,丹药堆出来的仙术,尤其是还有形影不离的重明鸟。他们一点便宜没占到不说,还被几个法术打的好几天没敢下床。当然,这话也不敢与自家师尊说。若是说了,怕是罚的更重。

  焱翎退步,众人都看在眼里,好在也熟悉二人的相处模式,阮松无奈的笑了笑:“果真什么样的师父教什么样的徒弟,你这小徒弟,可是厉害的很呢。”苍瑾只当是夸奖,笑呵呵的谢道:“哎,还行还行。”倒是不客气的很。沈兮在自己师兄怀里吐了吐舌头。明显一脸也当作夸奖的样子,惹得阮松更是无奈。

  众门派都聚集在这里等,自然是为了等着大人物的到来。

  “天帝到,天后到。白帝到,帝后到。”

  这声音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纷纷对视一眼,下跪行礼:“参见天帝,天后,白帝,帝后。”

  苍瑾也挑了挑眉,白帝到场是他们说好的 ,也是意料之中的,没想到的是,帝后居然也来了,看来这帝姬对妖界还真不是一般的重要。

  天帝与天后纷纷是黄袍加身,而白帝与帝后,却都是白金色的衣袍。尤其帝后眉眼间的贵气与傲气,比天后更甚,也难怪,未做帝后时,那是天凤一族的凤瑶长公主,即便是现在,按辈分天帝也得喊姑姑。白帝与天帝是一同进场的,而身后跟的是 妖界大祭司与妖界一众护卫,再往后便是妖界的年轻一届要参加仙术大赛的。走到苍瑾身边时,帝后的步子顿了一下,却又继续往前走了过去。

  几位重量级的入座后,天帝便挥手让众人起身:“本届的仙术大会,不光是我仙界的翘楚较量,妖界的翘楚,同样会参与进来,本帝与白帝会全程亲临,必要的一点得记得,不论如何,断不可有伤其性命,动其仙根,损其仙脉之为,若有此事,本帝与白帝,必将严惩!”

  说罢,看向了天后,天后笑着站起:“如此,本届仙术大赛,正式开始!”

  太白金星冲着几位重量级的行了个礼,回过头便看着下面的诸位,也不由得多看了妖界两眼:“本次仙术大赛,是老头子主持,流程与去年一致。由各大仙派掌门来抽签,决定对手,再由门派自己决定出战之人,输的淘汰,赢得再进行下一轮的比赛,直至选出第一名为止。好,现在开始抽签,各位掌门请上前抽签。”

  这番话去年就听了一次,沈兮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却也乖乖的站在自家师兄身后,动都不动,引得慕清泽都回头看她,似乎是不解他家小师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乖巧了。

  苍瑾与几位门派掌门对视一眼,同时上台,与太白金星行礼之后,手指一动,就各自用仙术将牌子取了过来,这次的大赛乾修派包括沈兮和慕清泽,一共有十个人参与,苍瑾拿了十个牌子,就直接下来全给慕清泽:“清泽,你决定一下顺序好了,分给兮儿和你师弟们。”

  慕清泽很是自然的接过牌子,毕竟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先看向了自家小师妹:“兮儿想先上台吗?”身后几名同要参加的也没有说话,一同看着沈兮,沈兮眸子转了转,笑的灿烂:“兮儿不要先上。兮儿最后一个上好了。”慕清泽不解,却也不再言语,将最后一个号抽给自家小师妹,便将剩下的牌子扣起来,伸到几个师弟面前,示意几人抽牌子。剩下的一个给自己。抽到一号的师弟眼神一怔,慕清泽翻开自己的牌子,是十九号。正好再自家师妹前面。

  台下众人正在抽牌子。台上几个人也没闲着。帝后自坐下开始,眼神就一直在众门派中打转。大祭司手中握着转灵珠,冲白帝点头。转灵珠自帝姬出生就带在身旁,转灵珠不灭,帝姬无恙。而帝姬离转灵珠越近,灵珠也就越亮,现在灵珠的力量很是强大,说明帝姬就在周围。白帝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在下方扫视着。

  苍瑾大致扫了一眼几个弟子的号,着重看了眼抽到一号牌子的弟子:“运气可以。”也刚说了这一句 ,台上太白金星就喊道:“一号。”慕清泽看这名师弟,点了点头。抽到一号的弟子深呼了一口气,站起来:“一号蓝牌,乾修派弟子,季飞驰。”对面一个门派的弟子也站了起来:“一号红牌,秦平门弟子,付宇。”

