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萧府初遇
葡味挞挞2018-11-01 19:062,183

  山雨欲来,狂风猛烈拍击着敞开的窗扉。桌案上用来镇纸的十方砚台被扫落在地上,顶端带着几乎要凝枯的血迹。刀子似的风卷着纸张四下纷飞,室内一片狼藉。

  七七八八的尸体横陈在地上,一缕缕的血污在地面上蜿蜒。那些丫鬟们一炷香前还鲜活的眼神,现在早已剩下死透了的青白。

  阮羡羡瘫软在地上,她还没有死透。脖子上被刀锋割开了一个口子,正躺在地上费力的喘息。额头上也有显见的殷红,鲜血正顺着额上的窟窿潺潺流出。阮羡羡用绝望的眼神看着眼前提着刀的男人,他身形高大,面容俊秀,只是此时此刻他凉凉的目光却显得十分残忍。

  “羡羡,”他弯腰抱着阮羡羡在怀里,语气温和,如同情人之间耳鬓厮磨的低语:“你不要怪我,萧朝宗已经包围了府邸,不多时他就会闯进来。到时候不止我会死,你也会。我害怕你受尽侮辱,所以你先去地府等我,我随后就到,下辈子我一定好好对你,我们再做夫妻。”

  阮羡羡说不出话,喉中只能发出‘咯咯’的声音,安如山的柔情望进她眼中只觉得数不尽的嘲讽。

  下一刻只听得声刀刃入肉的响动,安如山手中的冷锋毫不留情的贯穿了阮羡羡的腹部。她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昔日爱人怕她没有死绝,还抽出刀来往她脖子上补了一刃。

  阮羡羡彻底死了,弥留之际她看着安如山疯也似的打开门对外大呼:“叛贼阮羡羡已经伏毙,不要杀我!我绞杀了叛贼,萧朝宗,你放过我!”

  梦中安如山那绝情的背影,阮羡羡发誓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掉。

  ……

  她头部抽痛的醒过来,像这样的梦境自打阮羡羡穿越过来以后就经常出现。她知道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前世的记忆,只是仍然对梦中那个叫安如山男子的卑劣行径感到咂舌。

  “阮羡羡——”系统的声音忽然响起:“萧朝宗在附近。”

  阮羡羡浑身一僵,但仍闭着眼,没有动弹。

  “他离我多远?”

  系统的声音回复道:“在你不远处的树后,他在观察你。”

  园子里的海棠开的极好,远远望去就好像浮在半空中的一团霓霞。阮羡羡枕着卷起来的书册侧身躺在花海里,似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她双眉微蹙,面带泪痕。

  萧朝宗路过园子时,看见的就是这幅画面。美人在花海中睡着,乌黑泼墨似的发梢上还带着几瓣海棠花朵。他驻足在此,带着探究的目光打量她。萧朝宗盯着那张脸,长眉连娟,艳阳的浮光溅上她苍白的脸,像是搽了一层薄薄的胭脂。

  仅仅片刻,他便抬步走了。

  阮羡羡缓缓坐起,看着萧朝宗的背影消失在垂花门后。她拢了拢蓬松的发,若无其事的往她的西院走去。

  “你该不会直接奔着萧朝宗去了吧?”系统问她。

  阮羡羡那张艳丽至极的脸上满是不以为然:“不是你告诉我,萧朝宗以后会是安如山最大的劲敌?如果要报仇,跟紧他一定不会有错。”

  话虽如此,系统还是忍不住强调:“不要忘了你现在是江南富商的女儿阮羡羡,你要完成她的心愿,否则你不能……”

  “否则我不能回去现代,我都知道。”阮羡羡打断了系统的喋喋不休:“我心里有数,阮羡羡不就是想报复安如山吗?那么接近萧朝宗才是最快的复仇捷径。”

  系统见她并没有当回事,便道:“现在我会再给你重复一遍原主的身份及经历以及现在所在的环境,请宿主务必仔细听。”

  阮羡羡与这具身体同名,原主是江南丝绸富商阮守礼的嫡女,今年未满十五。父母去世后,头顶上只有一个嫡亲兄长阮少君。在早年时间,京城萧家曾在江南得过阮守礼的帮助,当时萧家留了信物,称日后阮家有难可以来京城找他们寻求帮助。阮守礼离世前怕俩兄妹日后无依无靠,便将两兄妹委托给萧家,请求他们收留照顾。

  阮羡羡接替原主身体时,恰好是来京的路上。而今天,是阮羡羡抵达萧家的第三天。想她第一天到萧家的时候,萧家只派了一个管事婆子出来迎接,之后把阮羡羡丢在一个偏院就再也没有人来问过。甚至萧家的老太君和其余人都没来看过她,仿佛就当阮羡羡不存在似的。

  萧家人员简单,如今的萧老太太高氏是继室,膝下只有一个儿子萧真和一个外嫁的女儿萧淑,萧真又分别有两女一儿。而萧朝宗的父亲行一,是萧家的原配王氏所出。可惜大房那脉挨个去世,如今只剩下萧朝宗一人。萧朝宗作为萧府的长房长孙,不仅没有获得对等的身份优待,甚至萧老太太将对原配王氏的仇恨全部转移到了这个长房长孙身上。一度严重到不允许萧朝宗跟别的公子们一同进学,将他当做透明人,对待他还不如一个下人。

  然而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成长,萧朝宗日后居然成为权握六部的大权臣。他一个皱眉,文武百官都要冷汗纷纷。

  阮羡羡觉得自己来的很是时候,恰好现在这个时期萧朝宗备受萧家欺辱,她虽然也是借居萧家,但她至少可以向萧朝宗示好,多抱抱大腿总是没错的。

  春日的午后困倦,丫鬟婆子们都不知躲去哪里偷懒了。日光斜斜的照过来,让人徒生一脸困意。阮羡羡一路走回去,竟是都没看见什么人。她途径后院月牙湖时,看见前方的身影步子突然微顿。

  透过假山与树荫,萧朝宗正站在岸边,目光冷冷的看着水中。阮羡羡微微偏首,这才看见一个嬷嬷装扮的人影漂浮在湖面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不是淹死了。

  他杀了人?!

  阮羡羡第一个念头起,尤其当她看见那嬷嬷面朝下浮着,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呼,偏偏就是这声引来了不远处萧朝宗的目光。

  他生的极为俊美,深邃而黑的双目正噙着两分阴冷,他盯着阮羡羡,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凛冽。

  既然被看到了,阮羡羡也没有拔腿就跑的意思。她定了定心神,朝他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攻略:权臣强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攻略:权臣强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