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死不悔改
葡味挞挞2018-11-01 19:062,194

  阮羡羡也不想得理不饶人,本来这次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张妈妈或许真的是萧朝宗推进水里的,她本来不打算计较了,可老天偏不如她愿。

  “老夫人,二夫人”春菱从外面快步走进:“服侍阮姑娘的画棠在外头求见,说有急事要禀。”

  老夫人看了一眼阮羡羡的表情:“叫她进来吧。”

  阮羡羡倒是微微蹙眉,画棠是她来了萧府之后二夫人分给她的婢女。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恐怕是来者不善。

  她倒要看看二夫人想干什么。

  画棠被人带进来后,直接就哭倒在地上,跪着恳求萧老夫人:“老夫人救命,奴婢不想死。”

  萧老夫人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斥:“好好说话,再哭哭啼啼的我就撵你出去了。”

  画棠泪眼婆娑的抬头:“老夫人饶命,实在是奴婢看见张妈妈的下场怕急了。老夫人就当奴婢无能,伺候不了阮姑娘,将奴婢从阮姑娘身边调离吧!”

  二夫人郑令仪故作威严:“画棠,你有话不妨直说,在这里吞吞吐吐的,叫别人听见了还以为阮姑娘如何亏待你。”

  “是啊,画棠”阮羡羡笑的阴森:“你倒是说说怎么回事,这两日你在我身边服侍,我既没舍得叫你做重活,也没忍心支使你跑来跑去。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哭成这样,也说出来我听听。”

  画棠倒是被阮羡羡这一笑唬的心中一跳,总有种不好的预感。然而她余光触及到二夫人郑氏的眼色,便偏开目光不去看阮羡羡,只一味的说:“昨日奴婢和张妈妈帮着阮姑娘收整行囊,结果张妈妈不知做错了什么惹得阮姑娘不高兴,她就和姑娘吵了几句。当时姑娘嚷着张妈妈该死,奴婢并没当回事,只是今天又恰好发生张妈妈坠水事件。可老夫人!张妈妈是会凫水的,怎么会慌不择路跳到水里,然后就淹的昏死过去呢?奴婢方才听闻这件事,与昨天张妈妈跟阮姑娘的争执联想起来,实在无法不害怕。只怕哪日奴婢得罪了阮姑娘,明日便是湖中一具沉尸了!”

  阮羡羡心中冷笑,原来在这里等着她。

  “胡闹!”萧老夫人很是生气的样子:“张妈妈一介奴才,做错了事既然阮姑娘要打要杀,这都是没法的事。还容的你一个小小丫鬟叫嚷出来?”萧老夫人看了看阮羡羡脸色,好像有些为难的语气:“但是阮丫头,我们萧家在京城里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这样不由分说就要抹杀一个奴才,实在是……”

  “如果我能证明画棠所说是假,并且是想要嫁祸于我,萧老夫人可否将画棠交予我处置?”阮羡羡直接打断了萧老夫人的话,她实在没心情听这群包藏祸心的人乱扣脏水。

  “阮丫头说笑了,怎么扯上嫁祸不嫁祸的事儿了。你就权当画棠这丫头胡乱说的,也不要跟她计较了,可好?”二夫人郑令仪笑的虚伪。

  阮羡羡却很平静,目光如沉沉的如一汪深海:“我先是东西被偷,再是丫鬟污蔑。事到如今我只想为自己证明,还想要个公道。”她见郑令仪还想出口为难,便抢先反问:“难道萧府连公道也不愿意给我么?”

  萧老夫人最怕被别人诟病,总想做出一副大家主母的风范,而且她料想阮羡羡这黄毛丫头也斗不过自己儿媳,看二媳妇胸有成竹的模样,只怕阮羡羡也要吃亏。于是她便道:“说什么公道,阮丫头想怎么做就去做吧,也叫在场的奴仆们瞧瞧,构陷主子是个什么下场。”

  阮羡羡笑了:“只是在这里的奴仆们还不够,恳请老太君将府上大半家丁叫去院子里,我自有办法证明清白。”

  她的要求提的奇怪,萧老太太也不怕她借此翻身,于是便允了。

  就在这等着府中奴仆们聚集的时间,阮羡羡心中一阵狂呼系统:“快把道具栏打开我看看!”

  系统这回倒是没有迟疑,道具栏飞快的展开,阮羡羡一目扫过去,发现物品瞬移要扣除10点好感度购买。

  “系统,如果我花了10点好感度购买道具,那么数值是会清零?”

  “是的宿主。”

  “会不会影响到萧朝宗对我的好感?”

  “并不会。”

  得到系统的回复,阮羡羡当机立断的选择了购买:“帮我把我这次从江南随身携带的一些财物,主要是金银珠宝一类挪去画棠的床底下。”

  过了片刻,系统声音响起:“已经完成。”

  阮羡羡心中大石落地,只等人员到齐她要在众人面前给萧府第一个见面礼。本来阮羡羡是想息事宁人,可惜萧家的人紧咬不放,这就怪不得她伸手打脸了。呵呵,跟她斗,金手指这么粗,不用白不用。说不定她还有女主光环呢,谁怕谁!

  萧朝宗站在角落看着阮羡羡目中透露出来的狡黠,他发现她没有丝毫的慌乱和胆怯。

  很快萧府的奴仆们都聚集在院内,他们交头接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忽然被全部传了过来。这次来的并非萧府全部的奴仆,只重点来了各院管事的和前院的管家。阮羡羡见时候差不多了,便带着众人走出屋子,她突然对画棠道:“画棠,你现在还有机会向我认错,只要你肯认错,我便既往不咎。否则,你也不要怪我心狠。”

  画棠有些心虚,然而想起二夫人给的好处,又强硬着态度道:“阮姑娘,你虽为阮府嫡出,但跟我们萧府这样的人家是不一样的。萧府规矩森严,是断然容不得主子随意对一个奴才打杀。奴婢还恳请姑娘早日改正,去向老夫人求求情才是。”

  好,这就是死不悔改了。

  阮羡羡故作惋惜:“张妈妈偷我的玉坠,我要追究到底。但你拿了我那么多东西,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你的纵容,竟然换来你的血口喷人么?”

  画棠心中一惊:“奴婢何时拿过姑娘东西?”

  阮羡羡不再看她,只冷笑着说:“有没有拿,让人去你房间里一搜便知。”她回身请示萧老夫人,萧老夫人迟疑着点点头。阮羡羡便从院子里的几个管事中挑了两个出来,命他们去搜查画棠的房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攻略:权臣强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攻略:权臣强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