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废柴治病,逆袭!
飘零久2018-11-06 18:552,863

  秦未央被秦云菲和南宫璃一路押到了太上皇居住的金殿,整座大殿,御座之下独坐着一位衣饰华贵的贵妇。

  那位贵妇面无表情地开口:“医学院院士上官大人正在为太上皇请平安脉,不可打扰!”

  秦未央被猛地一按,狠狠地跪了下来,南宫璃这才上前行礼,“如太妃娘娘,福平有要事禀报!”

  这个贵妇,居然就是秦未央的准婆婆,宁王殿下的生母如太妃!

  如太妃挥了挥手,“天大的事也不行!”

  “如太妃,璃儿都说了有要事面见太上皇,那肯定是你与哀家都做不了主的事。”几个人脚步声响起,朝着殿内走来。

  如太妃看清楚了来人后,也没从座位上起来,只是轻笑:“太后娘娘这架势是要问罪哀家吗!”

  来者是太后?

  怎么感觉太后和如太妃两个人不太和睦呀!

  “如太妃这话,哀家可不乐意听。”太后坐上了宫女搬来的凤座,意有所指,“璃儿有要事启奏太上皇,哀家岂能坐视不理。”

  如太妃嗤地一笑,“太后娘娘的意思,是要让福平进殿打扰太上皇吗!”

  “事急从权,天大的事也得由太上皇决定啊。”

  如太妃猛地拍案,将目光放向南宫璃,质问道:“福平公主有什么天大的事,速速报来!”

  “太后娘娘,如太妃娘娘,福平要控告秦家五小姐秦未央被人冒名顶替!”

  什么!

  太后和如太妃这才看向跪在地上的秦未央,秦未央微微抬头,太后和如太妃竟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二人忙看向对方,一致决定让太上皇亲自审理此事。

  众人跪在内殿时,医学院院士上官白还在龙床前悬丝探脉。一进入内殿,秦未央的医毒系统就发出了有毒的警告声。

  她不由得望向被层层纱帘密盖住的龙床,那个大周朝最尊贵的男人,竟然中毒了?

  这时候太后开口询问:“上官大人,太上皇今日的脉象如何?”

  上官白轻叹了一口气,命人去取金针,“太上的脉象极细而乱,待臣施针。”

  脉象极细……这有些像十怪脉种的麻促脉,细乱如麻,常见于心脏病,也会因药物中毒或过量引发。一般出现这种脉象,都证明病人已经病入膏肓了。

  想到这里,秦未央什么也不顾了,本着医生救人的原则,她直接说:“太上皇已经出现麻促脉了,普通的寻穴施针没有用,要刺斜飞穴、迎诊穴、天林穴吊气。”

  上官白正准备施针,听到秦未央开口,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就这么一眼,上官白怔在原地,手中的金针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轻响。上官白虽年逾四十,一袭白衣却仍然风华倾天。秦未央只见上官白长立在纱帘一角,深深地、深深地凝望着她。

  那眼神里,流露出一些追思的意味来。

  秦未央不知道上官白为什么愣住,只好提醒道:“上官大人,你的金针掉了。”

  上官白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捡起金针,颇有些手足无措。

  “上官大人,施针吧!”秦未央关心太上皇的病情,又开口催促上官白。

  南宫璃忍不住了,大声骂道:“秦未央!你闭嘴!一个医学废柴也敢命令医学院院士?太上皇要有好歹……”

  秦未央听出南宫璃的讽刺,在平时她不会计较,但有病人在她面前,她就绝忍受不了这种没事找事!

  “福平公主,你闭嘴!一个连医术都不会的公主还不如我呢!”秦未央的语气瞬间变成无人胆敢质疑的威严:“上官大人,施针后取金竹蔓煎水,加涑石热服……”

  太后冷声警告:“秦未央!上官大人在医学界威望甚高,你莫要胡说八道!”

  谁知上官白沉默片刻后,竟建议道:“太后娘娘,秦五小姐的说法是正确的。按五小姐的方法,太上皇服药后即可醒转。”

  “真的?”太后眼光一亮,“那请上官大人继续!”