  太白金星将拂尘甩了一下,两张牌子就从双方弟子手中飞到了太白金星那里,验真无误后,便向后退开。季飞驰看了看自家大师兄,得到一个点头后,捏了个法决就飞上台子。对面的付宇也同时飞上了台子,两人同时行了个礼,在听到太白金星的一声开始之后,捏了法决就想对方轰了过去。对面秦平门用的是剑法,乾修派的众位弟子,别的先不说,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速度,日日师尊不在,带他们的就是大师兄,大师兄的训练强度比师尊的强多了。季飞驰捏了法决飞了起来。越过迎面而来的剑诀,别说是平时他的速度在众师弟里就不算慢的,尤其现在在这种场面上,最重要的平时难得一见的师尊也出现了,自然把速度提升到极限了。双方也就过了十几招,到季飞驰将自己佩剑指在对方的肩头。第一场结束的很快,太白金星甩过拂尘,分开二人。沉声到:“第一场,乾修派胜。”

  乾修派弟子面上欣喜,季飞驰回来时,连着慕清泽也拍了拍他的肩。第一场胜利,往往是鼓舞士气的。苍瑾面色不变,看向台上跟随着季飞驰回来的帝后的目光。双方目光迎上,苍瑾先收回了目光,微微欠了欠身子,以示尊敬。

  太白金星继续:“二号。” “二号红牌,浪然斋弟子,印占。”

  “二号蓝牌,妖界,牧承。”妖界那边站起来一位男子,眉眼间有些不屑一顾的样子,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牧承,随着双方的上场,慕清泽就先收回了目光。“师兄?怎么了。”沈兮发觉自家师兄的小动作,询问到。

  “没什么看的了,焱翎那老家伙又得丢一次脸面了。”苍瑾也淡淡收回了目光。话还没说几句,就听到台上太白金星的声音:“止!第二场,妖界胜。”

  仙界这面立刻面色都不怎么好了,这是第一场妖界与仙界的对决,就让妖界赢了,怎么想都觉得有点丢脸。焱翎的脸色更不好了。却也无法,从那个叫牧承的青年上场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弟子要输了,那个青年的气势很足。

  这场输赢却并没有引起台上的关注,白帝也只是扫了一眼,就又开始感受自家宝贝闺女的气息,虽说若有若无的,但他也确定自家闺女一定在这里。但如果在这里,他又觉得自家闺女不是那样贪玩的人,如果这些日子她一直待在仙界,那一定是仙界的人使了什么计谋,这么想着,拳头握得又紧了些。

  几场下来,乾修派上的五名弟子中,也有一名输给了妖界。妖界那边也有输的。沈兮的眸子向台上扫过,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再向上看一眼,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重新看向赛场,专心的很。

  下面几场进行的很快,本来今天就是初赛,没有什么过于激励的。很快台上的太白金星再次宣布:“十九号。”

  沈兮立刻抬头看向自家师兄,慕清泽收到目光,摸了摸她的头,冲着自己师父点了点头,站起来:“十九号红牌,乾修派慕清泽。”

  话说的半分情绪都没有。场面却略微静了一下,妖界的那边也站了起来:“十九号蓝牌,妖界,席凡。”

  双方上场后,妖界那位却笑了起来:“你很强,和我们大师兄有的一拼,我打不过你。”慕清泽挑了挑眉。四方也听到了他的话,同时一怔。还从未出现这种情况。席凡就先拱了拱手:“认输。”

  乾修派这边一片欢呼:“大师兄就是厉害,还没出招,妖界那边就认输了。”“嘿,这妖界也太孙子了吧,打都不打就认输了。”沈兮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打不过认输有什么不对,不比被打得半死不活要好的多吗。妖界的这个很聪明嘛。”

  这话被下台走过来的慕清泽听到了 ,微微一笑。看向看过来的苍瑾:“兮儿说的不错,这人很聪明,也不弱,如果是要打,怕也得用些时间。”苍瑾点了点头。

  台上白帝回头看了眼天帝:“你们这位传言中的仙界翘楚第一,倒是很不弱。”天帝回笑。

  太白金星看了眼台上,又继续道:“二十号。”

继续阅读:第五章 仙术大赛的开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个师妹是妖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