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邀月诗会
葡味挞挞2018-11-01 19:072,179

  要不是萧朝宗父亲去世的早,还能轮到这继室一脉逍遥?萧老太太自己都是个妾抬正的,要是萧朝宗的父亲没死,萧真顶多算个庶子!

  “我这次回来,要有一件事想请祖母和母亲帮忙。”萧弗玉不笑的时候,眼睛也是弯的:“这次应考学子之多,有能力者更多。如果能得到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教导,想来连中三元都不会太难。”

  郑令仪:“你说的是?”

  “正是已经辞官回家休养的周太傅。周太傅资历老道,学识深厚,曾为帝师,朝中重臣又大半与他交好。如果能得他亲自教导,想必就算拿不到解元,日后仕途也会很顺利。”萧弗玉又道:“所以我想让父亲将周太傅请来家中,他老人家喜好观赏字画,父亲曾收藏了许多名家大作,想以观画为借口,让父亲将周太傅请至家中。只是周太傅并不一定会轻易收徒,我们更是要投其所好,只能让父亲割爱了。”

  萧老太太笑道:“这有何难,那几幅字画放在家中也是积灰。便是请周太傅来瞧瞧,又有什么不可以?只要礼送到位了,还怕周太傅不收你?”

  萧弗玉几不可见的蹙了眉:“祖母千万不能将周太傅当成一般普通官员来对待,他德高望重,恐怕很难讨好。”

  “行了,我与你母亲知道了。等你父亲下朝回来,我便与他说说,一定把你这事办成。”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说完话了,萧真的妾侍秦南枝冲阮羡羡清浅的笑:“阮姑娘来了。”她这一声才让萧老太太她们注意到阮羡羡。

  “阮妹妹”萧弗玉笑的一口白牙:“我早闻你名,今天才见着你的人。在萧家住的习惯不习惯?我本只有美月和美蝉两个妹妹,如今多了你倒是热闹多了。”

  阮羡羡抬头看他,萧弗玉红口白牙的长得不错。只可惜在系统里萧弗玉的性格那备注的是:阴险狡诈,诡谲多端。

  他的确比萧老太太和郑令仪都要圆滑一些。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阮羡羡实在是没有对他们这一家人示好的必要,于是她很坦然的说:“住的不习惯。”

  她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是一愣。

  “昨天张妈妈偷了我母亲的遗物,这事还没解决好呢,便又来画棠污蔑我倒泼脏水,昨夜辗转反侧,都在后怕呢。”

  阮羡羡这番话说的毫不留情面,果然萧老太太脸色一黑,二夫人郑令仪也是面上不好看起来。倒是萧弗玉最先反应过来:“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倒是委屈了阮妹妹。可惜那张妈妈昨夜发了场高烧,今早上人就没了,不然还能揪来给阮妹妹出口气。那画棠是萧府的奴生丫头,已经半死不活的赶去庄子上了。阮妹妹就别生气了,哥哥代她们给你赔不是。”

  张妈妈居然死了?这是阮羡羡丝毫没有预料到的。

  那边萧美月一听见这话,立刻哭闹起来:“张妈妈怎么会死了?昨儿个大夫看了不是说没什么大事吗,我要去看她!”

  萧弗玉一把拦住妹妹,厉声呵斥:“胡闹!”

  他这一声倒与之前笑眯眯的态度判若两人,不仅阮羡羡一愣,萧美月也是一怔。萧弗玉许是知道自己失态了,连忙又好声安慰:“阮妹妹是客,张妈妈就算是乳母,可是犯了偷盗的错,哥哥也不能再让她回到你身边伺候。这样的刁奴死了干净,月儿别哭了。”

  萧美月不懂她哥哥想的什么,只置气一般甩开手恨恨道:“连哥哥也帮着一个外人!”

  说罢,她哭着跑了出去。

  “月儿!”郑令仪一慌,就要起身追出去。

  “母亲别去,”萧弗玉神色不明:“月儿也该长大了,什么事是对什么事是错,她得分清楚。就让她一个人待一会吧,您不能总哄着她,反而叫她不知错了。”

  郑令仪犹豫片刻,才又坐下。她的这个儿子一向是有主见的,既然他都这样说了,她也实在不好再说什么。

  阮羡羡看见萧老夫人和二夫人面色都不好,便准备脚底抹油开溜了,省得他们把气又发在自己头上。然而萧弗玉却说:“皇后娘娘办的邀月诗会邀请了我和月儿,我也带阮妹妹去看看如何?正好阮妹妹在京城中没有朋友,兴许这次能结交两三个好友,不然在府邸里一直待着,未免也太无趣。”

  阮羡羡是有些诧异看他,萧弗玉这么好心?

  于是她试探着问:“是府里所有哥儿姐儿都去吗?”

  萧弗玉一顿,便点头笑着说:“是的,大哥和三妹也会和我们一同去。”

  他这么一说,坐在那儿的秦南枝眼里滑过一喜,一直低着头小心翼翼不敢说话的萧美蝉也露出惊喜的神色。就是二夫人郑令仪的面色不太好看,紧紧地抓着座椅把手,极力克制着。

  她儿子到底在想什么!皇后娘娘的宴会,那是寻常人等能去的?好不容易月儿能去了,怎么还带上家里那几个丧门星!真是要气死她了。

  阮羡羡笑眯眯的:“那就谢谢萧二哥的好意了,我正好想去看看呢。”

  说完,她也不欲追究张妈妈和画棠的事了,便翩翩然告退。

  等阮羡羡一出了那个门走远了,二夫人郑令仪这才气道:“弗玉这是做什么?你是没有看见阮家那丫头昨日像个讨债的瘟神似的,将府里搅的一塌糊涂。你今天还邀请她去皇后娘娘的诗会,这不是给她机会露脸么?还有那萧朝宗和萧美蝉,都是上的了台面的人?”

  萧老太太也帮衬着说:“是啊玉儿,你带着月儿去不就行了,何必多此一举呢?阮家说到底也就是个空壳子了,还怕她个小丫头闹出去不成?”

  萧弗玉微微头疼:“祖母和母亲好糊涂!此时正是我的紧要关头,如果阮羡羡闹去官府,对我的名声是有一定损害的,到时仕途不顺,岂不是亏大了!现在只不过是带她去一次诗会,这比起我们萧家的名声来说,又算得了什么?正好还可以让世人都看看我们萧家是有情有义之辈,不仅不嫌弃阮姑娘还十分的照顾她,这对我们是百里无一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攻略:权臣强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攻略:权臣强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