  秦未央跪在地上等着结果,药方只是秦未央为了测试太上皇是否中毒,不过这药服用后,倒是真能让太上皇清醒几天。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上官白诊治结束,从重重纱帘退出来。

  “太上皇已经醒转。”

  太后和如太妃一听,忙命人拉开纱帘,只见太上皇面色平和,已经被人扶起来坐着了,纷纷上前请安。

  南宫璃这种时候来见太上皇就是为了对付秦未央,她才不能这么轻易放过秦未央呢!

  南宫璃上前将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个遍,最后还不忘添油加醋道:“太上皇!秦未央被人冒名顶替,秦家怎么会毫不知情!秦府上下串通一气,实在是欺君大罪!”

  太上皇听完后忽地沉默了,咳嗽了几声:“你,是明珠的女儿……把头抬起来。”

  在秦未央抬头的那一瞬间,太上皇眼神迷离,似乎闪烁了一下,只听他情不自禁脱口,喃喃轻唤:“明珠……”

  太上皇凝视着她,秦未央知道,太上皇一定是把自己当成是她的母亲明珠夫人了。

  秦未央还没开口,如太妃就嗤笑道:“福平,秦小姐和明珠夫人长得一模一样,怎么可能是假的?”

  南宫璃嘴硬辩道:“谁不知道秦未央是个废柴丑女,脸上长着毒疮,可这个秦未央……”

  如太妃打断南宫璃,沉声质问:“她是医仙明珠夫人的女儿,身怀绝世医术,连太上皇的病情都能诊治,区区毒疮又怎会祛不掉?”

  “想来是明珠在天有灵保佑着你。”太上皇轻叹一声。

  听太上皇这么说,太后便也笑着附和,“既然秦小姐诊治有功,理应得赏。不知秦小姐想要什么赏赐?”

  “我只要秦云菲,信守承诺,向我跪地求饶。”

  太上皇点了点头,“言出必行是应该的。秦三小姐既然没有对出这个对子,那么就该向宁王妃认输。”

  太上皇竟这样说了!

  秦云菲觉得脚下一软,都快站不稳了。

  今日若她当真向秦未央认输,跪下给她磕三个响头,那传扬出去,她连出门的脸面都没有了!何况,她满心想嫁给宁王,但丢了如此大的人,宁王府又怎么还会再考虑她!

  她绝望地想着:宁王殿下,我从小时候初次见你开始,便发誓一定要你看到我,我也一定要嫁你为妻。可我今日在众人面前这样丢人,我还能有翻身的机会吗!

  秦未央,今日大辱,我永记在心!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南宫璃被太上皇的话吓了一跳,忙开口劝道:“太上皇,这只是一场闺阁游戏!如果云菲跪了自己的妹妹,那不是要被人笑话吗!”

  “福平公主,愿赌服输。三姐——”秦未央轻声提醒她,“你要连闺阁游戏都输不起的话,那才是要让天下人耻笑的。”

  秦云菲颤抖着身体,如果真的跪地认输,那可就全完了!不跪,在太上皇面前就是欺君犯上,本来要扣给秦未央的罪名就会落在自己身上!

  “秦云菲——”秦云菲狠狠地咬着牙,瞪大了双目逼着自己跪在秦未央的面前,那些字眼从咬得发酸的唇齿中迸出,“愿赌服输!”

  “砰!”

  第一个响头!

  罚你这十五年来欺侮幼妹!不安好心!

  “砰!”

  第二个响头!

  罚你不怀好意要与我为敌!不知死活!

  “砰!”

  第三个响头!

  罚你心比天高想做宁王妃!不择手段!

  今天进宫前,你说绝不会跪地向我三拜九叩,可我进宫了,你还真就得给我三拜九叩!

  我在这个世界认识的人不多,最是需要建立人脉的时候,但是我还是要跟你翻脸,人生不过短短数十年,我不想用来忍你!

  既然上天注定要我来到风云大陆,那我就要用这个新身份,开启一段属于我自己崭新的人生!我要把属于秦未央的那一份尊严加倍夺回来!赢得光彩,活得漂亮,为你,更为我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妃本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妃本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